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锦图》

第08章 投桃报李

作者:萧逸

老少年木尺子这一高兴,随口竟真地唱了起来,他唱的是:

“意志心——嘛,手脑身——嘛,精气神——嘛,合合一元之始,开创只……”

声调刺耳,难听之极!

蒲天河不由大是困扰,他自信生平就从来没有听过像这么难听的歌,尤其是木尺子那种沙哑的喉咙,好像嘴里含了一口痰似的。

他实在受不了,就道:“师父,你不要唱了好不好?求求你!”

木尺子一瞪眼道:“胡说,我这个歌,好处多着呢,你往下听吧!”

说罢挺胸昂头,又放声唱了起来,兀自是唱的那几句,蒲天河正要说话,忽然觉出心神一震,身子晃了一下,他道了声:“不好!”

木尺子右手忽起,在他背上重重地拍了一掌,蒲天河这才定下心来,这才知道原来木尺子唱歌是有原因的!

此刻那木尺子的歌声,越来越是宏亮,虽是声调沙哑,却是响彻行云,蒲天河强自提起了一口真气,定住了“气海俞穴”,不会神志外驰,尽管如此,他还是感到有些摇摇慾倒的样子。

木尺子边唱边行,摇头晃脑,手舞足蹈,一副喜极而狂的样子!

这种难听刺耳的音调,唱到后来,真是别提多么令人呕心了,蒲天河禁不住“哇”地吐了一口。

他扶着一棵大树,停下脚来道:“老人家,不要再唱了!”

木尺子哈哈一笑道:“好!妙!妙!小子,你且看来!”

说罢,只听见“砰”一声,一条人影,直由崖头上翻了下来,蒲天河忙自纵过去,亮着了火折子向地上一照。

却见一个黑衣大汉,这时七孔流血,已自身死,他不由吃了一惊,暗忖道:“好厉害的分神大法!”

一念未完,耳中又听到了有人下坠的声音,像是有人跌扑之声。

蒲天河正要寻声去找,木尺子一把拉住了他,嘻嘻一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说罢,猛地身形一闪,已到了一棵大树下,蒲天河忙紧跟而上,就见木尺子双手向树身一抱,哈哈大笑道:“小伙子,差不多了,也该下来了!”

说罢,用力一摇,大树上枝叶横飞,响成了一片,在乱声之中,一人咳道:“木老前辈手下留情,我下来就是了。”

接着一条人影,“唰”地飘身而下,一落地就萎缩地坐了下来。

蒲天河这时已点着了一根松枝,就火光一照,却见是一个黄衣少年,正东倒西歪地苦笑着。

这个人蒲天河不认识,可是木尺子却甚为熟悉,嘻嘻一笑道:“蒋老大,你还跟你父亲一样,与我作对么?”

这坐在地上的黄衣少年,气喘吁吁地道:“我对你二人,已是手下留情,莫非你们还不知道?”

这少年正是雪山老魔的长子蒋天恩,人称“病弥陀”,此人平日无病也带三分病,生就是一张黄脸,故名之“病弥陀”。

木尺子闻言呵呵笑道:“既然如此,就烦你送我们一程,出了这山口子,你再走你的!”

蒋天恩用手抹了一下头上的虚汗,道:“我不知你老人家还有这一套,要早知道,我也不受这个罪了!”

说罢,目光向着蒲天河看了一眼,冷冷一笑道:“你大概就是蒲天河吧?”

蒲天河点了点头,道:“蒋兄大名,在下久仰,今日幸会,何如哉?”

病弥陀蒋天恩这时定了定神,才站了起来,道:“舍妹蒋瑞琪在我面前已交待过,要我对你手下留情,是以我才对你们网开一面……”

说到此,用手向着后山一指道:“我们在那里设有‘夜光刺’,你们二人武功虽高,只怕骤然之间,也是防不胜防!”

木尺子嘻嘻一笑道:“这么说,你小子还是挺有点人心!”

说罢,信手在蒋天恩肩头上拍了拍,道:“小伙子,好事做到底,你送我们走吧!”

蒋天恩叹了一声,道:“我早知道父亲多行不义,这白雪山庄,只怕不能长保,如今丁大元已死了,二位柳师兄也跑了……白雪山庄只怕……”

说到这里频频苦笑不已,蒲天河也不知说什么才好。那蒋天恩遂又冷笑道:“我自是好人做到底,送你们出山,而且尚可指引你们一条明路,不过我二弟天锡,在东角设有关口,只怕他不会这么容易放你们过去!”

