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灯看剑》

11、结伴上大都 途中遇俏女

作者:萧逸

小二把江元及冷古带往东厢三号房间,二人见这间房内摆设得非常美观,心中颇为满意。

小二见二人浑身潮湿,笑道:“二位要洗澡吧?我去打水!”

这时隔壁突然传出了那人的声音道:“小二哥你给我弄点水呀!”

小二连忙答应首,出房而去,江元追了出去,等小二走到楼梯口时,低声问道:“小二哥,隔壁的客人叫什么?你可知道?”

小二笑道:“他跟我们掌柜的是好朋友,叫萧飞志,您可是认识他?”

江元听这名字很陌生,啊了一声道:“啊!那我记错了!我当是一个姓黄的朋友,老没见不敢认了,还亏着没认……”

说着便转身回房,冷古轻声问道:“怎么样?”

江元摇了摇头,轻声道:“没听说过!他叫萧飞志!”

冷古闻言面上突然一变,轻轻地啊了一声。

江元见状连忙问道:“你认识?”

冷古轻声道:“待会再谈……看样子我真得跟着他了!”

江元心中纳闷,但知道萧飞志武功极高,在房内谈话诸多不便,便忍了下来。

等他们洗过了澡,用饭完毕,已是天光大亮了。

四下立时显得热闹起来,只是这座客店倒还清静。

二人坐在窗前,贪看街景,不觉已是一个时辰过去,突听走道上传过了萧飞志的声音道:“小二哥!我出去一趟,下午就回来!”

接着是小二答应之声。

冷古连忙扑到门前,由门缝中向外偷看,只见萧飞志换了一身深黑色的劲装,英姿勃勃,已经完全显出他是个会武功的人。

他在门前站了一下,又向冷古所居这间房子望了一眼,这才下楼而去。

冷古回过了身子,笑道:“我怕他偷跑了哩!”

江元连忙问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跟他!”

冷古回到窗口坐下,笑笑道:“他的事回头再详细地告诉你,如果我猜得不错,他准是到大都去的!”

江元见他不肯多说,心中好不纳闷,气道:“如果耽误了我的事,我可没功夫跟他!”

冷古笑道:“顺路!不会耽误事!”

这时二人由窗口看时,只见萧飞志在街心徘徊了一阵,匆匆向西而去。

冷古笑道:“不是我不告诉你,实在是关系太大,我这次北去,就是为他的!”

江元越发不明其故,闻言道:“既然关系太大,就不必说了!”

冷古见他生了气,不由笑道:“我只能把身世告诉你:他父亲是当朝一品大员,可是与另一位大员结有怨仇,被打入天牢。他已然娶妻,生有一子,名叫萧乾元……很抱歉,我只能告诉你这些了。”

这几句话不禁使江元心中一动,他闪电般地涌起一个念头,忖道:莫非他们的事,与百里青河有关?

冷古见他沉吟不语,问道:“你在想什么?”

江元微微一笑道:“这件事已经被我猜出几成了!”

冷古面色一变,说道:“你猜出什么了?”

江元含笑道:“很抱歉!这事关系太大,恕难奉告!”

冷古气得闭口不语,心中想道:“难道他也参与了此事?不然他为什么也到大都去?”

江元见他对自己生了疑心,笑道:“放心,我不会与你冲突的,我到大都去,是为铁蝶办一件事情!”

冷古知道江元不会撒谎,闻言面色稍缓,说道:“与我无冲突最好,不过你放心,我冷古所作所为,都是可昭天日的,你不必多疑了!”

江元大笑道:“彼此彼此!”

立时,他们之间不愉快的气氛,又消失了。

但是,友谊在他们之间,似乎进展得很慢,也许有一天,一件突然的事情发生,就会破坏了他们相处所互得的友谊——不论它的分量多重!

不大的工夫,只见萧飞志双手抱着一个极大的木箱回来了。

江元奇道:“这小子真不知在搞什么鬼?”

冷古忙道:“我们别看他!”

二人立时假作聊天,向远处指点着,那萧飞志走到窗下时,不禁抬起了头,向上望了一眼,然后匆匆地折了过去。

江元冷笑一声道:“这小子居然也看上了我们!要是我以前的脾气,早就盯着问他了!”

