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燕双飞》

第09章 纵马逃亡急 投仇忆旧悲

作者:萧逸

江浪因身子有伤,再加上手脚不便,由墙上摔下来的势子过于急猛,一时爬不起来。

夏侯芬原已飞纵而出,见状只得折回来,快疾地把他由地上拖起来。

“你怎么啦?”她焦急地扯着他,无可奈何地咬着牙道,“好吧,我背着你就是了!”

说完,也不管江浪愿不愿意,宝剑交到了左手,右手托着他两手当中的锁链向上一伸,已把江浪六尺许的壮大躯体背在背上。接着足下就势加劲,飞也似的纵身扑出人群!

他二人刚刚扑出不远,以丁七为首的七名大汉,也相继跃出墙外。

但见几名煞神般的恶汉,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纷纷闪身让路。

七名大汉一路吆喝着,舞刀挥剑,直循着夏侯芬逃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等到他们消失之后,才见大群官兵从提督衙门里纷纷奔出。另有一队快马,在一名武弁的指挥下,由侧门驰出,循着人们手指处追了过去,可无论如何也追赶不上了!

在一阵急剧猛烈的快马奔驰之后,夏侯芬徐徐勒住了马缰。

胯下的这匹“卷毛青”一个劲儿地打着噗嗜,在一处偏僻的水塘青草地上停了下来。

活这么大,像这样抱着个大男人,骑在一匹马上跑,还是第一次!

先时还不觉得,可是现在一旦突然想到,她可就有些害臊了!

江浪由马背上跃下来,锁链子哗啦一响,他差点坐了个屁股蹲儿。

夏侯芬忍不住抿嘴笑了笑,却又绷住了脸。她一个人转过身子来,走到水塘旁边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

那匹马自动地走到池边喝水。

江浪怔了一下,还拿不准对方是什么意思,便讪讪地走了过去。

夏侯芬回过身子来,道:

“你也太不小心了!以你这身本事,怎么会落在他们手里,要不是我今天早晨得着消息快马赶来,再晚上一步,你这条命可就完了!”

江浪叹息了一声,摇摇头不想多说什么。

夏侯芬道:“那位裘兄呢?”

江浪的头垂得更低了。

“我问你话呢,怎么低着头不吱声!”

江浪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说道:“死了!”

“死了?”夏侯芬怔了一下道,“你是说哪个人死了?”

“裘拜弟!”

“裘方?你是说跟你在一块儿的那位裘兄?”

“就是他。”江浪惨笑了一下,又缓缓地垂下了头。

“对不起!”夏侯芬面现伤感地道,“我不是故意提起他要你难受,只是这件事……唉!是谁下的毒手?”

“铁崇琦!”

“你是说铁王爷?”

“不错!”

夏侯芬呆了一下,苦笑道:“你可是真把我弄糊涂了!”

江浪只是深深地垂着头,摇个不停。

夏侯芬虽然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却能体会出这种近乎于窒息的沉痛。

两个人谁也不再说一句话。

夏侯芬静静地观察着江浪,发觉有几滴泪水由他垂着的头影里落下来——男儿有泪不轻流,只因未到伤心时罢了!

她假作没有看见,站起来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啊,还好!”

江浪站起来走向一边,用力地挣着手里的铁链子;链子太粗了,哪里挣得开?

夏侯芬走过来道:“来,我帮你了!”

她抓着他两只手用力地往外一挣,二人合力之下,只听得“哗啦”一声,小手臂粗细的一截链子,竟然从中而断!

江浪道:“谢谢你。”

夏侯芬道:“还有脚上的这副呢!”

江浪道:“这一副太粗了,只怕挣不开!”

夏侯芬道:“我带来一把小锉,给你慢慢地挫吧!”

说完,由身上取出来了三棱小钢挫。

江浪道:“谢谢!”

他接过了锉子,就在足踝铁链上锉了起来。

夏侯芬回头向来路上看了一眼,皱了一下盾道:

“奇怪,他们怎么还不来,大概走岔了,走上另一条路去了;要不,当中一个叫夏威的,能开各样的锁,有他在就好了!”

江浪一面挫脚上链子,一商道:“姑娘是从哪里来的,这些好汉又是些什么人?”

夏侯芬一笑道:“我们是由阿巴噶左翼旗来的,远得很呢!”

