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盗》

第10章 枝头春意

作者:萧逸

玉鹰舒修文面色绯红地推开了这扇门,目前为那些奇异的色彩,炫耀得几乎为之昏眩。

她感受到一个她有生以来,从未经过的色情奇异世界,使她害羞得几乎抬不起头来。

可是,眼前的一切,对于一个本性冶荡的少女,该是多么大的一个诱惑?

终于,她慢慢地移身而入,轻轻地又掩上了房门。

映在她眼前四周的,乃是十数幅巨大着色的春情图,这些春图,比之以前所见更要神秘刺激多了。

只见图上那个俊美的男人,正自以各种不同的姿态,与数名美女周旋着,或坐或卧,或立或仰,无不惟妙惟肖,令人心惊肉跳。

玉鹰先是一眼也不敢看,可是当她看了一眼之后,全身上下,立时起了一种微妙的作用。

她只觉得全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倦怠,是那么的春意盎然,懒洋洋地。

于是第二眼,第三眼……

她再也不能克制自己了。

那些大幅的图布之上,炫耀着人性与灵肉的魔影,或高或矮,或上或下,真可谓之春色无边,如醉如痴。

这时,她已失却了理智了。

只见她惺忪着那双剪水双瞳,绯红着双颊,如痴如醉的逐幅往下看去。

那些图布上,是以一种独特的颜料所着色的,看起来每个人物英奇魁伟,娇艳慾滴。

由于这些图悬挂的地方特殊,角度、灯光配合到“恰好”的地步,是以,当你每转一个身,抬一下头,或者侧一下身子,无不有一幅新奇刺激的图画映在你眼前,使你激动的内心更加激动,有如是“火上添油”一般!

舒修文一个天真热情的女孩子,哪里经得起这种魔鬼的诱惑!

当她看到第五六幅图时,已禁不住春心荡漾,粉面汗湿,当时只觉得身子一颤,手一抖,端在手上的那盏翠灯壶“叭”一声摔了个粉碎。

舒修文后退了一步,“啊”了一声,禁不住腿一软,一跤坐倒在地上。

可是,她那春意盎然的一双眸子,却始终离不开这些荡人心神的春图。

她弄不清这些图实际的用途,阴素裳何故把这些东西悬挂在起居的内室,这些都是猜不透的事,可是她却已无心再去思索这些事了。

当她再进一步观赏,始认出了那个俊美的男人,正是前室所看到的同一个人,也就是戒指上的“风火道人”!只是那时并未作道家发式而已。

九女之中,其中有一个,正是阴素裳!

如果不是舒修文亲目所睹,她真不敢相信,阴素裳竟是这么妖冶荒婬的女人。

不同的灯光,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图画,构成了令人心神战瑟的意乱情迷的情境。

玉鹰只看得香汗淋漓,面泛桃花。

她勉强站起了身子,却发现就在这间房子正中的地方,立着一个奇怪的手把状的东西。

舒修文立刻想到,这可能是一个重要的机关枢纽,就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伸出右手,抓住了那个木柄,向下微微一压。

立时,就觉得眼前一花。

她这微微一压之下,眼前可就另外又现出了一种奇景,那所有的挂图,竟全部转成了另一面!

舒修文不由大吃了一惊,细向那些转过的挂图上看去,却发现是男女躶体练功的十数帧功谱,其状丑怪到了极点,那种丑恶大胆的程度,几乎要把她给吓得昏了过去。

当时忙又一扳把柄,一阵丝丝之声后,才又恢复了原样。

玉鹰这时芳心嗵嗵直跳,正不知如何是好的当儿,忽然,她觉得肩上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这一下,把她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猛然转过身来,却发现原来是师父阴素裳。

不知是什么时候,她已回来了,她站在距离玉鹰约有丈许光景处,满面青霜,似有微怒。

玉鹰不由得脑中“轰”一声,猛地跪在了地上,颤声道:“弟子误入禁地,罪该万死,尚请念在无心,你老人家饶了我吧!”

阴素裳这时像是方才浴毕,全身躶露,现出羊脂似的一身白肉,只在要紧之处,披遮着一袭薄如蝉翼的细绢,隐约的现出粉脐玉股,甚是诱人。

这时,她闻言之后,冷冷一笑道:“我早知道,早晚有一天,你会偷偷进来的!”

