《十锦图》

第04章 白雪山庄

作者:萧逸

蒲天河此刻心情,真是羞愧交集不已。

自己是堂堂正正的一个男子汉,想不到天山道上,数次逢难受挫,雪岭葬父遇娄骥仗义相交,此刻又遇此女观精神(个人意识)、客观精神(社会意识:法、道德、国,好在是此男女二人,个性都是一样的耿直,都似具有一腔热血,旨在道义侠风,令人可敬!

先前,这长身少女跃纵之间,已见其美妙身材,只是彼时无心念及于此,此刻这么面对面的交谈之下生之论,认为人之生死如自然变迁,四时更替。其形神论为,蒲天河才发现出对方非但身材可人,就是说话的声音,也是美妙到了极点。

尤其是她那双露在面纱外面的眼睛、眉毛,更觉美得脱俗,可以想象得出,如此动人的二双美目之下,该是应该具有多么美的一张脸盘儿才能相配!

正当他思念于此,空中吹过了一阵小风,这阵微风无巧不巧的,正好把那姑娘面上的一袭轻纱揭起,隐约地露出了这姑娘洁白的一张素脸,虽只是那么惊鸿一瞥,蒲天河已发觉出对方竟然是美得惊人。

这时那少女似乎不愿对方看见庐山真面目,她后退了几步,用那双大而媚的眸子凝睇着他,冷冷地道:“你现在打算怎么样?”

蒲天河脸色一红,道:“姑娘赐葯治伤,我感恩不尽……”

少女双眉一颦道:“何必说这些?我只是想问你,你打算怎么样?还是要上白雪山庄去么?”

蒲天河点了点头道:“我如不迫回那五岭神珠,还有何面目去见武林同道?所以……”

说着他叹息了一声,道:“……姑娘相救之恩,感激不尽,姑娘既是娄骥兄妹之好友,这样吧……”

说着左右看了一眼,不禁有些发呆。

少女秋波一转,道:“你是在找那匹马么?”

蒲天河喃喃地道:“只顾与姑娘谈话,竟然忘记了那匹马……姑娘请稍待,我去去就来!”

少女忽然轻笑了一声道:“不用费事了!”

蒲天河摇头道:“此马是遗失不得的!”

少女一笑道:“你这个人倒也有趣,你既然把那娄姑娘的马骑来,莫非不知道她这匹坐骑异于一般?”

蒲天河皱了一下眉道:“怎么异于一般?”

少女冷冷一笑道:“你且看来!”

说着纤指轻轻按chún,发出了“吱”的一声。

立时,涧石另一头,传出了一片马嘶之声,遂闻得蹄声嘚嘚,雪岭间,但闻得铃声叮叮。

因那匹马全身白色,在雪地上行驰,简直不易看出,直到离得很近,才看清楚。

蒲天河不由大是惊愕,这时,那匹马,竟自翻上岭来,不时地发出长嘶之声。

容它行近,才看清一切,蒲天河不由大喜,忙跑过去拉这匹马的扣环!

可是那匹白马,却把马颈一扬,由他身侧绕了过去,蒲天河道了声:“不好!”

他猛地一个转身,腾身追去,可是这时,却发现了那匹白马,竟自跑到了那蒙面少女跟前。

它一直行到了这长身少女身边,并不时地用头在少女身上擦着,现出一副极为亲密的样子。

蒲天河不由“咦”了一声,道:“姑娘……你?”

少女一笑道:“娄小兰是我好友,这匹马我时常骑它,也就熟了!”

蒲天河才含笑点头道:“难怪呢!”

少女又道:“我那娄小兰姐姐素日骑它,十分爱惜,想不到你竟这样拼命的骑它,她要是知道了,真要心疼死哩!”

蒲天河这时走近那匹白马身边,含愧道:“姑娘既与娄姑娘是闺中好友,我想将此马与宝剑转请姑娘还她如何?”

少女冷冷一笑,道:“你呢?莫非你没有马,就敢去白雪山庄?”

蒲天河双目圆睁道:“怎么不能?”

少女笑了笑道:“蒲天河,你真是什么都不懂,还要嘴硬!”

说着低头一笑,足尖挑了一下地上白雪,蒲天河不由有些发窘地道:“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少女睨了他一眼,在她那海也似的深深的瞳子内,似乎包含有无限多情、怜惜、关怀。她轻轻叹了一声,道:“老实跟你说吧,天山诸岭无不高耸辽阔,纵横千里,何况白雪山庄坐落东山深处,你以为来去是一件容易的事么?”

