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盗》

第12章 身不由己

作者:萧逸

束子凯闻言,不由面色一红,他低头叹息了一声,走到了舒修文身边。

玉鹰此刻秀发蓬松,泪流满面,抽搐着道:“你别管我,走你的吧,我还是死了的好!”

旋又粉颈一扬,转向一边的冷红溪道:“姓冷的,你又何必假惺惺,要杀就杀,姑娘我才不在乎,你杀吧,杀呀!”

她一面说着,一面挣扎着要站起来,可是却怎么也站不起来,只累得她气息喘喘,香汗淋淋。

冷红溪看着她这一番做作情形,不由得冷冷一笑,想不到数日不见,此女竟变成了如此泼贱,不由甚有感触,足见“近墨者黑”这句话是不错的了。

那束子凯这时见状,不由大惊,他只以为玉鹰真要寻死,当下慌不迭的去抱住她。

玉鹰哭哭啼啼,衣衫半解,酥胸玉腿,半隐半现,那模样儿,当真是“楚楚可怜”。

可是这些情形,在冷红溪眼中,只有陡增厌恶,毫不动心。

舒修文哭闹了一阵,见冷红溪伫立如松,不为所动,也觉出无味,当下抹了抹脸上的泪,冷冷一笑道:“我知道你讨厌我,我不该把那枚两相环由你手上拿下来,可是,谁知你是装死的!”

束子凯轻轻推了她一下道:“你少说一句,我们走吧!”

他此刻,已对此女种下了情因,生恐她多言激怒了对方,自取杀身之祸!

可是他又怎么知道,舒修文那种水性杨花的个性,这时她因见冷红溪已无愤怒,竟又动了勾引之心!

实在的,冷红溪是她梦寐所不能忘的意中人,自从昔日在巴山一晤之后,冷红溪的影子早已根深蒂固的隐藏在了她的心中,这种意念是没有法子改变的。

因此,舒修文在误认他已死之后,感情上是受了相当波动的。

这时,出乎她意料之外,冷红溪非但没有死,看起来,却似乎出落得更为英俊,舒修文怎不动心,相形之下,束子凯虽是英俊潇洒,却显得黯淡无光。

她用她那双醉人的眸子,向冷红溪一瞟,然后又作出一个媚态,对束子凯道:“你不要劝我,我呀!我才不怕他呢,叫他打死我好了,叫他杀了我好啦!”

一边说,一面勉强站了起来,可是接着又娇哼了一声道:“哎哟!我的腿……我的腿!”

说着又坐了下来,两只手在腿上揉抚,只见她玉腿半躶,凤目微睨,带出万种风情!

冷红溪不禁更为感慨,他为此女的堕落感到悲哀!

他仍然记得昔日在巴山,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此女风范威仪,确曾令自己钦慕,曾几何时,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堕落至此!

当下禁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转身而去,忽听得束子凯一声唤道:“红灯侠请转!”

停步回过头来,他这时才注意到这个叫束子凯的人,只见他眉目间虽是一团正气,但印堂暗含着一些乌黑的晦色。

当下,冷红溪黯然一笑道:“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束子凯抱拳道:“在下束子凯!”

冷红溪点了点头,道:“束朋友,我看你还不失是一个正直的汉子,男子汉大丈夫,要提得起放得下,不为女色所误!”

才说到此,那舒修文又道:“哎哟!我的腿……我的腿……”

束子凯立时面色大变,道:“冷大侠,你要救她一救……为她把穴道解开吧!”

冷红溪冷笑了一声,道:“束兄!此女中恶已深,莫非你还看不出来么?也许这样,她还少为一些恶,其实她照样可以行动,只是无法再用武功罢了!”

舒修文听到此,不禁吓得面色一白,她忽然一挣束子凯的双手道:“既然这样,还是叫我死了吧!”

说着竟一头向身边的大石之上撞去,束子凯哪知她是做作,见状大叫道:“不可!”

他猛地一探右手,压在她的肩上,把她硬生生的拉了回来,她却是哭闹着不依。

束子凯被闹得频频叹息,狼狈不堪,他以一双求助的眼光,望向冷红溪,道:“冷大侠……求你破格为她解开了穴道吧!”

冷红溪见状,知道束子凯此刻对玉鹰已种下了孽情,非人力所可以挽回了,不由叹了一声道:“我知你爱她太深,只是束子凯,你如不听我好言相劝,日后必会后悔!”

