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盗》

第06章 笑里藏刀

作者:萧逸

冷红溪端详着这个人,只觉得此人老迈、苍白,可是却似乎又具有坚强的毅力,天生的是一副强者不服老的性格,老实说,对于这一类的人,冷红溪是非常欣赏的!

他活动了一下身子,只觉得方才为对方所抱的地方,似乎仍然隐隐作痛。

由此可见,对方虽是一个年迈的老人,却负有一身令人匪夷所思的超人功力,这一点,冷红溪是怎么也想不通的!

他也曾偶然怀疑到对方可能是莫环,可是莫环是他所憎恨的小人,而眼前这个老人,却是他所赏识的!

这其中就有了“偏见”的成分,一个人是不肯轻易把罪恶加诸在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身上的,这是一般人普遍的通病!

因此,尽管他觉得眼前这个白老头,在某些地方有点像莫环,冷红溪却直觉的否定了这个可能!

他为白老头斟上了一杯白水,扶着白老头坐了起来,白老头很快的把杯中的水喝了个光。

红溪正要把白老头放平在床上,却忽然被他抓住了右腕,只见他双目突开。

冷红溪见他那双眸子充满了血丝,不由十分同情的点了点头道:“老哥哥,你安下心来再睡一觉吧,明天回去也不迟!”

白老头含糊地笑道,“小兄弟……好功夫……好本事!”

红溪微笑道:“你还不是一样,我冷红溪行走江湖,至今总算找到了一个可交的朋友了……”

说到此,他发出了一阵豪迈的笑声。

白老头一双红丝满布的眸子,半睁半闭地打量着他,喃喃的道:“兄弟……我佩服你这身本事,了不起……当今少年辈中,只怕是绝无仅有!”

说罢,他发出了一阵呵呵的笑声。

这几句话,似乎深深刺痛了红溪。

他不禁想起了十万大山山涧里,长久的非人岁月,那些忘不了的、生命里的灰色的日子……

当时不由得冷冷哼了一声,苦笑道:“可是你却不知道,我学得这些功夫的代价……”

说着他自嘲的一笑又道:“谈这些干嘛,你睡觉吧!”

可是白老头却不肯作罢,他似乎对这几句话,很用心的去听。

他坐起来一些,含糊地道:“我清醒多了,小兄弟,你是……”

冷红溪拍着他肩膀道:“睡觉吧,我也要休息了。”

白老头嘿嘿笑道:“你的武功是跟谁学的,谁配收你这样的徒弟?”

冷红溪微微叹息了一声,道:“我是无师自通……”

白老头紧跟着问:“无师自通……那么,你是一个人研创出来的了?真了不起!”

冷红溪含笑道:“那是一段非人的遭遇,不谈也罢,老哥哥,你歇息一下吧!”

说着把老人抓着自己的一只手解开,白老头似乎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这时口中喃喃咕咕说了些别的,就倒下来睡着了。

冷红溪吹灭了灯,径自登楼。

第二天,天方黎明,冷红溪步下楼来。

他早已习惯自己服侍自己,现在有了一个新客人,他是乐意招待的。

他端着一份精致的早点,匆匆步入白老头的房中。

可是当他推开了房门的一刹那,他怔住了。

原来室内的桌案之上,摆着一碗香粥,几样小菜,很是精致,冷红溪不由剑眉微轩道:“怪也!”

却闻得身后,白老头的笑声道:“小兄弟起来了?我正要找你来用饭呢!”

冷红溪放下了手上的饭食,惊讶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是怎么弄的?”

白老头呵呵笑了两声,一面步入室内。

白日看来,这个白老头又是一番容相了。

他那苍白的脸,这时看来,似乎红润多了,头顶那一块缺毛的部分,闪闪发着光。

他眸子里闪着光芒,步履轻便,进室后笑道:“小兄弟,我和你一样,都是习于早起工作的人啊!”

红溪指着桌上的粥菜道:“可是这些……”

白老头不等他说完,就含笑道:“很简单,这粥乃是用附近野生的乔麦熬煮而成的,至于菜……也就是就地取材!”

说到此,他呵呵一笑,对着冷红溪一拜道:“昨夜酒后失态騒扰,感愧良深,这一顿早饭,聊表寸心,小兄弟,你尝尝老哥哥我的手艺如何?”

