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燕双飞》

第01章 无心惹死罪 有意劫宦囊

作者:萧逸

天干地旱,很久没下雨了,连风都是热的,吹在人身上,火辣辣的,不用提有多么难受了。

山洼子里拴着一黑一白两匹马。

好像已经拴在这里很久了,两匹牲口都显得很不耐烦的样子,不时地打着噗噜,蹄子刨着地上的黄土,扬起片片灰沙。

它们的主人就窝在附近山洞里。

瞧瞧吧,一个趴着,一个躺着,挺高的个子,挺壮的身子骨儿,可是看上去就是那么没精打采的,套句北方俗话,就像“霜打了”一样的不自在、没精神!

趴着的一个,二十四五的年岁,黄脸,浓眉。脸是新刮的,青乎乎的颜色,一条大辫子,蛇也似的盘在脖子上。他两只胳膊支着地,手托着下巴,嘴里荒腔走板地哼着小调。

躺着的那个,年岁看上去和前一个差不多,就是大也在一两岁之间。他长眉毛、瘦脸,鼻子挺高挺直,嘴老是闭着,很沉得住气的一副样子。一条油松大辫子放在胸前,身上的黄茧布褂敞着,露出结实的胸脯。

两个人像是一条道儿上的,一股子草莽味儿!

地上铺着干草,两个人就睡在上面。

一旁放置着一只炉子,一个锅,锅里盛着没吃完的兔子肉,竹篓子里有几个破花碗,还有十来个裂了皮的馒头。瓦罐里盛的是清水。

当然,最显眼的还是放在地上的那几把家伙了——一对飞流星、一口宝剑、一口斩马长刀!

那一对飞流星看着很特别,比一般飞流星秀气得多:只有拳头般大小,链子足有一丈五六长。可以想象得出,一旦舞开了,两丈方圆内外,别打算进来一个人,端的是厉害得紧!

这地方,就像是他们哥儿俩现时的家。

趴在地上的那个叫裘方,躺着的那个叫江浪。前者人称“左臂刀”,后者人称“满天星”。

哥儿俩天不怕地不怕,两年前在承德行宫,无意中惊了皇驾,为地方官连同负责皇帝老爷子安危的大内杀手一路追了好几百里地,结果被困在这个地方——玉皇。到现在已经有一两个月了!

白天不能动,只能夜里到城里买点吃的,身上的一点钱已花得精光了。

可真应上“上不着村,下不着店”那句话了。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人一穷,啥事可都能干得出来。两个人仗着一身本事,一连做了三四件案子,可油水都不多。

不用说,大概是“生手”的关系。

“左臂刀”裘方一个骨碌由地上翻起来,小调也不哼了,一下子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他妈的!我可真是受不了啦!”

用力一脚,踢飞了一块石头:“这他娘的,哪是人受的!”

他转过来瞧着凡事都远比他沉着,而且一向推之为首的八拜之交“满天星”江浪,生气地道:

“怎么回事,你好像很不在乎的样子?真不可琢磨。我可是受够了!”

还是他一个人在说:“你不走,我一个人走!”

地上的江浪只用眼睛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

裘方不禁怔了一下,赌气地套上靴子,又把一口斩马长刀插在了背上。

江浪仍然一动不动!

“你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

“你到底走不走?”

“不走!”

“好!”裘方冷笑着道:“那我一个人走!”

走到了洞口,他回过身来道:“我们在‘赤峰’再见面!”

“你还到得了赤峰么?”这一次说话的是江浪。

江浪说着,缓缓地欠起身子来,把一条大辫子“刷”地一下甩到了脖子后面。

他深邃的一双眸子,注定在这个浮躁的兄弟脸上,冷冷一笑,说:“如果想死,你就一个人出去!”

“这话怎么说?”裘方显露出犹豫不安的样子。

江浪身子向上一欠,打了个旋儿,只凭着一根手指头,就把整个身子支了起来!

这一手“一指拿大鼎”的功夫,听说走遍江湖,无人能出其右——“满天星”江浪却是习以为常的。

每天他总是要这个样子来上几回,每一次他都会觉得身上充满了活力,头脑更冷静,更能分析入微。

“左臂刀”裘方,耐下心来等着他拿完了大鼎,说道:“你怎么不说话呀?”

