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盗》

第05章 鸿门之宴

作者:萧逸

桃林深处,设有一桌精致的筵席,雪白的台布上,是十样银质的杯箸器皿,在缤纷的落英里,前眺着西下的太阳,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写意情调呢?

红灯客冷红溪,身着白绸衫,在领口左侧上,别着一枝并蒂的桃花,衬着他那长身健美的身材把它作为自己的战斗旗帜和革命运动的理论和纲领。,看来真是英俊极了。

他微微抬头看了一下穹空的浮云,回过身子,对着一边的紫面叟丘池道:“时候已差不多,他们应该来了!”

丘池嘻嘻一笑,弯身道:“你老放一百个心,误不了的!”

冷红溪点了点头,又问道:“菜准备得怎么样了?”

紫面叟丘池笑道:“这个也请放心,你老关照下的菜单,特地从‘新味余’找来的大师傅,还会错得了!”

冷红溪哈哈笑道:“我是问,准备好了没有?”

丘池道:“随传随上!”

他说着拍了一下手,表示自己这件事办得漂亮。

冷红溪点了点头道:“这桃林内,此刻不许任何闲人通过,以免败坏了我们的清静!”

丘池一笑道:“兄弟,你想得可真周到,我带来了几个人,叫他们负责就是,闲人绝进不来!”

冷红溪微微一笑道:“这我就放心了!”

丘池哈哈一笑,走上一步,轻声道:“兄弟你可是一举成名了,现在天下谁不知道你呀!今天请的朋友,无不是江湖上响当当叫字号的朋友,可说全是冲着兄弟你,来捧你老的场的。”

说着又上前一步,小声道:“我们私下里,已经有了个决议,今天就公推兄弟你做我们的总瓢把子,你老要是不打算动,总舵窑子就设在你老府上,兄弟,你看怎么样?”

冷红溪哼了一声,道:“这都不是问题!”

才言到此,就见一个汉子由林内走出,远远的道:“丘爷,来了一个客人!”

丘池忙道:“是谁?”

那汉子弯腰道:“血牛峡的峤道长!”

丘池笑向冷红溪道:“兄弟,快请,峤道长是西北道上有名的一个魔头,此老对于御女之木,很有一手,且杀人如麻,这人可是厉害极了!”

冷红溪微微一笑道:“既如此,快请!”

说着离座迎出,丘池随后步出,一面道:“峤道长能来这里,真是天大的面子,看起来,他对兄弟你……”

话声未完,却见桃花树下,出现了一个玄衣道人。

这道人六尺高的身材,满头黑发又细又亮,黑油油的挽成了一个大道髻,一张长形的马脸,又红又胖,只是其上凹凸不平,看起来叫人很不舒服。

道人足下是一双高筒靴子,靴上绣着一个躶体的女人,真是不伦不类。

他一步三晃的行到了近前,远远抱拳道:“哪位是红灯侠?贫道失敬了!”

冷红溪身形岸然不动,紫面叟丘池,忙为他们介绍了一下,这道人上下看了冷红溪一番,笑道:“久仰,久仰!”

并伸出一只留有长指甲的手,往冷红溪肩上一搭,冷红溪微微一笑道:“道长请落座吧!”

说着袖子向一边微微一拂,那位血牛峡的峤道长,就身不由主地一连向里面摇荡跌出了三四步。

他往位子一坐,面色一阵大红,遂呵呵笑道:“冷大侠真太客气了!”

冷红溪微微笑了一下,未再作声。

可是一边冷眼旁观的紫面叟丘池,却是肚内雪亮,他知道这位峤道长,必是近日多近了女色,身体淘虚。

这是一个很窘的场面,所幸没有拖得太长,跟着就有人来报告,又有客人来了。

所来的是三男一女,三个男的是鄂北二寇项英、项凤和宜昌的金翅鹏铁针羽。

至于那个女客,却是一个三十许的妇人,生得妩媚妖冶,风情万端。

坐在位子上的峤道长,忽然自座位上站了起来,笑道:“三尾狐傅春娘也来了,稀客稀客!”

说话之间,这一行四人己来到近前。

冷红溪面色沉重的道:“各位太赏光了,请坐!”