木尺子一挑眉毛道:“蒋老二还敢把我老人家怎么样?”

蒋天恩叹了一声道:“二弟对父亲最孝,凡是父亲交待之言,他没有不听的,下一关你们很是麻烦!”

蒲天河想到昔在蒋瑞琪处,曾经见过那蒋天锡一面,对于此人的印象极佳,不想他竟是如此一个难以应付之人,心中正在设想应付之策。

蒋天恩却由身边取过一个金漆的小葫芦,递给蒲天河,道:“蒲兄弟,我看你人品甚是不恶,今日拼着父亲责骂,我帮你这个忙就是。这葫芦中所装的是‘金光彩霞’,你与木老前辈带在身边,待最危急之时,打开葫芦,自有妙用!”

蒲天河不由甚为感动地道:“蒋兄隆情,真是受之有愧!”

蒋天恩苦笑道:“不必客气,这葫芦中金光彩雾,只可用一次,用时打开葫芦,只需轻晃一下,自有妙用,只要过了二弟这一关,至于小妹瑞琪那一关,就不难而过了!”

木尺子呵呵一笑道:“怪不得蒋寿老儿在白雪山庄稳吃稳坐,原来天山道上敢情有这么厉害的玩意儿,蒋老大你要是不说,我老头子,说不定要着了道儿哩!”

说到此,他双手一拍,道:“冲着你这片好心,我与你父亲一段旧恨一笔勾销,只要他不犯我,我也绝不犯他,这八年牢囚之恨,我算是认了!”

蒋天恩闻言微笑道:“老前辈有此言,我也就放心了!”

说时三人已顺着一条狭窄荫道行了下去,只见蒋天恩左绕右旋,行走时弯弯曲曲,短短一条窄道,却行了“七停八转”,好不容易才到了一处隘口。

远望前路,尽是皑皑白雪,蒋天恩行到此,抱拳向着木尺子及蒲天河一礼道:“二位前途珍重,不送了!”

木尺子点头嘻嘻笑道:“这羊肠十八转,如不是你亲自送出,倒要我大费一些心思,谢了!”

说罢,一掌重重地击在了蒋天恩背上,直把他击得一交摔倒在地。

蒲天河大惊道:“师父你这是为何事?”

蒋天恩怔在地上,道:“老前辈你……”

木尺子呵呵笑道:“这样就解了你的神脉中枢,蒋老大你去吧,回去之后如法炮制,在每一个昏沉熟睡的人背心脊椎第八节上,重重击上一掌,就可令他们清醒过来,否则只怕短时间醒不过来!”

说罢哈哈一阵大笑,二人这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葯,俱都惊奇不已!

蒋天恩站起身后,摇了摇头,翻着眸子道:“是好得多了,老前辈你好厉害的哭笑分神大法,佩服之至!”

说罢,向着蒲天河举手道别,转身自去。

他去后,木尺子哧哧一笑道:“蒋老儿虽是素行不义,可是他二子一女,俱都十分良善,在外为人很得了些人缘,这也是蒋寿意想不到的福份了!”

蒲天河拿着蒋天恩所赠的金漆葫芦,摇了摇,只觉得里面沙沙有声,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就随手揣了起来。这时夜色更浓了,由雪地里刮过来的风,吹在人身上,只觉得冷飕飕的,着实令人吃不住连连战抖。

木尺子端详良久,却也不知道这其中设有什么埋伏。

蒲天河也有些莫测高深,二人对看了一眼,木尺子冷冷地道:“小伙子,把你手里的火弄熄!”

蒲天河信手在雪地里一插、火光骤然熄灭,就在这时,雪岭上传过来一声清晰的狼叫之声,声音似乎就在附近不远,二人不由一怔。

紧接着又传来了五六声,二人几乎耳中都能听得清晰的兽喘声,木尺子向前张望了一会,冷笑道:“不好,狼来了!”

蒲天河心中一惊,忙自前瞻,就见对面的松树丛中,跃出了七八只瘦长的狼影,映着天上的月光,这些畜生的瞳子闪出一片碧光。

当它们彼此呼啸着向前走动时,二人才听到了,在狼群内竟夹杂着清脆的铜铃之声,再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每一只狼颈之下,都垂吊着一枚闪闪发着黄光的铜铃,因而每一走动,都有铜铃之声。

看到这里,二人立时明白了,原来这些狼是经人所豢养的,此时放出,其意自是可想而知。

这七八只瘦狼前行了数丈之后,俱都立着不动,纷纷抬头发出狂吠之声。

二人心中正自奇怪,忽见林内灯光一现,由林内步出了一个手持红灯的矮子。

木尺子低叱道:“趴下!”

