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燕双飞》

第04章 拼命劫牢狱 失陷作阶囚

作者:萧逸

夏侯芬娇躯向前一欺,大声道:“还不快走!想死么!”

她两只手霍地向江、裘二人背后猛力一推——二人倒是没有想到这一推的力道竟是这么大,再一听她口气这般急促,顿时吓了一跳,双双纵身,随着她这一推之势尽本身之力纵身而出。

夏侯芬在掌推二人的同时,自己也飞身而起。

三个人呈“品”字形,纵起当空!

就在他三人纵起的一刹那,火光连闪,轰、轰、轰,一连三股火枪大响。

三支火枪发自三个不同的方向,是采取三面夹击的方式,齐向一个焦点轰击过来。

只可惜,仍然是慢了一步!

当然,如果不是夏侯芬机智,江、裘二人万万难以逃得活命。

三个人就像是三只跳跃的青蛙,身子再也没有逗留,一路飞纵着倏起倏落,直向衙门外奔。

江浪、裘方、夏侯芬三人顾不上说话,只是拼命地疾奔。

也不知跑了多少路,反正是眼前已看不见灯光,只见稀稀的一片月色和几点星光。再细一看,四面是些高低不平的土堆,鬼火般的萤火虫四面飘动着。

江浪一马当先,首先飞纵在一个上堆上。

等到他身子落定之后,才知道自己立身之处是一片坟场。

夜风袭面,虫声卿卿。

江浪落定身子,喘了几口气,即见夏侯芬已现身而至。

她虽然手脚上都戴着锁链子,看上去却无碍于她的行动,不过,从形态上看,她显得很累了!

她身子落下之后,一只手按着墓碑,连声地喘息不已。

这时候,才见裘方一路起落着赶到眼前。

三个人谁也顾不得说话,只管喘息着。

江浪首先恢复了平静,随后是夏侯芬,裘方仍在大声地喘着。

江浪关心地道:“你的伤怎么样,要紧不?”

裘方摆了摆手,意思是说不要紧。这一阵子快奔,少说跑出了几十里以外。他不停地喘粗气,是极自然的。

江浪打量着面前的夏侯芬,道:“姑娘可知道眼前是什么地方?”

夏侯芬微微长身,纵落在坟头之上。

她双手抱着膝头,四下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江浪微微一笑,道:“无论如何,姑娘你总算自由了,可喜可贺!”

夏侯芬打量着他,一笑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我谢谢你?”

“我没有这个意思。”江浪道:“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让心里宽慰些罢了。”

夏侯芬点了点头,又道:“你的武功真不错,是我十年来所仅见,奇怪的是,我从没有听过你的名字……”

她头偏过去又看了裘方一眼,道:“还有你,像你们这样功夫高超的人,不应该是默默无闻。”

裘方笑道:“姑娘你还真说对了,我们二人就是因为这样心里才不得劲儿,要在江湖上闯闯!”

夏侯芬点点头道:“你们会闯出来的,只是别干坏事!”说完,由坟头上跃下来。

江浪一怔,忙道:“姑娘这就要走?”

夏侯芬眼睛略似含情地向江浪一瞟,道:“我们总算认识一场——你害我入狱,又救我出来,我虽然受了点内伤,却不碍事,也不打算再追究……只是我有一个条件,你答应了我才肯走!”

江浪叹息道:“姑娘关照就是!”

夏侯芬道:“我要你跟我较量一下武功,看看我们两个到底谁本事高!”

江浪不禁怔了一下,苦笑道:“原来姑娘心里还记挂着前番之恨!”

“那倒不是。”她冷冷地道,“因为我不相信你功夫比我高!”

江浪笑道:“你的武功原本就高过我。”

“你也不用客气,我们比过再说!”

“姑娘,这何苦呢?”

夏侯芬皱了一下眉,道:“你倒是比不比?我们三十招分胜负,无论胜败,我马上就走!”

江浪想了想,遂站起身来。

夏侯芬一笑道:“这就对了。”

她转过身来向裘方道:“麻烦你计一下招,三十招一到就叫停。”

裘方哈哈一笑,道:“好,这个事我愿意干。”

江浪眼睛打量着夏侯芬,心着别有见地。

他身子一跃向外纵出丈许,两只手向空中一举,道:“来吧,姑娘!”

夏侯芬道:“你不用剑?”

