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灯看剑》

15、客来主不迎 老少互逞强

作者:萧逸

江元心中暗自吃惊,忖道:看样子我已留下病根了!

江元想到这里,心中甚是混乱,便着佣人把残羹收去,说道:“去看看你们小爷,若是起来了反复的过程。,请他立即来一趟!”

佣人答应而去,江元坐了不大工夫,突然咳嗽起来了,他连忙喝了好几口的热茶,可是仍然无法压住它。

江元这时不禁愤怒填胸,忖道:下毒之人若是被我访出来,我定要点遍他全身的穴道,让他死在最后的一招上面!

他尽力地调息运气,这才把咳嗽压了下来。

隔了一会,便见百里彤推门而入,他一见到江元,不禁吃了一大惊,说道:“江元!你怎么了?你的脸色……”

江元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我以往的宿疾又犯了!”

百里彤显得无比的惊奇,他简直不敢相信,像江元这等人物,居然会有沉疴在身。

他关切地望了江元一阵,说道:“江元!京城内有位名医,能治百病,待我叫人把他请来!”

江元苦笑摇头道:“不必了!我自己也粗通医理,没什么关系的。”

这时百里彤已经发现了那两扇被撞坏了的窗户,他立时把目光投在江元的脸上,可是江元此时的神情淡漠,所以百里彤也就只好绝口不问他,只当根本没有看见这种情形一样。

江元也不提昨夜之事,因为他断定此事与百里彤无关,就是问他也问不出名堂来。

百里彤把声音放低了些,说道:“我们已经决定了,今日午后动身,不过也许还会有所改变,那就说不定了!”

江元闻言思索了一下,道:“依我看来,还是今晚动身的好!”

百里彤把头连点,说道:“我也是这么说,可是家父却想在今午动身。”

江元沉吟片刻,问道:“彤兄!恕我问一句话,老伯走的时候,是怎么计划的呢?”

百里彤把身子坐近了一些,低声说道:“江元!一般人都以为我们是山东人,加上我们在蓬莱置下了一大批产业,所以他们都以为,我们这次一定回山东去。其实我们是山西人,这次的计划是,由察哈尔经过,回到五台山去,这是我们行动的计划。”

“至于我爹走的时候,准备是单骑,这样一来可以减少别人的注意,再则行动也方便一些!”

江元慢慢地点一点头,很赞成百里彤这种作法,接着说道:“老伯单骑上路,这是最好的办法,再说老伯有一身出奇的功夫,普通人哪里比得上他?”

百里彤摇头叹道:“唉!你不知道,我爹爹晚年以后,一直没有动过武,所以这一次他要偷偷回乡,不然他老人家是可以挺身而出,作一了断的!”

江元点了点头,说道:“这就难怪了!否则以老伯的武功和声望,是很容易解决的!”

这数日以来,百里彤似乎已被这件事弄得疲乏不堪,他伸了一个懒腰,对江元道:“我昨夜通宵未眠,现在要去休息一下

百里彤说着已起身出去了,江元实在猜不透他为何会如此忙碌,可是他却不愿去多想,因为他又开始轻微的咳嗽了。

入夜,江元照例地又换上了一身劲装,在房中静静地等候着。

他正在窗前徘徊,百里彤已推门而入,他也是一身劲装,神色有些匆忙。

百里彤入房之后,立时对江元道:“江元,我爹爹已动身了!”

江元有些意外,站起了身子,说道:“啊!老伯已经走了?”

百里彤点点头,接着说道:“他们已有些人警觉到了,你快出来,把守着这西洞门,凡是经此之人,一概阻拦,我与陈小浪在前途护送。”

江元把面巾戴上,随着百里彤来到花圃中,奇道:“这里各处均是可出府的,他们何必一定要经此?”

百里彤匆匆地说道:“此处有一个秘道,他们也探知了!”

百里彤说着,看了看天色,接道:“时间不早了,我要赶上去,江元,事情完后,请你到太行山来,大家可以一晤!”

江元还来不及问他一些话,便见他“振臂高飞”了,一连三个纵身,已然越过了数十丈之外的那么高大的院墙。

江元虽然是久闻百里彤武功高超,可是,今晚还是初见,心中不禁忖道:他一身好俊的功夫,以他父子二人,还怕这些江湖上的人么?”

