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燕双飞》

第02章 穷途逢贵客 绝艺创娇娃

作者:萧逸

江浪冷笑声中,双腿向外一跨,聚积真力的右掌,霍地向上一举,用出了“单掌托天”招式。

只听得“叭”的一声,双掌猝然一合,顿时可就分出胜负强弱!

江浪吐气开声——“嘿”的一声,掌力霍然向外一撤,蓝衫人已燕子般的飘了出去。

蓝衣人身子向下一落,接连退后了好几步,“嘭”一声撞在了车辕上!

虽然不曾受伤,可是败象甚显。

蓝衣人双手抱拳,一张脸泛着红光,哈哈大笑道:“好!这才是有真功夫的好朋友。佩服,佩服!”

江浪虽然胜了对方,却觉出对方掌力极大,心中也暗暗称许。

他恭敬地抱拳道:“尊驾承让了!”说罢,向对方打了个招呼,腾身而起,落在马背之上。

他叹息一声道:“朋友既不肯以真面目示人,这番恩情只有留于肺腑,我们后会有期!”

蓝衫人叱喝道:“慢着!”

江浪、裘方二人本将带马而去,闻声即时勒住了马缰。

蓝衫人上前几步,道:

“我姓铁,在京里也有住处,你们到西城‘报子胡同’二号找我姓铁的就是了,我们是不打不相识,二位的大名可肯见告否?”

裘方笑道:“我姓裘,叫……”

江浪一听,忙插言道:“草野荒寇,岂敢在贵人驾前乱报字号,好在北京城我们是要去的,再见吧!”

江浪说罢,率先扬缰,胯下白马一马当先,泼刺刺急挺而刚。

裘方的黑马紧跟其后,不多时奔出数里之外。

江浪、裘方行至一处岔道地方,勒定了马缰!

裘方看着拜兄江浪道:“我看那人很是够朋友,你为什么不把姓名告诉他?”

江浪说道:“兄弟,知人知面不知心,在外面走动的人,还是特别仔细一些好!”

裘方笑道:“你也太多虑了,我看这人很够朋友,我倒是很想交一交!”

江浪眉头微皱道:“这人果然是个豪爽的朋友,只是他前倨后恭的神态令我不敢高攀。”

江浪顿了一下,又道:“总之,以后还有见面的时间,要是真是血性中人,那时再与论交亦不为迟。”

说罢,跃身下马,由革囊内找出了一件长衫套在身上,裘方也照样穿好。

穿罢长衫,江浪道:

“我们到赤峰先住上一夜,再转道去多伦——这一路上,你少说话,遇见什么人盘问,都由我来对付,你千万不可随便出手!”

裘方道:“有了钱,我乖得很,你叫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

江浪叹了一声,道:“北京我们暂时不能去了,我的意思是先转道去张垣。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裘方摇头道,“我一点都不明白。”

江浪叹道:“干一两次强盗是不得已,怎么能永远干下去?”

“当然不能干下去。”

“那就对了。”江浪看着他这位拜弟,道:“这十两黄金花完了怎么办?”

“这……这个……我们不会省着点花么!”

“省着点也有花完的时候,那时候怎么办?”

“这个……”

“兄弟,我们必须要自食其力!”

“那你打算怎么办?”

“在多伦,有成千上万的野马群,你我骑术都不错,又深精马性,我们可以在那里先待上些时候。”

“你打算捉野马?”

“对了!”江浪道:“我所以要先去赤峰,就是这个道理。在那里换了银子,买上一套帐蓬和捉马的家伙,再带上足够的粮食,我们就上路。”

“然后呢?”

“我们沿途入深山旷野,看见野马群就捉,然后用绳子串起来!”江浪盘算了一番,又道,“我预计着,一路到多伦,运气好的话,足可以捉上五六百匹野马!”

“能捉这么多?”

“最不济也能捉上两三百匹!有了这些马,到了张垣马市里,就算贱卖,也能够赚些钱,那时候干什么不好?”

裘方顿时现出了笑容。

江浪兴奋地说道:

“那时候,我们可以到北京城去了,先兑十两黄金还给姓铁的;剩下的钱,足够你我开上一家镖局子了!”

裘方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

江浪随手在马股上击了一掌,道:“去!”

