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盗》

第14章 活命郎中

作者:萧逸

冷红溪这一口剑,蓦地掣出来,当空闪出了一道奇光,整个的剑身,直向着前行的白衣人背上逼过去。

眼看着剑锋已挨在了那白衣人的衣边,忽见他身子一个疾转。

这时冷红溪似乎才看出来,这是一个长脸、颇为清秀的瘦老人。

他身上穿着一袭肥大的袍子,只见他张口大笑道:“好小辈!”

袖沿向外一翻,“呼噜噜”发出了一大股风力,冷红溪的剑身,为他卷了个正着!

白衣瘦老的内力极大,震得冷红溪这一口剑一阵急颤,可是冷红溪究非泛泛之辈。

他冷叱了一声道:“大胆的老儿!”

剑身向前微微一送,就势又蓦地向后一抽,“嗖”一声,已把长剑收了回来。

白衣老人不由微微吃了一惊,因为凭他袖口上的真力,竟然未能把对方这口剑锁住,可想冷红溪的真力也确实可观了!

他呵呵发出了一阵笑声,道:“红溪小儿,你真要跟我动手么?”

说着一双手仍然夹着莫环,整个身子直线似的,沿着山壁上升起来。

只见他倒点着一双鞋尖,起势有如是“潜龙升天”,急速上升了七八丈高下!

冷红溪眼看大仇得报,却没有想到,临时会出现了这么一个人物。

这人武功之高,可以说是自己生平仅见,而他偏偏对莫环有所垂青,于紧要之际把莫环救了。

冷红溪这一口气如何能忍受得下?

他大吼了一声,道:“老头儿,你是什么人,快快报上名来!”

口中喝着,足下早已一顿,身子有如是长虹腾空似的纵了起来,掌中剑再次的抖出去,直点白衣人前心。

他剑上光华灿烂,剑身由于疾速的抖动,发出了一片轻啸之声。

这一招,明是“长蛇吐信”,暗中却含着“三环套月”的惊险手法,“点咽喉”、“挂两肩”,一剑三招,确是具有无比威力!

白衣人见状寿眉微皱,白鞋在石壁上猛地一拧,如同一缕轻烟似的再次升起。

可是冷红溪的长剑,却由他颔下紧擦而过,冷冰冰的剑身,以及森森的剑气,使得对方这位武林怪杰,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虽是逃过了这一招,却也险到了极点。

只见他双目一睁,一声狂笑道:“小辈,你再来!”

说着双足不停的连续踹蹬着,一路揉升而上,冷红溪这时也展开了雪猴身法,在峭壁之上,一路轻蹬巧纵,紧紧跟着!

那白衣瘦老人见状之下,连连冷笑道:“难怪你如此狂傲,原来是有些能耐,只是……”

他又发出了一声狂笑道:“今夜你是碰见对手了!”

这个“了”字一出口,只见大袖一展,足足又升空八九丈之高,没入黑暗之中!

冷红溪厉叱道:“老儿,放了莫环,饶你活命,否则你我势不两立!”

他说完话,黑暗中却没有一点回音!

这时候,他一腔怒火,实在是忍无可忍,口中厉吼了一声道:“你们两个纳命来!”

叱声中,他双足一点,用足了内力,直向黑暗中投去。

一个人在愤怒之中,常常会作错了事情,尤其是观察力常常有误。

冷红溪身子蓦地拔起来,像是一只大兀鹰。

可是他显然是中了计了。

冷红溪内力充沛,自练成“雪猴”身法之后,轻功更已独步宇内。

这时他全力纵起,足足拔高了十丈左右。

可是当他势尽向下一堕的当儿,暗影之中,忽然有人叱道:“下去!”

一股奇大的风力,向外一吐,冷红溪身在空中,又没有发现掌风来处,一时为这股风力荡出丈许以外。

他身子一个侧滚,勉强挣回了数尺的距离,可是已失去了落足的准头!

脚下一踏空,直向着百丈悬崖之下坠去!

这一惊,惊得他出了一身冷汗,黑暗中,他看到一些藤草之类的东西,连忙伸手一抓。

可是他下坠的势子太猛了,他想攀附的东西、不过是一株野草,只听“哗啦”一声,连人带草,一齐向深涧之中跌了下去。

当悠悠的风,轻轻的吹过来的时候。

冷红溪深深地喘了一口气,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金黄的颜色。

阳光似乎已过了最盛的时刻,显得有些微弱。

他心中动了动,暗忖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呢?”