冷红溪不由朗笑了一声,道:“这就太不敢当了!”

说着就坐了下来,打量着桌上的三样小菜,一碟香菇拌笋丝,一碟火焙竹鸡,还有一小碟是麻油三花!

三样小菜,发出的异香,真令冷红溪有些垂涎慾滴,他夹了一筷子送入口中,大赞道:“妙!妙!”

白老头盛上一碗香粥,微笑道:“这林内的竹鸡真多,肉厚骨酥,火焙极易,你尝一块!”

冷红溪入口一尝,香酥肥嫩兼而有之,不由赞不绝口,白老头哈哈笑道:“如果没有你的厨房,以及必要的配料,我也是无能为力的!”

冷红溪笑道:“怎么我没有看见你呢?我也是才从厨房出来的呀!”

白老头吃了一口,道:“我一向惯于早起的!”

说着,他目光落在了冷红溪的手指之上,哂道:“如果我眼力不差,兄弟你手上所戴的,必是那枚武林中传说的异宝两相环!”

冷红溪微微一笑,摘下戒指道:“是与不是,请你过目便知!”

白老头接过细瞧了瞧,点头笑道:“正是此物,老弟,你的福气不小啊!”

说罢随即递还,冷红溪接在手中,哂道:“人人视此为珍物,我却看不出有何奇处,不过它是一位故友所赠,也就显得很珍贵了!”

白老头沉沉的道:“兄弟,你可知这枚两相环的奥秘么?”

冷红溪一惊道:“不知,白老你莫非清楚?”

白老头哈哈一笑,摇头道:“我如何能够得知?不过是随便问问罢了!”

冷红溪不禁感到十分失望,白老头笑声一停道:“兄弟,你不要多疑,我只不过是随便问问而已,兄弟,你昨夜设阵杀人,那一着好不厉害,令人折服!”

冷红溪冷冷一笑道:“那些人死有余辜!”

白老头嘻嘻一笑,点头道:“这是自然,不过,我想兄弟你志不在此吧?”

冷红溪不由吃了一惊,道:“白老此话何意?”

白老头呵呵一笑道:“小兄弟,你什么事也瞒不过老哥哥我这双眼睛的,我昨夜第一眼看到你,就看出你内心必是怀有深仇,也许你心中怀恨着某些人可是?”

红溪不由怔了一下。

白老头按着他的手,哂道:“小兄弟,不要骗我!”

冷红溪苦笑了笑,点了点头,白老头诧异道:“这就令我不解了,以小兄弟你这一身功夫,还会有什么仇人不成?”

冷红溪长叹了一声,咬牙切齿道:“此人不除,我这一身本事,也就白学了!”

白老头笑哈哈的道:“这么说,这个人必也不是弱者了?小兄弟,你能否说出他的名字来听听?”

红溪黯然道:“白老,不是你提起来,我倒是忘了,我正要向你老打听一个人,你老阅历丰富,也许知道也不一定!”

白老头放下碗筷,不言声。

红溪冷冷一笑道:“此人姓莫名环,是一个武技极为精湛的老贼!”

白老头眯缝着二目,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这么个人。”

冷红溪不由一惊,道:“哦……真的?”

白老头哈哈一笑道:“非但知道,我们还有过一度来往,怎么,小兄弟你和此人有什么梁子?”

冷红溪全身颤抖了一下,道:“哦,太好了,此人现在何处?白老,你可知道?”

白老头哧一笑,道:“这就难了,这人一生野鹤游云,只怕找他十分不易!”

冷红溪用力地一拍桌面,发出了嘭的一声。

白老头吓了一跳,微笑道:“怎么了?”

红溪长吁了一口气道:“天涯海角,我也势必要找到他!”

白老头眯眼笑道:“老弟你有这番心意,终必能够如愿以偿的!不过……”

说到此,他面上浮起了一丝阴影,接道:“就我所知,那莫老儿,好像一生与人并无瓜葛,你怎会恨他如此?”

冷红溪直直地看着他,道:“这是一件令人不可置信的事,但是,却不幸发生在我的身上!”

白老头咳了一声,道:“照理我本不该多问,不过,我实在想知道一下内情,小兄弟你能够说说么?”