江浪冷笑着,把卷起来的袖管放下来:“我问你,身上有多少钱?”

“钱?”裘方两只手在小褂里摸索了一阵子。

摸了半天,他掏出了一个小黄布口袋,解开了红毛绳的封口,在手心里倒了半天。

“他妈的!”

使劲儿往地上一摔,“铮”的一声轻响,六枚“嘉庆通宝”全都嵌到了石头里!

“就只六个铜钱,你还想走?”

“怎么不能走?”

裘方那张黄脸上闪着怒容道:“大不了再干他一票!”

“那你就更别想活着出热河了!”

“你是说……”

“九爪金鹰谭福老,早就在等着我们了!”

江浪冷笑着,又说道:“难道你忘了,要不是我那一流星,只怕你已经废在他手里了!”

提起了这码子事,裘方的黄脸可就变成了红脸。

“我就不信斗不过他!”

“你本来就斗不过他!”

裘方怒瞧着自己这位把兄弟,一时无话可答!

“人要有自知之明,所谓知彼知己,才能百战百胜!”

“这是什么话?”裘方道,“难道我们真得在这山洞里住一辈子?”

“这里有什么不好?有吃有喝又凉快!”

裘方冷笑道:“你到底怎么打算呢,我知道你心里比我还烦,你只是不肯说出来罢了!”

“你知道就好了!”

他伸手在地上拍了几下,示意这位拜弟坐下来。

裘方很不情愿地走过来。

“满天星”江浪很温和地道:“在承德惊了皇帝老子的驾,你以为只是个小罪?兄弟,那你可想错了!”

他又道:“我能确定,现在整个热河,拘捕公文早已满天飞了,‘九爪金鹰’谭福老,你以为是衙门里的寻常人吗?”

“他不是热河府的捕头吗?”

“热河府?热河府岂能容得下他这种身手的人?”

“那……”

“实告诉你吧!他是大内护驾来的高手!”

“是血滴子?”

“血滴子是雍正时候的称呼!”江浪说,“本朝已不这么称呼了!”

裘方皱了一下眉,道:“怪不得那个老家伙这么厉害!唉……”

他叹息了一声,又道:“只是,我看得出来,他虽然赢了我,可是还远不是你的对手!”

“我只不过略略胜他一筹罢了!可是他们人多哪!”

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又道:

“坏就坏在上一次跟他动手的时候,我现了真功夫。这么一来,他才知道我们不是寻常之辈,所以越加的放不过我们了!”

“那到底为什么?我们又不是真的想去行刺皇帝老爷子。”

“可是他们不放心!”

“这都怪我!”

裘方自责地道:

“要不是我跟着去追那匹鹿崽子,怎么也不会跟他老爷子撞了个对头——天地良心,我那一箭是想射鹿的,哪里想到会伤了他老爷子的御马——真他妈的该死!”

“你该死不要紧,害得我也成了黑牌的人了!”

“唉!你看我们怎么办?”

裘方把脸深深地埋在手里:“全是我害了你!”接着,他又气馁地道:

“十几年苦心练功夫,满打算到中原露露面,成名立业;谁又会想到,连长城还没看见,就闯了这么一个大祸。看样子,中原内陆暂时不能去了!”

“那我们就往北面走!”江浪拍着他的肩道,“你耐下性子来,古北口这条路走不通,我们绕个圈子,改由察哈尔出去,照样可以进中原。不过,一时是急不来的!”

“对!”裘方笑道,“还是你聪明!”

江浪把身上的小褂子扣好,并把腰带扎紧。

“再干一次!”他说,“弄点盘川才好走路!”

裘方龇牙一笑道:“我原以为你办法高呢,原来心里跟我一样,也是这个念头!”

“唉!”江浪叹了口气道,“有啥法子,这叫人穷志短。这是最后一次,还是老规矩,不许杀人!”

裘方点头道:“我知道!”

江浪正想说话,忽然怔了一下,身子趴下来,把耳朵贴在地上听了听。

“来了一辆车!”

他身子灵巧地由地上跳起来,走向一边,匆匆地把链子流星扎在腰上。

“走!”他说,“这一趟买卖要是好!这里我们就用不着回来了!”

