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盗》

第19章 玉石俱毁

作者:萧逸

冷红溪大吃了一惊,右手在他脉上探了探,不由面色一白,简秋毗目道:“怎样了?”

冷红溪抬起管青衣手中剑,立起来,猛地转过身子,目视着火妪刘海刹,冷冷笑道:“老婆婆“易”,好言灾异。又创十三弦“准”以定律,将十二律扩展,你下手太狠了,管前辈又与你有何仇恨,你竟然要取他性命?”

这时那火妪刘海刹,也似受了点伤,只见她背靠着石壁,呼呼有声的喘个不住。

这婆子真是丑到了极点,一双火红的眼睛,在冷红溪身上转着,桀桀笑道:“小子,你是什么人?管青衣又是你什么人?”

冷红溪这时怒到了极点,挺身而上,一剑刺过去,刘海刹掌中离火剑一拨,呛一声,二人身形都禁不住晃了一下。

刘海刹桀桀笑道:“小子,管老头都不行,你还要来送死不成?”

她说着目光一扫左右,只见眼前这一干少年男女,莫不是手持兵刃,一步步向自己面前逼近过来。

刘海刹猛地跳起来,发出了鬼啼似的一声怪笑,用手中离火剑一指各人道:“孩子们,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简秋一声怒吼,会同简春浓,一左一右猛然扑了上去,两口剑一左一右,直向着刘海刹两肋下插去。

可是这婆子一身功力,实在是已登峰造极!

双剑来到,只见她掌中剑左右一挥,叮当两声,已把来犯的两口长剑荡了开去。

非但如此,简氏兄妹竟然为她这宝剑一荡之力,双双被震退出,差一点摔倒在地。

冷红溪见状,生怕他兄妹吃亏,大吼了一声道:“恩兄,你们先退下来!”

说罢点足而前,却见那刘海刹一声怪笑道:“住手吧,小子!你也不行!”

她说时连声笑着,一身红皮,连连颤抖着,可怕极了。

但见她摇动着手上那口离火剑,怪声又道:“你们都听着,我老婆子是居心仁厚,不愿意随便杀人,我已杀了那个老的,可不愿再杀你们这群小的了,你们趁早走吧!”

简秋怒声叱道:“少啰嗦,我师父与你有何仇恨?说!”

刘海刹一双红豆似的眸子,向简秋看着,点头笑道:“好!我就告诉你吧,一来是他命该如此,二来是我与人有约在先,我杀他实在是不得已的事!”

简秋冷冷笑道:“今日除非你把我们全杀了,否则你休想踏出白牛堡一步!”

刘海刹呆了一呆,桀桀笑道:“小伙子,你们可别这么做,我老婆子是不能再随便杀人了!算了,死一个糟老头子又算得什么!让我走吧!”

冷红溪在一边注视着她,他心知此姥一身功力了得,一直不敢轻举妄动。

这时趁她说话不注意时,身子猛地拔起来,向下一落,已到了她的背后,掌中剑一剑劈了出去。

刘海刹霍地转过身来,对冷红溪这个年轻人,这老婆婆却是一点不敢轻视,见状惊叫了一声,掌中离火剑向前一抖,双剑再次交锋,又发出了“呛”的一声大响。

可是冷红溪身子陡然向下一缩,如同是一只猴子似的,陡又向上一腾,就空一滚,又到了刘海刹背后,掌中剑平削而出。

刘海刹倒是真没有料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会有如此功力,不由大吃了一惊!

冷红溪这种招式,看似无奇,却是从地涧内那雪猴身上领会得的奇招,是以连火妪刘海刹也感到奇怪,而认为从来未曾见过。

刘海刹忽地叫道。“咦!这是什么招式?”

说时,她身子猛地翻起来,落在了一根石笋尖上,可是冷红溪这种“雪猴”招法与身法,施展开来,已不容许她再脱出左右。

刘海刹身子方一扑上石笋,冷红溪已跟踪而至,掌中剑第二次递出去,却是由下而上翻出去的!

这一剑,更使得刘海刹吃了一惊,她身子猛地一闪,大声叫道:“小子!这不是人使的招式,是谁传授你的?”

冷红溪施展雪猴身法,一连两手,居然都为对方逃开,心中也不由吃惊十分!

刘海刹这时哑声笑道:“小子,你不要逼迫我老婆子出手,我们没有什么深仇!”

冷红溪正要第三次腾身追去的当儿,忽听得一旁的简春浓一声惊叫道:“不好,吴天化跑了!”

