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盗》

第02章 山崩石裂

作者:萧逸

这悲恸的哭声,使整个的山涧都为之震动了。

他是那么的激动、狂喜……几乎接近疯狂,一群火鸠为他的哭声,惊得纷纷鼓翅而起。就像是一片绛雪似的,冉冉升上去。

山谷、峭壁、枯洞,也都为之动容,发出了有如电鸣一般的回音。

冷红溪也不知伏在石上哭了多久,直到他觉得声尽力竭,一些也提不起劲儿,才慢慢的止住了声音!

这时,他觉得一个毛乎乎的东西,在自己脸边擦着。

冷红溪惊得猛然抬头,却见眼前竟是那只大鹤二白。

它蓦地展开双翅,呼呼的扇着。

冷红溪才由激动的情绪中,又回到了现实。

他忍不住扑过去,抱住那大鹤的长颈,感激的道:“二白!二白!你可知我内心的狂喜?不要害怕,我是高兴得要疯了,所以才哭的!”

说着,他伸出手来摸了一下脸上的泪!

手触处,却是有如乱草似的一脸胡子!

这不禁又令他心中怦然动了一下!

他猛然跳起来,跑到池边,低头瞧了一下自己,忍不住竟哑然失笑了。

“我是一个鬼……”

他想:“即使不是鬼,也和鬼差不多了!”

池面上的人影,是那么粗壮,有如山魈一般,乱发滋生如云,黑须挺生如刺,发如须,几乎遮住了他一半的脸,比之昔日的翩翩风采,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望着水面上的自己,冷红溪呆住了。

那只大鹤摇摆着,走到了他身边,伸出了长颈,用嘴去扯了一下他的裤子。

其实不如说是裙子更恰当一些,因为它破烂的程度,已成了一丝丝的线条,垂挂在下身前后。

冷红溪回过身来,苦笑了笑道:“二白,你也来打趣我么?”

那大鹤呱呱的鸣了两声,不住的摇摆着头尾,冷红溪忽然道:“哦!看我多笨,你大概是饿了吧!”

二白点了点头,冷红溪不由大喜,道:“你听得懂话,真太好了,来!”

说着他纵身如飞,已来到了那片老玉米园内,信手摘下两个最大的丢过去。

却为二白腾空用爪接住,翩飞到一边吃食去了。

冷红溪这一刹那,几乎是乱了章法。

他简直不知要做些什么才好,匆匆又把竹管内的来笺取出,打开细看了一遍。

这一次他发出了一阵狂笑之声,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

像这么乱喊乱跳了一阵,才觉得情绪安定了下来,再去看那只大鹤。

这时它已吃饱了,舒起一爪,把长颈弯于翅内,竟是睡着了。

冷红溪自语道:“我要赶快绘好一张图,叫这二白送回去!”

在忍耐了长达八年的岁月之后,冷红溪现在觉得一天都忍不住了。

自由的可贵,是在于失去自由者的体会,否则仅是一个空虚的字眼!

他打定了主意,只见他足下一点,已如出巢的燕子一般,向着对崖之上纵去。

他身子向壁上一沾,仅以一腕一足用力,向上一翻,“嗖”一声,已来到了洞口。

紧跟着身形一缩,暴缩如猫,只一伏身,已钻进地道之内,这动作经过长年练习,已熟巧透了,即使闭着眼睛,也不会出任何差错!

入洞之后,他即刻展开工作。

他收藏着几张纸,平日从不敢动,像宝贝似的夹在书卷之内,这时他把它找了出来,尚还平整。

现在他脑子里,细细的思索着此处的位置和地形。

这实在是一个大难题,自己虽然昔日记得出入这山的走法,可是事隔八年,早已模糊了。

冷红溪急得频频捶墙,他用石块,在地上画了好几遍,涂涂改改,最后选择了一个比较近似的图样,又细细修改了一番。

自己看了看,确实也无法再清楚了。

他这才决定,把它画在纸上,于是,他就用牙咬破了食指,直等鲜红的血流出来,他才用它在纸上慢慢的描下来!

