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灯看剑》

04、延客主他去 神秘惹人疑

作者:萧逸

一个明朗的早晨,百鸟齐鸣,花香阵阵,在蓬莱山下,有一片极大的院落,两扇朱红的大门敞开着,露出了一条宽阔平坦的甬道。

在大门口,站着一个长衣青年,他生得剑眉朗目,身体硕健,有一种不可一世的豪气集》的共51篇,此外是在选读首次发表的共17篇。除几篇,他就是百里彤。

他面带笑容,来回的踱着步,不时的引颈盼望,好似在等候着什么人。突然,他面上的笑容增大了心术《管子》篇名。分为上下篇。战国时稷下学士著。一,向前迎了两步,在他面前数十丈处,有一骑黑驴缓缓而来。

驴背上坐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如果仔细看一下她的面貌的话,真会令你大吃一惊,原来这个女孩子生相奇丑!

她有着两只三角形细小的眼睛,一张嘴大得出奇,再看她的头前锛儿后勺,长满了一堆乱糟糟的黄发。

不大会工夫,她已到了近前,百里彤早已赶向前,拱手道:“卢姑娘来了!”

那姓卢的丑姑娘在驴上还过了礼,却不答百里彤的话,也不下驴,一双小睛睛光芒四射,骨碌碌的向那片大宅子打量。

她看了好半天,才用极其怪异的嗓子叫道:“他们都来了吗?”

她的声音实在太难听了,就如同一只牝鸡被人踩着脖子的叫声一样。

百里彤被她的声音震得往后退一步,皱了皱眉道:“他们就快来了,姑娘请入内小坐。”

姓卢的姑娘闻言,却是一话不说,回头就走,百里彤连忙赶上一步,叫道:“姑娘到哪里去?”

这丑姑娘叫卢妪,也是武林中的少年奇人,有一身出类拔萃的功夫,不在江元和百里彤之下。

卢妪闻言勒过了驴头,眨着一双怪眼道:“他们都没有来,我来这么早,多丢人呀!好像我八辈子没吃过东西一样!”

百里彤闻言不禁大笑,说道:“姑娘真会开玩笑,他们就快来了!”

卢妪却是执意不肯,接着说道:“不行!我可不丢这个脸!”

说着她又要催驴前行,百里彤不禁有些啼笑皆非,一伸手抓住衔环道:“今日所约皆是江湖豪爽之士,卢姑娘不必拘此小节。”百里彤话未说完,卢妪所骑的那匹黑驴,竟一歪脖子,张口向百里彤咬来。

百里彤连忙松开了手,心中有些生气,顺手一掌打在驴头上,骂道:“畜生!还敢咬我?”

百里彤虽然并未用力,可是,这一掌打得那驴子够受的,发出了一声愤怒的闷叫。但它知道百里彤厉害,只有睁着一双驴眼,拼命地瞪着百里彤。

这一下卢妪可火了,在驴背上乱跳道:“这还得了!我还没进门呢,你就打我的驴子!”

百里彤急得双手乱摇,说道:“卢姑娘……请听我解释……”

见远处有人来,卢妪驱驴入内。

来人曲星笑道:“今日果是盛会,小弟先入内了。”

百里彤笑道:“曲兄快请,卢妪姑娘已经来了。”

曲星闻言啊了一声说道:“啊!她也来了!”说着皱皱眉头,好像不太愿意入内,但又不好意思出口,只好随着仆人而入,看样子大概也领教过卢妪的脾气吧!

这时又有两个少年结伴而来,百里彤见是一个矮胖的小道士,另一个则是一个边疆服装打扮的少年。

百里彤一见二人,就知道是万蛟及柳拂柳,当下连忙含笑迎了上去。

他们原本相识,柳拂柳早已笑着跑了上来,拉着百里彤的手道:“小彤,你今天干吗请客呀?”

百里彤尚未答言,万蛟答道:“小彤,本来我是有要紧事的,可是听说你请客,我就赶来了……喂!这次菜怎么样?”

万蚊原是个光脑袋,说说时一副馋相,神态至为滑稽,惹得二人都笑了起来。

百里彤笑着说道:“放心,只要有你在,菜还坏得了吗?”

万蚊闻言大喜,拉住百里彤的手,笑道:“小彤,你真是我的知己!”

这时柳拂柳突然插口道:“喂!小彤,你准备了斋席没有?”