众人都不由一惊,赶忙望去,果然看见那风火道人吴天化,身子倏起倏落的,直向出口方向奔去。

火抠刘海刹见状,陡然大叫道:“好呀臭牛鼻子,你想走呀,那可不行!”

她说着竟然舍弃了冷红溪,身子猛的扑了出去,风火道人吴天化,本想乘众人纷乱时逃走,却没有想到被简春浓看到,败露了形迹。

这时他回头看了一眼,高声笑道:“刘海刹,我们有言在先,怎么,你还不许我走么?你快快为我阻他们一阵!”

刘海刹怪声笑道:“牛鼻子,我已为你杀了一个人,还嫌不够么,要走也行,你得把元阳三宝给我留下来!”

话声中,身子倏起倏落,直向吴天化身后扑去,吴天化足下更是加速前奔。

二人一追一跑,霎时之间,已出去了数十丈以外,冷红溪等自是也都不舍,一齐追赶,简秋匆忙间背起了管青衣的尸身也随后追去!

风火道人见此情形,真是又惊又怒,他努力的扑到了入口洞前,刘海刹已如同疾风似的袭了上来,吴天化足下踏动机纽之时,刘海刹身形正好落下,只听见“轰隆”一声大响,石门一翻,同时把两个人翻了出去。

风火道人身子匆匆站定,刘海刹已扑到面前,怪笑道:“牛鼻子,快把元阳三宝献出来,我才放你逃去!”

吴天化怒叱道:“好个无理的妖妇,竟然言出无信,我没有向你要回离火剑已是好的了,你居然还有脸向我要其他东西,真是无耻极了!”

说话时,但闻石壁又是轰隆一声大响,冷红溪等也翻了出来。

吴天化见状大惊,转身就跑!

他才跑出几步,却为刘海刹自身后扑过来,一把抱在了腰上,桀桀笑道:“牛鼻子,把东西献上,这些人交给我了!”

吴天化吼了一声,扭过身来,一掌向刘海刹面上打去,可是刘海刹却怪笑一声,身子向下一翻,二人顿时在地上滚作了一团。

这时冷红溪等一干人也都来到了近前,见状都不由为之一怔!

因为像这样的打法,他们是从没见过,只见两个人在地上扭作一团,吴天化口中更发出了连声的厉哼,而那火妪刘海刹,却连声的怪笑着,一双瘦手在风火道人身上到处乱抓。

两个人滚来滚去,竟滚向了火海的边沿,吴天化大声道:“快放手,快放手,我给你就是!你这个死女人!”

刘海刹怪声笑道:“我自己来拿!哈,你也害怕了?”

说话之间,二人已到了元阳火海边沿,接着“轰通”一声大响,两个人同时坠落下去!

红色的火浆一开一合,把两个人整个的吞没了,上面只冒出了几缕黄黑色的淡烟!

这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刹那,在场的几个人,全都看得呆住了,真想不到,两个人竟然会是这么样的死了!

冷红溪目注着滚滚的火海,冷冷一笑道:“这也是他们自作自受,死了倒也干净!”

简秋苦笑了笑,叹道:“这样也好,倒省得我们费事,只是……”

说罢低头看着管青衣的尸身,禁不住泪下,冷红溪慢慢走近,目睹这位名满天下武林前辈的尸身,却也难抑无限伤感!

简春浓和雪雁舒又青都已哭成了泪人似的,只有银瓶还理智一些,事实上是她到底对这位老人家还认识得太浅,想悲也悲不起来。

这时,她只是在一旁皱眉不语,良久之后,冷红溪才拍了拍简秋肩膀道:“恩兄不必再伤心了,我们应该想个法子,先让他老人家入士为安!”

简秋收住了眼泪,叹了一声道:“也只好如此了,可叹我这个徒弟,竟未曾尽过一天弟子之道!”

说罢重新把管青衣的尸身背了起来,此老生前身材已是很高,死后僵直,看起来就更显得高了,简秋背起来很不方便,当时就由冷红溪帮着他抬起来,二人一人抬头一人抬脚,小心翼翼的向堡外行去。

白牛堡经过这一番劫难之后,可以说是完全瓦解了,到处都是断壁残垣,里里外外看上去一片狼藉!

这时银瓶也找来了她姐姐金瓶的尸身,只见如花似玉的一个大姑娘,竟然被烧成了个炭人似的,众人闻知金瓶舍身救妹的一段经过后,都不胜感慨,银瓶哭得几乎都昏了过去!

