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盗》

第01章 黑岭亡魂

作者:萧逸

过关岭、渡盘江、经普安、抵云南,拨马西南行,遂入万山之间——少年冷红溪,他只不过一十七岁。

在短短的五年时间,他已尽得武林名宿钟先生一身真传,并被推崇为当前不可多得的少年奇才之一。

冷红溪并不自满,他的看法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而“慾学惊人技,需下苦功夫”,自己眼前这一点成就,实在算不得什么!

大体上说来,他是个高身材、宽肩、明眸,有着坚强的毅力的英俊少年。

这一次黔滇之行,在他来说,实在是冒险的大胆尝试,事买上他也果然遭遇到了极大的灾难!

人马奔行万山之间,路径崎岖,榛莽林密,已有十天之久,而瘴毒蛇兽,断崖悬谷,处处皆是,引颈前路,真有“行不得也”之苦!

在一处四周满是钟rǔ岩百的斜峰上,他度过了漫长的一夜,可是一觉醒来,不幸得很,坐马竟走失了。

冷红溪怅恨万分,他背着行囊,单手仗剑,继续一路攀行前去。

翻过了这处乱岸,形势豁然开朗。

他真没有想到,在这断崖悬岭之间,竟会有这么美丽的一处地方。

眼前林木苍郁,泉声潺潺,天也似乎低了,大片的云块,白红相间,轻轻的浮在树林的上面。

冷红溪不禁精神为之一振,他匆匆的扑奔了过去,但见林木中夹杂着红黄不等的大小杂花,美极了。

他想:“我的马,也许跑到这里来了。”

林木之间,老藤纠葛,荒草过膝,只是那些红白不等的野花,却像是为人栽种一般,左右前后,很有规律的衍生着,行列井然!

冷红溪微微怔了一下,如果说这地方有人居住,也实在有些难到令人置信!

他徐徐的步入林内,惊动了大群的野鸟,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高有半人的野菊,一色的粉红。

正在这时,他耳中仿佛听到了一声苍老的叹息。

那声音,乍听起来,就好像距离一个朝代那么的深远、晦暗……说不出的阴森、阴涩,令人闻之毛发耸然!

冷红溪吃了一惊,他后退了几步,目光很快的向这附近转了一周,自己不禁哑然失笑。

“那是不可能的!”

他对自己说:“这里怎会有人居住,除非他不是人!”

因为他目光望不见一幢房屋,甚至于这林木之中,连一处岩谷也没有,如果说有人,那么,他会在什么地方?

冷红溪否定了这个怀疑,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但就在这个时候,第二声叹息又清晰的传了出来。

苍老、阴晦,那确实是人的叹息!

冷红溪不由剑眉一挑,长剑一扬,道:“什么人?”

回答的是一阵阴沉的笑声,那声音仿佛是来自空中,又像是发自左右,沙哑的道:“人,不错了,这一次真正的是有人来了。”

“天啊!”

像是一个囚困在死牢里的犯人,对着光明祈祷一般,沙哑的声音继续说:“这不是在梦中吧?啊!冥冥的苍天……”

那是多么抖动、苍老而令人战粟的一种祈祷:“二十年……二十年了,老天爷,你曾经在梦中答应过我,十年以前就赐给我自由的,为什么直到今天……为什么!”

接着是一阵令人为之鼻酸落泪的干泣之声,每一个音阶和声韵,都像是来自地狱的深处,那声音,好像令这些散布在眼前的野花,也都罩上一层愁云惨雾,而天空中美丽的云块,也黯然失色。

冷红溪持着剑,缓缓的转了一遍,他张大了眸子,心忖常闻人言,深山大泽中有木枭怪物出现、这该不是一个幽灵吧!

“孩子……”

那个声音是一种辛酸的抽搐,低沉、沙哑,但每一下,都像是有力的石柱,而深深的撞入冷红溪的心扉,他说:“不要怀疑我的存在,我和你一样……孩子,我同样也是一个人……一个最不幸的人!”

冷红溪战抖了一下,可是他到底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在他谛听了这几句话之后,不由面色一沉,叱道:“你是谁?身在何处?”

