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灯看剑》

13、蓦悉杀师人 雪夜入仇家

作者:萧逸

夜行人大吃一惊,正要用绝招脱身,突觉全身一麻,“砰”地一声,摔在了黄土地上!

就在同一时间,江元已落在了他身前。

他怒目圆睁,剑眉高扬,似乎又回复到他以往暴戾的天性。

他扬掌便要劈下,在以往很多江湖人就是这样死在他手下的。

可是灯光由江元的掌隙中,照在了夜行人的脸上,不禁使江元心头一震,高扬着的手,也停在了半空。

他发出了惊奇的声音:“咦,原来是你!”

睡在地上的,是一个英俊健壮的青年——他是百里彤亲信之人——卓特巴!

江元料不到,与自己较技半日的,竟是藏族的青年,一霎时不禁怔在当地,不知如何是好了。

卓特巴虽然被江元点中了“气海穴”,全身瘫痪在地上,可是他神智仍是清晰的。

他面上有一种无可隐藏的愧怒之色——虽然他极力地装出不在乎——证明他也是一个好强和高傲的人。

江元缓缓地放下了手,用异常的语调说道:“原来是你……你为何要与我为仇?”

卓特巴躺在大街上,并不显得狼狈,相反地,仍然透出了一种英雄气概,令人不可轻侮。

他发出了一声冷笑,说道:“我本不想与你为仇,是你逼我动手的!”

江元双目如炬,怒视着他,沉着声音道:“卓特巴!我脾气不好,你不要再用言语激怒我,虽然百里彤是我结拜兄弟,我怒气之下也会伤你!”

江元的话斩钉截铁,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力,卓特巴脸上涌上一种极难看的神色,迟疑了一下,说道:“我败在你手,你可不能羞侮我!”

江元低声地笑了两声,沉声说道:“我一向不以胜负论英雄,败在我手,便无大仇,自不会羞侮你!”

卓特巴不禁也对江元暗暗佩服,他低声道:“你要把我如何?”

江元闻言似乎有些为难了,他抱着膀子,犹豫了一下,很平静他说道:“我自然会放你回去,可是……”

江元说到这里,把语声拖长了一些,卓特巴立时接口道:“可是怎么样?你还有条件么?”

卓特巴这句话,把江元问得失声笑了起来,伸手弯下了腰,把卓特巴扶起来,在他背后,拍了一掌。

卓特巴的穴道立时解开,他很快地站了起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土,满脸羞惭之色。

江元态度已然和缓得多,他含笑说道:“条件没有,不过我要问你几句话,希望你能告诉我!”

卓特巴闪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说道:“你且说出来听听,我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你!”

江元点点头,可是整个的事情是这么复杂,竟不知从何问起了。

江元思索了一下,问道:“这一路你可是一直与百里彤在一起么?”

卓特巴点头,答道:“我们一直在一起,昨天才分开。”

江元略为沉吟又问道:“江小虎姐弟跟踪寻仇,你可在场?”

卓特巴又点点头,江元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一些,一字一顿地问道:“百里彤点小虎的‘五筋大穴’擒去了江文心,你可曾得见?”

卓特巴惊异地望了江元一眼,他似乎想不透江元为何如此愤怒。

江元见他不答,又重复了一遍,卓特巴被弄得非答不可,只好点头说道:“是的,我是亲眼看见的!”

江元好不愤怒,但他却抑制着,又道:“现在那江文心还在百里彤手中?”

卓特巴沉吟了一下,答道:“还在。”

江元剑眉一挑,目若寒星,追问道:“百里彤现在哪里?”

江元的语气冷峻已极,卓特巴不禁有些担心,他狡猾地答道:“就在这一条道上,现在不知赶到哪一站了。”

江元哼了一声,又问道:“他既然点了小虎‘五筋大穴’,弃之路野,为何又要叫你来找他?”

江元一连串的问着,神态咄咄逼人,卓特巴迟疑地笑道:“这……因为江姑娘思念弟弟,彤哥便叫我把小虎弟寻回去,以便加以施救。”

卓特巴的话说到这里,江元发出了一声冷笑道:“好一个仁心仁义的百里彤,江小虎要是等他施救,恐怕早已命丧黄泉了!”