鄂北二寇项英、项凤,是一双生得极其矮小的汉子,四十左右的年岁,二人全是光头,没有留发,头皮刮得闪亮发光,那项英留着两撇胡子,生就一双黄眉,黄眼,看起来很不顺眼。

那个叫项凤的,也是一副小鼻子小眼的怪相,下巴上也留有两三寸长的短胡子。

这鄂北二寇兄弟二人一身打扮,也是不伦不类,老人都穿着一件丝质的马褂,穿在身上异常肥大,实在是不堪入目。

可是那位紫面叟丘池,却对这两个人,甚为巴结,立刻为二人让座。

兄弟二人落座之后,一副昂然自得之态,不时的左右看着,好似在座之人,全都不是和他二人同来的,那位宜昌的金翅鹏铁针羽,却抱拳向着冷红溪欠身道:“冷大侠你太客气了!”

冷红溪见这人,七十左右的年岁,生得皓首白发,一身青布衣裤,瘦长的身材,双耳之下,各生着一条长长的白髯,十分清癯,当时不由内心微微一动。

他很是惊异,想不到这群人中,尚有如此一个人物,自己对他,可不能一视同仁了。

于是抱拳道:“阁下太赏光了,快请坐吧!”

铁针羽落座之后,便闻得隔座的三尾狐傅春娘,发出一阵媚笑,道:“嘻!我还当红灯盗是个糟老头子呢,没想到竟是个小伙子!”

说着那双勾魂的眸子,直向着一边的冷红溪身上瞟过来,另一边的峤道长却呵呵一笑道:“怎么,我们的娘娘又动了凡心啦?”

边说边大笑了起来,三尾狐不由脸上一红,唾骂道:“不要脸的东西,亏你还是个道士呢!”

峤道长挤着一对猪眼,大笑道:“我这个道士,可是一天也离不开女人,怎么样,饭后咱们两个……”

三尾狐虽是婬荡成性,可是峤道长这副尊容,她还看不入眼内,再者,在冷红溪面前,她更带着几分做作。

这时闻言尖叫了一声,笑骂道:“我骂你这个臭妖道,你也不拿镜子照照,居然敢打姑奶奶我的念头,哼哼!”

说着把手上的一杯茶,隔桌直浇了过去。

峤道长好似存心不躲,就让这杯茶浇在脸上,一面大笑道:“喝!好浇(騒)!好浇!”

举座都不禁大笑了起来,只有金翅鹏铁针羽,却是冷面毫不动容,他冷笑了一声道:“道长不要再取笑了,这样对主人不是太失礼了么!”

峤道长不由面色一红,旋又双目一瞪,可是紫面叟丘池,却拉了他一下,道:“算了,道长忍一忍吧!”

这位血牛峡的峤道长,勉强忍下了一口气,嘻嘻一笑道:“久仰铁老师的铁琵琶功夫,得自独门真传,有机会贫道倒要瞻仰一下。”

金翅鹏铁针羽一声朗笑道:“道长不要轻信传言,其实我老头子这一把瘦骨头,哪里受得起道长你一根手指头?”

峤道长一只手重重在桌上一按,猛地站起身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告诉你铁针羽,别人怕你,道长我却是不在乎你……”

铁针羽笑道:“我对于道长,却是怕得紧!”

鄂北二寇闻言全都大笑了起来,项英摇了一下头道:“难得!你二人口说无凭,何不动手一分高下?也好给我们饱一饱眼福?”

金翅鹏铁针羽冷然道:“项老师似乎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了,当着冷大侠的面,岂容我们撒野?”

可是那位峤道长,却误以为项氏兄弟在为自己撑腰,更有意一显身手。

当下他忽地抖手,打出了一支银筷。

这支银筷子,一出手就“哧”一声,直向着金翅鹏铁针羽的咽喉飞去!

冷红溪此时并未在座,他远远的站在一株树下,等待着尚未来临的一个客人。

席上的笑闹,他似乎是充耳不闻。

可是这时,他却猛地回过身来,右手平空一指,只听得“叮”一声。

峤道长那支飞在半空的银筷子,竟自落了下来!

众人全是一惊,一齐向冷红溪这边看来,冷红溪微微一笑道:“各位如有意一显身手,等一会儿是有机会的。”

说罢,他忽又面色微微一沉道:“我们不等了,请丘兄关照上菜吧!”

紫面叟丘池答应了一声:“是!”

却见桃林之外,踱来了一个麻面瘦老人,这瘦老人一头乱发,一颗大头,有如巴斗似的,身上穿着一件走了样的大褂,长仅及膝,背上却背着一把铁伞,还有一顶破斗笠。

他一现身出来,就哈哈大笑道:“我来迟了,主人多担待!”