蒲天河忙把身子伏了下去,他目光却看清了来人的长相,不由吓得打了个冷战!

只见那个持红灯的矮子,竟是赤着身子,在这种大雪天里,他身上竟然是寸缕不挂,全身上下毛茸茸的,看来简直像一个直立而行的人熊!

再一打量他的面容,蒲天河更不禁暗暗称奇,因为这个人那张脸竟是出奇的丑。

此人生就一张窄细的面颊,在翻着的塌鼻之下,是一张突出如沸拂状的长嘴,并且在两腮之上,每一边都生有两三寸长短的黄毛。

乍然一望,你绝对不敢相信他是一个人,可是你仔细地看清一切之后,可以断定他是一个人,是一个举世罕见的怪人。

这时,他正摇晃着手上的灯笼,口中呼呼地叫着,不时指手划脚,像似在与前面的狼说话。

随着这怪人身后,陆续又走出了十几只狼,它们也都和先前所出来的一般无二,每一只颈上,都悬着一枚铜铃!

这些狼口中都发出低低的呼啸声,在这赤躶的怪人足边前后转着,那怪人指手划脚说了半天,就把手中的一盏红纸灯笼,向雪里一插,然后一屁股就地坐了下来。

群狼见状,纷纷都学样把身子伏了下来,数十只闪烁的瞳子,就像是洒落在雪地里的明珠。

这怪人见群狼伏地之后,就伸出舌头,交替的在双手上舔着,那种动作,简直就像是一只狼。

在他点头时,生在脑上的一簇短发,把面上的一双眸子都遮住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鬼。

而且在他抬动双手之间,蒲天河才发现,这怪人十指尖上,都留有弯曲像猫似的指甲。

蒲天河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过这种怪人,一时大为惊异,他正想问一问木尺子,看看是否知道此人是一个什么怪物,木尺子已悄悄行到他身边,低声道:“小子,你要提防这个怪小子!”

蒲天河低声道:“这家伙到底是人还是兽?”

木尺子哼道:“这小子我早已听说过了,只是今天还是第一次见!这是雪山老魔在河漠里收服的一个怪人,名叫‘毛狼’,据说是人狼交配后生的一个怪物!”

蒲天河怔道:“天下还会有这种事?”

木尺子轻声道:“蒋寿收服这毛狼,费了一年的时间,收回天山之后,又教化了他三年,才使得他略通人性,为他取名叫‘毛人狼’,你休看他外相不济,这家伙可是凶残到了极点,听说死在这家伙双爪之下的人,已不知有多少!”

蒲天河打了一个冷战,冷笑道:“怎么我来时,没有见着他呢?”

木尺子道:“蒋寿视他为至宝,因他凶性无匹,所以一直不敢放他出来。看样子,他今夜是专门为了对付我们才放他出来的,你要特别小心!”

说话之时,就见一狼站起,独自向岭上行去,那怪人见状,立时短啸了一声,连连挥手,似乎命令那狼回来,偏偏那只大狼,或许是因为肚子饿得太厉害的缘故,竟自怒啸了一声,窜身就逃!

怪人见状,立时大怒,只听他口中“呱”的一声大叫,一只后腿在雪地上猛地一弹,竟像一支箭似的,直向着那只慾逃的狼身上扑去。

前行大狼也不禁凶性大发,可能是平时为这“毛狼”管束得过紧,早已怀恨,此刻见状,蓦地转过身来,扬爪张口,反向着毛狼头上扑了过去。

两个黑影骤然在空中一接,只听见一声惨号,蒲天河还没有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遂见人影一闪,那怪人已立在一处小丘之上。

再看他双手之上,已多了两片狼尸,鲜血把白雪溅红了一片。

随着这怪人双手一抖,心肝五脏,俱都洒的遍地都是,这怪人抖落五脏之后,右手一甩手,把半边狼尸,扔向狼群之中。

但见群狼一拥而上,就地抢食着那半边同类尸体,而这怪人,却就手把另一半尸身送口大嚼了起来,只听见一阵齿咬之声,空气中,传过来阵阵的血腥气味,令人慾呕。

怪人转眼之间,已把那半边狼尸吃了一半,剩下一半,就手一丢,就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投桃报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锦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