冷古笑道:“要是我以前的脾气,也容不得他如此张狂,不过这时我且让他一阵!”

江元又问道:“他的功夫如何?”

冷古挑起了一个大拇指道:“高!不在你我之下!”

江元却轻视地笑了起来,因为在他认为:在这年轻的一辈中,没有人可以超过他的,连冷古在内。

冷古看得出江元的心意,笑道:“有机会你可以领教领教!”

江元冷笑道:“哼!恐怕不会太久了吧!”

这时楼梯大响,萧飞志已然抬了木箱上来,二人听见小二说道:“萧少爷,您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哟!这么大的一个箱子,您是装……”

“别废话!把我昨天要的干粮准备好,我马上要走!”

接着他入房而去,冷古早已推开房门,赶着下了楼。

江元不明冷古何意,突听蕭飞志在隔室自语:“这箱子装东西准坏不了……对不起,请入箱吧!”

接着便听见他开箱之声,江元心道:“这小子一人说些什么?”

江元正在寻思之际,冷古已然推门而入,江元见他手上提了两大包干粮,正要问他,冷古已摇手止住,故意提高了声音道:“我看我们也该走了吧!”

江元知道冷古要跟踪萧飞志,正要答话,突听隔室传来一声轻笑,接着便听萧飞志说道:“真巧得很!”

冷古长眉一竖,似要发言,但他还是忍了下来,这时二人换下的衣服,已被小二烘干送来。

小二笑道:“二位没歇好就走?”

江元冷笑一声,道:“我们要赶着捉鬼呢!”

江元是在答隔室的暗语,小二倒被弄得莫名其妙,傻傻问道:“捉鬼?哪来的鬼?”

冷古笑道:“与你说笑的,你也认真了!”

说着二人提着衣物下楼而去。

二人才到楼下,只听一阵楼梯响声,萧飞志已抬着大木箱下来。

他由二人身旁经过时,眼也不抬一下,径自出了店,店门停有一辆带篷的马车,他把箱子放上,又回身入店。

他走到柜台上,说道:“多少钱?”

小二笑道:“你老自己人,不用算了吧!”

萧飞志由身上丢下了一块碎银,说道:“没这规矩!”

他说完转身而去,这时冷古及江元也算清了店钱,随着出了店。

萧飞志已然上了车,他用手拍着马脖子道:“委屈着点,你受累了!”

二人知道他在说自己,皆佯作不解,向旁走去。

萧飞志扬鞭之下,马儿如飞奔去,他回过了头,对江元一笑道:“骆江元,回头见!”

说着已然出去十余丈,江元大怒,叫道:“小子!你回来!”

他说着便要追赶过去,冷古连忙拦道:“不必追他!”

江元被冷古拦着,马车已然出去了数十丈,风驰电掣般地狂奔着。

江元怒道:“你为什么拦我?”

冷古一笑道:“他既然认识你,还怕没有再见之时,现在你如此狂追,岂不令人注目么?”

江元听冷古说得有理,强忍住气,道:“这小子也太轻狂了……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

江元深为诧异,静静地思索着。

冷古微微一笑道:“你九天鹰的大名,谁又不知道呢?”

江元正在愤怒之时,闻言双眉一挑,低声喝道:“冷古!你什么意思?”

冷古摇手笑道:“得了!得了!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在一起,最好不要闹别扭……我去叫马车去!”

冷古说着大踏步而去,江元气得低头不语,心中想道:“哼!你想气我?我总要找个机会也气气你!”

江元背着手,在街心徘徊,望着冷古由大街拐了过去,心中不禁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忖道:怪了!我们两人怎么会凑在一起……莫非这也是缘分么?

这实在是想不到的事,无论江元或冷古,都是在江湖上以怪癖出名,向来是独行独往,如今他们竟会联袂走江湖,就连他们自己也感到奇怪。

不大的工夫,冷古已然驾着一辆马车而来,到江元身旁停下笑道:“上车吧!好在那小子也是坐马车,不怕找不到他!”

江元不言,上了马车,二人并排坐在车头。

这辆马车并无赶车之人,冷古望了江元一眼,含笑道:“外面冷得很,你还是坐到里面去吧!”