江浪笑道:“彼此又没有仇恨,何必用什么剑?”

夏侯芬笑道:“那也好,不过你可要小心我手上的锁链子。”

江浪道:“姑娘手下留情!”

话方出口,夏侯芬已清叱一声,纵身而起,当真是劲似风。静若山!

她身子霍然向下一落,手中链子已贴着地面扫了出去。

“唰”一声,那条链子就像蛇一样向着江浪足踝绕了过去!

江浪鼻中哼了一声。

任何人都会以为他身子要纵起来,他却没有那样做;恰恰相反,他身子立在原地纹风不动。

“唰啦”一声,锁链子已缠在了他的双足上。

夏侯芬用力向后一带,觉得对方身子竟是重如山岳,休想拉动分毫。

她心里猝然一惊,不等招式用老了,即向后一撤链子,同时身子向左一翻,手上的锁链子哗啦一声抖了起来。

这招式较先前的那一手更为厉害,抖起的链梢有如一杆枪,劲儿那么猛,霍地向着江浪咽喉上扎了过去!

江浪一抬手,以中食拇三指一拿,已经捏住了锁链的尖端。

怪的是那截锁链子,在二人拿推之下,竟然变成了一根挺硬的钢棍。

江浪缓缓地推出去,夏侯芬又慢慢地推回来。

最后,这条链子停在了空中,不进不退!

看起来,两个人实在是势均力敌。

具买,这其中却是大有差别。

夏侯芬是一把抓,而江浪用的是三根手指;只这种现象已分出高低,江浪心里当然有数,夏侯芬也许不曾注意到。

明眼人一看便知,两个人是在较量一场内力。

挺直硬朗的一条锁链,在一度相峙之后,忽然一下子软了下来!

夏侯芬秀眉一挑,两手链子霍地向后一带,身如旋风般地转到了江浪右侧。

那两截链子在她后带时,早已蛇般地缠在了她的一双手腕上。

在她再次的一声轻叱里,一双粉拳同时抡出,一奔上胸、一奔小腹,双拳上夹着极为劲猛的风力。

江浪忽然一惊,叱道:“好!”

双手同出,不偏不倚,正好抓住了夏侯芬的拳头。

紧跟着身子一个倒翻,翩若惊鸿般地到了夏侯芬身后,动作像一阵疾风,当真是快到了极点,即令当事者的夏侯芬也大吃了一惊!

在动手过招上来说,江浪实在是制了先机。

夏侯芬怎能甘败下风?她身子“呼”一个疾转,见江浪的手正在收回,便双掌一沉,有如跃波的一双金鲤,只听得“叭”的一声响。

两只手,同时击中了江浪的两边的肩头。

他身子一阵摇晃,后退了三四步,才拿桩站住。

夏侯芬展眉一笑,道:“你输了!”

江浪抱拳道:“姑娘技高一着,江某不是对手!”

裘方由高处掠身下来,道:“才五招不到,夏姑娘就赢了。佩服,佩服!”

夏侯芬注视着江浪道:“其实刚才你几乎胜了我,你知道吗?”

江浪摇摇头说:“不知道!”

夏侯芬笑道:“回去好好想想吧!”

说时,眼神里洋溢着极度的自负,话声一落,足下轻点,已经飘身而出。

江浪缓缓抱拳道:“姑娘珍重!”

夏侯芬身子原已纵上了一座石碑,闻声忽然停下,回过头来。

江浪、裘方只当她要说些什么,她却没有出声!

良久,她才缓缓转过身子,足下轻纵着,不消一刻,已消失无踪。

裘方看着她的背影,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好一个漂亮的大姑娘!”

江浪却在发怔——他像是在破解一个谜团!

裘方笑道:“这一手虎牢救美,我可真是佩服你——看见了她刚才的眼神儿没有?”

“怎么样?”江浪这才警觉过来。

“怎么样?”裘方哧哧笑着,“那个丫头,心里八成是有了你啦!”

江浪微微一笑,不予置理。

裘方叹了一声,道:“落花有意,流水有情。你为她犯险受难也合算,只是我这根蜡烛是做定了!”

江浪说道:“你胡说些什么,我们走吧!”

裘方笑了一声,道:“我胡说?你少撇清吧!我问你,刚才你明明可以赢了她,为什么手下留情?”

江浪苦笑道:“原来你也看出来了!”

