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盗》

第15章 残师瞎徒

作者:萧逸

目送着那个老郎中消失后,这个瘦削的女人慢慢转回客房,她内心终于否定了方才那个设想。

她想,这是不可能的,天残老人管青衣,怎会来到这里,现在还有没有这个人都是问题问题上的首要地位,驳斥了王明等人在这一问题上的右倾机,他该早已死了!

瘦妇人想到这里,越觉得当前之事,有些“事不宜迟”,下手越快越好!

她独自在客房内,痛一阵恨一阵,想到不久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些事情,哪一件都足以令人切齿痛恨,她暗中发下誓言,这些仇恨,自己一笔笔的都要算清楚的,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入夜,这个瘦削的女人,把自己打点得很是利落,由于月余没有练功夫,她身上的肉都开始发松了,因此,她不得不用一条黑布,把两腿以及那只独臂紧紧的缠上,这样可以化松弛为坚劲,试了试,很是满意。

虽然少了一只胳膊,可是她却有自信,只要凭一只手就能把瞎了双目的简秋料理了!

一切就绪后,她才吹灭了桌上的灯。

当远处的更楼上,更鼓一连敲了四声,这个瘦女人更显得精神抖搂了!

只见她推开了窗户,独手在窗座上微微着力一按,整个身子如同狸猫似的窜了出去!

瘦女人身轻如燕,她拱着身子向瓦面上一落,向下一塌,看起来像一头猫儿那么大小!

在一轮皓月照射之下,她向四周流目微盼,倏地身形向空中一弹。

等到身子高高的升起数丈,又复往下轻轻一落。

这时,她已经到了简秋所住的那间客房门前!

瘦女人面上罩上了一层阴影,她那双陷入眶内的眸子,更闪闪放出凶光。

她左右看了一眼,遂轻轻把身子向门上靠去。

这扇门是锁着的,瘦女人冷冷一笑,身形再起,这一次却落在了窗前!

她试着用那只独手,向窗上轻轻一推,禁不住内心一阵狂喜!

原来这扇窗户,竟然没有关上!

瘦女人在测知房中人已熟睡之后,她毫不犹豫的向窗内一滚,便如狸猫似的,翻入到房内!

借着月光,她向室内各处看了一转,不由暗暗狞笑了一声!

房中仅有一床一桌,在木床的一边,是一个用帘子遮着的柜子,房内静如无物!

瘦女人远远的面对床前立着,定了定神!

她看见那瞎子简秋,正静静的在床上躺着,被子紧紧的裹着,也许是他怕风寒,整个头部,几乎全都缩在了被子里,只露出一缕黑发!

瘦女人看到此,禁不住杀机顿起。

只见她身子徐徐向下一矮,已把背后一口长剑掣了出来,暗室里亮起了一道银虹!

遂见她足下一点,如同燕子一般的,已扑到了床边,口中狞笑道:“简秋!你认了命吧!”

长剑向下一落,“喀喳”一声,整个的床铺,被她这口剑一劈为二。

瘦女人剑身向后一抽,正要飘身而出。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暗影里一声冷笑道:“阴素裳,你这女人好狠的心!”

一口冷剑,已实实点在了她的后心上,阴素裳不由打了个寒颤,猛地翻过身来!

可是,这口剑的剑尖,又指在她的前心,只要向前再推进分毫,可就免不了血溅剑锋!

她禁不住面色一变道:“啊!”

目光望处,只见一个青衣少年,直挺挺的站在眼前,正是那瞎子简秋!

阴素裳打了一个冷战道:“你……”

她口中这么说着,足下却轻轻向后退了一步,可是简秋的剑尖却也向前逼进了一尺。

阴素裳冷冷一笑,声音颤抖的道:“简秋,你莫非还敢对我……下手么?”

说罢,她缓缓举起了手中剑,正要有所动作,简秋冷笑了一声道:“放下你的剑,不要欺我看不见!”

简秋说着,手中剑又向前推出了寸许,阴素裳吓得面色如土,鲜血已顺体而下,她尖叫道:“有话好说,你……”

简秋笑了一声,他那张脸上,这时变为一片铁青色,只听他冷冷的道:“阴素裳,这是你自己投上门来,可怨不得谁,当真是皇天有眼,我简秋能手刃你这无耻的贱人,可谓快慰已极!”

说到这里,仰天狂笑了起来!