江浪喃喃道:“阿巴噶左翼旗?”

夏侯芬道:“金沙郡你可听说过?”

“金沙……郡?”他显然是吃了一惊,“你是说金沙王褚……”夏侯芬一笑道:“对了,金沙王就是我义父!”

“啊……”江浪呆了一下。

“怎么,你认识我义父?”

“不,”江浪苦笑了一下道,“我只是听说过他的大名罢了!”

他说完,又垂下头来,继续铿着锁链。

夏侯芬一笑,道:“他倒很想见见你呢!”

“见我?”江浪冷笑了一下。

他实在不愿意让夏侯芬看出自己脸上的不自然,遂低下头继续锉着。

“自从上次你和裘兄救了我,他就对你们心怀感激,就派人到处找你们,可一直找不着!”

“他找我们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夏侯芬微笑着道:“当然是想谢谢你们啦!”

江浪只觉得心头热血沸腾,一声不哼,只把闷积在内心的无边怒火发泄在那把小钢锉上,用力地锉着。

新仇未消,又兴起了旧仇千缕!

如果仅仅就“仇恨”二字来说,目前的铁崇琦不过是加诸江浪、裘方的刻骨仇恨,而“独眼金睛”褚天戈却是加诸在他们父母叔伯,以及由内陆转迁来的全体族人身上的血海深仇。两相比较之下,后者令自己深恶痛绝的分量显然较前者重得多。

对于夏侯芬目前的身世,他已由那两粒金珠猜测到,她可能与褚天戈有什么关联,这一点,现在已得到了证实。

他们之间竟是父女关系——昔日那个“金沙郡”杀人魔褚天戈,竟是她的义父!

多少个年月,多少个日子,他与裘方都在哀告着上苍,祈求着有一天,能够手刃此人,以告慰死去的父母,以及全体族人。

所以,他二人为此苦练绝技,痛下决心。然而对手褚天戈实在太强了,不要说他本人一身武功了得,就是手底下那一伙子人,也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他与裘方虽曾数度出手,却未能手诛元凶。这件事江浪一直怀恨在心,现在他乍然听见了对方的消息,自然内心有说不出的激动:

所幸,他不是一个遇事冲动的人。

是以,这件事在他脑子里一再推敲之后,他决定将计就计,不再把仇恨现在脸上。

他忽然发觉到,这是一条与仇人接近的最好途径。他脸上的一番怒容,顷刻间消失了。

“我义父听说你们两个武功很好,很想见见你们,而且希望你们能够留下来帮他处理一些事情,不知你是否愿意?”

江浪一笑道:“久闻你义父的大名,他手底下猛将如云,怎么能在乎我这个人?”

夏侯芬皱了一下眉头,道:“你不答应?”

江浪已经锉开了一只脚链,抬头道:“我答应!”

夏侯芬脸上顿时一喜,道:“真的?”

“承蒙褚大王看得起我!”江浪微微一笑,“我岂能不识抬举。”

夏侯芬高兴地道:“我就知道你会答应!”

江浪道:“不过,你那义父要给我一份什么差事,我是否能够胜任还不知道呢!”

夏侯芬一笑道:“还会有什么干不了的?不过是‘武教头’职位罢了!”

“武教头?”

“就是武术教师!”夏侯芬说道,“我义父最看重这个职位,目前我们金沙郡一共有十位武术教师,可是,真正使他老人家满意的,只有两个人!”

江浪心中一动,老实说这才是他最关心的细节。

“你们为什么要聘请武术教师?”

“当然是教授人们武功!”

“为什么要教他们武功?”

“这……”夏侯芬一笑道,“你问得多滑稽!”

“不滑稽!””江浪一面说,一面继续锉着链子,他尽量作出一种旁观者的样子。

“你们要人们会武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抵御外侮,还是抵御官兵?”

江浪的话,倒把夏侯芬问得怔住了,一时难以作答。

江浪笑了一下,又道:

“要说抵御外侮,据我所知,尊老大爷如今声威远震,昔日沙漠里的一些强汉豪客,不是望风披靡,即已俯首称臣,金沙郡方圆数百里早是老太爷的天下,那么他又防些什么?”

夏侯芬尴尬地笑了一下,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江浪一笑道:“我猜想是抵御官兵!”

