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灯看剑》

08、履诺任护法 难消美人恩

作者:萧逸

初更时分,下弦月挂在山头,几颗疏星凌乱地点缀着深遽的天幕,不但不显得单调,反而有一种更神奇和深远的情趣。

江元醉在竹楼上,一直没有醒过。

何敬紧守在他的床前,不时听他发出呓语。

这时有一条娇小的身影,缓缓地向竹楼上移动,发出了“吱吱”之声。

何敬眉头一皱,忖道:这么晚了,还有谁来?

他轻轻地走到门前,伸手把门拉开,站着一个极美的姑娘,原来是吉文瑶!

何敬有些意外,轻声道:“姑娘还没睡?”

文瑶点点头,走到床前看了看,回转了身,低声问何敬道:“骆少爷睡得还好么?”

何敬道:“他一直呓语不停!”

文瑶点点头,说道:“少爷倒好,醉了就睡着了……我叫人送来的梨,你给骆少爷吃了没有?”

何敬摇了摇头道:“没有,他一直没有清醒过!”

文瑶回身又望了望江元,见他剑眉紧锁,面上红晕未褪,睡得正浓。

当下转过了身,轻声对何敬道:“好了,你可以去休息了!”

何敬摇头道:“姑娘!我不累……”

他话未说完,文瑶已挥挥手,道:“快去睡,这儿没什么事了,我在这儿坐一会。”

何敬这才答应一声,道:“刚才骆少爷吐得满身,我已经为他洗净了,有个长铁盒子我没敢移动,放在他枕头下面!”

文瑶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

何敬这才转身而去,文瑶轻轻地把门关上,坐在了江元的床前。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怎会如此关切江元,或许是她一直对江元怀有极深的歉意吧?

她望着江元那张充满了青春,而又在忧郁笼罩下的面孔,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对过去发生的一切后悔极了,忖道:像这样的人,我怎么惹得起?

这时江元突然发出了微微的呻吟,好似非常痛苦。

文瑶连忙轻声问道:“你觉得怎么样呀?”

可是江元又昏昏地睡去,文瑶用自己雪白的丝巾,轻轻地拭去他额角的汗水,自言自语道:“真是的,喝得太多了!”

她由桌案上取过了薄皮大蜜梨,用小刀轻轻地削着皮。

室内除了江元的呼吸外,就是她削梨皮发出的轻微声响,寂静得很。

她很快地削好了一个梨,有心想把江元叫醒,可是见他睡得昏昏沉沉的,心中有些不忍。

其实江元并未睡熟,他的头痛慾裂,浑身发软,身子如同在云雾里,上下沉浮,感觉不到任何一点实在的东西。

最复杂的是他自己的思想,他仿佛看见了花蝶梦,与他在月下低语,又仿佛看见了冷古,正在与他全力地拚杀。

可是这些幻念都很快地消失了,代替的是一张娇美的脸,带着深情的微笑,面对着他。

江元有些昏迷,他分不清楚这张面孔是属于谁,有些像铁蝶,有些像文瑶,一直在对他笑,在向他偎近,他不禁低哑地叫道:“文瑶……文瑶!”

文瑶在旁吃了一惊,忖道:他怎么会叫我?她心中虽然如此想,可是嘴上连忙答道:“我在这里啊……有什么事?”

可是江元一翻身,几乎掉下床来。

文瑶一惊,连忙用手托起了他的身子,只觉得它沉重异常。

由于被窝被打开了,江元整个赤躶的上身,完全映在了文瑶的眼里。

那雄壮光滑的胸脯,在灯光下发出了古铜色的光彩,一上一下的起伏着。

文瑶一阵猛烈的心跳,连忙闭上了眼睛,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了男人的胸脯,一种神奇的感觉和激动,散布了她的全身,使她的面颊发红。

她用力地把江元的沉重身子向上托着,可是江元却伸过一只有力的膀臂,环抱住了文瑶的娇躯。

文瑶不禁大惊,叫道:“骆大哥……你……你……”

可是江元的力量更大了,他把头慢慢地接近,一双俊目半睁着。

他喁喁地叫道:“文瑶……文瑶!”

他的脸离文瑶不过数寸,文瑶嗅到一股浓厚的酒味,可是,她被这张脸吸引住了!