阴素裳面色苍白的道:“简秋,你双眼我有办法可以让它复明的……你不可胡来……”

简秋冷冷一笑,道:“这双眼睛如今已对我无关紧要,阴素裳,你应该知道,这多年来,你无日不在啃嚼着我整个的心灵……我做梦也会梦见你,现在你终于送上门来!”

顿了顿,咬牙切齿又道:“你还想再逃开我的剑下,那是妄想!”

阴素裳右手猛地向上一翻,掌中剑直向简秋颈项之上绕去!

可是简秋早已防到她会有此一着,他所以迟迟不下手的原因,是想知道一下,阴素裳到底心有多狠?

阴素裳因欺他是个瞎子,所以才会如此,她哪里知道简秋是个十分精细之人!

简秋这口长剑,点在她前心之上,她的一举一动,无不被他由剑身的颤动而探知得一清二楚!

是以阴素裳身形微晃,简秋立时惊觉!

就见他那双瞠着的双瞳猛地一翻,道:“你是想死!”

长剑一转,血光崩现,阴素裳惨叫了一声,踉跄出了六七步以外,一跤摔倒地上。

她那只拿剑的右手,已被简秋整个的给削了下来,全身上下变成了一个血人,只疼得她在地上满地的打着滚,嘶号鬼叫不已。

简秋一声狂笑,道:“阴素裳,这是你自己作的孽,可就怨我不得了!”

说着又持剑猛扑过来,阴素裳此刻简直形同一个冬瓜也似,她虽是疼得全身乱颤,冷汗直流,可是心中却是很明白的!

她知道,这个瞎子和自己仇深似海,他是绝不会饶自己活命的,当下见状,忙强撑而起,双足死命一顿,箭也似的向着窗外投去!

简秋闻声一声狂笑道:“你死期到了!”

右手向外一抖,掌中剑化为一道银虹,穿窗而出,阴素裳身子猛地一翻,她想用脚把这口剑踢开,可是已慢了一步。

只听见“噗”一声,这口剑深深的贯入到她前心正中,鲜血如箭似的喷了出来。

阴素裳连半声都没有叫出来,顿时倒地不起,一命呜呼。

简秋身子如同风车似地扑了出去,右足抬处,踩在了阴素裳身上。

他右手一探,已把插在阴素裳胸口的长剑拔了出来,他身子抖成了一片,低声颤抖道:“贱人……你终于死在我简秋手下了,我要挖出你的心来,活生生的吞下去……”

说到此,举剑直劈而下!

可是,这时忽地吹来了一阵风,一只手抓住了简秋持剑的手腕。

简秋不由大吃了一惊,他用力一挣,对方竟是手劲大得出奇,一挣竟未能挣脱,当下不由左手一抡,用分筋错骨手,直向这人身上抓去!

这个蓦然来临的怪客,一声笑道:“算了吧,老弟,别得理不让人了!”

说到这里,只见他左手一翻,不知怎么,却又扣在了简秋的左腕之上。

简秋双手被对方扣住,就像是插在了山石之中,休想挣动分毫。

他不由呆了一呆,怒声道:“什么人如此戏耍于我?”

这人呵呵笑道:“得啦!要不是我老头子事先关照你,只怕你简秋早已死在了这女人手上了!”

哑声一笑又道:“你先回房去,等我把这女人的尸首料理一下,给人家看见了可是不大好!”

简秋翻了一下眸子,呐呐道:“你是今天白天来的那个老郎中是不是?”

这人一笑道:“对了,这一次你猜对了,你先进去吧,我去去就来。”

说着双手松开了简秋的手腕,简秋微微一笑道:“尊驾好意,在下心领,只是萍水相逢,怎敢相劳,我自己会处理。”

说罢还剑入鞘,由身侧取出一根丝绦,抖开来,把阴素裳尸身捆了起来,向着这老郎中道:“我等下就来,请稍候!”

向下一杀腰,蓦地腾射而起,只见他右手提着阴素裳的尸身,在屋脊上起落着,竟有如星丸跳掷一般,瞬息间,已驰出了老远!

他来到了一片旷野,才停下脚来。

凭着这多年来,失明的磨练,简秋已能善用他的嗅觉去观察一切!

这时,他已知道来到了一处无人的旷野,就把尸体放了下来!

只见他忽地伏身地上放声大哭了起来,口中喃喃的泣诉道:“简秋!简秋!你终于报了这笔仇了……十年,这十年的罪你是怎么挨过去的?”

