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盗》

第17章 古镜奇光

作者:萧逸

简秋忽然感觉到身侧有了敌人,不由大吃了一惊,连忙一错双掌,用小天星的掌力,直向着对方那个大头老人胸前打去!

掌风过处,那老人呵呵一笑道:“好小子,你可是自己找死来啦!”

就见他身子一闪,已然快如旋风似的,转到了简秋身后,霍地伸出一双怪手,直向着简秋双肩上猛然抓了过来。

简秋双手向后一个反抡,十指尖尖,直向老人双眸上戳去!

至此那大头老人,发出了兀鹰似的一声怪笑,道:“好小子,我老头子要是连你也斗不过,也就不来这个地方现眼了!”

说罢,双掌一错,身子陡然向下一矮,不退反进,一双棋盘大手向当中一合,已夹击在简秋的两肋之上。

简秋就觉得身上猛的一热,这大头老人己发出了一声怒叱道:“去!”

双手霍地一翻,已把简秋直贯了出去!

这老人手劲极大,简秋被贯得一条线似的飞了出去,向石壁上撞去!

这一下撞上了,怕不立时粉身碎骨!

就在这危机一瞬之间,一旁忽地闪出一黄衣少女,正是心如道姑手下最得意“金银双瓶”之一的银瓶!

银瓶姑娘身子蓦地闪出,双手向外一托,已托在了简秋背上,那大头老人手劲过大,直把她震得一连后退了好几步才算站定!

这姑娘杏眼一翻,道:“莫老师,你何必下此毒手?”

大头老人间言怔了一下,一打量来人乃是金银双瓶之一,他近日与风火道人等一干人相处,已知二女乃心如仙姑手下最得宠的弟子,就连风火道人,也是特别青眼相待!

莫环此刻寄人篱下,虽是自负,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顾忌,不便得罪她们!

他当时嘻嘻一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银妞儿,莫非你还要与这厮说情不成?”

银瓶低头一看,简秋双目紧闭,面色青紫,分明已是被点闭了穴道,只见他长眉过目,面如冠玉,原是一个极为俊秀的美少年!

金银双姝各人都自负姿色武技,是以成名多年来,兀自小姑独处,未曾物色到一个如意郎君!

银瓶此时一打量筒秋这份仪表,禁不住芳心怦然一动,粉脸上红了红,当时向莫环冷冷一笑道:“白牛堡的事情,已蒙风火祖师交付我姐妹处理,此人在未获祖师爷及师父发落之前不容加害。怎么,莫老师难道不知道么?”

莫环面色一沉,桀桀怪笑了两声道:“姑娘,你可知道他是谁么?”

银瓶本就觉得莫环有些惹厌,因他自来白牛堡后,仗着风火道人的看重,处处显得骄横,趁俎代庖,并不像一般人对自己姐妹那么恭维,这时间言不由秀眉一挑,冷冷道:“不管他是谁,犯有多大罪,也该由我姐妹处理,莫老师何必多管?”

莫环冷森森笑道:“姑娘既如此说,此人交与你就是,只是这人要是脱逃了,一切后果责任,可是由姑娘你承担!”

说罢一双碧目闪闪放光,要依着他昔日作风,岂能受这种闲气,只是此刻处境不同,再者他存有深心,暂时不得不讨风火道人欢心而已。

银瓶虽不明白莫环到底是什么来路,可是对方竟能得风火道人吴天化如此春重,待若上宾,显然不是无能之辈,对方既然让了步,也就见好就收。

她抱起简秋冷冷一笑,道:“莫老师放心,一切后果,自有我姐妹负责就是!”

语毕转身一纵,向身侧一条甬道内扑去。

这是一个颇为怪异的所在,绝非像是洞外火海烈焰燎人如炙,相反却温煦如春,放眼看去,四壁皆为白红不等的平滑玉石,光可鉴人。

在一条长廊似的甬道两壁之上,点缀着百十盏玉座幻灯,或红或绿,或青或紫,多彩的灯光,把这座奇异的地堡,幻化成一个五彩琼瑶的世界!