冷红溪恨声道:“说起来只能更增加我的愤恨,白老,你既然和那老贼有过一度交往,我就把这段经过说与你听听也好!”

白老头抚掌称是!

于是,冷红溪遂把那一段往事,沉痛地道了出来,白老头只是静静地听着,不发一语。

不过,他中途却发出了几次冷笑。

可是这种冷笑,冷红溪只意味到是一种同情的表现,他说完这一段隐痛之后,仇火更炽,频频咬牙。

白老头不由呵呵一笑道:“这的确是一段很动听的故事!”

笑声一敛,道:“原来你是如此出来的,这真是天意如此了!”

冷红溪沉痛地道:“这是上天怜悯我,给我的恩惠,我如一生一世不出来,也只有罢了,可是既然出来了,这笔如海深仇,焉能不报?”

白老头似乎也有些伤感,他低下头,喃喃的念了一声,目光中透出一片黯然神色。

良久之后,他微微一笑道:“我想那莫环,当年在山涧里,只怕比你更苦,过的也是非人的生活!”

冷红溪愤然道:“他是罪有应得,可是我却是他一手所害,这九年来,我真不知是怎么挨过去的,有一天我找到那莫环,我要他受尽了折磨才死!”

白老头嘿嘿一笑,道:“大丈夫当如是也!”

接着他又道:“可是兄弟,就我所知那莫环可不是容易对付的人,这九年来,他当然也不会闲着,也许他也练成了惊人的武功,你可不能小看了他!”

冷红溪微微呆了一呆,点头道:“这一点,我也曾想到了,万一我技不如他,也是命该如此,可是我不能因此而中止了我对他的复仇意念!”

说着站起来,冷冷地笑了一声!

白老头黯然一笑道,“小兄弟,你这九年来,学到了一些什么功夫?”

红溪摇头一笑,道:“也没有什么,可是,我己尽了我所有的努力!”

说到此,一只燕子自楼台下掠空而入,冷红溪霍地回头一指。

那燕子就空一滚,随即坠了下来。

白老头惊慌地离座而起,抬起了那只燕子,可是那只燕子却在他手心上翻了个身,呢喃一声,又翩然的飞去!

白老头面色显然一变,道:“小兄弟,这是什么功夫?”

冷红溪微微一笑,道:“也说不上什么名字,只是,我常常用这种手法,戏耍山洞中那些来往的蝙蝠罢了!”

白老头点了点头,忽然冷笑道:“小兄弟,我可以告诉你,你这正是‘如意神指’的上乘功夫,你年纪轻轻,有此功力,真也该自豪了!”

冷红溪一惊道:“这么说白老你对于指法一道也是行家了!”

白老头呵呵一笑道:“也说不上是什么行家,只不过年岁大的人,见识多一点而已!”

方言到此,窗前黑影一闪,方才那只燕子,又自剪空而来。

这一次白老头却发了先招。

只见他挥手凌空向外一指,喝了声,“下来!”

燕子像红溪方才所点的一样,“咭”一声,跌了下来,冷红溪走过去,弯腰拾起,嗟叹道:“燕子何辜,白老哥,你真忍心!”

白老头一怔道:“它死了?”

说着走过来,自红溪手中,把那只燕子拿了过来,低头一看,不由面色一变。

原来,那只燕子这时自口中吐出了一股鲜血,己然回生乏术了。

很显然,是白老头凌空指力所毙。

二人这种轻描淡写的举动,事实上等于是在较量内功。

这一个回合里,就表面看来显然是冷红溪赢了!

各位只要想,以他二人的内功指力,要想杀死一只燕子,是不太难的!

可是要使燕子不受伤害,落地,就擒,那却是不容易,白老头显然是明白这一点。

他呵呵笑道:“这也是它命该如此,它如不是先为你指力所伤,也就不会为我指力所毙,所以说,你我二人都是杀它的凶手啊!”

冷红溪微笑不语,可是经此一来,他对这个古怪的老人,也就更生出了一种敬服之心,益发不敢轻视!

他很怀疑地道:“白老哥,你这一身功夫,又是跟谁学的?”

白老头呵呵一笑道:“和你一样,无师自通!”

说着他一抱拳道:“打搅多时,我也该回去了!”

冷红溪正要出言挽留,白老头已步出室外,笑道:“我就住在百里内的景太岗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笑里藏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灯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