想着他翻身坐起来,可是身子一动,一阵刺骨的痛楚,令他打了一个哆嗦,不由自主身子又倒了下去。

这时,他才隐约的想起来,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试着用手摸了摸身下,真算是万幸,下面竟是厚厚的一层枯草,否则恐怕早就没命了!

他禁不住叹息了一声,自语道:“我是完了!”

他又试着举了一下腿,只不过举起尺许高下,就酸得受不了,又放了下来!

这时候,却有一只雪白的玉手,轻轻地按在了他的额上,一个少女娇脆的声音道:“你现在还不能动。唉……真没有想到!”

冷红溪不由大吃了一惊,猛地转过头来,顿时呆了一呆,道:“你……”

就在他身后,一块平整的石头上,促膝坐着一个紫衣长发少女,不是别人,她竟是雪雁舒又青!

只见她秀眉微颦,碧海似的双目,淡淡的掩着一层轻愁,在她黑而长的睫毛上,沾着一些水晶一般的泪珠儿,似乎方才伤心地哭过。

冷红溪大是尴尬的道:“雪雁……是你!”

雪雁秀眉微微一扬,道:“冷兄,你还不便多说话,你的伤很重,我又不敢动你,这可怎么好呢?”

冷红溪笑了笑,道:“我与姑娘在此相遇,真是想不到的事情!”

雪雁向他注视了一会儿,才叹了一声道:“你的命真大,水里也淹不死你,山上掉下来也摔不死你,不过我真奇怪……”

说到此,望着他怜惜的皱了一下眉头,道:“什么人有这么大本事,能把你打成这个样子?”

冷红溪虽然对这位姑娘的印象不恶,可是到底她姐妹昔日是与敌人一边的,此刻突然出现,更不知她心中打着什么主意!

当时冷冷一笑道:“姑娘不必多问,只怪我运气不佳,现在落在了你的手中,更是无话可说,只是我此刻负伤,却是走动不得,姑娘你去通知那莫环一声,叫他来杀我,或是就此给我一个痛快也就算了!”

说罢,闭上双目,不再多说。

雪雁闻言粉面一红,似怒似嗔的道:“冷兄,你看错人了。”

冷红溪不由一怔,急速睁开了眸子,有些怀疑的道:“怎么,你……”

雪雁把脸偏向一边,忿忿的道:“你莫非以为我是莫环一边的不成?”

冷红溪鼻中哼了一声,道:“昔日在浣花溪,我险些吃了你的大亏,令姐玉鹰更是心毒手辣,你怎说不是莫环一边的?”

雪雁闻言呆了一呆,遂叹了一口气道:“从前我和我姐姐是太糊涂了。”

说着慢慢又转过脸来,有些歉疚的望着冷红溪道:“自从那夜莫环和你在浣花溪上比武之后,我才发现到他为人的阴险,所以决心摆脱他,以前我们实在是太不对了!”

冷红溪怔了一怔道:“姑娘能辨是非、分善恶,令人钦佩,只是令姐沉迷不悟,日后只怕没有好的下场!”

雪雁立时一惊,道:“你见过我姐姐了?”

冷红溪冷笑了一声,道:“岂但是见过了她……不过,眼前她已离开了青城,不知到何处去了!”

雪雁呆了一呆,道:“我只听说她在青城山,结识阴素裳,十分投机,想来劝劝她,想不到竟又扑了一个空!”

说到此,显得很是伤感的道:“冷兄,你此刻不便多说话,如果你信得过,我背你去一个地方,暂时先休养几天,等你身子好了再说,好不好?”

冷红溪试着动了一下身子,只觉得百骸酸痛,那酸痛,系发自全身骨节,使他连站起来的力量也没有。

他痴痴的望着雪雁,只好点了点头道:“谢谢你,不过……”

雪雁闻言含笑站起来,道:“不要再多说了,来!我先扶着你站起来!”

说着她伸出两只手,把冷红溪慢慢扶起来,自己蹲了下去,微微有些脸红,道:“你趴在我背上!”

冷红溪这时也确实是失去了主意,他只道了声:“多谢!”

当时就把身子倒在了雪雁背上,雪雁舒又青站起了身子,遂展开了轻功,一路纵跃,直向着山岭之上扑去!

