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灯看剑》

06、情意何处去 花前诉衷曲

作者:萧逸

江元食罢之后,何敬又问道:“少……大哥,你可有兴趣到‘一侠厅’去?”

江元不解地问道:“哦!什么叫‘一侠厅’?”

何敬笑道:“那是少爷平日练武之地,我们平常都不准去,有你们来了我们才可跟着去!”

江元见他说时,目露异光,知百里彤平时管理甚严,而何敬又是嗜武的人,极想去看看。

江元笑着点了点头,回道:“他练武的地方,我合适去么?”

何敬笑道:“没关系!我来的时候,他们都走了,听说冷古少爷要与他们比武呢!”

江元闻听冷古出手,不禁兴趣大增,忖道:我尚未见过他的真功夫,正好去看看!

江元想着对何敬说道:“好的!你领我走吧!”

何敬点点头答应了,领江元往“一侠厅”而去。

即将发生冷古和江元的第一次出手了!

初秋的早晨,连泥土都是潮湿的。

大部分的花朵都凋落了,只有不少的黄、白野菊,挺立在秋风里,散发出清新的芳香。

江元跟在何敬身后,慢慢地向前进。

他一路欣赏着这幅秋景,心情颇为舒适。

他们转上了一条细石铺着的甬道,江元问道:“何敬,你学了几年的功夫?”

何敬脸上微微的一红,答道:“才学了两年!”

江元点了点头,说道:“已经不容易了……你的功夫,是百里彤教的吗?”

何敬摇摇头,说道:“少爷哪里肯教人功夫?是一位姓吉的姑娘教的!”

江元闻言,不禁心中一动,追问道:“你说的可是吉文瑶姑娘?”

何敬惊异的回过了头,说道:“是的!是的……你认识她么?”

江元嗯了一声道:“是的,我认识她……她与百里彤是否很熟?”

何敬连连点头道:“嗨!她是我们少爷最好的朋友,时常到我们家来,少爷待她最好不过了!”

江元听了他这么说,心中竟莫名其妙的,感觉到有些不舒服。

他忖道:江湖上都在传闻,说百里彤与吉文瑶眷爱至深,一定会成为神仙眷属,这样看来真是不假了!

江元心头怅怅,停了一下又问道:“吉姑娘这几天怎么没来呢?”

何敬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从十几天以前,吉姑娘就很少来了,她以前总是很快乐;可是最近全变了,有时候少爷给她说了半天话,她一点都不理呢!”

江元啊了一声,心想,文瑶每天都到师父坟前送花,可是自己一共才见过她三次。

她总是趁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偷偷地献上了花后就离去了!

这个女孩子,是江元第一个爱慕的女孩子,已牢牢地记在他的心中。

他总在没有人的时候思索着:“她为什么与百里彤这么要好?”

这是他想不透的,因为他一直认为百里彤并不比自己优越。

他们谈话之间,已然到了一座大厅之前。

江元见这座大厅建筑得颇为奇特,整个成圆形,墙壁却是巨石砌成。

江元略一打量,心中颇为敬佩,忖道:这座房子建筑却非一日之功啊!

大门也是用两大块巨石砌成,成满月形,这时已是半开状。

何敬上前很费力地才把它推开一些,原来这石门居然厚有五尺,怕有千斤之重。

江元见状心中一动,忖道:只不过是个练武的地方,为何造得如此缜密……只怕是还有其他的用处吧?

江元正在思索,何敬已回身道:“就是这里了,我们进去吧!”

江元点了点头,跟随在何敬的身后,进入了大厅。

入门之后,有一条约十丈宽的青石甬道,两旁一连串的排列着被隔离着的小房间。

江元想不透是怎么回事,随在何敬身后走了一程,渐渐可以听到众人的谈话声了。

他们停步在一座石屋之前,尚未入内,已听到卢妪的声音,说道:“九天鹰来了!”

江元闻言剑眉一场,心中愤怒异常,他向来最讨厌别人这么叫他。因为在他的思想中,鹰是一种凶恶的鸟类,而他却是很仁慈的。

他本来想呵责卢妪几句,可是他还是忍下去了。

进房之后,昨天的那些人都已经到齐了,只是未见到曲星。

他们都分别会在石阶上,正在讨论着一件事情。

江元见这石屋的中间,有一个方形的水池,在水池的顶上,靠墙筑着一排石阶,不知是何用意。

众人纷纷向江元道了早,江元也含笑招手,当他目光接触到铁蝶之时,不禁怔怔地望着她,似乎要从她的脸上找出一些什么似的。

铁蝶的表情很平静,也很愉快;可是被江元不停的注视之下,渐渐地变得有些不大自然,最后把头慢慢地低了下来。

江元惊觉过来,脸上不禁有些发热,忖道:我真是太失仪了!

