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灯看剑》

05、客邸获芳笺 梦寐思伊人

作者:萧逸

秋夜,总是寒凉的。

蓬莱山被夜风沐浴着,发出了一阵阵的呼啸,偶尔传出一两声夜鸟的悲鸣,显得很是凄凉。

这爿大宅子,犹如死了一般的寂静,江元一身长衣,静立在小楼上。

他望了望天色,忖道:现在已是二更了,我动身吧!

一念即毕,只见他脚尖点处,人如飞鹰,飘飘的由竹楼跃了下去。

他快得像是一阵轻风,一越数丈向前猛扑,霎那便来到那座竹楼之前。

江元抬起头来望时,只见竹楼之上,有一间房间,隐隐地透出了暗淡的灯光,耳边并听得似有谈话之声。

江元有些诧异,忖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谈话?

由于他久闻百里彤有一身超绝的功夫,加上这种竹楼极易出声,所以江元不得不特别小心,以防万一露出形迹,无法解说。

他慢慢地绕到竹楼之后,看准了立脚之处,提神屏息,双臂轻轻一振。便见他身起如风,轻飘飘地落在竹楼的栏杆上,接着再一点足,已翻身上了屋顶。

江元这一身轻功真是惊人,竹楼竟没有发出一丝丝的声音。

江元提着气,慢慢地移动到上方窗口,由于劲敌在前,他一丝也不敢大意。可是当江元正要倾耳细听之时,室内突然传出了一声轻笑,接着一人朗声道:“什么人在房上?有事不妨下来一谈!”

江元一惊,心道:糟了!

原来室内说话的人,并非百里彤,而是冷古,江元因与冷古不投机,当下作势便慾离去。

可是在江元尚未起身时,只见一条黑影,宛如一片飞絮般,由窗口飞出,轻飘飘地落在了江元身侧。

这人功夫极高,脚下没有带出丝毫声息。

江元不禁惊得退后一大步,打量之下,那人正是冷古。

他含笑相对,然后笑道:“原来是你!我还当是来了夜行人呢!”

江元脸上微微发热,强笑一声道:“刚才好像有人在此,追了半天却追丢了!不料却惊动了冷兄你!”

冷古闻言轻笑一声,接道:“居然能逃过你的追踪,这人的轻功真是天下少有了!”

江元面上一红,冷笑道:“这人功夫不但在我之上,恐怕你也不行吧!”

冷古闻言哈哈大笑,却又转了口气道:“我一人正在发闷,你可有兴入房一谈么?”

江元与冷古虽不投机,可是对对方都很好奇,因为他们都是怪人,也都想了解对方。

江元闻言略思索着,点头道:“好的,我睡了一下午,聊聊也是好的!”

江元说到这里,抬目向远处望了一下,低声自语道:“便宜了那厮!”

冷古闻言噗嗤一笑,但他却接着说道:“那人已去远了,不必管他。”

他们明明都知道没有其人,但却作得煞有其事。

冷古向远处望了一阵,笑道:“我们一同由甬道进房吧!”

江元点了点头,说道:“好的!”

当下二人走到房后,跃上了栏杆,由甬道向内走去。

他们都提足了气,行动之间没有一丝声音。

二人先后入了房,江元见冷古所居,与自己居处一模一样,心中好不奇怪,忖道:“百里彤筑这么多竹楼做什么?”

他们先后落了坐,冷古斟上两杯热茶,递予江元一杯,说道:“喝口热茶!”

江元接过了杯子,喝了一口,说道:“谢谢!”

二人对坐,似乎没有话说。

江元双眼不时望着窗外。

冷古轻声说道:“不必看了,那人不会再来了!”

冷古话才说完,江元不禁怒目相视,可是他们二人对视一阵之后,都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过了之后,又是一阵沉默,冷古问道:“你半夜巡视,莫非发现有什么不对吗?”

江元知道冷古聪明绝顶,必有所察,当下反问道:“你半夜不睡,莫非也是发现了什么不对?”

冷古笑着点头,道:“不错,我在这里等人呢!”

江元不禁兴趣大增,紧问道:“你等谁?”

冷古含笑不答,江元略一思索,立时明白过来,微笑道:“你是等百里彤?”

冷古微微点头,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江元又喝了一口茶,回答道:“百里彤根本未曾离开此地!”