说时身子跃起来,三两下子已蹿出了眼前这片山洼子,裘方在他身后紧紧跟着。

两个人都已经跨上了马背。

眼前是条颠沛的荒道。

“左臂刀”裘方打量着眼前,道:“车在哪儿呀?”

江浪的眼睛掠过了一排树毛子,远眺着弯曲的一条山道。

裘方顺着这个方向看去,打心眼里佩服这位拜兄的“细察入微”。

嘿,一辆双辕四马的黑色宽座大篷车,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这边奔驰过来……

由于地上早已留下了挺深挺深的车轮印子,所以这辆车只需循着既定的轨迹前进就得了。这么大的车子,跑动起来,连一点点声音都没有!

看样子,眼前这条道,是他们必经之路。

“左臂刀”裘方顿时紧张地抽出刀来!

江浪道:“除非对方先出手,我们不能先伤人!”

裘方点头道:“我知道,老大,这一次找对码头了,来的是个阔家伙,这么漂亮的车,还很少见呢!”

“麻烦也就在这里!”

江浪冷冷笑着道:“越是有钱的人越棘手!”

“这话怎讲?”

江浪道:“很简单,车上一定有跟班保镖的!”

裘方一怔!

江浪长叹一声,苦笑着道:

“以前,我一心一意,向往江湖生涯,跟着你鬼混了两年,现在实在有点厌了……”

裘方又是一怔,道:

“厌了?你不打算到中原去了?我们不是早说好了么?先去拜武当,再去河南嵩山闯少林,怎么你现在就泄气了?”

江浪脸上苦笑了笑,道:

“有什么意思?就算成了名义怎么样?只不过是两个孤鬼游魂——你我也都不是小孩子了,连个家都没有!”

裘方一笑,道:“家?怎么,想娘儿们了?”

说话的时候,那辆车子来到了眼前。

江浪一带马缰,胯下的马已拦在了路当中。

裘方的黑马也横过身子来,他手上的“斩马刀”,在夕晖之下闪耀出一道匹练般的白光。

这道白光,立刻使得来车有所惊觉!

双方尚离着六七丈的距离,那辆大车立刻停了下来。抡车的一共两个人,好像都是练家子。

车子刚一停下来,这两个人立刻一人一手抢起了两口钢刀!左右同时伸手,带住了牲口的嚼环。

黑、白两匹马已驮着江浪、裘方两人飞马来至眼前!

“怎么回事?”

右面那个车把式扯着喉咙嚷道:“是想拦路打劫呀?”

江浪一笑道:“光棍一点就透,你还真猜对了!”

两个车把式对看了一眼,那个又黑又壮的胖子大声骂道:“妈拉巴子!就凭你们两个……”

才说到这里,只见面前人影一闪!

黑胖子方看出对方之一向自己袭来,已来不及防备,被这人一个大耳括子拍在脸上。

这一下子可真不轻!

黑胖子只觉得头上“轰”的一声,差一点给打闷了过去。

紧接着“吭”的一下子,脖子上又着了一刀背,登时一头扎下去,就窝在那里不动了。

另外一个车把式,是瘦长个头儿。

他看见同伴上来就叫人家给弄趴下了,心里既惊又怕,一抖手打出了一只梭子镖。

距离这么近,万万没有施展暗器的必要。

他这么做,可真是为自己惹上了麻烦。

镖刚一出手,就只见对方那个施刀的汉子一伸手,接镖,发镖像是一个式子。

那只手就那么转了一下,原镖退还!

瘦汉子惊叫一声,想跳开,却已不及,“噗”的一声,这一镖正好扎在了他左面肩窝里!

他又尖叫了一声,身子一退,“扑通”一声,坐在了道旁土堆上。

两个人一下来,连话都没说上,就让对方给摆平了。

动手的是“左臂刀”裘方。

他很得意地回头看了江浪一眼,一上步,用手里的斩马刀一挑马车的帘子。

“哗啦”一下,翻了开来!

车里一共是三个人。

两个全身黑色长衣的精壮汉子,左右保护着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年轻人。

这个人红黑红黑的一张脸膛,鼻正口方,两耳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无心惹死罪 有意劫宦囊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雨燕双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