就在这一条主要的甬道两侧,有十数条小道,向各处散开,甚是规律。

每一条小道的入口处,皆置有一个白玉花盆,盆中分养奇花异卉,另外还有一个白衣弟子,立在盆边。

乍然看去,这些白衣弟子,就像是一座一座的石膏像,他们那么直立着,竟是纹丝不动。

银瓶夹着简秋,一直扑到了第三排交叉道口,只见那立在花盆前的白衣弟子,右足在盆前微微一踢,忽地涌出了大股的彩烟。

彩烟渐次的消逝之后,已失去了二人踪影。

银瓶这时已抱着简秋,转入一条极为细窄的岔道,推开了一座白色的活石门,来到了一间极为精致的石室之内。

她匆匆地把简秋放在了香草编就的一张长椅之上,只觉得一颗心忐忑的跳着,细细的看了看这个人,果然是一个俊逸的美男子。

银瓶呆呆望了他一刻,心中忖思着,不知怎么处理他才好。

简秋这时面如白纸,牙关紧咬,身子忽地战抖了一下,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银瓶这才忽然想起,对方身上的穴道,自己竟然还没有为他解开。

当时忙走上去,试着在简秋各处穴道摸了一周,费了半天劲,才算把简秋身上的穴道解开了。

简秋虽为莫环闭住了两处大穴,但是内心却甚是明白,这时穴路一开,他猛地坐起来,双掌向外一翻,正要击出去。

可是银瓶早已料到他会有此一着,一口冷森森的长剑,已抵在了他前心之上。

简秋翻了一下眸子,缓缓的收回了双手,他冷冷一笑道:“你是谁?”

银瓶冷冷的道:“我救了你的命,你就这样谢我?”

简秋怔了一下,奇怪的道:“姑娘你是谁?”

银瓶嘻嘻一笑,用手中的剑,在简秋面前晃了晃,道:“你的名字还不曾告诉我,却尽问我作甚?”

简秋冷冷的道:“我名简秋!”

银瓶不由神色一变,道:“哦……你就是简秋!”

说罢那口剑又在简秋面前微微晃动了一下,简秋冷冷矣了一声道:“姑娘何必戏我,我双目虽瞎,可是对你的一举一动,却是了如指掌!”

银瓶面色一红,后退了一步,道:“简秋,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你师父正在找你,要取你的性命么?”

简秋冷冷一笑道:“生死前定,何俱之有?”

银瓶呆了一呆,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今天算你运气,遇见了我,要不然方才你就死在那莫环的手里了!”

简秋立起身来,深深一拜道:“谢姑娘救命之恩!”

银瓶秀眉微颦叹息了一声,道:“早知你就是简秋,只怕我也无法救你了!”

简秋冷冷一笑,道:“姑娘既无法救我,还不如一剑结果了我的性命,总比交与老贼之后,活受罪的好!”

银瓶闻言默不作声,她本以为对方不过是一个无关轻重的少年,自己全权就可以发落,现在知道原来他就是简秋,竟是风火道人必慾杀之而甘心之人,自己一时不免失去了主张!

她缓缓举起了手中剑,方想狠心刺出,可是目睹着简秋那种英俊沉着的神色,不觉叹息了一声,又缓缓的放了下来!

简秋冷冷的道:“姑娘何必犹豫!”

银瓶冷冷一笑,道:“我如杀你,方才也就不救你了。简秋,你既和风火祖师爷有师徒之谊,他怎么又要取你性命呢?”

简秋鼻中哼了一声,道:“那是因为我熟悉白牛堡一切机密之故!”

银瓶嘻嘻一笑道:“你这话令人好笑了,白牛堡至今已尽人皆知,还会有什么机密可言?”

简秋摇了摇头道:“我是说白牛堡内‘元阳火海’的机密,姑娘虽身处堡内,只怕并不知有此一处地方吧!”

银瓶果然一怔,摇了摇头道:“元阳火海?这是一个什么地方?”

简秋森森一笑道:“姑娘你有所不知了,这白牛堡外虽是烈焰赤流,十里内外人烟断绝,飞鸟难过,可是如若和堡内的‘元阳火海’比起来,却又是差得远了!”

银瓶不由又是一怔,她秀眉轻舒道:“有这种事?可是怎么我没有发现呢?”

简秋冷冷哼了一声,道:“你自然是不会发现了,你如发现,只怕你这条性命也不会活到如今了!”

银瓶这才忽然明白,点了点头道:“怪不得风火祖师爷如此看重这白牛堡,后面丹室禁止任何人擅入一步呢!”

简秋冷笑道:“那是老贼故弄玄虚,其实丹室是没有什么作用的,那“元阳火海’的培火真精,对修道的人,却有极大的裨益!”

