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灯看剑》

09、强敌频将至 劫难在午前

作者:萧逸

江元心中想道:到底是女人,本事再大也脱不了这些习性。

经过了一整天的奔驰,江元实在有些疲倦,时间虽是仲秋,可是室内温暖,江元便把长衣脱掉明同异之处,察名实之理,处利害,决嫌疑”的辨学任务。荀,躺在石床上。

他的头枕上了枕头,已嗅到一股淡淡的幽香,很是醉人。

江元心中一震,忖道:奇怪!女孩子身上好像都有这种香味!文瑶也有。

由于铁蝶枕头上的温香,使他又联想到了文瑶。

他永不能忘那一张秀美的面孔,他醉后的一吻,更深印在他的心坎上!

他做梦也想不到,他的初吻竟发生在如此一个神妙的姑娘身上!

可是他似乎觉得有一种隐患存在,因为他们之间还有一个百里彤,应说是他介入了百里彤和吉文瑶之间。

每当他回忆到了吉文瑶,便有一种甜蜜的感觉,可是想到了百里彤,又使他感到不安。

如今,百里彤已是他歃血结盟的兄弟,而且大家都知道,百里彤和吉文瑶是一对江湖情侣。

江元自己也很清楚,如果他要得到吉文瑶,必须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并且在道义方面,还要负担很大的责任。

那么,江元只有放弃了!

江元翻了一个身,二指虚点,那盏自油灯应手而灭,室内一片黑暗。

他躺在冰冷的石床上,思绪起伏不定,他又想到了铁蝶。

在最初,江元对铁蝶并没特殊的印象,可是经过了两次的相处,铁蝶在不知不觉中,在江元的心中,产生了一股很奇妙的力量。

困思的结束,仍毫无头绪,江元翻个身,忖道:管它的,由它自然发展吧!

因为明天有重要的事,江元不敢过于劳神,定下了心,昏昏地睡去。

大约过了一个更次,江元睡梦不隐,醒了过来,觉得身上有些寒意,忖道:怪了,石室内应比较暖和,我怎么越睡越凉了?

江元把周身的血脉活动了一下,这才觉得寒凉已消失了,用手摸着冰凉的石床,心中恍然大悟,忖道:原来这床是寒石所作的。

江元正在思索时,突听有人踏脚的声音,立时翻身坐起。

江元耳目奇灵,由于花蝶梦丧目之后,极力修炼,所以江元也跟着苦练。

这时江元断定必定有人来,心中想道:石师伯出关在即,说不定他的仇人在今晚就要出手。

江元想到此,立即翻身起床,由于花蝶梦曾经亲自应过,在石老人出关时来此护法,现在花蝶梦已死了,这责任自然落在江元的身上。

他轻轻地顺着通道走上去,轻轻的推开了石板,由一道缝运目向外望去。

坟后空空,衰草迎风,并无发现一个人影。

江元推测那人一定不知地势,定在坟前,当下立即闪身而出。

江元出洞之后,才发觉自己出来得太匆忙了,竟连外衣都未穿上,只穿了一身白色的短衣裤,觉得有些不伦不类的。

但这时他已顾不得再去穿衣,把身子隐在坟后,向外望去。

果然在三丈以外,有一条黑影,正在四下的观察着。

由于他背对着这座坟头,江元估计不会被他发现,当时双手一按坟堆,身起如蝶,拔起七八尺,落在了坟头的一块石碑上。

江元把双腿一盘,坐在石碑之上,静静地观看那人的动静。

由江元的打量,那人年约五十以上,穿着一件深色的劲装,背后还插了一柄厚背刀。

他四面观望了一下,转过了身子,可是他一直低头,所以井未看见江元。

江元坐在石碑上,心中好笑不已,忖道:我倒看你搞什么鬼?

那人就像铁蝶一样,每一个坟头逐次察看,有时候还把耳朵贴在石碑上听了一阵。

他慢慢地接近江元,可是,他太专心,所以仍未发现江元。

江元有一种戏谑人的快感,这时他再也忍不住,不禁轻声的笑了起来。

那人吃了一惊,抬头看见了江元,吓得大叫了一声。

他浑身颤抖,但却极力的壮着胆,颤声问道:“你是人是鬼?”