经过各人的劝慰,银瓶才止悲收泪,用几件衣服,把姐姐尸身包起来,紧紧地抱在怀中。

一行人走出了白牛堡,天色已是很晚了。

他们原来的意思,是想在堡内先住一夜再离开的,可是银瓶却怕如玉仙姑找来,主张尽快离去,众人这才匆匆离开。

有了银瓶作向导,众人很容易的通过了赤土烈原,然后选择了一片静土,把管青衣及金瓶姑娘的尸身埋葬好,一切就绪之后,天空中已现出了蒙蒙的一线晨光。

冷红溪向两个死者行礼后,黯然道:“简恩兄如今准备何往?”

简秋满面伤悲的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尚无一定的去处,冷大侠你呢?”

冷红溪冷冷一笑道:“你们的仇是报了,可是我那仇人莫环,不知已逃到哪里,此人不除,我是寝食难安!”

简秋点了点头道:“我兄妹此番,得力你实在不小,如果你有用我兄妹之处,万死不辞!”

冷红溪十分感激的道:“恩兄言重了,我想令妹也需要养息一下,再者银瓶姑娘,也需要恩兄你照顾,莫环之事,有我一人,足可以应付了!”

简秋面色微微一红,道:“这……”

目光一扫雪雁,又道:“雪姑娘你……”

雪雁低下头来,伸出一只脚在地上划了一划,面色微微发红,似乎是很难启齿的样子,她抬头看了简春浓一眼,简春浓一双眸子也正注视着她。

雪雁叹息了一声,道:“我想去找我姐姐……她如今情形,也不知怎样了!”

冷红溪道:“雁妹可和我同行,等我除去了那莫环之后,再一同去找你姐姐如何?”

雪雁忽然苦笑了笑,道:“不必了,如今大仇未报,我又是归心似箭,小寒山自我姐妹离开以后,这么久的时间,也不知究竟如何了,这些事我都要去料理一下!”

说到此,顿了顿,目光膘着冷红溪,有些合情脉脉的低声道:“大哥事成之后,可以到小寒山去找我,我一定会在那里……好不好?”

冷红溪想了想,点头道:“好吧!我一定会去的!”

雪雁向他微笑颔首,遂又转过身来,对着简氏兄妹及银瓶含笑道:“简兄及二位姐妹,日后有便,亦请到小寒山一游,小妹当尽地主之谊,更愿为三位一充向导!”

简秋抱拳欠身道:“一定,一定!”

简春浓忽然上前一步,低头有些像要哭的样子,道:“雪姐,上一次我……”

雪雁忙握起她一只手,道:“唉!还说这个干吗呀!上一次也是我不对,都怪我没有追上你,结果害得妹妹吃这么大亏!”

春浓听到此,只觉得鼻子一酸,顿时伏在雪雁肩上哭了起来。

在场诸人,都知道她所受的委屈,虽然未曾失身于那吴天化,可也是够丢人了,一时都深深同情不己。

这时简春浓边哭边道:“姐姐,我……我怎么办呢?”

雪雁轻拍着她,微笑道:“你可不要再伤心了,那妖道已死,也总算为你消了一口气了,妹妹你要是不嫌弃,和我同去小寒山庄住上些时日可好?”

简春浓凄然道:“姐姐不嫌弃我么?”

雪雁微笑道:“这是什么话?请还请不到呢!”

简春浓遂破涕为笑,回头望着简秋道:“哥哥,我去雁姐姐家玩几天好么?”

简秋笑道:“好是好,只是太打扰舒姑娘了。”

雪雁舒又青笑道:“不会的,简兄放心就是,我负责令妹一切安全如何?简兄与银瓶姑娘如肯赏光,那就更好了!”

简秋忙摇头笑道:“不打扰了!”

说时一双俊目看向银瓶,流露出一片真情,道:“银妹新脱魔掌,只怕那如玉道姑放她不过,我想护送她一程才能放心!”

银瓶忸怩了一下道:“谁要你送……”

这句话引得大家都笑了,冷红溪暗忖简秋与银瓶二人,倒是郎才女貌,甚是匹配,又见二人眉目之间,均含着无比情意!

想不到简秋目力甫自恢复,就得到如此一位知心的人儿,冷红溪心中不由深深为他高兴不已。

当时遂对简秋道:“银瓶姑娘为了恩兄,落得如此,恩兄却要确实负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玉石俱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灯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