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盗》

第08章 登萍渡水

作者:萧逸

冷红溪把她那口剑反手提着,冷哂道:“你不要打逃跑的念头,一有异动,我的铁掌之下,你就休想活命了!”

黑衣女一声不哼,很快走到了溪边,纵身上了小船,船身不过只轻轻颤抖了一下。

冷红溪不由甚是惊奇,因为就这一点看来,这个少女的武功太好了,她又是谁呢?她为什么要对自己施以暗害的手段呢?

想到此,内心更加纳闷,决心要问个明白。

只是对方是个女流,若于暴烈手段,却不便用在她的身上!

他心中这么想着,亦已登上了小舟。

那姑娘上船之后,俏立船尾,背向着冷红溪,月光映照着她那修长的身段,真是美极了。

冷红溪望着她,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当时微微一笑,道:“姑娘,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黑衣少女缓缓扭过头来,道:“我是谁?”

冷红溪一笑道:“日间在浣花溪上,我们已有过一面之缘,姑娘你忘了么?”

少女似乎因为被对方猜破了行藏,微微叹息了一声。

只见她玉腕一抬,把面上的心形面具摘了下来,信手丢弃于溪水之内。

这时小船已飞快的驶到了对岸,冷红溪率先上岸,雪雁足尖微点,也跟着纵上,她面色如冰的道:“冷红溪,你把我如何?须知这深更夜半,你我男女有别!”

冷红溪冷然道:“等我查明后自会放你!”

雪雁冷冷一笑,耸了一下香肩,回身就走,冷红溪忙跟上道:“姑娘,你还是老实一点的好!”

他话声方落,忽见雪雁身子倏地一个猛转,右手向外一扬,自掌心内“哧哧哧”一连飞出了三枚钢针。

这三枚钢针一出手,就成品字形,直向着冷红溪咽喉以及两肩上三处穴道射到。

冷红溪早已防她有此一手,见状一声冷笑。

旋见他右手向外一挥,巨大的掌力,使得那三枚钢针一齐反折了回去。

雪雁吃了一惊,顿时花容失色。

她纤腰一拧,“嗖”地一声,窜了出去。

不料她身子方一落地,却发现冷红溪满面怒容的挡在前面。

说着二指一分,向外一点,雪雁武功高超,强过乃姐玉鹰多多,无奈冷红溪的功夫太高了,高得不可揣测!

她见冷红溪并指点来,知道是隔空点穴,忙自运气,两肩慾待抗拒。

可是冷红溪那种刚柔兼具的指力,足能穿透金石!

雪雁只觉周身一凉,不禁打了一个寒噤,顿时就萎然倒地,人事不省了。

雪雁舒文青,慢慢地醒转过来。

她觉得身上极其不舒服,试着挪动,才知道双手双足,都为一根有弹性的带子,紧紧地束绑着。

她骤然吃了一惊,慌不迭的睁开了眸子。

室内有一盏昏暗的灯,闪闪烁烁的灯光之下,她看清了这是一间青色竹子的阁楼,自己被反绑在一张大竹床上。

本来,以她的功力,是不难挣脱起身的,可是冷红溪这种绑法,很是内行,令她无法施展力量,现在,即使想转动一下身子也不能够。

她挣了一下,未能挣脱,当时气得玉齿紧咬!

忽然身后传来了一声冷笑,道:“我要是你,我就干脆不动!”

雪雁陡然一惊,她还不知道身后有人。

当时忙转头张望,昏暗中,她看见了一双明亮的眸子,那种炯炯光亮的程度,真令她为之吃惊。

如不是她此刻亲见,她绝不会相信,人世之间,竟然会有这么明亮眼睛的人。

她这一瞧,也看清了那是谁了,正是那使她无可奈何的少年,冷红溪。

冷红溪整个人坐在暗影里,乍然看去,仅仅只能看见他那一双亮若晨星的眼睛。

现在他冷冷的发话道:“雪雁姑娘,你屡次意图脱跑,使我对你没有信心,所以我只好这样来对付你了!”

雪雁涨红了面颊,冷笑道:“你是一个残忍、冷血的人!”