江元见他每句话,似乎都在故意气自己,当时也微微一笑道:“今晨大雾,一定有太阳,你不必为我操心了!”

冷古笑道:“这种天气保不准……”

他下面话未说完,江元已笑道:“赶车吧,伙计!”

冷古一笑不语,抖起了手中的鞭子,在头顶上打了一个转,“叭”的一声,就打在了马屁股上。

马儿负痛,四蹄如飞的冲了出去。

冷古口中还不停的叫着:“呀一嘿——呀——嘿!”

那马儿被他催得越发快了起来。

江元见冷古赶车倒是非常内行,一派江湖行径,心中亦不禁暗暗佩服,忖道:我也久走江湖,可是却不如他老练!

马车飞快地向前奔驰着,寒风如刃,吹得人肤肌慾裂,冷古回头笑道:“我告诉你冷吧!”

江元摇头道:“我居住山顶,长年冰雪,这里倒像是春天呢!”

冷古含笑不语,又是一鞭,那匹俊马发出了一声长嘶,拨蹄如飞,霎那又出去了数十丈。

冷古突然问道:“你可是才与铁蝶分离?”

江元心中一动,点头道:“是的!你如何知道?”

冷古笑道:“你刚才不是说,到大都是为铁蝶办事去的么?”

江元点头不语,冷古又问道:“石老人可好?”

江元心中越发疑惑起来,怔了一下道:“很好!功夫越发惊人了!”

冷古似是得意地笑了笑,连连地点着头。

江元见状心中好不狐疑,忖道:莫非石老人被掳之事,他也知道了么?

江元想到这里,想要问他,可是转念一想,又停了下来,暗忖道:这冷古机灵得厉害,我与他说话,可要小心些!

这时寒风越急,吹扬起大片风沙,一粒粒的沙子,打在了脸上,令人一阵阵的疼痛。

江元不禁用衣袖掩住了嘴,说道:“好大的风沙啊!”

冷古紧闭着嘴,由喉中发出了一丝笑声,偏过了头说道:“你还没出关呢!要是在新疆,刮起飓风来,那才惊人呢!”

江元闻言忖道:他好像足迹走遍天下,边疆也去过……我将来总要找个机会,到西藏、新疆去看看,见识见识……

江元及冷古,都是久走江湖,所以前一部马车的方向,他们很容易判断出来,即使萧飞志弄了很多手脚,也无法瞒过他们。

大约是正午的时候,他们已来到了“北马”,这是由黄县到掖县途中的第一小站。

冷古把车放慢,笑对江元道:“如果我推测得不错的话,萧飞志一定在这歇脚了!”

江元摇摇头道:“不见得,我想他还是要继续赶路!”

冷古一笑,说道:“管他赶不赶路,反正我们在这打尖!”

江元也不理他,心道,“管他如何!反正此事与我无关!”

江元想着,二人已然来到镇前,路旁早跑上了两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把车子拦了下来。

在冷古的一声长喝之下,马车立时停止了,带头那个黑黑的小伙子,含笑跑了过来道:“两位少爷,你们可辛苦了!”

冷古一笑说道:“还好!我们打尖,上车吧!”

那小伙子缩了一下脖子道:“不敢!小的还是在前面带路!”

江元笑道:“没那么些规矩,快上来吧!”

两个小伙子笑了一下,生龙活虎的上了马车,挤在了一起。

二人见他们一袭夹衫,敞着领口,都是身体健壮,不输练武之人。

冷古赶动了马车,含笑问道:“刚才可是有位少爷赶了车来?”

先前说话的小伙子,吸了一下鼻子,笑道:“不错!现在在北大街‘小香’店打尖,你们可是一起来的?”

冷古笑着望了江元一眼,说道:“怎么样?”

江元偏头不语,冷古又对那小伙子笑笑道:“我们不认识他,不过在路上较劲,结果给他丢下老远!”

小伙子转了一下眼珠道:“他那匹马好!”

冷古一笑,心道:“你倒真会说话!”

马车行得很慢,这时才转入一条大街,江元问道:“小香店往哪里走?”

小伙子一笑,说道:“直走,就在这条大街上!”

另外一个小伙子,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1、结伴上大都 途中遇俏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挑灯看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