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锦图》

第06章 巧遇良师

作者:萧逸

蒲无河目睹如此情形,实在是忍无可忍!

虽然他如今身份,不便多管闲事,可是看那老头那种痛苦的样子,使他大为同情。

他忍不住纵身而出,在浓烟弥漫里,找到了那发着滚滚黄烟的艾草球!

原来那枚艾草球,是藏在一个大石凹内,是故木老头儿凌历的掌力,无法把艾草球震出来,更无法使之熄灭!

蒲天河找到了这枚艾草球,迅速地用脚踏灭,他本人也不禁发出了一串咳嗽声。

室内的黄烟渐渐稀薄,老人就像是一块死肉似的,瘫在稻草堆上。

他长长地喘了一口气,好像是才由死神那里归来,继而睁开了眸子,长长吁道:“呛死我了……要命的小王八蛋,你算……真狠!”

说着又打了两个喷嚏,才把目光移向蒲天河立身之处,当他发现到蒲天河立在身边时,不由吓得怪叫了一声。

只见他身子猛然一个急翻,足上的链子哗啦一响,他已坐了起来。

蒲天河方才已看见他的掌力,知道此老武功极高!

这时见状,只以为他会不利于自己,吓得后退了两步,老人一声叱道:“站住!”

蒲天河微微一笑道:“老前辈不必惊吓,我没有恶意!”

老人目光在室内转了转,面上带出惊异之色,道:“那东西是你弄灭的么?”

蒲天河点了点头,老人面上立时带出了一种欣慰感激之色,他用破烂的袖子,把脸上的鼻涕眼泪擦了擦,破涕为笑道:“小了,这么说,你不是丁大元一路的了?”

蒲天河摇了摇头:“不是的,我只是寄居在这里的一个外人!”

老人侧耳向外听了听,作了一个手势道:“坐下来,这时候是不会再有谁来的。”

说着他伸出右手小指,用过长的指甲,把灯内捻子挑出了些,一时光华大作。

蒲天河在灯下打量这个怪异的老人,真不禁有几分害怕!同时老人的身世、遭遇,还是一个谜!

他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这老人上上下下看了他一阵之后,发出了一阵怪笑,道:“一点不错,你不是白雪山庄里面的人,你来到这里是做什么的?”

蒲天河微微笑道:“我来此之事,暂时恕不奉告……”

老人低笑了一声,举起一只手,在头皮上扣了一阵子,然后在灯下弹了弹,发出“波波”之声。

他这种表情,似乎已把方才的痛苦全忘了,剔了一会儿指甲,他眯着一双细目笑道:“你叫什么?”

蒲天河想了想,一笑道:“我的姓名,老前辈最好也不要多问,总之,我不是这里的人,你老人家请放心!”

老人搓了搓手,笑道:“好!这样我就放心了!现在你告诉我,你找我有什么事吧?”

蒲天河摇了摇头,道:“我只是一路跟随丁大元,才来到此地。”

说着他剑眉微颦,道:“看你样子,像是一个武技甚高的武林前辈,只是你怎会被关在这地洞里,弄成这个样子?”

老人双手一舞,发出了一声怪笑。

那种笑声,乍听起来,真有几分像夜猫子在叫唤,由他的表情中看来,他似乎已有几分愤怒,当下笑声一敛,他望着蒲天河森森地道:“小朋友,你想明白这件事么?”

蒲天河点了点头,老人右手在身旁的石槽内一抓,已把浸在水中的瓢抓了起来,盛了一些水,就嘴喝了几口,然后扔下了瓢,他道:“其实你也用不看奇怪,这是我自愿的,没有多久我也就熬出来了,那时候……”

他脸上带出了一种无比的欣慰,咽了一下口水,又接下去道:“……那时候海阔天空,任我逍遥,小伙子,你看不出吧,我呀,最少还有三十年阳寿呢!”

说着宏声大笑了起来,蒲天河吃惊地道:“老前辈,你要小声一点!”

老人笑声一收,顺着嘴角淌着唾沫,看起来,是一个相当邋遢的家伙,也许是长年的囚禁,已养成了他凡事不在乎的习性。

他皱了一下眉毛,摇了摇头,说道:“那丁大元,今夜是再不会来的,他是想给我吃些苦头,想不到你会来这里,救了我,他娘的,这艾草球,算是害苦了我……”

说到此,他冷冷一笑:“想当初,他师父蒋寿,要不是用这忡东西,我也不会吃他这么大亏!”