如此费了足足有半个时辰,才算完成了这件工作。

自己反复的看着这张图样,愈看愈是不像,可是他实在也无法再画出更好更仔细的了。

只好把它小心的叠好,放入竹筒之内,竹筒两边仔细的封好,这才算松了一口气。

这些工作做好之后,天色也渐渐的晚了。

同时他也觉得肚子饿了。

自那天以来,由于绝望的侵袭,已令他忘记了饥饿,想不到一旦恢复了生机,立刻就感到想要吃饭了,意念之于人,是多么神妙!

他把长长的头发,挽了一个发结,拖在脑后,胸前的黑胡子,也打了几个结。

这些发须,在近年来,常会使他觉得不便,吃饭、睡觉,以及游行山壁之时,都要经过一番特别的处理!

虽然是这么烦人,可是他却无可奈何。

几天没有到捕鸡的地方去了,现在那些树枝桠上,正拴着三四只大雄鸡,见他过来,纷纷飞动。

只是,这些经过前人设计,冷红溪改良过的绳套,是那么的巧妙,它们是无论如何也飞脱不了的。

其中一只,因为吊得太久,已经死了。

冷红溪匆匆解下一只,其它的都放了生,他把这只山鸡,用火烤熟后,就着泉水饱吃了一顿。

这一夜,他竟失眠了。

自从来这山涧以后,除了才来的几夜失眠,这么长的日子里,他这还是第一次。

他脑子里所思索的,全是些人的影子。

八年以来,他养成了孤僻的怪异个性,只是他自己还无从体会。

对于人群,他是好奇的,他梦想着与他们相处,可是下意识里,却对他们有一种说不出的忿恨感觉。

他恨他们,这么长的日子里,不来救助自己,他恨他们是生活在天堂的世界,而自己却屈居在活生生的冷酷地狱之中。

这是不平的,永远也扯不平的!

因此,他想到了报复,对整个人类的报复!

想到此,他全身的热血,都为之沸腾了。

整个的一夜,他就是这样的挨过去的!

天亮之后,他最关心的就是那只二白!

因为他全部的希望,都系在二白身上,如果失去了这只鹤一切的希望,也就将成为泡影了。

当他探头外看时,那只可爱的白鹤,正展翅在池面上低飞着,从它啾啾的鸣声中,可以看出它对这个熟悉的环境,是多么的欣赏!

冷红溪飘身而下,中途只在壁上轻轻一沾。

这数十丈高的悬壁,他落下来,竟没有带出一点声音来,这是否是一个“人”所能达到的境界?

就连那只二白,似乎也惊得怔住了。

它收束了双翅,歪着头,看着这个怪异的人!

冷红溪跑过去,抱起它来亲抚了一番,然后道:“二白,我的一切,都在你的身上了,这封信,你务必要为我交给你的主人,不能遗失!”

二白连连的点着头,又鸣了两声。

冷红溪知道此鸟已有些通灵,由此推想,他的那位女主人,也必非常人了。

竹管扎好之后,他轻轻的拍了二白一下,这只大鹤一声长鸣,二足向后一伸,箭也似的投了出去。

在这晴朗的天空中,它那白色的羽毛,与阳光对映着,发出了一点白光,随后变成了一个极小的白点,眨眼之间也就不见了。

冷红溪注目着它逝去的方向,那是直奔“西北”的方向。

他冥冥中,祝福那位好心的朋友,向着西北方向,深深打了一躬道:“雁小姐!普天之下,只有你一人,是我冷红溪的朋友,你如果能救我出去,我将用我有生之日,来报答你对我的深厚大恩!”

自此以后,他都以一颗火热的心期待着,一天、两天、三天……十天又过去了。

现在他不禁又感到有些失望了,这种日子,真是不好挨呀!

每天,他都像大旱渴望云霓一样的心情,去等待着,可是他又失望了,非但是不曾有人来,就是那只二白也没有再来过!

慢慢地,冷红溪完全绝望了。

多少次的祈求,狂笑、暴跳、饮泣……一切都归于平静之后,他又过着像以前一样的日子了。

他终于不再梦想了。

秋去冬来,当大雪飘飘的落下之时,他才知道,又一个残酷的冬天来了。

现在冷红溪一套遮身的衣服都没有,更不要说御寒了。

他把干燥的玉蜀黍叶子,一片片的穿串起来,周身上下缠起来,当无比的寒流侵袭他的时候,他只能满涧谷的狂跑乱跳着,借以发挥体能的热,来逐退寒冷。

到了夜晚,他就盘坐在地洞里,用内功来御寒。

这是多么苦的一段时间,冷红溪就这么一天天的挨下去。

现在,那自由的意念在他心目中,已经不复存在了,他不敢去想,想起来,他就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了。

当两壁上的坚冰瑞雪,变成了清水,顺壁湍流而下的时候,他感到春天又来临了!