说到此,霍的抽出了剑,向着阴素裳的尸身之上一阵乱砍,直到把阴素裳整个的砍成了一片肉泥,才停住了手!

冷月之下,他那张苍白的脸,一阵阵的抽动着,这时候他冷酷得像是一头野兽!

他——简秋,永远也忘不了这十年来,一个盲人内心的痛苦与愤怒!

曾经不止一千次,简秋暗中发誓、赌咒、一旦自己要是捉到了阴素裳之后,必定要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现在他虽没有这么做,但是当一剑一剑砍在阴素裳尸身上时,却也能把他内心的一种无名愤怒发泄出来!

这是一片树林子,他愤怒的举动,惊飞了栖息在林中的一群乌鸦,他缓缓的擦干了剑上的血迹,把长剑插回鞘内。

然后,他由身上取出了一个扁盒子,由内中挑出了一点点白色的粉沫,向尸身上弹了少许!

这是风火道人吴天化自制的“化尸丹”,除了人身上的头发牙齿以外,全身骨肉一经沾染,可在一个时辰之内,化为一滩黄水,当真是厉害无比!

简秋方把“化血丹”收起,就听得身边一声冷笑道:“小子,你的心也太狠了!”

这声音正是那个老郎中,简秋闻声一惊,猛地转过身来,长眉一挑,道:“要你多管,去!”

“去”字一出口,身子已如风车似的窜上前来,双掌一推,直向着老郎中两肋下击到!

老郎中口叱了声:“好!”

身子蓦地向后一倒,简秋双手同时落了空,老郎中口中又发出了一声长笑,如同一片云似的,自简秋头上翻了过去!

简秋不由勃然大怒,他疑心对方这个郎中是一个不利于自己的敌人,当时不再手下留情!

老郎中身子方翻出去,简秋立即跟踪而至!

只见他双目怒瞪,右手蓦地向外一翻,掌中已又掣出了光华闪烁的长剑。

老郎中哈哈一笑,道:“小子,你敢对我老人家动家伙么?”

简秋一声怒吼,长剑由下而上,划出了一道银虹,直向着老郎中上身卷去!

可是,这个老郎中,是何等身手之人,怎会为他伤着?

剑光一闪之下,就见这郎中整个身子,随着剑势,蓦地腾空而起,紧跟着足尖在剑身上轻轻一点,又翩然的飘落在地!

简秋虽是双目不见,可是凭感觉,却能测出对方的动作,甫一交手之下,他就感觉到对方武功极高,高得惊人!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既经交手,总要见个胜负才行,但他奇怪的是,这个自己生平仅见的厉害人物,怎会与自己为敌?

想到这里,简秋更加不禁有些气恼,手下也就越发的无情,他长剑一转,身随剑行,又转了过来。

他面色极为冰冷的苦笑了一下,道:“阁下何人?我们素昧平生,何故如此欺人?”

老郎中嘻嘻一笑道:“小瞎子,你自己看不见又怪得谁来?你有本事,只管尽量的施展出来,看看能把我如何?”

简秋冷冷一笑,右手一抖掌中长剑,发出了一声龙吟,他面色严肃的道:“简秋生平行为检束,不伤无仇无罪之人,阁下与简某有什么过节,尚请明说了才好!”

老郎中嘻嘻一笑道:“小瞎子,你难道不明白?”

说罢哈哈一笑,向前走了一步,简秋已感觉出,对方是走到了自己左侧方,但他丝毫不动声色!

老郎中笑声一敛,道:“实话告诉你吧!小瞎子,我老头子这么一大把岁数了,还没收得一个好徒弟,小伙子,我是看上你啦!”

简秋冷笑了一声,道:“阁下,你未免太会开玩笑了!”

老郎中啐了一口痰,道:“开玩笑?我老人家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从不跟谁开玩笑,小子,你说你答应不答应?”

简秋只以为他是有意讨自己便宜,内心更是冒火,当时冷冷的道:“你这人也太无聊!”

说着忽地向左前方一跨步,掌中剑“独劈华山”,“刷”的一剑猛劈而下!

剑锋一落,却听得那郎中一声嗤笑道:“这是为何?”

简秋一听,说话声音分明是在右侧方,不由又羞又怒,剑花一绕,“怒剑狂花”,“刷”一剑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残师瞎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灯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