百里彤啊呀一声,说道:“糟!我忘记你是出家人了!”

柳拂柳有些不悦,大声说道:“忘记我是个出家人?这象话吗?好在我这个出家人是荤素不忌的。”

这句话说得二人哈哈大笑,他们二人又在仆人的引导下,进了百里彤的大门。

不大的工夫,铁蝶也来了,百里彤含笑相迎,尚未开口说话,铁蝶已问道:“骆江元来了吗?”

百里彤摇头,说道:“还没有来!不过,他一定会来的……铁姑娘,你们认识么?”

铁蝶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们认识,不过江元的脾气很怪,他也许不会来呢!”

百里彤闻言笑道:“不会的,不会的,他脾气虽怪,可是这类人物,向来是一诺千金,他上次借我的马,说好三天,到了第三天早上他就送来了。”

铁蝶闻言好似放心了不少,笑道:“那就好了,我先进去。”

说着她也入门而去。

百里彤在门口来回的踱着步,在他所约请的客人之中,还有两个人没有来——那就是冷古和骆江元。

这两人,都是江湖中最有名的,也是脾气最怪的怪人,但他们却是百里彤极慾相交的。

这两个人中,骆江元已与他有一面之缘,可是冷古却没有会过面。

百里彤焦急地等待着,时间不停的过去,可是他们两个却一直没有出现。

百里彤不禁有些焦急,忖道:“他们会不会不来呢?如果今天的宴会,没有他们两个参加,就失色多了!”

“不会的,他们都是江湖上有名之士,绝不会轻言寡信,一定会来的!”

百里彤这么想着,心中稍微安定,但他转念想道:“可是他们都是有名的怪脾气,说不定真的不来了?”

这么想着,百里彤立时又焦急起来。

正在他疑惑不定之时,突见前方极远处,有两个白色的小点,在旭日之下,像流星般的向这边流来。

百里彤一见心中大喜,忖道:“他们果然来了……好快的身法!”

虽然两下相隔颇远,可是百里彤由他们那种卓越的身法来看,就可以判断那定是骆江元和冷古无疑了。

渐渐地,两下相距不到百丈,百里彤看清了,果然是骆江元及另一少年——因为他还不认识冷古呢。

他们都是穿着一袭白色长衫,迎风飘摇,显得极为潇洒。

就在百里彤一瞬之间,他们好像腾云驾雾一般,几乎是分毫不差,同时停在了百里彤面前。

他们二人立定之后,互相用一双充满仇恨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对方,那神情冷漠极了!

百里彤早已拱手说道:“江元兄,我等两位很久了!”

说着转身对那一少年拱手说道:“这位想必就是冷古兄了!”

那冷古生得甚是单薄,焦黄黄的脸,可是眉目甚为清秀,他那双眉毛生得比别人长得多,微微的向两边垂下。

在他听到百里彤称呼江元时,他那双长眉微微的向上扬了一下,眼中露出了一丝惊奇之色——但又很快的被他收了回去。

这瘦弱少年,见百里彤问到他,当时嘴角稍微的动了一下,似乎是在笑,但却令人看不出一丝笑容来。

他冷漠地点点头,说道:“不错!我就是冷古,想必你就是百里彤了?”

冷古的语气冷如寒冰,百里彤好不惊奇,忖道:“怎么他比骆江元还冷漠和难以亲近!”

江元一直怒目注视着冷古,等到他听得百里彤说出他的名姓时,面上也露出了惊异之色。

原来他们早已彼此闻名了。

江元等冷古说完了话,斜目视之冷笑道:“哼!我道是谁,原来是冷古,要不是我使出吃奶的力量,这场轻功可要输给你了!”

冷古也斜目看了骆江元一眼,说道:“你太客气了!”

百里彤倒弄得莫名其妙,不知他们既不相识,为何竟好像怀有深仇一样,当下忖道:原来他们是沿途比试轻功而来的。

为了冲淡他们之间的紧张空气,百里彤连忙哈哈一笑道:“众位豪杰都到齐了,就等着你们两位呢,我们快进去吧!”

他说着,双手分挽了冷古和骆江元,大踏步的入门而去。

他这种亲热的动作,使得冷古、骆江元都有些不习惯,可是江元还是忍了下来。

但是冷古在进大门之后,就把百里彤的手推开了,使得百里彤不得不放开了挽着江元的手。

他们由一条长长的甬道上走进去,甬道两旁遍植花木,绿柳成荫,极为雅致。

由于冷古及骆江元都是沉默不言,所以一路走来,除了沙沙的脚步声外,没有其他任何声音。

百里彤觉得甚是不耐,借题道:“二位看我这个院落如何?”

