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盗》

第18章 亡命之徒

作者:萧逸

风火道人吴天化及莫环纠缠在血泊中,正不可开交,忽然听得一声叱道:“道人你松开嘴来!”

同时之间,一口冷森森的长剑,直逼了过来,吴天化要是敢不松嘴,一张脸也休想要了。

这道人鼻中厉哼了一声,只得张开嘴,目光投处,禁不住大吃了一惊,只见面前不知何时,已经立着几个人,俱是新恶旧仇!

那个持剑说话的人,原来就是号称“红灯盗”的冷红溪,只见他面色极为难看,他身后立着几个人,包括天残老人管青衣、雪雁舒又青以及简秋兄妹及银瓶等人,每个人无不以愤恶的目光看着他们二人。

风火道人冷冷一笑道:“你们来得很好,尽管下手就是!”

莫环本已为吴天化咬得死去活来,喉管破处血流如注,几乎为之昏厥,此刻忽然被对方放开,身子连连抽动,才算明白过来。

他张开眸子一看,猛地坐起身来,一只断手兀自挂在膀子上,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当他看清了眼前所立这几人之后,吓得怪啸了一声,左手在地面上用力一撑,霍的飞身而起。

可是他身子方升起了一半,却为一口冷森森的长剑当胸一逼,一个女人的声音叱道:“回去!”

莫环此刻内外负伤,在场诸人,任何一人也足可制他于死命,自然只有被这一口剑逼下来的份儿。

却见持剑之人,竟是银瓶姑娘。

这时只见她满面泪痕,蓦地扑上来,哭嚷道:“姓莫的,你好狠的心,我姐姐究竟与你有何仇恨,你竟然杀了她,我也杀了你!”

青锋一挺,一剑直向莫环当胸刺去。

可是却为冷红溪手中剑一横,“当”一声磕在了一边,银瓶呆了一呆道:“冷大哥你……”

冷红溪冷笑了一声道:“姑娘且慢,此人与我尚有深仇大怨,姑娘如果一剑将他刺死,未免太便宜了!”

银瓶收回了剑,频频挥泪道:“我姐姐死得好惨……”

天残老人管青衣嘻嘻一笑,走上来道:“你们的账结清以后,我还有一份!”

说罢,走到了莫环身前,哼了一声道:“莫环,你还认识我么?”

莫环怪眼一睁,忽然狂笑了一声,道:“我莫环就只有这一条命,算一算九十开外的年龄,也很值得了,列位看着办吧,皱一皱眉不算英雄好汉,不过你们要是分配不均自己打起来,就太好笑了!”

说完,又仰天狂笑了一声,那身瘦骨头籁籁直颤,喉头鲜血连连溢流不已,一个人到了如此境地,是什么也不会在乎了,他反倒渴望着一死。

冷红溪对他此刻心情,自是十分了解。

他顿了顿,一转身对天残老人管青衣欠身道:“老前辈可否将这厮交由弟子全权处理?”

管青衣大笑道:“使得,使得,反正他只能死一次,你杀我杀都是一样!”

冷红溪又转身对银瓶道:“姑娘是否有意见呢?”

银瓶流泪点首道:“一切由冷大哥处理就是!”

莫环狂笑了一声道:“我莫环又非一件东西,你们这么让来让去,冷红溪!你快给我老人家一个痛快吧!哈!小子,你要是有种就快过来!”

冷红溪森森一笑道:“莫环你还能走路么?”

莫环怔了一下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冷红溪冷冷一笑道:“如果你能走,就快快去吧,没有人要杀你!”

莫环呆了一呆,嘶哑的笑道:“小子,你说些什么?”

红溪怒声道:“莫非你没有耳朵不成?你可以走了,没有人要杀你这个废物!”

莫环一双红眼,四面望了一圈,试探着站了起来,道:“小子,你别耍什么花样……我老人家是甘愿一死,你就快下手吧,来这一套作什么?”

冷红溪哈哈一笑道:“你太多疑了!”

说着还剑入鞘,后退了几步,冷然道:“这样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莫环左右看一眼,忽地双足一顿,快如箭矢似的窜了出去,银瓶见状怒叱道:“站住!老魔纳命来!”

银瓶说着,正要扑身而上,却为冷红溪横身挡在了面前道:“姑娘不是已经答应由我处理此事么?”