束子凯摇头苦笑道:“我不后悔!”

冷红溪鼻中哼了一声道:“一失足成千古恨,你如答应我离开此女,我就马上为她解开穴道。可好?”

舒修文闻言,依在束子凯怀中,嘟了一下嘴,道:“凯哥哥,不要答应他,我才舍不得离开你呢!”

说着并伸出了一条粉臂,轻轻攀在了束子凯颈项之上,带出一副绝美娇柔的姿态!

束子凯本己硬下心来,想答冷红溪一个“好”字,却是再也无法启口了。

他脸色涨得通红,轻轻把玉鹰的腕子分开来,望着冷红溪呐呐不能出声。

红溪不由双目一睁,怒声道:“怎么样?你莫非甘心为此女所误么?”

束子凯身子微微抖了一下,他咬着牙道:“我……我……”

玉鹰却伏在他胸上嘤嘤的哭了,她泣道:“你就离开我吧!别叫我把你害了,我是坏女人,狐狸精……”

她愈这么说,束子凯越是放她不下。

只见他面色发育,望着冷红溪,摇了摇头道:“我……我不能离开她。我爱她!”

冷红溪不禁怔了一下,遂道:“那么,你们去吧!”

束子凯忽然抽出了长剑,只见他甚为激动的道:“冷大侠,你的心也太狠了,你如不解开她的穴道,我也活着无味……”说着剑光一绕,直向自己颈子上抹去!

可是他怀内的舒修文,早已防他有此一手,这时见状,狠命的拉住了他一只手,泣道:“你好……你先杀了我吧!”

束子凯赶忙把宝剑扔在了一边,只望着冷红溪频频苦笑不已!

冷红溪见状,冷然道:“束子凯,这是你心甘情愿,今后如有所悔,恨你自己吧!”

说到此,面色一沉,厉声向玉鹰道:“我现在为你解开穴道,论罪你死有余辜,只是为了这个人……”

他用手指了束子凯一下,冷冷一笑,道:“为了他,我饶你一次,你应该从今洗心革面,好好对待此人……”

玉鹰用一双凄怨的眸子,望着他冷冷笑道:“你又何必救我?”

冷红溪恨声道:“我已说过了,为了他,还有你妹妹雪雁,她比你好多了!”

舒修文一愣,道:“你见着我妹子了?”

冷红溪摇了摇头,玉鹰却嘻嘻一笑道:“我明白了,八成你是看上了雪雁了吧?是不是?嗯?”

柬子凯不由大惊道:“修文,你不要乱说!”

舒修文格格一笑道:“我还当他是多大的英雄呢!原来也是个……”

冷红溪不由剑眉一挑,待要发作,可是当他看见束子凯那种痴情的样子,顿时又心软了。

他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手来,虚空一指,舒修文不由打了一个冷战,束子凯大惊道:“你……”

冷红溪一声冷笑道:“不要怕,她的穴道已经解开了,你们走吧!”

说时舒修文闻言,偷偷活动了一下,果然身上舒畅多了,知道所言非虚,顿时胆子就大了许多。

她发出了一声媚笑道:“你这个人,可见还有一点良心……我还以为你是铁石心肠呢!”

冷红溪冷笑道:“舒修文,你如洗心革面,这位束兄正是你的良伴,今后如果负他,我决不会饶你!”

舒修文巧笑道:“什么时候,你怎么也学会了碎嘴了?”

她一边说着,脚步巧巧的向前移动着,束子凯不由心中起疑,正要阻止,忽见玉鹰一声娇叱道:“你也躺下来吧!”

她手中蓦然打出了一张彩帕,就像一片彩云似的,飞到了冷红溪面前,然后“波”的发出了一声轻炸,散开了一片五彩色的烟雾!

束子凯见状大惊道:“你这是作什么?”

“呼”一掌,直向当空击去,可是无需他多此一举,那张彩帕却早为更大的一阵风力吹上了半空,“叭”一声炸了一个粉碎!

束子凯只怕冷红溪会加害玉鹰,心中大惊,猛地扑上前去,拦在了玉鹰身前。

可是冷红溪并没有出手,他冷笑了一声,道:“方才我已说过了,这一次我原谅了你,如果下一次再犯在了我的手中,可就怪不得我手黑心辣了!”