江元想着,干咳了一声,对众人道:“各位,这里到底是什么名堂呀?”

柳拂柳笑着摇头道:“我们也看不懂,在这里猜了半天了!”

江元仔细地打量一下,仍是一些道理也想不出来,不禁奇道:“看这里的摆设,有些像是‘荷花掌’,可是水中空无一物,实在叫人莫测高深了!”

众人闻言方悟出一些道理,可是想不透为何池中无物,这时冷古笑道:“到底骆兄见多识广,不过这种功夫比‘荷花掌’又要高上一筹了!”

众人闻言往冷古面上一看,江元已接口道:“莫非百里彤的功夫,己到了‘踏波掌’么?”

众人闻言不禁有些惊疑了!他们虽然有着“登萍渡水”的功夫,可是要在水面上,不借一物过一套掌的话,还是差得很远。

冷古见问,微笑一下,不答骆江元的话,长大的袖子轻轻一摆,身如一片飞叶,飘飘地落在了池心。

他足尖在水面上微微一点,身起如燕,斜着出去了七八尺。

接着,他手脚不停的在水面上施展开了一套掌法,身形架式美到极点。

在他三招过后,江元不禁恍然大悟,忖道:啊,原来如此……冷古的眼力确实厉害!

这时众人有看出的,不禁佩服冷古眼力之精,没想到冷古竟有如此身手。

一霎那的功夫,冷古已练完一套掌,含笑纵了上来对江元道:“现在你明白了吧!?”

江元点头说道:“到底是冷兄不同;不然我真是莫测高深呢!”

冷古淡淡一笑,说道:“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不算什么!”

众人再向池中望时,这才发现,原来池中由于蓄水太久,而成了墨绿色。

在水面下数分之处,有无数根同色的金属线,纵横交错,密布在湖面,方才冷古用掌,并非踏波而行,而是在这些细丝上着力。

虽是如此,这等功夫也是少见的。

众人多半是年轻好事,万蛟、卢妪忍不住也下池露出几手,纷纷称绝。

这时陪他们的一童儿,名叫兴儿的,含笑道:“各位请到隔壁去看吧!”

众人答应一声,都随在兴儿身后,往隔壁那边走去。

隔壁也是一间一样大的石屋,屋内空无一物,石壁上有着不少的小圆孔。

众人均不知道是用来练什么功夫的,冷古回头问兴儿道:“兴儿,这间房子有些什么巧妙,我就无法看出来了!”

兴儿原是百里彤最宠爱的童儿,年纪不过十五六岁,长得十分精壮英武,得了百里彤不少真传,这时是专门服侍冷古的。

兴儿闻言笑道:“冷少爷,这没什么巧妙,只不过是暗器闪躲练习!”

一江元恍然道:“不用说,这墙上的小孔是用来射发暗器的!”

兴儿尚未答言,何敬已抢着道:“是的,各种暗器都有呢!”

众人对此并无多大的兴趣,却不料柳拂柳突然心血来潮的道:“嘿!这玩意儿倒有意思,我来试试。”

兴儿闻言好似很兴奋,笑道:“好的!让小的去操纵吧!”

这时众人纷纷退后,靠墙设有一排木椅,似是专供旁观所用,众人坐了下来。

万蚊笑着说道:“小道士,你哪来这么大雅兴?”

柳拂柳笑道:“无量佛,我这人是最怕吃闲饭,反正闲着无事,活动活动筋骨也好!”

这时兴儿已推门而出,不大的工夫,他在隔壁叫道:“柳道爷,你准备好了没有?”

柳拂柳笑道:“哈哈哈!这还要准备么?”

随又听到兴儿叫道:“何敬!把灯熄掉!”

何敬答应一声,取过一只长竿,把室内的油灯弄熄了。

灯熄之后,室内竟是一片奇黑,伸手不见五指。

接着柳拂柳大叫道:“哇!你怎么不早说要熄灯?我的天!我小道土死定了!”