银瓶杏目圆睁道:“可是你却放了他!”

冷红溪回身望望莫环已失去了踪影,这才冷笑了一声道:“姑娘你错了,我不曾放他,不过是延期处死他罢了!”

银瓶怔了一下道:“冷兄这又是何苦,岂不是为自己添麻烦么?”

冷红溪点了点头,频频苦笑道:“一个人在身受了长久痛苦之后,无论作什么事都会很冷静的,莫环此刻身受重伤,自问毫无生机,是以甘愿一死,我如杀了他,反倒是成全了他,在他并不感到十分痛苦,在我来说,却未曾收到报仇的效果,这样报仇,我认为毫无意义!”

一旁的天残老人管青衣,闻言到此,禁不住连连抚掌大笑道:“妙哉斯言!不过小冷,你可知道这老儿诡诈得很,一个弄不好叫他跑了,那可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冷红溪森森一笑道:“他不会跑得掉的,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得到他!”

他们谈话间,那风火道人吴天化始终坐在地上不发一言,此刻抬起头来,阴沉沉的道:“好毒的手段!”

他一说话,各人才忽然想到还有一个人在场,俱都向他望过去,风火道人冷冷的:“贫道与你们并无大仇,现在白牛堡已彻底瓦解,你们要如何来处置我?”

冷红溪森森笑道:“道人你也想得如意,此事要看简氏兄妹如何来处置你了!”

说罢,转身向简秋道:“恩兄要如何处置这个恶道?”

简秋闻言呆立甚久,目视着风火道人,苦笑道:“我与他昔日总算有一段师徒情谊,他虽无情,我却不便过分无义,不如任他去吧!”

冷红溪闻言冷笑道:“恩兄,这可是使不得,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对付这个道人,我却不同意如此!”

简春浓也咬牙道:“这道人人世巨魔,怎可被他逃走?哥哥你太厚道了!”

天残老人管青衣很久没有说话了,这时突向银瓶道:“姑娘,你那喷火筒请借我一用!”

银瓶匆匆取下递过去,风火道人一怔道:“管老头你要如何?”

管青衣呵呵一笑道:“烧点东西!”

原来方才莫环背出的那个大包袱,还放在地上,管青衣已窥知是风火道人毕生所收集的各类功谱邪图。

他含笑向冷红溪点头道:“老弟,你过去打开看看,能留的咱们留下来,不能留的,我就烧了!”

冷红溪点了点头,遂把包袱打了开来,招手唤简秋过来,二人挑选了一些对修道练功有益的书籍,其他各种旁门左道的图谱,剩下一大堆。

天残老人管青衣拨动五雷喷火筒,发出四枚硫磺弹丸,立时引起了熊熊的烈火。

众人目睹着熊熊火焰,都不禁内心称快不已,因为如此一来,江湖上就可少了许多无谓的纷争,所谓白牛堡的宝藏,也不会再有了。

就在众人一心注意着这边的时候,风火道人吴天化,却微微把身子移动出五六尺以外。

忽然他右手向外一扬,自袖管内发出了两粒火丸,直向当前而立的管青衣身上打来,同时之间,他身子蓦地腾起空中!

人到了性命交关之时,常常会生出一些想不到的力量来,按说吴天化身负重伤,休说腾身,就是走路也相当困难,可是这时为了逃命,他竟然能把身子纵起来。

身子向下一落,正好到了一处甬道口上!

这个手眼通大的道人,果然诡计多端,他身子一落地,猛然就地一滚,避开了身后众人所发出的掌力,右手顺势向一个花盆上推去。

只听“轰”一声,一大股彩烟弥漫而起,就在彩烟弥漫中,风火道人吴天化,已经到了甬道内。

吴天化发出了几声哑笑,伏在壁上频频喘息着,因为他以为凭着自己的智慧,已逃过了一步劫难。

正当他蹙额皱眉,思索着下一步该是如何走法的当儿,一口冷森森的长剑已点在了他的背后。

风火道人吓得“噢”一声,颤抖了一下。

他慢慢的转过身子来,却发现竟是简秋!

只见简秋一双瞳子睁得极大,其内充满着愤怒之火,那只持剑的手微微颤抖着。

风火道人目光一转,立即看出,除了简秋之外,另外几个强敌均没进来,他忽然想起,白牛堡地势,简秋和自己是知道得一样多,怪不得瞒不过他。

这个道人想到此,嘻嘻惨笑了一下道:“孩子,你莫非忍心对师父下毒手么?”