卓特巴低头不语,江元又接道:“烦你回去告诉百里彤,江小虎在三日之内,必定送到,至于江文心姑娘,如有毫发之伤,我与他兄弟之情便从此而断,请你现在回去吧!”

卓特巴抬起了头,似乎想说什么,但却没有出口,他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好!就照你的话,我们后会有期!”

江元看出卓特巴是一个心计极深之人,今日之辱,他必记在心,当下一笑道:“江湖虽大,武林中人却不多,我们早晚还有相会之日,说不定我还要到西藏去拜访你呢!”

卓特巴发出两声不可理解的笑容,说道:“西藏虽是边陲,可也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骆兄哪日游驾西藏,小弟当在拉萨恭候!”

江元早就有意遍览天下,闻言笑道:“自是要去!我还想瞻仰一下西藏的活佛呢!”

卓特巴点首为礼,说道:“好!我们再见了!”

说完这句话,他以超绝的轻功,随风而去,霎那隐没在黑暗中。

骆江元疾立西风,孤灯只影,在经过了这场激烈的打斗之后,他莫名地产生了一种空虚的感觉。

他痴立良久,梆儿打出三更,他才发出了一声长叹,隐隐可以听见他的自语:“这件事又把我牵连进去了!”

这是一排很坚固的石屋,座落在“掖县”与“神堂”镇之间,院内枯木凋零,都被薄薄的白雪掩盖着。

在一间斗室的门口,挂着一盏厚罩的大风灯,散发出昏黄的灯光,与这景致配合起来,显得很不调和。

有一个长长的影子,在窗纸上晃动,室内的人似在徘徊,良久不绝。

须臾,由室内传出了一个沉着的声音:“马师父,马师父!”

马师父粗哑的声音,从远处接应着,室内的人又大声问道:“马师父,那姑娘怎样了?”

马师父始终没有出来,在远处答着说:“好多了,今天肯吃东西,八成已经睡啦!”

室内的人“哦”了一声,房门立时被推开,一个长身英俊的少年立于那风灯之下。

他穿着一件白狐毛滚边的劲装,头上戴着一顶西藏的全狐帽,衣着华贵,仪态超人。

他就是百里彤!

百里彤把一双剑眉紧皱在一处,自言自语,喃喃说道:“这个姑娘到底如何发落呢?”

他思索了一下,又自语道:“我且去看看她,看她知道些什么。”

百里彤说着,返身折入室内,不大的工夫,他抱出了一床皮褥,顶着小雪向后走去。

这是一条很长的甬道,地上已然堆积了一两寸的白雪,百里彤身行其上,发出了“噗噗”的轻响。

他一直走到这排房子的尽头,停在两间连接的小房之前,用手轻轻地弹着房门,沉声唤道:“李妈妈,李妈妈!”

他连叫了两声,室内才传出一个声哑的妇人声道:“谁呀?都快二更了。”

百里彤把声音提高了一些,说道:“是我,你快来开门!”

李妈妈听出是百里彤的声音,立时由床上爬起来,匆匆穿上衣服,边道:“原来是彤少爷,怎么这才来?”

说着她开了房门,立时扑进了一阵冷气,冻得她一连退了好几步,说道:“晤……好冷,您快进来!”

百里彤闪身入内,随手把门关上了,轻声问道:“江姑娘睡了么?”

李妈妈答道,“大概睡着了吧,半天没听她出声!”

她说着点上了一盏油灯,灯光之下,才看清了她年约五十余岁,生得孔武有力,看来武功亦颇高强。

百里彤接过了油灯,点头道:“让我去看看她……”

百里彤说到这里,稍为犹豫一下,又把灯递给了李妈妈道:“李妈妈,你先进去看看,我可否进去?”

李妈妈答应着接过了油灯,推开了另一间房门,入内探望了一下,怪道:“咦,江姑娘,你还没睡?”

百里彤闻声也赶了过去,他把李妈妈手中的灯接过,放在案头上,转身道:“你在外面坐着,我与江姑娘说几句话!”

李妈妈答应一声,出房而去。

靠墙的角落里,坐着一个秀美的姑娘,她面色苍白,头发略显凌乱,虽然床上铺着锦缎棉被,可是她却一直坐在那冰冷的木椅上。

她就是江小虎的姐姐江文心,一直被百里彤软禁着。

江文心见百里彤深夜而来,不禁现出一些惊恐的神色,移动一下身子,嚅嚅道:“小贼!你……你又来作什么?”