蒲天河微微一笑道:“我方才已看过了,不过是普通的一个艾草球,你怎会怕成这样子?”

木老头鼻子里哼了一声,用手在脸上抓了抓,道:“小兄弟,你哪里知道,天下的人和事都怪得很,一物克一物,自古皆然,我老头子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玩艺儿!”

说着双目一瞪,冷笑了一声,道,“知道这件事的只有蒋寿老儿一个人,他不该告诉他徒弟了大元,让我也跟着受这个鸟气,我只要一闻这种味道,真他妈的连身上骨头都酸了!”

蒲天河不由奇怪地道:“可是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木老头怪笑了一声,道:“他当然是有用意的……”

说着双目眯成一缝,微微笑道:“小伙子,你会不知道?”

蒲天河一怔道:“知道什么?”

木老买用手扣了一下头,笑道:“这白雪山庄里的人,上上下下谁都知道我是一个大富翁,可是谁也打不了我的主意,就连老魔对我也莫可奈何,这小子竟然也动了这个心,真是作梦!”

蒲天河不由一怔道:“大富翁?”

老人点了点头,满脸的皱纹都开了!

他点了点头,嘻嘻一笑,道:“非但是大富翁,可以说是富可敌国!”

蒲天河更不由惊异了,他微微一笑,道:“你的钱呢?”

老人见状,翻了一下眼皮,叹了一声道:“得!得!别谈了,反正我说出来,你是不会相信的,就算我没说就是了!”

蒲天河本想再继续追问一下这件事,可是因见老人面上已有怒色,随即作罢!

他对于这个老人,只不过是心存好奇,并无有什么企图,此时见他如此情形,就决心设法救他出去,他上前一步道:“老人家,我救你出去如何?”

老人呆了一下,道:“你能救我?”

蒲天河皱了一下眉道:“你到底想不想出去?”

老人望着他,微微笑道:“你如果能救我出去,我愿意送你一百万两银子!”

蒲天河摇头笑道:“我不想要你送我银子。来,你闪开一点!”

说着自背后把那口父亲遗交的“五岭神剑”掣在了手中,他上前了一步,举剑向着老人腿上的链子上猛砍了下去。

老人傻笑了一下,十分懊丧地道:“你这是干什么?”

只听见“呛”一声,剑锋砍在了锁链之上,溅起了一串火星儿,那铁链子不过是跳动了一下,依然如故。

蒲天河不由大吃了一惊,他第二次力贯剑锋,向外一抖,再次向链子上斩去。

“呛”一声,剑锋又一次地跳了起来,那细如拇指粗的链子仍然是丝毫未损。

蒲天河不由心中一动,他抬起剑来看了看,剑刃虽未受伤,可是这口剑整个的抖成了一片,散出了一地流萤。

老人这时由不住冷森森一笑,道:“你死了这条心吧!”

蒲天河惊异地望着他道:“这链子莫非不是钢铁所铸?这口剑有斩铁断金之利,怎地斩它不断?”

老人望着他哧哧一笑,道:“小伙子,你太粗心了,你以为普通的铁链,会能锁得住我么?哈!我只当你有什么好法子救我呢?原来是这个!”

蒲天河不由脸上一红,缓缓的收起了剑,老人望着他微微笑道:“这两条链子,乃是老魔在天山,采万年寒铁,用地心真火铸炼而成,慢说是刀剑砍它不开,就是水冶火炼,也莫可奈何!”

蒲天河感叹道:“这么说是没有东西能开了?”

老人冷笑道:“除了老魔自配的两把钥匙以外,别无他物!”

蒲天河看着他怪同情地道:“你在此住了有多久了?”

老人比了一个手势道:“有八年了!”

他仰天怪笑了一声,道:“八年是一段很长的时间,可是我倒也能安然处之,我用十年的时间,交换我后半世的荣华富贵,也是一件划得来的事情!”

蒲天河苦笑了笑道:“你怎知十年就可以出去了?”

老人面色一沉,道:“蒋寿有言在先,岂能到时不遵?不过,他也不会白白就放了我,他知道一旦我出去之后,不会与他善罢干休,因为这几年以来,我在此练了几种厉害的功夫!”