百里彤问过之后,隔了半晌,才听江元接道:“不错!这两旁的柳树蛮有意思。”

江元话才说完,冷古突然接口道:“花太多了,有些俗气。”

百里彤闻言面色一变,但瞬间即恢复正常,笑道:“倒是如此……只是小弟朋友太多,他们每年总是送些花草来,小弟为了感谢他们的好意,所以全数种植下来了。有时小弟外出,家中仆佣偷懒,不加整修,任它蔓延,所以看来有些不悦目吧。”

冷古听罢突然说道:“可惜这些花均非名种,改日我为你送枝名种来!”

百里彤原是爱花成痹,闻言大喜,说道:“冷兄好意,小弟先谢了。”

这时江元又冷笑一声,说道:“这么一来,花儿不是更多了么?”

他这句话原是讽刺冷古的,冷古闻言由鼻中哼了一声,井未答言。

百里彤陪着这两个怪人,实在有些不是味儿,所幸这时已走到了大厅之前。

这是一座大石砖筑成的大厅,建筑得非常坚固,甚是雄伟。

门口站着两个俊俏的童子,垂手而立,状甚恭敬。

这时室内传出一阵阵嘈杂声,百里彤皱了皱眉头,笑着对二人道:“只要有了柳拂柳和万蛟二人在,就怕要热闹了!”

冷古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他们都像幼儿一样,只会瞎吵!”

冷古话才讲完,江元突然问道:“怎么,难道卢妪也来了?我好像听到她的声音!”

百里彤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她也来了!”

冷古把一双长眉紧皱一处,说道:“我很讨厌她!”

江元也接口道:“我也很讨厌她!”

百里彤有些不悦,年轻人多半率性而为,他竟立时沉下了脸,说道:“两位,既入我门便是我友,但愿二位看在我的薄面及这番结纳的诚意,对一切不顺眼的事都包涵一些才好!”

百里彤说完了后,冷古及江元相互的对望了一下目光,各自无言。

这时百里彤转脸对两个童子道:“开门!”

那两个童子答应一声,躬身而下,各以左右手推开了那两扇雕花大门。

冷古及江元一生流浪江湖,也多半是山栖洞居,这时一打量这大厅的摆设,不禁也有些目眩神迷。

这间大厅整个的铺着红绒的地毯,摆设的家具是紫檀木雕刻的精品,正中挂着一幅山水大中堂,两旁还挂有晋剑弘所书的对联,极为古雅高贵。

此外摆设的瓷瓶饰物,无不精致古雅,均为极上之品。

室内坐着四五个青年男女,有的静静地欣赏名物,有的则在高谈阔论。

卢妪与万蛟正在大谈,三人人房时,耳际正听见卢妪的破锣嗓子叫道:“哗,这一下可把我弄火了,连点了他五处大穴……”

她话未讲完,见三人入房,立时停了下来,一双怪眼翻了翻,又叫道:“嗯,你们两位可真难请呀!跟诸葛亮似的。”

江元及冷古虽然讨厌她,却也不好意思不点头招呼。

这时众人中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均由百里彤加以介绍,互道仰慕之意。

在整个过程中,冷古及江元只不过颔首为礼,江元有时还带一丝笑容,冷古则连嘴角都没有动一下。

众人之中,只有万蛟及柳拂柳与百里彤最熟,这时万蛟早已叫道:“小彤,既然人到齐了,马上开席吧!还等什么?”

百里彤尚未答应,卢妪突然掩口道:“小万,你最没出息了,到了这儿就叫饿,刚才那盘水果全是你一个人吃的。”

万蛟闻言有些面红,骂道:“卢婆子,你吃得也不少,那个水蜜桃我还没看清楚,就被你一口吞下去了。”

众人闻言大笑,卢妪丑脸通红,大声叫道:“滚你的蛋……你为什么叫我‘婆子’?”

万蛟忍笑道:“你年纪虽轻,可是你的名字叫卢妪,‘妪’者老妇也!你不是婆子是什么?再说你长像太老……”

万蛟话未讲完,卢妪已跳起来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4、延客主他去 神秘惹人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挑灯看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