玉鹰呆了一呆,冷冷的道:“红灯盗,你只敢欺侮我,放着莫环却不敢对付,你又算是哪门子好汉?”

冷红溪哈哈一笑道:“你以为那老贼跑得了么?你们快去吧!”

说着两道剑眉蓦的一挑,现出了无限杀机,束子凯不由拉了玉鹰一下道:“我们走吧!”

玉鹰对于冷红溪,虽说是还没有死心,可是对方就像是一尊石刻的神像似的,似有一种神圣的尊严,令人不敢侵犯!

她无可奈何的随着束子凯步上了山道,冷红溪伫立在大石上望着他二人的背影,叹息了一声。

对于玉鹰舒修文这个人,他感到很惋惜,他曾经目睹过她光辉的一面,可是现在却又看见了她堕落,甚至于步入毁灭的一面。

冷红溪对她惋惜,想对她施以援手,可是她却硬把自己推向千里之外!

冷红溪突然忍不住唤道:“束兄请回!”

束子凯怔了一下,玉鹰赌气道:“不要理他,别过去!

可是束子凯仍然转身走过来,他走到了冷红溪身边道:“冷大侠何事召唤?”

冷红溪看着他,诚挚的道:“束兄,你是一个有为的人,千万不要为女色所迷惑……”

束子凯面色一红,呐呐道:“我知……道!”

冷红溪冷冷一笑道:“此女随那阴素裳,日子已久,焉能学得什么好来?她中恶太深,只怕本性难再复见,你要设法使她重见天日,这才是我辈应有的本色!”

他语重意诚,束子凯当时点了点头道:“冷兄所言,在下永记心中!”

红溪微微一笑,道:“此间事了,我仍会返回浣花溪上定居,今后你如有事,可至彼处找我,我定助你一臂之力。好,再见吧!”

在冷红溪那双光芒四射的瞳子里,束子凯可以看出来一份真情,不由得甚为感动!

这时舒修文却已显得不耐烦了,她独自转过身子,朝山下行去。

束子凯忙追上去,玉鹰冷笑道:“你们说些什么?还瞒着我不成?”

束子凯面色一红道:“没有什么!他只是告诉我定居浣花溪,让我们以后有事可以找他去!”

舒修文闻言,心中一动,就把这句话记在了心中。

他二人渐去渐远,只剩下了两个飘飘的影子。

冷红溪望着二人的影子,不知心中是一种什么滋味!

他似乎也有一点点羡慕的感觉,脑子里不知怎么,竟然浮起了那个叫雪雁舒又青姑娘的影子。

他默默地想:“不知她如今又怎么样了?”

这时山风呼呼,把他身上的那袭绸质单衣吹得猎猎的飘了起来,附近的松树梢儿,更发出了一片哨子似的声音来!

这位不可一世的当今奇侠,这一刹那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之感。

他仿佛是又回到了昔日困处岩穴的生活领域之内了。

那些无限无尽的寂寞日子里,只有日月星辰,山风山雨为伴,在那阴沉隔绝的寒涧里,自己是如何的在打发着日子,一天……两天……

后来,一只白鹤的出现,才为自己带来了希望,才使得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初次有了“生”的希望!

因此,那个署名“雁”字的姑娘,该是唤起自己生机和信心的第一个人了。

她也是得到自己真情的惟一的一个姑娘了。

可是她竟然会在山崩罹难惨死,且尸骨无着。

想到此,他禁不住双手用力的互捏着,发出了一阵格格的暴响之声。

这是他生平所感到最愧恨的一件事,试想一想,那个女孩子是为了救他,才会遇上了这件事,怎能不令他愧恨!

想到这里,他只觉得眸子里一阵酸酸的感觉,竟然滚下了两行泪来!

他是铁石心肠,从不曾因为一个女孩子而落过泪,这还是第一次!

就在川峰上,他不知道站了多久,好像一切都麻木了,突然,他身后有人发出一声冷笑!

冷红溪心中一动,慢慢转过身来。

他看见身后数丈处,一棵老松之下,立着一个苍白消瘦的妇人!

这妇人瘦得怕人,身着一袭黑衣,被山风吹得左右不停的飘动着。

尤其是她那张尖削苍白的脸,看起来竟是一点血色都没有,这时候出现这么一个人,的确够奇怪的。

冷红溪双眉一挑道:“你是谁?”

说着右掌微微的抬了起来,那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身不由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灯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