那匹白马仰立前蹄叫了一声,撒蹄狂奔而去。

裘方一怔道:“这是怎么回事?”

江浪冷笑道:“你还打算大摇大摆地骑着马进城?你一进去,保管被人抓个结实!”

裘方想了想,着实佩服江浪心思缜密。

裘方的马上还有点零星东西,江浪决定卸将下来。

依着裘方,他还想把鞍子带着,江浪却是不依,只好连鞍子也放弃了。江浪竟狠下心,把一对流星锤都拉了下来!

两个人用旧衣服,把刀剑裹好,像是行李卷儿,背在了背上。

一切就绪,突听远处有马蹄声,两个人就藏身道边。

遂见一辆黑漆大车,远远驶来。

二人立刻认出正是刚才劫的那辆车,只见那辆车奔得极为快速,赶车的仍是那两个人。两个家伙像是吓破了胆似的,把车子赶得飞也似的,刹那间由眼前驰了过去。

江浪注意着马车行过的路标——上面写着“往赤峰”。

裘方一怔,道:“他们也去赤峰?”

江浪道:“无妨,你只要遇人不乱说话就是了。”

话声方歇,即见远处扬起了一片灰沙!

裘方道:“又有车来了!”

暮色里,即见一串大车由山洼子里弯过来,车上堆着老高老高的麻草,还有葯材。

细一数,一共五辆大车,都是用骡子拉着。

在最后一辆骡车经过的时候,江浪向裘方打了个招呼,两个人同时闪身而出。

这辆车装运的是麻草根茎,有一半地方空着,给二人栖身正合适。

麻茎打点整理过后,松松软软的,倚身在上倒也舒适。

这时暮色更沉,二人在车上既不便说话,便各自闭上眼睛,一任座下骡车前行着。

不知走了多少时候,只觉得天越来越黑,裘方早已睡着了。

忽然一阵人声传过来,骡车跟着停了下来。

裘方刚刚睁开眼睛,江浪就迅速捂住了他的嘴。

两个人身子紧紧地往下缩了缩,听得前座赶车的在跟人说话。

一个人大声道:“一白一黑两匹马……看见没有?”

紧接着就有人用长叉子什么的往车上用力插,并有一道灯光在车上晃了几下。

又一个人道:“他们怎么会躲在这里,有马还不早跑了!”

先前大声说话的那个人叹息着道:

“这两个兔儿蛋,可把我们给弄惨了,真要捉着他们,我先赏他们一顿马鞭子,叫他知道我‘活剥皮’的厉害!”

一面说一面用力袖着车上的麻草出气。

赶车的汉子赔着笑道:“总爷,我们真没看见。是什么样的两个强盗呀?”

先时说话的那人没好气地道:“你就别问了,走你的就是了!”

当车子继续慢慢向前移动时,江浪才松开了捂在裘方嘴上的手。

其实,那个查车的人也太马虎了,他只要用灯光再向车后面照一照,两个人保不住就现了行藏!

可是真要是那么一来,吃亏的倒不一定是江、裘二人,只怕是他们自己。

等到车子走远了,二人向外看过去,不禁大吃了一惊。他们看见一队旗兵,守着三四杆火葯抬枪,分侍在岔道左右。幸好先前没被他们发现,否则一任二人有多大能耐,在这种武器逼迫之下,也不得不举手投降!

这一关总算侥幸地过去了。

骡车在沉沉的夜色里缓缓地前进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车子从黄土路上了石板路,附近似乎也有了灯光。

江浪拉了一下裘方,点点头。

两个人即欠身下车,眼前是一条挺长挺长的石板大街。

街上行人很多,两旁市房都悬着灯笼。商店还在做生意,没有打烊。

江浪、裘方两个人打扮并不特殊,自然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坐了近两个时辰的霸王车,腰部酸了,这时走动走动,觉得心情很愉快!