江元正想到这里,突见一条黑影,箭也似的飞来,江元一错双掌,便要拦上前去。

那人望见江元,突然把身子停下,老远便道:“前面可是江元兄?”

江元听出那人口音是陈小浪,这才收住了势子,含笑道:“正是我,你怎么还在这里?”

陈小浪向前赶了两步,拉着江元的手道:“江元兄!我马上就出府,这里的事就交给你了!”

江元笑一笑,说道:“我与百里彤是结拜之交,你放心好了!”

陈小浪点点头,笑道:“有你在此就好了,刚才百里彤可是由此出府?”

江元点一点头,说道:“是的!怎么,你还不知道这个么?”

陈小浪笑着说道:“我已在外面等了他很久,才折回来找他的……我要走了,等事情办完后我们再好好聚一聚!”

他说完此话,身如泻箭,也是几个纵身,便越出了这片围墙。

江元望着他的背影,心中不禁诧异万分,忖道:奇怪了!他与百里彤不过数面之交,为何如此卖命?百里彤为何又会把这件大事托付与他?

江元想了半天,仍理不出一点头绪,也不见有任何动静。

四下一片黑暗,雪也停了,只是那透骨的寒风,还不停地吹飘着。

江元自从中毒以后,便时常头昏咳嗽,只是不太严重,所以未放在心上。

这时江元处在冰雪之中,身上竟是一阵阵地发冷,不时要运气抵寒。

江元这时心中才有所悟,不禁有些害怕起来。忖道:等这件事办完以后,我要去找一下萧鲁西,为我治病!

江元想着,把身子靠在了假山石之上,算计着自己的事情。

这时的江元,已不像数月前那么痛苦了,因为他已知道了杀害师父的仇人。

皮鲁秋已然被他点了重穴,现在只剩下了吉士文和吉文瑶父女,虽然这件事很难解决,可是早晚必需要解决,也必定很快就会解决。

他想:“等我把百里彤这件事办好之后,我就寻到吉士文、吉文瑶父女,把事情作一了断,然后我就可以回山了!”

他要办的事情,就这么多,办完之后,整个江湖便与他没有关系了!

他计划在花蝶梦的坟前尽些孝,然后只身远扬,遍游中国,去看看新疆的大沙漠、青海的“库诺尔湖”、蒙古的草原牧场和西藏拉萨的三丈寺……

每当江元想到这些时,他总是激动得很,而把世界上的一切都忘了。

功名、地位、财势、美色……这些算什么?遨游天下才是最值得高兴的事。

江元不觉深深地沉入了自己的幻想,已经忘记他自己的处境了!

直到一声突发的声音,才把江元惊觉过来。

那突发的声音虽然非常微弱,可是却仍逃不过江元的耳朵。

他立时站直了身子。双目如电,四下略一打量,便见一条黑影,慢慢地向前掩来。

江元不禁发出了两声笑声,朗声道:“我已经看见了,不必躲了,出来吧!”

那人行迹被江元说破,无可奈何,只得由一排丛树后走了出来。

他边走边道:“说话的人可是骆江元恩人么?”

江元闻声不禁一惊,原来那人正是江文心姑娘。

江元本待避开不见,但这时已来不及了,只好迎上前去,强笑了一声,说道:“姑娘不必如此称呼,小虎兄弟可好?”

江文心这时已来到江元面前,她对江元这种打扮。感到非常奇怪,但又不好过问。

她很不自然地笑了笑,对江元道:“小虎已经被一个亲戚带去了,为的是怕有个万一……也为我江家留一条根苗。”

江文心说到这里,神情黯然,凄楚可怜,江元心中十分感动,忖道:唉,不知道他们如何结的仇。

江文心见骆江元不语,又接着说道:“恩公可是为百里青河保驾而来的?”

江元面上微微一红,说道:“我与他义结金兰,所以有些事不能推开。姑娘,你们之间的仇恨就真的无法化解吗?”

江文心含泪摇头,说道:“亲仇不共戴天,恩公,如果是你,只怕也无法化解的!”

江元叹了一口气,说道:“姑娘,你不必如此称呼我,依我看来,你们的功夫,比百里彤实在相差太远,如此牺牲太过不值,你要三思而行啊!”