这句话,激得冷红溪发出了一声狂笑。

他站起了身子,向前走了两步,来到了雪雁跟前,注视着她的脸。

那是一张他所见过最美、最可爱的脸……

那微红的面颊,水汪汪的一双眸子,冷红溪几乎对她心软了,可是她这句话,却深深的刺痛了他。

冷红溪冷冷一笑,道:“你说得不错,我是一个狠心的人,我会用厉害的手法来对付你,虽然你是一个女人!”

雪雁冷笑道:“你下手吧,你这个无耻的强盗,杀人如麻,你快点杀了我吧!”

冷红溪微微一笑,道:“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暗中对我下毒手,是谁支使你的?”

雪雁闭上了眸子,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说着又睁开了眸子,道:“我不是说过了么?人人都想杀你!”

冷红溪朗笑了一声,摇了摇头道:“我不相信,一定是有人支使你来的,现在,我必须要给你尝点苦头。”

雪雁闻言,一双眸子在他身上转了转,道:“你果然是个冷血的人!”

忽然,冷红溪双目猛地一张,由他双瞳之内,射出炯炯的奇光,接着仰天发出了一声令人震颤的狂笑。

他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是一个冷血的人,因为我曾无辜地受了九年的痛苦煎熬,我的热血已经冷却了……”

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晃动了一下,激动的道:“我的冷,是因为我来自一个比冰还冷的地方,我呻吟呼救……天啊!”

这使他想起了过去的一切,一双眸子几乎都要喷出了火来。

雪雁在他的吼声里,似乎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战粟,她留意到,一张檀木椅子的把手,竟然在对方的握力之下,变为粉碎。

冷红溪发出了更大声的狂笑,他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手指指向雪雁,狞笑了一声,道:“说!是谁叫你来的?为什么对我暗算?”

雪雁摇了摇头道:“没有人叫我,是我自己来的!”

冷红溪手指一抖,舒又青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她忽然发觉,由对方指尖之上,射过来了一股无形热力,有如一条蛇似的钻进了她身体之内。

雪雁不由大吃了一惊,她紧紧咬着牙关,不发一声。

冷红溪哈哈一笑道:“你不会忍耐多久的!”

说着指尖又向前指了一下,雪雁随即就觉得体内那股热气,猛然暴涨了数倍,所过之处,仿佛血脉都为之涨开了。

她再也忍不住,尖叫出声,全身一阵发抖,竟再次的昏死了过去!

这是一段相当长的时间。

周围的环境是那么的静,天已蒙蒙的有些亮了。

雪雁渐渐苏醒,痛楚已失,内心充满了对冷红溪的愤恨,不自禁的流下两行泪来。

她此刻真想一死算了,她摸不清,对方这样对付自己,又是为了什么?

由于心力交瘁,她不自禁地沉沉的睡着了。

这时候,却有一只手伸过来,手上拿着一方雪白的绸巾,小心地为她揩着脸上的泪痕。

雪雁忽然惊觉,猛地转过脸来,却只见一个飘浮的白影子一闪而没入另一房中。

这件白衣服,是她所熟悉的,那是穿在冷红溪身上的,莫非……

舒又青冷冷一笑,扭过头不去理他。

未久,她又沉沉的睡熟了。

这一觉,足足睡了有三四个时辰。

当她再次醒转的时候,天时似已又近黄昏。

她转了下身子,猛地坐了起来,看了看眼前的一切,这才想起来是怎么一回事,不由微微发了一阵呆。

她记得很清楚,自己明明为冷红溪捆着四肢的,此刻怎会好好的没事呢?

当下忙自床上跳了下来,才又发现,地上有四截被扭断了的绳子。

舒又青拾起来看了看,确定了正是方才绑着自己的东西后,不由暗暗道了声:“奇怪!”

想着一转身,又见桌子上放着一个红木的盒子,这是方才自己没有见过的。

她好奇的揭开来一看,竟是一盘尚热的包子。

她忍不住伸出手去,忽然,又把手收了回来,心里讶异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看他方才那种气势,好像要把我打死才甘心的样子,怎么此刻竟又改变了主意呢?”

想到此,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忽又发现案旁,斜倚着一口闪闪发光的宝剑。

舒又青赶忙过去拿起来,看了看正是自己之物。

她摇摇头,把它插回鞘内。

更令她惊奇的是,方才受了如此痛苦,此刻应该是疲累不堪才对,可是她却反倒觉得精神十分抖擞,丝毫也不觉得什么不适!