玉鹰垂着头,羞愧得无以复加,闻言竟哭了起来,一面泣道:“师父,我不是有意的……我……”

阴素裳冷冷一笑,道:“你不要哭,我只问你来此有多少时间了?”

舒修文挥泪道:“不太久……”

阴素裳不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冷笑道:“你胆子太大了,这些东西,并非是我不许你看,只是……唉!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

说着她丢开了身上的薄绢,躶着身子,在一张象牙扶手的靠椅上坐了下来,面上带出了一个十分神秘的微笑,向舒修文瞟了一眼。

这一眼,令舒修文不由得心神又为之一荡。

她叩了一个头道:“弟子不该来此,事出无心,师父你老……”

阴素裳摇了一下手,微笑道:“你也不必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一说你也就明白了!”

用手向四下一指,又道:“这些图,你自然都看过了?”

玉鹰面上一红,讷讷道:“没有……只看了几张!”

阴素裳媚笑了一下,道:“只要三张就够多了,徒儿,你已中了魔了,这是为师我保留了近三十年的‘阴阳太乙春魔图谱’,常人只须看上一眼,也受不了,你却能看了许多,足证你血气充沛,功力深厚!”

她说到此,顿了顿,一笑又道:“只是,这些图画,已破了你少女天癸,从今以后,你已不再是处女之身了!”

舒修文不由大吃了一惊,当时心中不无怀疑,只是师父这么说,她却也不便顶撞。

当时痛哭流泪道:“师父你要救我一救……”

阴素裳冷笑了一声,道:“你不要哭,我不是已经说过了么!你没有什么危险,从今以后,你可以来此,我们可以共同参习这种功夫!”

玉鹰怔了一下,阴素裳咯咯一笑又道:“起来吧,傻孩子,这正是你的福分呢!”

舒修文有些莫名其妙的站了起来,红着脸道:“师父的话,我……我不大懂!”

阴素裳一笑道:“傻丫头,天下没有不懂的事情,本来我还在考虑你是不是可以练这种功夫,现在事实已证明了,你能!”

说着嫣然一笑,道:“你既然已不是处女了,以后也就不要怕了……”

说到此,向四面的壁画上一指,又道,“慢慢的,这些图上的妙趣,你都能懂!”

舒修文虽说是生性冶荡,可是到底是正经姑娘家,乍闻此语,不由吓了一跳,当时红着脸摇了摇头,道:“不……不……我不能学这些!”

阴素裳冷冷一笑,道:“现在不学,也来不及了!”

玉鹰退后了一步,道:“我不能学这些……不能!”

阴素裳嘻嘻一笑,忽然拉下了那袭遮在身上的轻纱向前走了几步道:“你看我,看着我!”

舒修文不明所以然的向前看了一眼,立刻羞得面红耳赤。

她方才有勇气,面对着那些婬画,可是现在却不敢直视一丝不挂的阴素裳,当下忙用双手遮住了脸。

阴素裳见状,面色一沉道:“我知道了,你不必害羞,现在我有办法为你解决!”

说罢忽的一扬双臂,直向着舒修文身上扑了过来。

舒修文忙向左一闪,只以为师父是向自己下毒手,心头暗惊。

阴素裳一声大笑,两只白瘦的手爪,忽又扬了起来,第二次向下一塌,十指一抖,就有十股强劲无比的劲力,由她手指尖上传了出来。

玉鹰暗想,事到如今,只有不惜一死,去与对方一拚了。

可是不容她采取行动,阴素裳的“勾魂鬼爪”已抓住了她身上的衣服。

只听她一声怪笑,双腕向外一扯,呼啦一声,舒修文身上的衣服,竟为她拉下了一大片来。

这种情形,对一个少女来说,实在是极窘的事情。

舒修文惊叫了一声,忙向外一跳,可是随着阴素裳所抓之处,现出了她的雪白肌肤。

她又惊又怒的大声道:“师父你……你要干什么?”

话未说完,阴素裳的双手,已再次的抓在了她下身裙带之上,跟着一拉一扯,整个的衣裙全都脱褪了下来。

现在舒修文整个的玉体上,只剩下一袭红色的肚兜儿,大半个身子,已赤躶在外。

阴素裳目光一扫,似乎呆了一下。

紧接着她怪笑了一声,道:“果然是个美人胚子,只可惜你师公不在,要不然……哈哈!”