江元的话,说得江文心一阵微颤,流着泪道:“难道我双亲的血仇,就不报了吗?”

江元轻叹一声,恳切地说道:“姑娘,以你现在的功夫,不但报不成仇,反要把命送上,现在你江门,只是姐弟二人,相依为命,你如有个万一,岂不只剩下了小虎孤苦一人?姑娘,你要想开些,如果我是你,我绝不会这么做的。”

江元恳切地劝着她,每一个字,都打入了她的心思。

她不禁哭了起来,说道:“那么……我……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江元把声音提高了一些,说道:“在没有把握之前,不宜轻举妄劝,你与小虎都还年轻,可以再寻名师,十年之后,练成绝艺,再来复仇也不迟呀!”

江元的话把江文心一言提醒,她不禁恍然大悟,感觉到自己这种盲目的寻仇,是多么的愚蠢!

江文心止住了哭啼,仰头问道:“可是到那儿去找师父呀?”

这句话把江元也问得无法回答,他思索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一事,不禁拍手道,“有了!”

江文心一怔道,“什么有了?”

江元笑道:“我不久前曾遇见萧鲁西及浦大祥两个奇人,他们正在物色传人,你设法让小虎拜在他们门下,十年之后,必然练成一身惊人的功夫!”

江文心闻言大喜,笑道:“对了,浦大祥伯伯以前和先父有交,不过很多年没有来往,我爹爹的死他还不知道呢!”

江元也为她高兴不已,说道:“既然有这种关系,加上小虎过人的天赋,定无不成之理,只是他在何处,倒是不容易找呢!”

江文心闻言思索了一下,说道:“那不要紧,我有个父执辈的朋友,与他很熟,一定可以问得到的!”

江元笑道:“这就好了,那么,你快去吧!”

江文心却突然跪在雪地上,向江元叩起头来,吓得江元连忙闪开身子,连声道:“姑娘!你……你这是怎么了?”

江文心含泪道:“骆恩公,小虎前次蒙你施救,这次又蒙你善心开导,日后我姐弟定要报答此鸿恩。”

江元急得顿足,说道:“姑娘,你快起来……我不过讲几句忠言,何敢当此大礼?”

江文心这才站了起来,打扫了一下身上的浮雪,含泪说道:“恩公善心开导,此恩何谓不大?小女子即将别去,尚请恩公善自珍重,日后再图良晤!”

江元见她口口声声称自己恩公,无奈只得随她,闻言说道:“姑娘,天色不早,少时这里就有巨变,你快些走吧!”

江文心连连点头,由怀中取出一本丝绢所包的书籍之类,放在了地上,说道:“这是一本奇书,我有两套,这一套赠予恩公,我走了!”

她说完此话,如飞而去。

江元连喊使不得,可是江文心已消失在黑暗之中,江元又不敢去追她,怕有人来。

他无奈之下,拾起了那本书,打开看时,却见上面写着“大乘般若神功”六字,一时江元欣喜若狂,怔在了那里。

原来这“大乘般若神功”,原是佛家中最高的内功,江湖中已然失传了数百年,江元料不到会由江文心的手中获得它。

这种喜悦来得太突然了,竟使江元有些不知所措,怔怔地站在那里发痴。

等他渐渐地平静下来时,才想到江文心已去远了,心中想道:我能指她一条明路,这也算是功德无量了!

他匆匆地把“大乘般若神功”收在了怀中,心中的那份喜悦也就不用提了。

骆江元已得了花蝶梦的全部真传,本来就已技甲天下,现在又得了这部佛家最高秘芨,真可谓如虎添翼了!

江元正在欣喜,突见一条黑影,闪电般地向花墙扑去。

江元一惊之下,肩头一晃,已拦住了他的去路,双掌交错,道:“这位仁兄是做什么的?”

江元说话之际,这才看清了面前之人,正是萧飞志,心中不禁为难了。

萧飞志一身劲装,肩插三尺钢剑,威风凛凛的,他尚未听出江元的声音,闻言双眉一扬,沉声喝道:“你又是何人?可是,给百里青河保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5、客来主不迎 老少互逞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挑灯看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