蒲天河一怔道:“你手脚不便,还能练什么功夫?”

老人森森一笑,道:“小伙子,你这句话可就说错了,一个人只要有决心与毅力,即使是在睡榻之上,也能练成绝世奇功!”

说罢,他含着一种神秘的微笑,在蒲天河脸上看了一眼,道:“我这句话,你大概还有几分不相信,是吧?”

蒲天河尚未答话,这木老头一笑道:“很好,现在,我可以当面试一试,叫你看看!”

蒲天河不由喜道:“果真能瞻仰一下你老人家的奇技,倒是眼福不浅,你怎么试呢?”

老人两道冷电似的目光,在他脸上转了一转,道:“小伙子,你一身功夫,不错,由你双太阳穴上看来,你这身功夫,绝不在丁大元之下。可是,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不妨拿我来试试身手……”

蒲天河摇了摇头道:“我怎能在老前辈面前造次?”

老人哈哈笑道:“不是造次,小伙子,如果你真愿意一试的话,你就会知道,你的那一身功夫,在我面前,是丝毫构不成威胁的!”

蒲天河本不能造次,可是听他如此一说,不禁激起了一些年轻人的豪气,当时微笑不语。

老人似乎对于这件事很感兴趣,他嘻嘻笑道:“怎么样,你相不相信?”

蒲天河冷冷一笑道:“你老人家也未免过于自负,你应该知道,你的手脚都不方便,在这种情形之下,老前辈,你绝对不会是我的对手!”

老人闻言双目一翻,哈哈怪笑道:“你不要逞能,你敢试一试么?”

蒲天河点了点头,道:“你老要怎么样试?”

老人似乎十分得意地笑了一声,有点儿手舞足蹈地道:“随你的便,用手也可以,用剑也行,只管照着我身上狠打,看一看你能否伤得了我?”

蒲天河一笑道:“真要是伤了你,也就晚了!”

老人双眸一翻,立时显出不悦,道:“胡说,今夜我非要你心服口服,要你知道我‘木尺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说着他自草堆上猛然站了起来,铁链子哗啷的一响,蒲天河不由吓了一跳,道:“你老这就动手么?”

木尺子怪声笑道:“我方才已说过了,你可以施出你身上所有的功夫,看看能奈我几何,我绝对不还手就是!”

蒲天河想了想,道:“也好,那么恕我放肆了!”

说着左手在老人面前一晃,右手用“拿星探月”的手法,直向着老人肩头之上摘去。

木尺子冷冷一笑,只见他肩头霍地向下一矮,铁链子哗啦的一响,蒲天河当时只觉得眼前一花,再看这老人,已脱身五尺以外。

身法之快,真有如石火电光,蒲天河不由大吃了一惊,这才知道,这老人果真是有一手!

如此一来,他的兴头也就起来了。

当时浅笑了一声,道:“老前辈请恕我放肆了!”

话声一落,他已如同狂风骤雨似的,猛地把身子偎了过去。

就见他右膝向前微微一弯,双掌由左右向前蓦地一探,直向木尺子两处肋骨之上插来。

怪老人一声怪笑,他口中叱了一声:“倒!”

只见他枯瘦的身体,猛地向下一倒,整个的背部,不过是贴着地面寸许高下。

这种情形之下,蒲天河的一双手显然是走了个空,可是蒲天河早已有备在先。

就在木尺子身子方一倒下的同时之间,蒲天河足尖一点,已如同飞猿厉隼似地腾了起来。

这是一式意想不到的起落式子,一起一落,不过是弹指之间。

就见他身子向下一坠的当儿,这位新近领得“五岭神剑”之称的少年奇侠,口中低叱了声:“招打!”

就见他双掌蓦地一分,一左一右,一上一下,直向着木尺子上胸小腹,两处要害之上同时打来。

木尺子口中吆喝了一声:“好小子!”

就见他四肢倏地一收,铁链子哗啦一响,他那枯瘦的身子,竟然整个的,像一张纸似的,平平地贴在了当头的石壁之上。

他两手分张,两足向下,活像是一个大守宫的样子。

蒲天河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心说,好厉害的木尺子!

他真没有想到,如此快捷的招式,依然让他逃开了手下,当下双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巧遇良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锦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