回答是一阵冷涩的笑声,道:“不要这么对我说话……”接着冷冷一笑道:“由你的声音上判断,你大概还不到二十岁,该是不错的吧?”

冷红溪倒退了一步,大声道:“你到底……”

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那么,我该是比你祖父还要大上很多了,这大概不会错吧!”

这一点,冷红溪倒是深信不疑,他皱了一下眉,讷讷道:“可你是谁?我怎么看不见你?”

一阵含糊的低语,老人像是在对自己说话,接着又凄惨的笑了,说道:“你自然会看见我的,孩子!”

冷红溪向前疾行了七八步,他隐约看见一些嵯峨的崖石,但那只是视线中一个模糊的阴影,像是云雾中的“海市蜃楼”。

他紧紧的握住剑把,惊异的道:“你到底在什么地方?”

老人咳了一声道:“孩子,我相信你的勇敢,更可断定你是一个充满了同情仁爱的好少年,这些,我只从你的声音中,就可明白的判断出来。”

冷红溪冷笑了一声,道:“这也不一定,我的仁爱和同情,是绝不会浪费在恶人身上的……”

他似乎已经发觉到,这隐身不出的老人,对自己在从事一种可怕的说服!

老人笑了,他说:“世上没有一个绝对的好人,也没有一个绝对的恶人,善恶的观点,只在你个人的判断,这一点,孩子,你有何意见?”

冷红溪怔了一下,点了一下头,像是默认了,老人不待他回答,又接下去道:“那么,一人在阴深的石牢里,叹悔了几十年……即使他是一个典型的恶人,也嫌太过分了!”

冷红溪一惊道:“这么说,你是被人关在石牢之内的了?可是,我怎么看不见你?”

他茫然的四下望着,希望能看出一些倪端来。

老人阴森森的笑道:“孩子,如果你被人关禁在石牢内,数十年之久,你会对人生出一种什么看法?”

冷红溪怔了一下,讪讪道:“这个……我不知道!”

老人冷笑了一声:“你自然是不会知道的……”

说到此,他又咳了一声,非常温柔的笑道:“好了,我们还是谈眼前吧!”

冷红溪怒道:“可是我连你身在何处都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清楚,我们又能谈些什么?”

“自然是可以的……”

老人嗡嗡有声的笑了,他继续道:“说实在的,我现在极需你的援手帮助,你该不会拒绝我吧?因为你是我二十年来,惟一见到的人……”

说到最后,笑声已为一阵怒哼所取代!

冷红溪呆了一呆,他已明白了老人不幸的遭遇,同情之心,油然而生!

他讷讷的道:“说说看,也许我能帮助你!”

老人呵呵的笑了,可是紧接着他又冷笑了一声,道:“我们不妨谈个交易,老实说,你也不见得就吃亏,我很不高兴听你所谓的也许,或是可能,一个年轻人行事要果断、干脆……”

说到此,长叹了一声,道:“我在你这个年岁的时候,就没有这种毛病!”

冷红溪冷冷一笑,讥讽地道:“所以,你才会在这里住了这么久!”

老人狂笑了一声,声调嘶哑的道:“骂得好!孩子,我们不必谈这些,我是说,你是答应了吧?”

冷红溪点了点头道:“就算是吧!”

“很好!”老人笑了一声,可是立刻又道:“我要告诉你,我很讨厌听你这种口吻,你还是换一种语气吧!”

冷红溪也忍不住笑了,老人继续道:“首先,我们应该移近一点,这在你来说,可以省很多力气,不需要再大吼大叫!”

冷红溪笑了笑,道:“你也一样!”

老人冷哼了一声道,“一点也不一样,你是不能和我相提并论的!”

冷红溪不由面色一红,事实上他在和老人对话时,确实每一句话,都以丹田真力发出,那是很费劲的,于是他点了点头道:“好吧,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过去!”

老人笑了一声道:“好!好!我要想一想……”

冷红溪正自不耐,老人咳了一声道:“这就是了,少年,你先告诉我,在你身前,是否种有一排排的树?”

冷红溪摇了摇头道:“是一排排种得整齐的花,不是树!”

老人大笑了一声,道:“这是一样的,如果我猜得不错,它们共有五排,该是不会错吧?”