他半开着的眸子,好似燃烧了猛烈的火,那种热力,可以熔化一切抗拒他的力量!

江元火热的身子往上送,文瑶呆痴了,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抗拒他的力量?

终于,他们四片炙热的嘴chún贴在了一起!

良久,良久……

文瑶由幻梦中醒了过来,羞愧和恐惧使她用力把江元推倒,退后了好几步,不住的喘息。

江元这时也清醒了,他发觉刚才的事不是一场梦,不禁又喜又愧,睁了一双俊目,怔怔望着文瑶。

文瑶低下了头,她有些后悔。

“为什么刚才不推开他?”

她自己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他半晌不语,沉醉于一种莫大的惊奇和喜悦之中。

文瑶微微地抬起了眼睛,轻声道:“你还不把被盖好?难道……”

她好似还要说什么,但中途却停了下来。

江元这时才发觉到自己赤躶的上身,不由脸上一红,连忙把被子盖好。

他想坐好,可是头脑一阵的昏沉,又睡了下去。

文瑶抬了一下眼道:“你别动,快睡好!”

江元在枕上向她点头,喘息着道:“有劳你了!”

文瑶见他以为自己一直在看守着他,连忙说道:“没什么……我才来不久!”

江元似乎有些失望,默默不语。

沉默了片刻,文瑶又说道:“你渴了吧?可想要喝水?”

江元本是chún干舌燥,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有劳姑娘。”

文瑶摇头道:“没什么!你既然是彤哥的义弟,就不必太见外了!”

文瑶故意提起百里彤,这样,她似乎心安一些。

江元听她如此说,心中不禁有些悲哀,低声道:“是的……我不客气!”

文瑶慢慢走到床前,关切地道:“你还是先吃点梨子吧!”

说着把原先削好的梨,用小刀切成了三四块,递给了江元。

山东莱阳的梨天下闻名,这种梨的皮薄如纸,甜如蜂蜜,而且水汁极多,直到咽尽也不见一些渣滓。

江元见那梨皮已是削好的,不禁问道:“这梨是谁削好的呢?”

文瑶闻言面上微微一红,忖道:真是!有得吃还问这么多!

文瑶想着便道:“你别管是谁削的,快吃吧!”

江元见她玉面微嗔,妙目含愠,真个美极,心中想道:“她不肯告诉我,那么这梨一定是她削的了。”

江元这么想着,心中一阵甜蜜,那梨吃到口中,越发香甜了!

不大的工夫,江元已把一个梨吃完,抬目之下,见文瑶一双妙目正望着自己,当下有些不好意思了,笑道:“吃完了!”

文瑶笑道:“我知道你吃完了……你可要再吃些?”

江元摇头道:“不必了……姑娘!现在已是几更了?”

文瑶计算了一下,说道:“现在是二更多了!”

江元啊了一声道:“啊!真是该死,累你到这么晚,你快休息吧!”

文瑶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要紧……骆大哥!我想问你一件事!”

江元见她面色肃然,不禁奇道:“姑娘,什么事?你快说吧!”

文瑶轻声的答应一声,可是她显得有些恐惧和不安。

江元见她久久不语,又问道:“姑娘,什么事你倒是快说呀?”

文瑶这才迟迟的问道:“骆大哥……花婆的仇人你找到了没有?”

江元料不到文瑶会问到此事,面色一变,摇了摇头,黯然道:“没有……我昨天也问过令尊。”

文瑶大惊,未等江元说完,便道:“啊!你问过我爹了?他……他怎么说?”

江元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因为先师的凶讯是由老伯告诉我的,所以我特地问了一下,可惜吉老伯去得太晚,先师已中毒,并且不肯说出仇人,所以没有人知道了!”

江元说罢更是连连叹息,颓丧万分。

文瑶的心也像琴弦一般地战粟,她惊恐已极,虽已经过了不少时候,可是压在她心头上的那块阴云,始终无法散去。

江元见她也是垂着头,只当她也在悼念花蝶梦,不禁颇为感动,忖道:师父!你老人家要是知道了,也应该高兴!

江元想着便对文瑶道:“姑娘!你对我师父有这番情意,真使我感动……不过现在不必想了,那是没什么用了!”