冷古闻言双目发出了惊奇之色,片刻才道:“想不到你也看出来了!”

江元心中不禁暗暗钦佩,心中忖道:这冷古果然非比寻常,他竟看出百里彤未离去,我若不是白天看见他,也绝不会想到的!

江元心中如此想,嘴上却道:“我只不过随便猜想罢了!”

江元才说到这里,突见冷古与自己作手势,连忙回过身子由窗口望去,只见老远有一个黑影子,在树叶间移动着。

江元不禁一惊,问道:“莫非是百里彤?”

冷古点点头,说道:“恐怕是他……你先隐起来吧。待我装睡,看他弄些什么鬼?”

江元连忙答应一声,将身隐在书橱之后。

冷古又向窗口望了一下,翻身睡在床上,发出了极大的鼾声。

江元心中暗笑,忖道:“这小子装得倒怪像!”

隔了很久的时间,未见有一点声息,江元不禁有些沉不住气,再听冷古之鼾声,也不如先前大了。

江元由橱后伸出了头,轻声道:“怎么还不来?”

江元话未说完,冷古轻叱道:“嘘——不要说话,快躲回去!”

江元无奈把头收了回去,心中却有些生气,忖道:“这冷古年纪轻轻,却是老气横秋的!”

江元正在想着,突听竹楼左端,发出了“吱呀”一声,声音虽不大,可是在他们听来,已很清楚了。

江元心中忖道:“这百里彤轻功也不算怎样好,可见他在江湖上,不过是虚有其名了!”

不大的工夫,二人听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并且还听得房顶上有人轻声地谈着话。

冷古睡在床上,鼾声大作,可是他心中却是很气,忖道:在我门前,居然不在乎,你把我冷古看得太不中用了!

一念方毕,只听一阵衣袂之声,已然有人纵落在房中,又发出“吱呀”的一声。

冷古拼命的鼾了一声,那人不禁被吓得退后一步。

江元在暗处窃笑,忖道:这冷古看样子是要戏弄他吧!

江元想着由隙处向外望时,不禁使他大吃一惊。

原来站在灯下的,并不是百里彤,却是一个全身劲装的黑衣少女。

她生得柳眉黛目,清丽已极,可是眉目之间,却锁着一片幽怨及杀气。

接着一闪之下,又是一条身影由窗口闪人,这一个是十五六岁的少年,生得眉目清秀,看来与那少女是姐弟关系。

那少女回头向少年轻轻的摇摇手,意似要他小心。

那少年一脸稚气,分明还是个小孩子,他脸上没有一丝畏惧,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四下乱看。

他用手指着床上打鼾的冷古,低声向少女问:“是不是他?”

他的声音粗哑,吓得少女花容失色,慌忙用手掩着他的嘴,摇了摇头。

那少年却睁大着一双眼睛,好似不服气似的。这时,黑衣少女向床上望了一眼,见冷古熟睡未醒,好似放了不少心。她与那少年使了一下眼色,竟各自由身后抽出了一把青光闪闪的宝剑。

江元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得暗笑:忖道:这二人分明是初入江湖,像这样行刺,真是前所未见!

这时只见姐弟二人,各人目含痛泪,咬牙切齿,各执宝剑,拼命的向熟睡的冷古刺去。

这时只听到一声长笑,冷古凌空拔起数尺,身在空中略一打转,他们二人俱被点了软穴,坐在地上。

那少女双目流泪,咬牙道:“百里彤,你杀了我们好了!”

这时江元走了出来,冷古顺手把窗户关上,他也被这两个刺客弄得莫名其妙。

江元见状向冷古道:“你把他们穴道解开吧!”

冷古摇头道:“他们现在悲愤之际,解开穴道又要找我拼命,我点的穴不会伤人,不妨事的!”

冷古说着坐在椅于上,皱着眉道:“你们可是来刺百里彤的?”

那少女杏目圆睁,满面愤容,喝道:“小贼!落在你手,任你发落,不必多说了!”

那孩子却大叫道:“百里彤,我就是来杀你的,怎么样?”

冷古闻言长眉一扬,又问道:“你们认识百里彤么?”

那孩子一撇嘴,说道:“你就是百里彤!”