这几天,他变得异常的懒,所要学的武功,在他来说都已达到了巅峰,可是这些有什么用?

如果永远在这个绝世的涧谷里生存着,武功又有什么用?

他轻轻的滑下了峭壁,见石面上,已生了一层青苔,一种说不出的懒散,令他伏身在地上,痛哭起来。

可是,就在这时,当空忽然起了一声鹤唳!

冷红溪只当是通常过涧的白鹤,毫未在意。

一刹那间,两只雪白的大鹤,已飘身向着他身边落了下来。

冷红溪猛地跳起来,却见二鹤之中,那一只较小的,正是二白,他不由呆了一呆,狂喜道:“二白!二白!”

那只二白低叫了两声,像是给它那个同伴打了一个招呼,二鹤立即旋翅升空而起。

冷红溪不由急猛跳了起来,道:“二白!二白!不要走……不要走……”

二鹤却是不应,只见它们在洞口回旋了一周之后,便向一边飞去!

冷红溪长长叹息了一声,用力的向壁上劈出一掌,石屑纷飞,他狂笑着,就像是一个疯子,双掌左右挥舞,掌风过处,发为闷雷,一时四山都起了回音!

他如此发泄了一阵,状如疯痴!

当他声尽力竭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涧底浮上一层微微的暮色。

冷红溪失意的爬回到他的地洞之内,倒身在玉米叶铺成的地上。

他昏沉沉的什么也不想了。

就在他正要入睡的当儿,他耳中忽然听到一种极为清楚的脚步之声。

这声音使得他精神一振,一骨碌由地上翻了起来。

这几年的时间,他的内功造诣,已到了非凡的境地。

这附近数里之内,一些轻微的声音,也能令他立刻惊觉,这和当初莫环所以能发现他的原因是一样的!

他坐起来,贴耳壁上,静静的听下去!

果然,他听见有清楚的脚步声,似乎是在远处的峰石上行走!当时不由兴奋得全身战抖了起来。

他告诉自己说:“冷红溪,你得救了!”

“把握着这个机会,不要吓跑了他!”

想着他提起了玄阳真力,贴壁道:“朋友!你是一个人来的么?”

那脚步声,忽然停住了。

冷红溪紧张得全身出了一阵冷汗,忙道:“朋友,你不要怕,我只是一个人,我多么需要你的帮助,你能够为我做一点事情么?”

说了这些话,他不自禁的有些脸红,因为这种口气,使他忆起了当年,那莫环向自己求助的声音,不是和自己现在说话的口气,极为相似么?

他这些话,透过了金石一般的坚壁,传了出去。

立刻,就有了回音!

那是一个惊异的少女口音:“你是谁?是和我说话么?”

冷红溪不由怔了一下,心悦道:“原来是一个女的,我这种样子,岂能见她?”

可是好容易盼到了这个机会,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去的,当下激动的道:“是的!是的!姑娘,请你帮助我一下吧!”

那姑娘突然发出惊喜的声音道:“啊!你就是亡命人,是吧?”

冷红溪不由大吃了一惊,道:“你是谁?姑娘……你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壁间透过那姑娘咯咯的笑声道:“亡命人,我是来救你的,我为了找这个地方,已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了!”

说着她又学着佛家的语气,念了一声佛道:“阿弥陀佛,可算找到你了!”

红溪不由恍然大悟,他感激涕零的道:“这么说,你是雁姑娘了?我不是画有一张图么?”

那姑娘哼了一声,嗔道:“别提那张图了,害我瞎找一气,你快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好来救你!”

冷红溪犹豫了一下道:“雁姑娘,你静下来,让我告诉你,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你必须要仔细的听。”

那姑娘笑了笑道:“好吧!你说,我听着就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山崩石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灯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