文瑶说不出心中的愧痛,她痛苦万分,真恨不得找个地方去大哭一场。

可是她却不放过这个话题,试探地问道:“你要是找到了仇人,准备怎样?”

问完这句话,文瑶不禁一阵心跳,睁大了眼睛等他的回答。

江元双目射出了寒光,雪白的牙齿狠狠的咬着嘴chún,用着比冰还冷的声音说道:“师父不许我杀害他……可是我一定要想尽方法,叫他痛苦终生!”

江元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深深的刺入了文瑶的心胸,她感到太恐怖了,不禁发出了一阵颤抖。

江元奇怪地望了她一眼,接着说道:“也许你认为我太残酷了!可是我师父太神奇,她不该死在任何一个人的手里,谁杀死了她,谁就犯了天忌!

“他们一共四个人……有一个死在师父的掌下……其他三个……其他三个都跑不掉的!尤其是那个施放暗器的人!”

他的话更使文瑶恐怖,她甚至不敢抬一下眼睛,因她怕接触到那两道怒火般的目光。

她轻轻地吁了一口气,镇定着说道:“快三更了,你休息吧!”

站起身子,可是她仍然低着头。

江元见她要离去,心中有些不舍,可是却又没有理由留她。

她在床前默默站了一会,低声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没有?”

江元思索了一下,突然道:“啊!我的衣服……”他话未说完,文瑶已接道:“都吐脏了,何敬拿去洗了,我已经送了一套彤哥的衣服来,你明天先穿着。”

江元心中非常感动,想到了刚才迷梦中的一吻,不觉得有些陶醉。

他一双多情的眼睛,怔怔地望着文瑶,嘴皮微微地抖动,似乎要说话,而又说不出来。

文瑶见他神情有些异常,想到刚才的事,感到有些不安,可是也有些异样的感觉。

虽然百里彤与她只是一对江湖情侣,互相热爱,可是她却从未被他吻过。

她怎么料得到,她的初吻会这么神奇的产生了……并且产生在一个神奇的人身上。

江元却突然的拉住了她的手,喘息着道:“文……文瑶……”

文瑶用力地向后躲,可是江元的神力,岂是她所能抵拒的,于是她被他慢慢地拉近……

她恐惧又喜悦,她怕看到江元发光的胴体和火般的眼睛。

她低声道:“骆……骆大哥!你做什么?”

由于文瑶的称呼,他霍然清醒,松开了手,低下了头,不安的说:“你别见怪!我情不自禁!”

文瑶并不恼怒,她望着这个热情而又怪癖的年轻人,心中有说不出的混乱,低声道:“刚才发生的事,你还是忘了吧……那是不应该的!”

江元很了解她的话,可是他摇头道:“不!我忘不了!你也忘不了!”

文瑶慢慢地向后退,口中轻语:“一定要忘记……一定要忘记!”

江元把头埋在枕上,闭目叫道:“我忘不了!我忘不了!”

当他抬起头时,那个姑娘已消失了!

五天匆匆地过去了,江元与百里彤及文瑶三人,每日饮酒谈心,并不时地谈论些拳脚功夫。

这五天下来,江元已与前大不相同,虽然他疾恶如仇的天性仍在,可是已随和多了!

他第一次发觉到朋友之爱,他第一次尝到了男女之情,使他渐渐地爱上了这个世界。

每当他与文瑶单独相处时,他总不时的记起那永不可忘的一夜。

可是文瑶却显得恐慌和不安,总是巧妙地躲开;但她这么做,只有更增加江元的决心——他一定要光明的得到文瑶!

这一段时间内,百里彤除了陪江元外,其余的时间都显得很忙碌,会见了不少人物。

江元与他谈起时,百里彤总是有些支吾,江元知道这些人,一定是与他通消息的人。

这天傍晚,江元与百里彤聊天,兴儿送上了一张名帖,百里彤接过一看,不禁笑道:“啊!原来是他……他怎么会来看我?”

江元在旁问道:“是谁呀?”

百里彤把手中的名帖,递给了江元道:“这个人你认识吧?”

江元接过一看,只见名片上写着:“陈小浪”三个黑字。

不禁奇道:“啊!原来是他!他不是一向在南方么?”

百里彤点头道:“此人一向居住南方,听说武功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8、履诺任护法 难消美人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挑灯看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