冷古见状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孩子怒骂道:“你还笑?不要脸,吃了笑婆婆的尿!”

江元见他还是个孩子,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冷古被那孩子骂得气笑不得,沉声道,“你们连仇人都不认识,居然就要来报仇,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那孩子红着脸骂道:“有什么滑稽?你又不是不认识我!”

那少女似乎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低声对少年道:“小弟!不要多说话!”

说着她仰起了头,对冷古道:“那么你是什么人?”

冷古微微一笑,道:“你不必问我,反正我不是百里彤,与他也丝毫没有关系!”

说着他左臂轻招,已解开了二人的穴道。那少女似乎对冷古的身手大为吃惊,他万料不到冷古比她大不了多少,却有如此卓越的一身功夫。

冷古指着两张竹椅道:“你们两位请坐,我们谈一下。”

他们姐弟两个,迟疑地坐了下来。

那孩子惊异的向冷古及江元望了一眼,问道:“你的功夫怎么这么高?谁教的呀?”

冷古不答他的话,笑道:“那百里彤功夫不在我之下,你们就这样来报仇?”

冷古一言说得他姐弟二人伤心不已,各自低头流下了眼泪。

江元见状忖道:看样子这姐弟二人与百里彤似乎有着血海深仇。

江元想着,不禁说道:“你们不要难过,有事可以告诉我们,说不定可以帮你们个小忙!”

那少女仍是摇头不答,只是流泪,那孩子拉着姐姐的衣袖,悲声道:“姐姐,不要哭……我们走吧!再去练功夫!”

冷古及江元虽然冷漠,却是侠义心肠,生就一副疾恶如仇的性格。

这时见姐弟二人如此情况,心中不忍。

冷古搓了搓手,说道:“你们不要难过……”

江元接着说道:“你们叫什么?请告诉我,或许以后可以帮你们一些忙。”

那少女黯然地摇摇头,说道:“既然你不是百里彤,冒犯之处请多原谅,我们要走了!”

江元闻言正色道:“姑娘,我们与百里彤不过一面之交,请你不必多疑,如有什么效劳之处,尚请明白说出!”

江元说着,报出了自己和冷古的名字来,那少女似乎吃了一惊,睁大了一双妙目,不住地打量二人。

她对于江、冷二人早已久闻其名,却料不到会在这里遇见。

那孩子睁着一双充满惊异的眼睛,看了二人一阵之后,叫道:“啊!原来你们也是小孩子……”

他话未说完,那少女也微嗔道:“小弟!不要胡说!”

她说着抬目对二人道:“我们是姐弟二人,我叫江文心,他叫江小虎,来此是为了寻仇的……别的无可奉告了!”

冷古及江元见她满脸含愁,神情之间甚为凄楚,知道必有难言之痛,当下,也不好再追问了。

冷古微叹一声,说道:“既然姑娘有难言之痛,我们也不再问……不过百里彤功夫高你数倍,下次千万不可轻率从事,以免徒伤性命……我看这位小弟骨骼奇佳,将来定可练上一身超绝的武功,像目前这种冒险,实在不值得!”

冷古的话,说得二人又是感激又是惭愧,低下头来,一言不发。

江元也关切的问道:“你们出去可有把握?要不要我们送上一程?”

江文心摇头,低声说道:“不必了!谢谢二位的好意,他日有缘再见!”

她说着站了起来,对小虎道:“小弟,我们走吧!”

小虎闻言答应一声,迟疑着站了起来,他对冷古及江元意有些不舍,因为他知道二人都是一身奇技,恨不得多与二人盘旋。

冷古看出了他的心意,含笑道:“我与江元兄都是生就怪性不喜与任何人来往,不过今天与二位倒非常投缘,以后若有事可到‘大悲寺’传一口信,我随时可到。”

小虎闻言,闪着一双明亮的眼睛,问道:“你住在和尚庙里么?”

这话问得二人都笑了起来,就连一旁正忧心忡忡的江文心,也气笑不得,说道:“小弟!你这么大了,怎么还像孩子?人家怎会住在庙里!”

冷古也笑着说道:“我不住在庙里,不过常到庙里玩就是了!”

这时江元也走过来,说道:“我就住在蓬莱山上,天大的事都可找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5、客邸获芳笺 梦寐思伊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挑灯看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