“我怎么会看不出来?我可不是瞎子呀!”

“你就是瞎子!”

裘方一怔道:“这怎么说?”

江浪两手慢慢伸出,同时张开,掌心上现出两粒闪闪发光的珠子!

“咦?”裘方说道:“这是哪里来的?”

江浪道:“你还说你不是瞎子,竟然没看见我动的手脚,这是我由她耳朵上摘下来的!”

裘方忙走过去,拿起那两粒珠子看了看,样子十分圆润,只是没有扣锁以供配戴。

他不解地道:“看来倒像是一对耳珠,我怎么没看见她戴呀?”

江浪冷冷一笑,道:“你掂掂这对耳珠的分量如何?”

裘方试了试:“很重!这对珠子莫非是钢做的!”

“你猜对了,正是钢铸的!”

两颗小小珠子碰在一起,发出一阵清脆的“叮叮”声,果然是钢铁所制!

江浪冷笑道:“这对珠子暗藏在那位夏侯小姐耳垂之后,被一对磁石吸住,正面自是不会为人所见。如此看来,必是一件厉害暗器,这位姑娘练有‘弹指神功’才能施展!”

裘方还不十分了解他的意思,便问:“弹指神功又怎么样?”

江浪冷冷地道:“你莫非忘了,会这种神功的人武林之中是寥寥无几的!”

裘方似乎还没有想起来,傻傻地偏着头想。

江浪摇摇头道:“由此证明,你凡事都不经心,我且问问你的左腿上那个疤是怎么来的?”

裘方愣道:“是褚天戈伤的呀!”

“亏你还知道是褚天戈所伤!”江浪冷笑着道,“那么我再问你,褚天戈用什么伤你的?”

裘方霍然一惊道:“弹指金丸……啊!莫非………

“事情还不一定。”江浪冷笑道,“不过就我所知,整个热察境内,就只褚老头一人得擅此功!这位夏侯小姐谅非是家传渊源,很可能就是褚天戈传授的!”

“有这种事?”

江浪苦笑了一下,道:“这只不过是我的猜想而已,到底如何,有待进一步证明。这事情很容易!”

裘方问:“怎么证明?”

江浪道:“当初,褚天戈以弹指金珠伤你左腿之时,那枚金珠卡在你骨节之内,被我取出之后,一直藏在身边,拿出来比照一下不就知道了?”

说完探手入怀,取出一个软蛟皮囊,打开来伸手摸出了一枚小小金珠。

裘方忙走近看——黑暗里虽是看不清楚,可是拿来与那两枚银色的耳珠一比较,却是一般大小。

惟一的区别,就是颜色不一样。

江浪接过来,就目细细观察了一阵之后,一时黯然无语。

“怎么样?”裘方催问。

“丝毫不差!”江浪一面说一面把这三颗珠子重新收好。

裘方惊道:“这么说,夏侯姑娘与褚天戈肯定有关系,难道是他的徒弟?”

“有可能!”

裘方恨恶地咬着牙道:“早知如此,还救她干什么?”

江浪叹了一声,道:“但愿是我猜错了,要不然……哼,恐怕迟早要兵刃相见!”

裘方摇摇头道:“褚天戈当年是个无恶不为的大盗,夏侯小姐乃是宦门之女,怎会与他是一路的?”

“这就很难说了!”

江浪看了看天,脸上现出了焦急的颜色。

不可否认,这位夏侯姑娘,确曾使得他为之心动,眼下他却要尽量打消掉这种感情——多么可怜的一种感情——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

他不禁联想到了褚天戈这个人!

那个在沙漠里纵横半生的倔强老人,确是他生平第一大敌。

一想起他,江浪就情不自禁地由脊椎骨里泛出丝丝冷气,想到他那只“独脚铜人”,鬼神难测的奇妙武功。

那个人,惯于披着一领血红色的皮裘,跨骑在他那只“火雷红”上,来去如风,神气当真是不可一世!

最惊人的该是褚天戈那一身刀枪不入的横练功夫,当真是“金钢不坏”身体!

为此,江浪曾痛下了三年的工夫,练成了“一元指”绝功。

功夫练成了,却失去了仇人的踪影。

传说“独眼金睛”褚天戈,已率部迁居到漠南的“阿巴噶左翼旗”,改金沙坞为金沙郡。褚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拼命劫牢狱 失陷作阶囚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雨燕双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