两个人在山洞里窝了两个月,乍见市街景象,自然有一种很新鲜的感觉。

像是乡巴佬进城一样,东瞧瞧、西看看。

顺着街道边上,一直走下去有一箭远近,就见正面有一处十分排场的房子,两边大粉墙八字形分出去,外面有全副武装的兵丁持戈防守着,不知是个什么衙门。

正面房子屋檐下,悬着一溜子气死风灯,正面有一对石狮子,老百姓只能远远地绕着走,不能正面穿行。

大粉墙上张贴着告示,很多人在挤着看。

江浪、裘方两个人也挤了过去。

只听人声嘈杂,争相传说着什么,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二人一看墙上告示,赫然写着:

“钦命,重赏

缉拿围场惊驾要犯二人……”

以下是墨书外加红圈的十数行大家,满满地写了一大篇。二人只看了一眼,心里全明白了。

裘方还要仔细看上面写些什么,江浪忙拉了他一下,二人遂挤了出来。

在路上,裘方气恼地道:

“你看怎么办?想不到事情隔了这么久,还是这么热闹,官家也大没有器量——当初那一箭真该射在那昏君的头上……”

江浪用胳膊撞了他一下,道:“小声!”

裘方倒也听话,即时住口!

但见一个年在五旬左右,身着酱色绸衫的白皙老人,迎面含笑走来。

这人眯缝着两只眼睛,打量着二人道:“二位之中,有一位是裘爷吗?”

江浪正想否认,裘方却挺身道:“我就是。你是谁?”

老者手摇折扇,哈下腰来道:“失礼、失礼,老汉是这里迎宾阁的店东姓文小字不能。”

“文不能!”

裘方叨念了一声,道:“你怎么认得我?”

文老人笑道:

“不是老汉认得二位,先时起更时分,敝店里来了位姓铁的贵人,已与二位客官定下了房子,着老汉亲自在此迎接!”

说罢一合手中扇,回头指了一下,只见一幢画楼就在前街转角之处!

文老人又笑道:

“敝号迎宾阁,在赤峰城堪称为最讲究的一家客号,二位既有贵人事先关照,老汉更是不能怠慢!请!”

江浪沉着气,含笑道:“文老板太客气了,你说的那位贵客可是三十来岁、穿着蓝衣衫的客人么?”

文老人摇头变色,说道:

“老汉哪有造化得见铁贵人的真面,只是有人持了他老人家的名帖,到小号关照,留下了银两就是了!”

说完,惊奇地看向二人道:“二位莫非不认识那位铁贵人?”

“这……”江浪一笑道:“当然是认识的!”

裘方道:“我们原来是一路来的,没想到,在前道走岔了路,所以没有碰到一块!”

文老人频频点头道:

“原是的,原是的。那位铁贵人着人关照说,要为二位多做上几套衣服,他老人家有事到围场去一趟,三五天就转回来,嘱咐二位在小号里等他老人家!”

江浪当下点头道:“好吧!”与裘方对看了一眼、

文老人就率先前行,即见迎面跑过来两个持灯的伙计,要为二人拿行李。

二人哪有什么行李,只有一个背在背上的包裹,因为里面包着兵刃,却又不便交给外人拿,坚持不麻烦伙计。

两个伙计先以为是何等体面的客人,及至一见,才知是两个穷小子,身上衣服还不及他们穿得讲究,连两个破包袱都舍不得交给外人拿,轻视心情油然而生。

倒是那个姓文的店东,惧于铁姓贵人的来头,却是不敢存心怠慢。只是对于铁姓贵人那等身份之人,何以会与这两个市井山民相交,心里一直想不通。

迎宾阁端的是好大气派,红墙碧瓦,雕梁画栋,置身子此的客人,很多是随伴圣驾围场行猎的要员。

江浪、裘方随着文老板来到饭堂里。

只见乱哄哄在坐的人,其间不乏一些朝廷命官在内,穿着旗装的妇人大声地说笑着,呼婢唤弁,声传四座。

文老板把二人安置在当中的一个座头上。

桌子上铺着讲究的白布桌面,摆设着牙筷、酱盏,十分考究。

两个人只得硬着头皮坐了下来。

文老板笑道:“二位相公只管用饭,房间早已预备好了!”

说完,又向跑堂的交代了些话,才退了下去。

跑堂的过来呈上一份菜单,江浪随便点了几个菜。等到那个跑堂的离开之后,裘方紧张地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姓铁的敢情知道我们要来这里!他到底是安着什么心?”

江浪摇摇头道:“还说不准,不过这个人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穷途逢贵客 绝艺创娇娃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雨燕双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