银瓶“哦”了一声道:“这就是了,你所说的培火真精,可是一种红色如同绿豆大小的东西?祖师爷早晚必服一粒!”

简秋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这种东西,老贼所以有今日之成就,得力于这种东西不少!”

银瓶忽然心中一动,她顿了顿,道,“简秋,听你语气,好像你对这白牛堡内甚为熟悉?”

简秋哂然一笑道:“了如指掌!”

银瓶咬了一下chún儿,面色微显迟疑道:“你可愿意带我去元阳火海看一下?”

简秋冷冷一笑道:“你莫非不怕老贼知道取你性命么?”

银瓶冷哼了一声道:“此刻他也不在,这白牛堡内,由我姐妹当家,你只管放心带我去看一看,料无大碍!”

简秋冷笑了一声,道:“姑娘既不怕,我又怕什么?只是我目不视物,却要由姑娘带行,我只能口说!”

银瓶不由一跳而起道:“好!就这么着!”

忽然,墙外有一串铃声由远而近,简秋昔日在堡内居住甚久,闻声不由一惊道:“是谁来了?”

银瓶慌忙拉着他一只手,由后壁推开了一扇暗门,接连几个转弯,已遁入另外一间室内。

简秋问:“是谁?”

银瓶微微一笑道:“是我姐姐金瓶,她素来为人拘谨,是师父的好徒弟,如果让她看到你,你就活不成了!”

简秋冷笑不语,银瓶见状,轻笑道:“我说的是真话,你可不要生气!”

简秋叹息一声,道:“听姑娘之言,姑娘你倒还是一个明辨善恶之人,怎么会为老贼所用?令师更是鬼迷心窍,只怕一日失宠于老贼,你师徒均将死无葬身之地了!”

银瓶冷笑道:“我们先不要谈这个,且去看看元阳火海再说!”

简秋此刻内心也不无紧张,他问银瓶道:“你确定堡内没有别人了?”

银瓶想了想道:“除了四十二个弟子,负责立守门道之外,只有莫环,可是他已被祖师父警告,不得走入后堡一步,我们可以放心出入,绝无问题!”

简秋本不该冒这个险,可是他担心妹妹简春浓安危,心忖老魔既是慾炼“不死仙丹”,就必须利用元阳火海,简春浓极可能是被困在火海丹室之内,是以才会为银瓶说动。

他原想问一问银瓶,是否知道春浓下落,可是到底不明白对方真实用意,怕打草惊蛇,反倒不妙!

有此顾忌,简秋就忍住了到口的话,不再多言。

银瓶匆匆领着他,又经过了几条暗道,才来到了后堡丹室,就见两个白衣弟子,立在两盆花前。

银瓶不由轻轻对简秋道:“糟了,我没有想到,这里还有人把守!”

简秋微微笑道:“姑娘只需随便找个差事把他们支走就行了!”

银瓶微笑点头道:“还是你聪明!”

说罢现身而出,向立于丹室前的二位弟子大声道:“白牛堡外来了大批敌人,你二人速去关照各处弟子,要他们小心防守才是!”

二弟子见是银瓶发令,毫不怀疑,向银瓶施了一礼,匆匆离去!

银瓶见二人去后,正待回身招呼简秋,却不知一回身,简秋已立在面前。

就见他一双细白的手,在石壁上到处摸索着,银瓶十分紧张的道:“你在找什么?快一点!”

简秋冷然道:“放心,不会耽误很久,我只问你,这块墙壁,是否是红颜色?”

银瓶看了一眼点头道:“不错,是红颜色!”

话才说完,就见简秋一只右手抵在了那块红色的石壁之上,像是在用极大的内力向里面推着,他一面推,一面道:“姑娘快快过来,立在我身后,快!”

银瓶依言忙走过去,简秋又问:“姑娘请看足下是否站在一块黑色石块上?”

银瓶低头一看,果见所立之处,乃是一四方形黑色的大方石块,当下匆匆说道:“不错!”

话声方落,就见简秋双手同时用劲向外一推,银瓶只觉眼前一亮,惊望之下,眼前竟是变了一个世界。

只见面前是一个长有十丈,略呈半圆形的石室。

奇怪的是,这间石室,全系纯红色的光滑玉石所筑成,室内正中,有一个圆形,如同水池子似的小坑,由这个干涸的小坑之中,喷出一股如茶杯口粗细的红色彩气,光度之强,烁人眸子。

这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古镜奇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灯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