简秋本是一个天性极为敦厚的少年,道人这几句话,果然使得他大感为难,他那只拿剑的手,抖动得更厉害了。

吴天化见状,嘿嘿一笑道:“至于那个姑娘,我并不知道她是你的妹妹,否则我岂能如此对她,你不要听了那管老头的话,和为师为敌!”

简秋冷冷一笑道:“你我恩情早已断绝,不必再说这些了!”

他顿了顿接下去又道:“我并不想杀你,只是要把你捉回去,你还不快跟我回去?”

吴天化森森一笑道:“徒儿,你当真一点情分都不讲了么!”

说着双目眯成了一道线缝,伸出手,缓缓向简秋身上摸来,简秋退后一步道:“不要动!”

宝剑向前一比,吴天化嘿嘿笑着,又把手收了回去,他那两道微微灰白的长眉,皱了皱,脸上隐隐现出一丝杀机。

简秋咬了咬牙道:“道人,你好狠的心,我与你究竟有何仇恨,你要置我于死地?我妹妹几乎为你陷于万劫不复的地步,事到如今,你还想跑,真正是妄想了!”

风火道人吴天化面色此刻变成了一片灰白颜色,他知道受伤太重,多耽搁一刻,自己生命也就多了一分危险,偏偏简秋持剑相逼,毫不通融!

这道人面色一沉,沉声笑道:“罢!罢!为师随你回去就是,你看我伤成如此,还会对你有什么不利,你可以把宝剑收起来了!”

简秋摇头道:“你诡计多端,我岂能信得过,快走!”

吴天化点头苦笑道,“好!好!依你就是,我风火道人吴天化,想不到竟会落得如此下场!”

说罢,他移足向前跨出一步,忽然身子摇颤了一下,啊哟一声道:“秋儿……你看我全身没有四两力,如何走得动,你背我出去吧!”

简秋冷冷的道:“你能来就不能回去么?”

吴天化惨笑道:“来时一鼓作气,去时就不行了!”

简秋想了想道:“背你不行,我搀你一把就是!”

吴天化颔首道:“如此也好,唉,徒儿,你我到底曾师徒一场,等一会儿见了他们,你要代为师我多多美言才好!”

简秋冷冷笑了一声,走过去扶起他一只手,道:“这是你自作自受,恕我不能尽力!”

说着扶着吴天化向前走了几步,只觉得吴天化似乎把全身的重力,都放在了自己一只手上。

吴天化走了几步,喘息道:“唉……我实在是走不动了,秋儿……”

简秋停步皱眉道:“那要我如何?这样吧,我夹你起来吧!”

右手一圈,已把吴天化夹在了腋下,吴天化颤声道:“对了……这才是我的好徒弟!”

他双手无力,想抬手已是万难,如要发内力,再有所动作,几乎是不可能的事,简秋虽想到他为人姦诈,却也没想到他还能对自己如何!

这时他右手夹住了吴天化,大步向前行去。

风火道人自忖,要是被简秋带回去,自己这条性命,也就算完了,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设法逃走,当时强提一口真气,贯注于舌尖,向外一顶,正中简秋“气海穴”上!

任何人也不会防到他会有此一手,简秋只觉得身上一麻,顿时手一松,吴天化遂被丢落了下来。

吴天化以舌尖制住简秋,本身内力,自是又亏了一层,因此落下来之后,只觉得全身倦怠,喘成了一片。

他伏在地上,喘息了良久,才勉强坐起来,简秋此刻如同是一尊木偶像似的立在他身边,风火道人怪声笑道:“小子,看我老人家取你性命!”

言罢,立起身来,可是身子方向前移了几步,却又倒了下去。

这一次。他竟是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了,原来他本已体力有限,最后运力伤人,把仅有的一点内力,也消耗掉了,此刻要想杀人,已是力不从心了。

吴天化担心外室的几个强敌赶到,如等体力恢复,尚不知要多久时间,他耐着性子爬到了简秋身边,分出一手用力的去推简秋的腿。

他想,只要把简秋推得倒下来,就不怕杀不死他,可笑的是,此刻他竟是连这一点力量也没有,推了很久,简秋身子兀自纹丝不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亡命之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灯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