“抵御官兵?”夏侯芬皱了一下眉,“为什么?”

“因为尊老太爷早年出身不正!”

夏侯芬秀眉一挑,道:“你胡说!”

她蓦地站起身子来,大有一言不合,即将动武的姿态。

江浪苦笑道:“姑娘不要动怒,尊老太爷其实一直是我们这群流浪汉心中的英雄!”

夏侯芬的气好像消了一点,微嗔道:“那你干嘛说他出身不正?”

”我说的是事实!”

夏侯芬道:“好汉不怕出身低,历史上有多少地痞流氓,甚至杀人放火的强盗,都还当了皇帝呢!”

“不错,所以尊老太爷也就效法他们的作为!”

“你这是什么意思?”

江浪微微笑道:“如果我的猜测不错的话,尊老太爷的最后目标就是称帝边陲!”

“啊……”夏侯芬怔了一下,道:“你为什么要这么想?”

“因为小小的金沙郡,已经不能满足像他这种有野心抱负的人。他所以要属下居民会武,正是为着那一天到来,以备宏图大展!”

夏侯芬听后没有说话。

她静静地坐在石头上,把下已支持在膝盖上,心里不禁想到:这可能是真的,为什么我以前没有想过这些呢?

义父褚天戈早年的作为,她实在不清楚。她懂事的那一年,正是父亲遭受部将曹金虎陷害的时节。

她还记得,rǔ母方氏带领着她骑着一匹马,在全家人相继被下旨擒交的那一夜,落荒于沙漠,亡命地疾奔狂驰。

毫无目的地奔驰着!

那一年她大概只有九岁,方氏带着她狂奔一夜之后,直到拂晓时分,才发现当地仅有的一个蒙古包。

方氏带着她上门求救,才知道蒙古包里居住的竟是汉人。她还记得一共是七个人——七个彪形大汉。

七个人对于方氏的来临似乎很欢迎,他们殷勤地招待二人吃喝,却想不到就在方氏入睡之后,他们现出了狰狞面目,竟然像野兽那样,放纵地轮番对方氏施暴姦婬!

夏侯芬紧紧地咬着牙,直到今日为止,她每一想起那件事来,还心有余悸。

对于一个只有九岁的小女孩来说,目睹着那般比野兽还暴虐、无耻的行径,她的惊吓情形是可想而知的了。

她犹自记得,那个漂亮而年轻的奶妈方氏被他们轮番施暴、痛加蹂躏的情形。

直到方氏痛苦凄惨的尖叫声惊动了过路人,那件卑鄙绝伦的无耻行径,才为之中止。

那个过路的人就是在这荒凉地方令人闻名丧胆的黑道魁首——“独眼金睛”褚天戈。

当时情形是这样的:

褚天戈正单骑路过,为的是追寻七名叛离他卷银而逃的手下!

那七个卷银而逃的手下,不用问就可想到,正是眼前这七名恶汉。

“独眼金睛”褚天戈愤怒之下,施展出巨灵金刚掌力,当场将七名叛徒震毙掌下,方氏含羞自戕,褚天戈便把那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夏侯芬救回金沙郡。

夏侯芬的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很快得到了褚天戈的眷爱。他老年无子,把这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视同己出,遂将一身武技倾囊相授。

就这样,这个将门虎女一变而为沙漠称王的褚天戈膝下爱女。

她十五岁那年,褚天戈自封为金沙郡王。他正式收她为义女,夏侯芬也就成了金沙郡王的美丽公主。

她丽质天生,又承褚夭戈传授了一身武功,是以在金沙郡声名大噪。于是,人人都知道这位金沙公主是金沙郡第一美人,也都知道这位公主武功了得,更得褚天戈的百般疼爱,哪一个不仰慕她如当空的明星一般?

夏侯芬却有一份属于她自己的悲哀!

随着年岁的渐长,她也就不再天真烂漫,开始想到她的身世,自然也就想到了仇恨。

总算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在褚天戈全力帮助下,为她查访到了曹金虎的热河之行,于是有了那一夜手刃元凶的复仇行动。

这一切,像是一丝轻烟,由眼前掠过。

在一阵抽筋似的感伤之后,夏侯芬从回忆过去的思潮里回到了眼前的现实!

这时,江浪已把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纵马逃亡急 投仇忆旧悲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雨燕双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