蒲天河倒是没有想到对方如此一说,更没有想到那白雪山庄在什么地方。

这时听对方如此说来,分明她对此一带地势知悉甚清,当下不由怔了一下。

少女哂道:“不要说你步行走了,就是有这匹沙漠豹,你也不一定能顺利到达,再说你又没有吃的,到了晚上,又没有铺的盖的……”

说到此顿了顿,杏目白着他道:“你这人可真是糊涂极了!”

蒲天河听她这么一说,倒不由呆住了,过了一会,他咬着牙道:“这一切,我都可以忍受,这匹马姑娘还是骑回去还她的好!”

蒙面少女一笑道:“得啦!你还是留着骑吧,再说马上的东西,你不是也用得着么?”

蒲天河见她那双眸子,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益觉此女慧外秀中,美艳到了极点,偏偏她的话,说得极端,令自己无言以对。

当下真不知再说什么才好,少女微微笑道:“怎么样,打定了主意没有?”

蒲天河只得点头道:“姑娘既如此说,我只有暂时借用,不过对娄姑娘未免说不过去!”

少女漫吟了一声,道:“真难得,居然你还记得那个娄姑娘,我以为你是在恨她呢!”

蒲天河苦笑道:“娄骥兄对我恩深义重,我焉能对其妹怀恨,姑娘你真会说笑!”

少女闻言少顷,才冷冷地笑道:“这么说,那娄小兰,莫非对你丝毫情义都没有了?”

蒲天河叹道:“我与那娄小兰,不过只是一面之缘,是谈不到什么情义的!”

少女呆了一呆,道:“一面之缘?莫非你以前真见过她?”

蒲天河看了她一眼,苦笑道:“姑娘何必对此事一再追问呢?”

少女冷冷一笑道:“我那小兰姐姐为了你受了许多委屈,我自是要问一问的。”

蒲天河点了点头道:“尚未请教姑娘尊姓,芳名怎么称呼?”

少女眼珠子微微一转,漫吟了一声,道:“你不必问我,我问你的话还没有回答我呢!”

蒲天河咳了一声,不由脸色微微发红,少女见状,也有些不大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你不要生气,我是说还不到告诉你的时候,早晚你会知道我是谁的。”

蒲天河怔了一下,遂点了点头道:“姑娘如此说,我自是不便多问。”

少女一笑道:“你只回答我的话就是了!”

说到此,声音微微变冷,道:“你方才说与那娄小兰曾有一面之识,又是怎么讲?快点说吧!你不是说还与她较量过武功吗?”

蒲天河虽是不愿多谈此事,奈何这少女对自己有救伤护难之情,再说她又是娄小兰闺中好友,自己又怎能对她不吐实情?

当下几经为难,才叹了一声道:“姑娘一再逼问,我也就实言相告,也许姑娘对娄姑娘别有所知,不过我……”

说到此频频苦笑不已,少女冷冷哼道:“你还有什么难言之隐么?”

蒲天河叹了一声,这话总不便出口,当下冷笑了一声,道:“姑娘既与那娄姑娘是好朋友,想必是无话不谈了,何不去问问她,也就知道了。”

少女目光一转,道:“我自然会去问她的,不过……”

方言到此,就听得岭前响起了一片尖锐的哨声,雪地里,陡然射出了几道奇光。

少女见状,眉头微微一皱道:“这丫头居然还不服输,又再次来了!”

蒲天河也不禁心中一动,寻声看去,果见岭陌上驰来了数匹健马,在闪烁的马灯照射里,映衬出为首那个于四姑。

蒲天河细一注目,不由剑眉一挑,厉声道:“果然是她!”

为首那个姑娘,正是方才对敌的那个小白杨于璇,她虽在蒙面少女手下吃了亏,可是并不服输,想不到去而复还,非但如此,还邀集了几个帮手,各骑健马,一路呼啸而来。

蒙面少女只是注视着他们,微微冷笑不已。

蒲天河也记起了先前所中“五雷神木针”之恨,不由挺身而出道:“待我会一会他们!”

蒙面少女忽然伸手拦阻,道:“不必如此!”

她看了所来马队一眼,微微冷笑道:“敌人除了那小白杨以外,还有柳氏兄弟,势力极强,你一个人绝不是他们对手!”