不过,她此刻对冷红溪仍在深深的痛恨之中。

当时,轻轻把宝剑抽了出来,左右看了一眼,这间阁楼之内,别无他人,这是一间书房,布置简单,藏书也并不甚丰。

由这间书房通出去,地上铺着一道细细的,像是用竹叶铺成的垫子。

雪雁舒又青秀眉一扬,胆子大增。

她掂了一下手上的剑,想道:“我不如此刻偷偷潜出去,结果了他!”

想着她就悄悄的走出书房,踏着这条竹叶地毯,一直走到了另一间房间之前。

那是一间半圆形,四面轩窗的敞室。

舒又青悄悄的走到近前,才发现室门未拴,只用身子微微一靠,门就敞开了一半。

室内光线很明,此时此刻,冷红溪正盘膝坐在一张又厚又软的大蒲团之上。

舒又青不由吓得止住了脚步,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她把身子隐在门后,向房内望去。

冷红溪面向着窗口,穿着一身很宽的衣服,跌坐在蒲团之上,并非是在静坐调息,而是在练一种功夫。

雪雁注目望了好一会,才看出了一些端倪,一时几乎惊得呆住了。

她看见冷红溪正缓缓的张开一只手掌,比向窗口,那只手掌微微的抖动着,竟有一串为数约有百片以上的青绿色的叶子,由窗外翩翩飞进来。

这些树叶子,都是窗前那棵大树上的,也不知那是一棵什么树。

看起来,那些树叶就像是一列缓缓飞动的蝴蝶似的,一片片的飞进来,每一片都有巴掌大小。

奇怪的是,它们一片片都在冷红溪的掌心之上叠合起来,很快的,他那只右掌掌心,已聚了厚厚的一叠。

然后冷红溪又缓缓的抬起了左手,展掌微微的抖动了一下,一片片的绿色树叶,又开始自窗外飞了进来,向他左手掌心集中。

只不过刹那时间的功夫,他的一放手掌上,已经聚满了树叶,形成厚厚的两叠!

冷红溪平伸着双掌,忽然双目一张,鼻中闷哼了一声,双掌同时向外一抖,两只手掌上的树叶,就像是乍然起飞的千百只蝴蝶一样,全数的都散开了。

这些骤然散开了的树叶,在室内回旋一匝,又成串的飞出窗外。

在即将落山的红日映照之下,那情景,实在是好看极了。

门外的舒又青,看到此不由打了一个寒噤。

到现在,她才开始真正的了解到对方的一身本事,实在是太高了,高得令人叹为观止。

她本打算伺机下手的,现在却再也不敢动了。

忽然,她看见冷红溪转过身来,向着门前微微一笑,舒又青不由大吃了一惊。

可是冷红溪却又转回了身子,口中自言自语的道:“这一次饶过了你,下一次再犯在了我的手中,可就没有如此便宜了,去吧!”

他是背向着雪雁发话的,说完了这几句话,双掌突然平着向正前方一推。

只听得“轰”一声,似乎整个的竹楼都为之震动了,那沉实的反震之力,竟使雪雁面前的两扇门“碰”的一声关了个结实。

若非她退身很快,只怕非被门扉把脸打肿不可。

雪雁呆了呆,想到了凭自己的武功,与对方比起来,那实在差得太多了。

眼前这种情形,分明对方是对自己留情,有意放自己脱逃了,要是再不走,那可就太不知趣了。

想到此,不由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贸然出手。

她把宝剑插回鞘内,低低的叹息了一声,黯然的穿窗而出。

气馁、伤心、恼恨……

她恨,恨冷红溪那种狂傲的态度,可是内心却又不自禁升起无限钦佩,对方那一身杰出的武功,实在是太高了,高得令人羡慕。

她一路走着,想着,不觉来到了浣花溪上,回头看了一眼,未见冷红溪的踪影,她才真正的放心了。

突然,她想到了莫环,心中不由十分纳闷。

对莫环这个怪老人,她实在是认识得并不多,这个人的确是一个怪异而身负奇技的人,他和冷红溪之间,又有什么仇怨呢?

以他那一身功夫,莫非也怕了冷红溪不成?

想到此,她更是满心迷惑!

她还记得,自己姐妹二人,初次在那座古坟之前遇见莫环之时,对方那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登萍渡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灯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