众人纷纷立起身来,这麻面老人,一面走进来,一面摘下了背上的帽子和伞。

他走到了冷红溪身边,嘿嘿一笑道:“这位想必就是名震天下的红灯大侠了?失敬!失敬!”

冷红溪冷观这大头老人,见他双目神光四射,两边太阳穴更是隐隐凸出,就知道这老人必定有非常身手。

他知道,此老正是这次来客之中,最厉害的一个角色,在两淮道上无人不知的一名巨盗——满天星范鹏!

据说此人,掌中一把铁伞,在两淮一带,横行了将近三十年从未遇过敌手。

这满天星范鹏作案,向以稳重见称,他能十年不作案,可是一作案就可吃上十年,非万金不下手,而且下手必毒辣,哪怕是在场有百人以上,他不出手则已,一经出手,也绝不留一个活口!

所以江湖上,一提起此人,无不魂飞胆落。

冷红溪在丘池口中知道此人以后,特别关照丘池务必要请到他。

为请此人,紫面叟不知托了多少人,才算请动了他。

冷红溪这时见他来到,不由暗喜,他抱拳微晒道:“多谢范兄赏光!”

满天星范鹏卧光朝席上一扫,狂笑道:“难得难得,好朋友来了不少呀!”

说罢望着冷红溪一笑道:“看来主人很够意思,有心给道上朋友拉个交情。”

紫面叟丘池这时抱拳一笑道:“红灯侠因久慕各位大名,是以特着小弟邀请各位来此一聚,范大哥你老能来,真是太好了!”

满天星范鹏哈哈一笑道:“恐怕这并不是红灯侠真正的意思吧?”

说着目光望向冷红溪一笑道:“冷兄你说是与不是?”

冷红溪心中一震,暗忖道:“这范鹏果然是一个精明之人,莫非他竟已看出我心内的企图不成?”

当时微微一笑道:“我自然是别有用心的!”

范鹏微微一怔道:“可否说出一听?”

冷红溪道:“我们边吃边谈如何?请各位都入座吧!”

当时由丘他的两个弟子,负责斟酒上菜,冷红溪看了看天色道:“天已黑了,待小弟点上灯火,我们来一个挑灯夜饮岂不是好?”

众人连说妙!妙!紫面叟丘池忙道:“冷大侠你不须自己劳动,我来代劳吧!”

冷红溪摇了摇手道:“我这灯笼只怕你不会点,不必劳神,我自己来!”

说罢欠身而去。

这时已陆续上了六个冷盘,菜肴极为精致,满天星范鹏正待举箸,忽的一愣道:“噢,一盏红灯!”

抬起目光,向前面望去。

众人顺其目光视处望去,果见桃林正前方,悬起一盏红灯,也都不由哦了一声。

紫面叟丘池哈哈一笑道:“红灯侠请客,以红灯为记,何足为奇?”

众人不禁一齐点头恍然。

就在说话之间,四面八方,一时间,竟又接着亮起了数盏红灯!

这些红纸糊就的灯笼,或高或矮,或远或近,一共八盏,挂在五个不同的方位,看起来八点红星,极为悦目。

血牛峡的峤道长,不由呵呵一笑道:“主人红灯助兴,真好主意也!”

三尾狐傅香娘数了一下,笑道:“八盏,一共八盏红灯,喂!红灯大侠,再多点几盏,才好玩呢!”

她话声一落,却忽有二人推座而起。

这两个人,一个是金翅鹏铁针羽,另一个则是大头麻面的满天星范鹏。

二人几乎是同时之间,各人一按桌面,直向林内扑去!

他二人所扑奔之处,正是来时的道口。

只是当他二人身形刚扑近道口的刹那,却由迎面涌来一股极大的劲力。

二人那么快的势子,吃这股劲力一击之下,竟又双双退了回来。

旋见面前人影一闪,现出了冷红溪的身影。

他对着二人微微一笑道:“来到我这桃花林内的客人,却是来得去不得呢!”

满天星范鹏一声狂笑,道:“姓冷的,你这是什么心意?”

金翅鹏铁针羽怔了一下道:“冷兄,你这是……”

冷红溪望着铁针羽一笑道:“铁朋友,你速速向我手指处奔去,切莫回头,否则我也无法救你了!”

铁针羽不由大吃了一惊、已见冷红溪手向一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鸿门之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灯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