江文心的称呼,使百里彤很痛苦,他惨笑一下,很平静地说道:“江姑娘,我是读过书的人,深夜来访,虽然于理不合,可是你却不要多心,我只是要问你几句话而已!”

江文心流下泪,但她很快地拭去,说道:“我弟弟怎样了?”

百里彤心中一惊——他有些后悔,虽然那是不得已,低声道:“他……他已经醒了,师弟带着他正往回赶,大概三两天就可以到了!”

江文心这才放心了,她的精神也振作了些,提高了一些声音道:“你也不必多说了,等我弟弟到了,你把我们一块杀了好了!”

百里彤痛苦地笑一下,说道:“你不必说气话,你们为亲人报仇,成则生,败则死,这是一定的道理;可是我却不愿杀害你们,希望彼此能够把仇恨化解开。”

百里彤话未讲完,江文心已惨笑道:“你说得很容易,血海深仇,岂是你一两句话可以化解的?你杀了我们便罢,不然我们会永远追杀你。”

百里彤面色大变,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姑娘,不是我说,以你们的功夫,这辈子也别想报仇,我百里彤所做的事,绝不畏惧,不过你可知道,你的父母是如何的陷害我父母?”

这个姑娘失常地大笑起来,她笑着说道:“陷害?你再说一遍?”

虽然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要求,可是百里彤似乎没有勇气把它再说一遍。

他颓丧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姑娘,这其中的事,很多不是你我可明白的,现在与你谈也谈不出结果来,只有等你兄弟来了以后,我们一同到大都去,我一定使你们见我爹爹,由他当面告诉你们好了!”

江文心见百里彤如此模样,心中也不禁疑惑起来,以往的事情她无法追忆,因为那时她还太小,对以前发生的事还不了解。

她望着面前这个沉痛的年轻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百里彤并不如她想像中那么丑恶和凶残,相反的,是如此的英俊和温文,在这种情况下,江文心虽不可能对他产生什么别的感觉,但至少不太憎嫌。

她垂下了头,不说一句话,忖道:莫非我爹娘的死,还有什么别的隐情不成?

万里彤静静地坐了一阵,也想不出要说些什么,他站起了身子,把皮褥放在椅子上,道:“天晚了,你还是休息吧,明天要赶路!”

说完他推门而去,留下了那个寂寞又忧伤的姑娘。

百里彤匆匆地走出这间房子,他似乎有一种被压抑的痛苦,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忖道:难道我爹真的错杀了她的父母?不会的,那是爹爹亲口告诉我的!

他想到这里,快步地回到自己房中,不禁又想起江小虎,他也奇怪:自己怎么会变得如此愤怒?以至于点了他的重穴呢?

这个年轻人,表面看来亲切善良,可是他却有着很复杂的性格,这种性格,虽然不与善良、亲切冲突,但往往为了避免被人伤害,而做出一些惊人的事来。

他无法入寐,挂念着卓特巴,忖道:他已走了这么久,不知寻到江小虎没有?如果再耽误的话,只怕这个孩子就不可救了。

百里彤算计着时间,卓特巴应在明天中午以前赶到,他决定把行程往后移半天,以便等着施救江小虎。

百里彤正在沉思之际,突听门外有人走过之声,百里彤仰起了头,沉声问道:“谁呀,这么晚还不睡?”

“彤哥……是……是我!”

室外传人一个萎缩的声音,原来是吉文瑶!

百里彤有些意外,赶忙把门开了,怪道:“文瑶,你又来干什么?”

吉文瑶痴痴地站在门口,她穿着一件全黑的长衣,乌油油的头发,散开来,长长地披在两肩。

她的面容很憔悴,也有些惊恐和不安,自从她暗害了花蝶梦之后,她一直生活在恐惧中,尤其是骆江元出现了以后,她越发显得失魂落魄了。

百里彤怜惜地扶着她的双肩,关切地道:“文瑶,你到底怎么了?这些日子来,你一直不太正常,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文瑶秀目含泪,摇头不语,闪身入内,坐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3、蓦悉杀师人 雪夜入仇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挑灯看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