众人各运目力望去,要看一看这间暗器室到底有些什么玄妙。

只见柳拂柳倒背着手,在黑暗中来回的踱着步,口中还不停的叫道:“这么黑呀,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这条命赔上。”

正在这时,突叫左边石壁上发出了“铮”的一声脆响,随见三点白星,成品字形,向柳拂柳的前胸打来。

柳拂柳怪叫一声。道:“乖乖的!来了!”

只见他两只肥大的袖子往外一扬,但听忽噜噜一阵声响,那三枚暗器竟被他以袖拂开。

就在这一刹那,又听脑后石壁上一声轻响,三点银星犹如闪电般地向柳拂柳脑后打到。

柳拂柳怪叫一声:“唉呀,这次是铁的了!”

但见他头也不回。猛翻右臂,五指向后一捞,只听铮铮一阵轻响,那三枚亮银钉,已被他捞在手中。

随听他哈哈笑道:“这玩艺要是有毒,我就上当了!”

他话未说完,“砰”的一声大响,竟由他头顶撒下了大片火雨,其势疾如迅雷,向他当头罩下。

柳拂柳大叫道:“火攻!”

只见他双掌如飞,发出极凌厉的掌力,把那些燃烧着的棉球,打得四散迸落。

有些火球被他打到众人的身前,他们各自以掌力分别扫开。

那些火球,似乎发之不竭,一连串向下猛击。

柳拂柳左右相间,一递一掌的向外发着,打得火球四迸,满室光亮。

这时三面墙壁,同时发出铮铮之声,大片的暗器,蜂拥袭到。

柳拂柳虽有一身的功夫,可是头上有火,三方来袭,不禁也有些手忙脚乱。

他干脆就坐在地上,以劈空掌力,来抵拒暗器,但听忽忽风声,及暗器迸落之声。

过了片刻,诸物完全停止,室内又恢复了先前黑暗,随听柳拂柳吁了一口气道:“我的天!差点没要了命,下次再也不逞能了!”

这时何敬已经把油灯点燃了,兴儿也回到室内。

只见满室落满了棉球,却烧成了焦黑色,另外石子、银钉、铁莲子,各种暗器都有。

兴儿含笑向柳拂柳一礼道:“柳道爷的绝技,真是令我钦佩啊!”

柳拂柳用衣袖拭了拭头上的汗,翻了翻眼,道:“好小子,你大概全力招呼我吧?”

头儿笑道:“小的不敢!”

柳拂柳瞪眼道:“还不敢?再敢,你把我火葬了!”

众人闻言不禁笑了起来,当下一同出房。

他们陆续地参观了不少石屋,都是操练各种功夫的单房,其设备虽然齐全,但是无甚出奇之处,落在众人眼内均无甚兴趣。

江元忖道:百里彤也不操兵练马,设这些单房却是为何?

这问题也正是冷古等人百思莫解的。

兴儿见众人兴趣不大,含笑说道:“有些房子,因为少爷没有吩咐,所以小的不敢冒昧带各位前去……现在请各位到‘滚球房’去玩吧!”

说着领众人进一间石房,这间房子比先前所见要大上四五倍。

众人入内之后,竟觉得地上奇滑无比;如果不提气轻身,几乎连一步也无法行走。

就是这样,也觉得有些吃力,兴儿及何敬各拿一根木棒,在木棒顶端有一块口状的橡皮,借以移动,但还是很艰难。

靠东、西两面石墙上,竟打了无数小孔,一阵阵的寒风吹了过来。

石室的中间,放着无数个小石球,粒粒精圆,发出了白色的光泽,被风吹得满室滚动,发出了骨碌碌的声响。

兴儿停步笑道:“这些石球都是滑到极点,但凭各位想些法子去玩;一方面还可较量一下你们的轻功呢!”

众人闻言引起了兴趣,各望了一眼,思索着如何利用这些石头,作些较量的功夫。

江元笑道:“这倒怪有意思的,冷兄,你看如何?”

冷古微微一笑,说道:“我有同感,只是还没有想出玩的手法!”

众人听他们二人一交谈,不禁立时静默了下来,因为他们的谈话,似要较量一下。

在江湖中,小一辈的要以这冷古及江元二人最怪了,江元更是受人注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6、情意何处去 花前诉衷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挑灯看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