冷红溪依言一算,果然是有五种不同颜色的花树,参差的生着,乃点了点头道:“你猜得不错!”

“自然是不会错的。”老人颇为自信的道:“现在你听我说,先由第一排花树之间横走过去,再由左面穿入第二排。”

冷红溪已迫不及待的依言行去,老人大声道:“再由第二排正中直入第三排,千万不可走错,否则你将走不通了!”

冷红溪不由一惊,他站住了脚步道:“这些花树排列的秩序,莫非是一个阵式么?”

“一点也不错!”老人冷笑了一声道:“你只要照我之言前进,那是万无一失的!”

冷红溪呆了一呆,现在他才觉得有些后悔,暗责自己也太冒失了,如果老人心术不正,自己可能受害不浅!

但他为人仁厚正直,心中微微一动,却又立刻把这些疑念打消了,继续依言前进。

他照着老人指示,一直走到了第三排花树之间,那是一丛红色的夹竹桃,开得如火一般的红。

老人微微问道:“现在你要前行七步,数出数目字来!”

冷红溪毫不迟疑的前进了七步,高声道:“一二三四五六!七!”

“好!”老人大声道:“现在你仔细看一看在你眼前花木之间,是否有一个空隙,或者有一个石块?”

冷红溪低头一看,只见眼前夹竹桃之间,果然立有一块白色的石碑,约有半人高。

如果不是老人提醒,自己是万万看不出来的,他手按向石碑之上,还未说话,老人已焦急的问道:“怎么,你没有发现?你仔细的再看一看!”

冷红溪冷然道:“我发现了一个石碑!”

老人惊喜的大声道:“推开它,孩子!”

冷红溪依言一掌推去,他掌力极重,一掌下去,那石碑霍地向后一翻,发出了“砰”的一声。

在冷红溪的视觉里,仿佛是眼前猛然一亮,足下一跄,不知怎么,身子竟自然进到了第四排花树之间。

他口中“哦”了一声。

老人对于这些声音,似乎清楚极了,他呵呵笑道:“好,你现在大概已进来了,我们距离已在两丈左右了。”

冷红溪吃了一惊,道:“可是,我仍然看不见你!”

老人冷笑道:“你马上就可以看见我了,不过,孩子,现在我要提醒你了,你已处身在微妙的“太极两仪阵”之中,你的进退只能由我,却由不得你了!”

冷红溪呆了一呆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人一笑道:“不信,你回过头去看一看就知我所言非虚

冷红溪猛一回头,不由顿时就呆住了,那真是匪夷所思的事情,目光所见处,竟是无限无穷的红黄花树,密密森森的展了出去,来时所见的林木山泉,却成了一个虚无的缩影,远得令人望之模糊不清!

冷红溪不由吓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他猛地身形纵起,足下拔起了七八丈高下。

可是当他身形向下一落,才发现到,仍然是立身在原处未动,这一惊,他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昔日,他从钟先生习艺时,也曾研究过所谓的阵图之学,可是均不外八卦、五行之类,今天这种情形,他却感到意外,惊奇不已!

老人呵呵大笑道:“少年,你还不相信么?”

冷红溪咬了一下牙叹道:“这是一个奇妙的阵式,可是我只要有时间,定能破开!”

“好大的口气!”老人不屑地笑道:“孩子,你是没有办法的,此阵足足费了我五年的思考之力,才算洞穿奥秘,我想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够破开它的了!”

冷红溪冷冷一笑,沉声道:“我该怎么才能走到你身边?”

老人道:“现在就容易了,你我相距就在眼前,其实此阵说穿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冷红溪有些不耐,他真不明白,这老人身处牢内,居然还有心说这些闲话。

令他真正惊奇的是,老人谈话的声音,果然像是近了许多,就如同在眼前一般,这时又闻得老人道:“现在你不妨把身子蹲下来,就可看明一切了!”

冷红溪将信将疑的蹲下了身子,说也奇怪,他本来所见如同“海市蜃楼”的那些远景,赫然竟在目前。

只见无数高峰,嵯峨入云,怪石嶙峋,老藤蔓延,完全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黑岭亡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灯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