舒修文既羞且急,转为暴怒。

她娇叱了一声,道:“老婬妇,你好不要脸!”

说着猛地扑出,双手向外一抖,直向着阴素裳两肩之上打了过去。

可是阴素裳身子一扭,玉鹰已打了一个空,却听得背后一声轻笑道:“小妮子好不知高下!”

玉鹰闻声向前一伏,疾转过来,用弓手反打阴素裳的前胸,阴素裳又是一声娇笑。

她那赤躶的身子,却突由玉鹰的头顶上掠了过来,玉鹰身子一挺,却忽然看见了自己那种半躶的样子,禁不住羞得呆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阴素裳的一双手,又拉住了她身上仅有的那一件肚兜儿,狂笑道:“脱光了,你自己看一看吧!”

玉鹰惊叫了一声,全身上下,已然是寸丝不挂,只被脱得成了一只赤躶躶的白肥羊!

阴素裳身形一飘,上了一张石几。

然后,她用那双充满了神秘*火的瞳子,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赤躶的漂亮徒弟,禁不住连连点着头,道:“果然不错!”

玉鹰发出一声尖叫道:“我与你拚了!”

又腾身猛扑了过去,阴素裳一声冷笑,向外一闪,舒修文又扑了一个空。

阴素裳却轻浮地在她身上拍了一下,又飘身到另一个地方,玉鹰正要再扑过去,可是当她看见了自己这种样子,几乎要羞得昏了过去。

当下,忙又蹲了下来,双手遮住上身,急得想哭,愤恨的道:“阴素裳,你要干什么?”

她一面说着,一面把阴素裳方才脱下的那件纱披拿过来遮在身上,阴素裳冷冷一笑道:“你不用遮遮躲躲的了,我们都是女的,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玉鹰咬紧着牙道:“那么,你快把我衣服还给我……我马上走,我们师徒的关系一刀两断了!”

阴素裳微微冷笑道:“现在已经太晚了,小妮子,你别装正经了,你是什么人,我也早把你看清了,现在……”

得意已极的笑了笑,又道:“我给你看一件东西!”

说罢走到正中的一个直立的檀木香柜边,打开了抽屉,由其中取出了一个金色的纸盒,微微笑了笑,道:“这东西你一定喜欢,拿去看看吧!”

抖手把这个盒子丢了过来,正落在玉鹰身前,舒修文冷然道:“这是什么东西?”

阴素裳一笑道:“好东西,你一看就知!”

舒修文哼了一声,道:“你还想骗我上当?”

可是她目光一扫,无意间,却看见那金色的小盒盖边角,似乎露出一块红色的薄纱。

当下不禁芳心一动,忖道:“莫非是一件衣服不成?自己这个样子,穿一点总比不穿的好。”

想到此,就伸手揭开了盒盖,果然她发现,其中有一袭薄薄的红纱。

看起来,那不像是一件衣服,可是她的手,却禁不住轻轻把它拿了出来,却发现是一块微有异香的纱巾。

舒修文吸进了少许异香,不由得心神为之一荡,当下用手一抖,只听见“波”一声,纱巾伸展开来。

当空洒出了一阵粉红色的浅雾,舒修文只吸进了半口,就再也禁受不住,整个的身子,软瘫了下来。

她只觉得全身这一霎时,竟是一点力量也提不起来了,身上有一种懒洋洋地怠倦感觉。

她目光中,所看见的,乃是四周五彩缤纷,放出异彩的春画,那些画上的男女,在她眼前,似乎都活了,一对对的翩翩起舞着。

看到此,她一颗芳心,整个地都融化了。

虽然她脑子里,仍想着要振作,可是她的眼睛却是怎么也离不开那些画上变幻着的魔影。

忽见阴素裳玉掌一拍,叱道:“大胆的舒修文,为师的命令,你还敢不听么?”

叱罢,就见她赤躶着身子,走到了一座垂吊着的金钟面前,手持金锤,“当!当!当!”一连敲了三下。

钟声悠扬,有如天乐一般。

玉鹰舒修文乍然闻得这种声音,竟似着了魔似的站了起来。

只见她玉面绯红,媚目漾波,直向着阴素裳身前姗姗行去。

阴素裳见状,尖笑了一声,道:“小妮子,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枝头春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灯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