这句话问得江元哈哈大笑,洪亮的声音传出了老远,他笑着说道:“哈,老头儿,你真是自投鬼门关,少爷正在坟底睡觉,你在这东跑西跑,惊了少爷的好梦,没别的说的,你跟少爷去见见阎王老子吧!”

江元一番奚落,那人才确定江元是人,胆子立刻壮了起来,喝道:“好狂的小子!你如此捉弄老夫,慢慢你会知道厉害的。”

江元又轻狂地笑了起来,虽然这些日子,他已经学会了对人的谦虚和亲切,可是对敌之时,仍然回复他骄狂的本性。

那老者被江元笑得有些难堪,他把一双刀形的浓眉耸了起来,怒喝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江元见他暴怒,心中颇为高兴,轻笑了一声,慢吞吞地说道:“老头儿,可惜你刚才在我面前出了丑,现在要神气也神气不了!”

这老者原名是苏明照,武功虽不算太高,也是江湖上三流的角色。

江元这种冷漠狂妄的态度,他哪里受得了?当下大喝道:“好小子!你报上名字来,我苏明照不打无名之辈!”

江元冷笑了一声,他可从来没听过这名字,昂然说道:“老头儿,这名字我可没听说过,还是报上你师父的名字!”

苏明照闻言气得浑身发抖,暴喝了一声:“小狗纳命来!”

他盛怒之下,身起如隼,双掌运起了劲,向江元前胸击到。

江元容他双掌离自己尚有三四尺之时,他双腿微微向下一压,身如闪电跃起,带着一声长笑,落向另一座坟头了。

苏明照双掌扑空之下,不禁怔在那里,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忖道:啊!他小小年纪,竟有这么高的武功!

江元已落在了另一座坟头上,他仍双腿盘着,坐在石碑顶上。

他哈哈的笑了两声,说道:“怎么样?老头儿,你傻了么?”

苏明照强忍住怒气,沉声说道:“小孩子,我看你小小年纪,一身功夫倒是不错,我问你,你可是石老头的徒弟么?”

江元仍是笑着说道:“什么石老头,你可别给我乱拉师父,把我弄火了可有你受的!”

苏明照被江元气得昏头转向,暗呼:“罢了!今天我要被这孩子玩弄,可就枉称一世英雄了!”

其实江湖上有很多狗熊,往往自称英雄,苏明照便是其一。

他不停地点头,切齿道:“好!好!现在的小辈越来越不敬老了!你既然不敢说出师门,我也不再多问了,现在开始,如果我十招内不能胜你的话,我立时离开此地……”

他话未说完,江元已一声怒叱道:“住口!你算是什么人物?在少爷面前九招十招的,现在我告诉你,我坐在这不动,你来攻打,如果能把我逼退一寸,我任你处置!”

苏明照仰天大笑,怒道:“小子,我活了这么大了,还没见过你这么狂的人,我不信你能有什么出神入化的功夫。”

江元好似有些不耐,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不信尽管动手,我可没空听你这些废话!”

苏明照大喝一声:“无礼的小子!待我来管教你一下!”

他一语未毕,身似飘风,双掌交错“浪里乾坤”,夹着一股凌厉的掌风,向江元胸前攻到。

这一招苏明照只不过使出了六成功力,在他以为对付一个年轻人已是有余了。

江元见他出掌猛烈,不禁微笑一下,右掌微扬,像是拂苍蝇一般,迎了出来。

苏明照掌才递到,只觉一股极大的掌力迎了过来,不但自己的掌力无法再吐,就连前进的身子,也受到了一大阻力。

苏明照心中大惊,知道自己再不撤掌,必定出大丑,当下连忙收回双掌,把身子用力一带,向左飘了五尺出去。

江元拂开他第一掌之后,微笑道:“你功夫太差,枉自活了这么大把年纪,真是!”

苏明照既惊且怒,哼了一声道:“小子!算你厉害!”

他话才说完,腾身又进,双掌使出了“雷霆万钧”,用尽了全身功力,向江元当头打倒。

江元见他这一招掌势太猛,只得硬接,容他才一起身,轻翻右掌,三指微点“点点落红”,三股激劲的指力,突破了苏明照的力壁,分别向他胸前三大要穴点来。

苏明照的掌力才出,突觉胸前一阵酸麻,心中一惊,脚跟用力,把前冲的身子又撤回了三尺。

江元的身形仍是丝毫未动,他仰头望天,频频自语道:“月亮为何还未出来呢?我倒想看看这老头儿的模样如何。”

苏明照这时可真被江元所震惊了,忖道:这小子隔空点穴的功夫,已然到了这般火候,看来我绝非其敌了。

苏明照想到这里,脑际里闪过了一个念头,然后他匆匆向江元一拱手道:“果然厉害!老夫失陪了!”