蒲天河对于白雪山庄的情形,大致也听娄骥说过,所谓“一丁二柳小白杨”,在白雪山庄之内,被称为老魔蒋寿手下之四大弟子,各人都有一身超人的功夫,向为老魔所器重。

对于小白杨于璇,方才他已领教过,不愧是一流高手,此时一听少女也谈到了柳氏兄弟,不由微微吃惊。

当时忙自看去,就见小白杨于璇身后,骈驰着一双黑马,两匹马的长相样子,可说是怪极!

那是一种极少见到的西藏“矮脚风”马种,蒲天河不过只是由传说中听得,并未见过。

这时一见这一双黑马,其相极怪,长颈矮腿,全身油光黑亮,颈上的长黑鬃毛,更是奇长无比,行驰起来,有如是陆地飞舟,但见头尾翩翩起伏着,竟是奇快如飞,在群马之中,很是显著!

蒲天河起先为二马怪相所惊,未注意到马上之人,这时群马有如是一阵风也似的,已来到了近前,这才注意到了马上的人。

原来那所谓的“二柳”——柳川、柳玉,不过是一双矮小的汉子。

只见这两个人,身高绝不会超过四尺,每人穿着一套闪闪发着黑亮的皮质长衣,每人都戴着同色的一顶宽边尖顶皮帽。

猛一看起来,这两个人,很像是藏族里面走单帮拉骆驼的喇嘛,只是比喇嘛的样子还要怪得多。

他二人身上所着的皮衣,并非是一般人所穿的皮袍子,更非是毛朝外的披风,乃是一种去毛的光质羊皮,外面打磨得很是光亮,整个的人马,头身,全都闪闪的发出黑光,看起来益发的显出精神抖擞!

由于马群在疾驰中,伏波很大,蒲天河看不清这柳氏兄弟的庐山真面目,他所能看出来的,两个人似乎很白,其中之一,似乎chún上留着两小撇胡子。

这兄弟两人,骑在“矮脚风”背上,远看起来,很难发现,好似都贴在了马鞍上一样,在两人身后,每人都背着一对奇形的兵刃,蒲天河不能看出来是一种什么兵刃。只是样式特别,绝非一般。

除了这兄弟二人以外,尚有五骑壮马,其上坐着五个黑衣汉子,由于夜色很浓,虽在雪地和马上灯光的照射之下,也很不容易看清楚。

蒲天河怒目看着这一群人马,转眼已驰到了近前,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却见那蒙面少女附chún在他耳边道:“我因有事,此刻实不便见他们,你如果要想去白雪山庄,眼前倒是一个好机会!”

说着她注目前方人马,小声道:“他们定是发现了这个地方,主要是想来对我的,因我与那于丫头有仇!”

说到此,她抬头看了看附近地形,鼻中冷冷哼了一声道:“以后一切,可是全靠你自己了,我走了!”

说着那双明媚的眸子,向着蒲天河看了看,似有无限深情,慾言又止地点了点头,随即身形腾起,如同是一只猿猴似的,已向着岭峰顶上翻掠而去。

她身法轻灵巧快,在冻结着坚冰的壁石之上,只是几个起落已自无踪。

蒲天河还想问她,所谓的好机会是指的什么。

可是这时却不容自己多问,她已经走了,心中好不后悔,眼看那一群人马已来至峰下。

为首的小白杨于璇,陡然把马缰勒住,马蹄子把雪花翻得丈许来高。

遂听得她口中冷冷一笑道:“就在这附近,我们搜一搜看!”

坐在“矮脚风”上的二柳之一,冷冷地道:“师妹,你以为那人还会在么?我看是不可能在此,早就走了!”

于璇冷冷哼道:“这丫头欺人太甚,就是跑也是跑不远,因为那小子已受了我的五雷神木针!”

蒲天河见她说时秀眉微扬,黄黄的灯光火炬之下,照着这姑娘,确实相当漂亮。

这时她猛然一揭身上的披风,整个身子“嗖”的一声腾了起来,有如一只凌霄大雁!直向壁峰之上扑来,那双穿在足上的小蛮靴交替着一阵跺踩,已来到了岭上,这一身轻功,也确实令人折服。

如以小白杨于璇这一身功夫而论,即使不如方才那蒙面少女,也绝对相去不多,只是方才一时大意之下,才会吃了大亏。

在这天山道上,她焉能甘心吃此大亏?是以愈想愈气,正好柳氏兄弟夜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白雪山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锦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