她身子每一展动,冷红溪都好似骨头要散了一般,可是他却咬紧了牙根,连哼也没哼一声。

雪雁身形展开,不久来到一片悬崖之前,她收住了步子,皱了皱眉道:“冷兄,你再忍耐一会,就要到了。”

冷红溪点了点头道:“姑娘请便!”

说话之时,舒又青已长吸了一口气,猛地自峰头上投身而下,她背后虽背着一个人,落地仍是十分轻灵,像是一只穿房越脊的大狸猫似的!

冷红溪不由大为赞赏,道:“姑娘好功夫!”

雪雁回眸一笑,道:“不要笑话我了,我这一身功夫比起冷兄你真是差得太远了!”

冷红溪伏在她背后,只觉得这姑娘身形起落之间,轻盈已极,她那漆黑的头发,结成了一条长长的发辫,垂在背后,不时挨到自己脸上。

这时见她回头一笑,吹气如兰,她那微微润着汗水的脸,看来更是娇嫩慾滴。

冷红溪不由心神微震,忙自镇定,不再言语!

眼前有一棵极大的黄果树,遮住了夕阳,有如撑着极大的太阳伞。

舒又青行到了树下,娇喘道:“先歇一会,我走不动了!”

冷红溪咬着牙道:“姑娘只需扶住我,我勉强还可以走!”

舒又青慢慢把他放在树下,理了一下散在前额的秀发,用手向前面指着道:“过了那一片树林子,有一个安静的地方,你可以暂时住下,我设法为你找一个大夫来……”

方言到此,忽听得一声铜钹声响。

二人转脸望去,只见一个黑衣老者,头戴草帽,足踏芒鞋,手上拿着一个竹竿,竿上挑着一块白布,其上写道:“跌打损伤,本人专治。”

老者正提着过长的黑袍下摆,跨过一块山石,右手五指分扣着一面小锣及一杆锣锤,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雪雁不由心中一动,上前一步,招呼道:“喂,看病的是吗?”

老者停住了脚步,向这边望时,舒又青不由蓦地吃了一惊!

原来这老者,生就一副怪相,左边脸上,贴着一块膏葯,连左耳也全都看不见了,只现出右面一只独眼,闪闪射出精光。

这还不说,他那一头乱发,由草帽之下露出来,粗细不一的好像结着十来条辫子。

这老人皮肤作古铜颜色,尤其是脸上现出的皱纹,既多且深,一眼就可看出是久历风霜的老江湖!

他向树下二人望了一眼,慢慢走了过来,道:“姑娘,是你要看病么?”

他语声苍老,含着很深的湖北口音,舒又青回身向冷红溪一指道:“是他,你来看看吧!”

这老郎中行到了近前,他那一只独眼,先在雪雁脸上转了一转,点了点头,才把目光移向树下的冷红溪,点头嘿嘿一笑道:“小哥儿,你八成是摔伤的吧?”

冷红溪这时圆睁着一双眸子,打量着这个怪异的老郎中,闻言点了点头,道:“不错,你能治么?”

老郎中呵呵一笑道:“那可要看你的造化如何了!”

说罢放下了手上的布幡,坐了下来,一只独眼逼视着冷红溪道:“我这个野郎中虽然难得有人请教,但却有三不看的规矩。”

雪雁在一边,不由有些生气的道:“哪三不看呀?一个郎中还有这么多规矩!”

老郎中竖起了三个手指,道:“第一,不为富家人看病,有钱的人命贵,我老头子犯不着侍候,就是给我一万两银子,我也是不看!”

冷红溪点了一下头,道:“倒是一个硬骨头的臭汉!”

老郎中一怔,道:“怎说是臭汉?”

不知务何冷红溪似乎很和这老郎中投缘,当下答道:“有钱的人并非全是坏人,你却一视同仁,怎说不臭?”

黑衣老者哈哈一笑,狂摇双手道:“骂得好!老夫我生性如此,说我香也好,臭也好,小哥儿,我全不在乎!”

雪雁正为冷红溪的伤势担心,偏偏这个老郎中又说个没完。

当时她皱眉向那老郎中道:“你还是先为他看伤要紧,尽说这些作什么?”

老郎中摇了摇头,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于是又道:“第二,不与姦巧阴险,以及绿林道上的朋友看病,对这些人物,我是敬鬼神而远之,我惹不起他们!”

冷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活命郎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灯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