他说完,双足一用力,已跃出了五六丈,向黑暗之处驰去。

可是他身形尚未站稳,突听一声长笑起自头顶,接着一股猛烈的风力扑了过来,吓得他连忙向左边闪出了三尺。

他站定后,抬目望时,只见江元含笑站在自己面前,心中惊恐已极,用手指着江元道:“小子!你……要做什么?”

江元笑容收敛,剑眉一挑,沉声道:“老头儿,十招未毕,你想到哪儿去?”

苏明照强忍怒气,说道:“你已占了上风,我败北而去,你还不满意?”

江元轻轻地摇头,说道:“你深夜来此,非贼即寇,惊了我的好梦,要想抖身一去,却没有这么容易!”

苏明照怒喝道:“你要怎么样?”

江元轻轻一笑,说道:“少不得委屈一下,先在坟里躺一夜,明天再听发落吧!”

江元这几句话,把苏明照气得大叫道:“罢了,罢了!老子何等人物,竟被你这小子百般戏谑;若是我外甥女知道,怕不把你千刀万剐。”

他话未说完,江元已哈哈大笑道:“你称自己是英雄人物,想不到还要把你外甥女抬出来,真是把人大牙笑掉了!”

苏明照气得大跳脚道:“我外甥女功夫可高,你决不是她的对手,这梁子你还是不结为好!”

江元兴趣盎然的观看着他,容他说完话后,这才微笑道:“你外甥女是谁?”

苏明照哼了一声道:“我外甥女可不是好惹的,她叫卢妪!”

江元闻言不禁大惊,忖道:啊!原来她是卢妪的舅舅,这倒难办了!

江元因与卢妪相识,加上她鬼怪脾气,不愿与她纠缠,思索了一下道:“好吧!你去吧!”

苏明照见江元如此说,只当江元果然被卢妪之名所震,当下好不得意,哼了一声道:“哼!我说你非买账不可!”

江元怒道:“老头儿!你不快去,再胡言乱语,我可不让你去了!”

苏明照却以卢妪为挡箭牌,闻言满不在乎,大模大样的说道:“哼!你敢怎么样呢?我外甥女可不是好惹的人!”

江元大怒,喝道:“给脸不要脸!”

他一语未毕,苏明照便觉得眼前白影闪耀,心中一惊,一股凌厉的掌风,已向胸前击到。

苏明照料不到江元突然出手,大惊之下拚命的往左一转身。

可是江元如影随形,身形微晃一下,已截住了苏明照的去路。

他长袖微拂,苏明照便觉一阵酸麻,瘫痪下来,原来已被江元点中大腿“白海穴”。

“白海穴”为人体大麻穴之一,这时苏明照已整个的躺在地上。

江元抬手之下便把他收拾了,心中不禁暗笑,忖道:哼!这种身手的人,居然也敢来探坟,真是太不自量了!

那苏明照躺在地上不住的呻吟,江元冷笑了一声道:“本来放你走的,你太多话了!”

苏明照一边呻吟,一边说道:“你……准备把我怎么样?”

江元冷笑说道:“这是你自己多口之祸,现在只有把你埋在坟里,等你的外甥女来了!”

江元说罢,弯身把他提出起来,苏明照呻吟着道:“啊……痛……”

江元料不到他竟是个窝囊废,心中好不生气,喝道:“你再乱叫,我就把你活活摔死。”

苏明照闻言果然不敢再叫,任凭江元提着,往那座大坟走去。

苏明照不禁又怕了,颤声问道:“你……你真要把我埋掉?”

江元不禁又气又怒,说道:“我没这么多工夫!”

说着,掀开了石棺,把苏明照放了进去。

苏明照如入鬼域,吓得不住地发出了“吭吭”之声。江元本要把他穴道解开,可是却被他这副德性惹火了,顺手把他丢开,摔得他又发出连串的叫声。

江元厉声道:“再叫!你真想死?”

苏明照一生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年轻人,吓得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9、强敌频将至 劫难在午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挑灯看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