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灯盗》

第09章 两张魔图

作者:萧逸

冷红溪不由微微一笑,他才发觉到,这个瞎子简秋,敢情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必有相当的身手,当下诙谐的道:“我的房子已为人烧了,不搬也不行了,简兄大可放心!”

简秋睁着一双大眼,冷冷的道:“这就是了。冷红溪!我辈人物,习武技,在于行侠仗义,如果自恃武功作有《文章达德纲领》、《惺窝文集》等。,打家劫舍,那就失去习武本旨了!”

冷红溪朗笑一声道:“善恶发乎一心,行事在于一己,小弟行事,只为了无愧自己,别的家、法学家伊本·路西德的拉丁名。,又岂管得了许多!”

那白衣简秋,忽地坐正了身子,道:“我是诚心的劝你!”

红溪一笑道:“还是不劝的好!”

才说到此,那简秋手中的细长竹,陡地翻起,直向冷红溪面门上点来。

冷红溪早已防备他有此一手,当下伸出二指,向着点来的竹上一拨,只听得“嗡”一声,那节竹枝,竟如同是一张弓似的弯了过去,枝头反向简秋面上点去。

简秋微微一愣,面色倏地一沉。

他手上的竹枝,再次一挥,又像是一条细索似的,向冷红溪腰间缠了过来。

冷红溪这时已看出了这简秋虽是一个瞎子,可是一身功夫却很了得,不由动了好奇之心,有意试探一下他的身手。

于是足尖一点,如飞似的,自简秋头上掠了过去。

可是简秋就好像背后生了眼睛一样,红溪的身子方一沾地,他已迅速的转过了身来。

冷红溪身子向下一伏,右手并二指,向简秋肋下就点,简秋道:“你休想!”

左手向外一翻,用手掌向红溪指上切来!

冷红溪哈哈一笑道:“果然高明!”

身子已像秋风似的飘上了屋脊。

简秋好似为人戏耍,生出疾怒,当下暴吼了一声道:“下来!”

说着只见他身子霍地向下一矮,右掌平着向外一推,发出了“轰”的一声。

冷红溪就觉得一股暴风,直向自己卷了过来,显然这简秋已动了肝火,居然向自己使出如此重手法来了。

他不由也有些生气,只是再怎么样,对方兄妹,是自己救命恩人,不能也以重手相对!

冷红溪这时如再稍有迟疑,连人带屋只怕都不能幸兔。

简秋所发出的这种掌力,足能把这幢茅舍,震成粉碎,茅舍乃是他兄妹本身所有,岂非是太不智了?

冷红溪有见于此,遂一声冷笑道:“何必动怒!”

说着端坐屋脊,右掌以八成内力向外一吐,只听“轰隆”一声闷震。

那简秋不由一连后退了四五步,呼一声,撞在了一棵树上,才算没有栽倒。

那一幢茅舍,也发出了“吱吱”声响,冷红溪叱了声:“不好!”

右掌在屋脊上按了一下,才算把慾倒的茅舍定住了,他的身子,在这时候,也像燕子似的飘了下来。

当时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了简秋身边,冷冷一笑,道:“简兄好厉害的气波功夫,小弟拜识了!”

简秋这时面色通红,两腮鼓出甚多,好似正在运气一般,闻言后,他并不能立刻回答,鼻中只哼了一声。

冷红溪哈哈一笑道:“还是不要急于开口的好!”

简秋一双白眼翻了又翻,退后了一步,好不容易,才把一口气咽了下去,冷笑道:“难怪你如此骄狂,原来果然有些功夫!”

红溪一笑道:“你那九转气波固是厉害,却是敌不住我的‘乾元真力’,方才如不是我以真力贯入梁柱,只怕这幢房子,已为你气波所毁,那么你们兄妹今夜只好露宿了!”

语罢又哈哈大笑了几声,退回架下,坐了下来。

简秋不由脸色一阵通红,他冷笑道:“我自毁居屋,又关你何事?”

说着陡然转身,“呼”地一掌劈了过来。

冷红溪双手一按椅把,“嗖”一声窜了起来,只听“叭”地一声脆响,红溪所坐的那张木椅,竟震了个粉碎。

简秋自知没有击中,冷红溪已落到了藤萝花架之上,他紧咬钢牙,第三次出掌猛袭。

所施展的,仍然是“九转气波”,只听得一声大震,那藤萝花架,炸成了寸寸碎片,满空飞舞。

冷红溪长笑声中,身子如同一只凌霄大雁似的向空腾起,足足有十丈高下。

可是瞎子简秋,似乎能测知他身在何处。

只见他右手向外一翻,“哧”一声,手上竹杖,已化为一截镖枪,直向着冷红溪腾在空中的身子飞去。

树林子“哗啦”一响之后,就静下来了。

良久,没有一点声音。

简秋先是一愣,过了一会,他才缓缓移动了一下双足,身子一阵颤抖。

他讷讷的自语道:“噢……他死了!我……”

自语至此忽地双手抱着头,蹲在了地上,面上现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道:“天啊……我真该死,我……我作了什么事啊!”

说着他跳起来,直向那片树林中扑去,他用双手摸着每一棵树,面颊上挂着晶莹的泪珠,口中讷讷的呼唤道:“冷兄……冷红溪……”

“这时候,一只手在他肩上轻轻拍了一下,道:“简秋,我还没死呢!”

简秋猛地转过身子,不由颤抖了一下道:“噢……”

冷红溪冷冷一笑道:“如非你这点恻隐之心,只怕已死在我掌下了!”

说着把手上的竹枝,还到他手中道:“拿去你这要饭的棍子。”

语毕转身而去,简秋这时面部肌肉连连的抽动着,又羞又愧,又气又惊,他赶上一步,道:“冷兄……”

冷红溪转过身来,微微冷笑道:“怎么?你还要打么?”

简秋摇了摇头,道:“不是……不是……”

红溪微微一笑道:“那么,你又有何事?”

简秋冰冷的面颊上。带着羞惭,道:“红溪兄,你是我所遇最厉害的人,你的武功高深令我钦佩!”

红溪一笑道:“你过奖了,我想,你若非双目失明,武功不会在我之下。”

简秋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双目即使不瞎,也绝非你的对手。”

说着双眉微敛又道:“你是我生平仅见的一个奇人,你的功力太强、太玄,有一种超乎自然的力量,我认为,在一个现实环境里,是不能达到的。”

冷红溪不由默然了,他脸上现出了一个钦服的笑容。

这是他所听到过、一个最真切深入的对他的分析。

简秋又接下去,道:“你的掌力充沛,可盖八方,先师曾说过,气机通二眼,可盖上下,通四穴而达左右,开先天而抵六面,走四服伏先天而改六合!”

说着,他紧紧的抓着红溪一只手道:“你……竟然已达到了最高之境界,真正令人难以置信,请问冷兄你今年……”

冷红溪一笑,道:“你的见识卓绝,令人佩服,只是这个天底下,有一些事情是违乎常理的,人的意志力量,可以化不能为能,简恩兄……”

他有些激动的晃了晃手,道:“只要你有毅力,像我如今这种成就,是不难达到的!”

简秋怔了一下,讷讷道:“你学会这一身功夫,如此运用,岂不可惜?”

冷红溪冷冷一笑,道:“你怎知我是如何的运用?”

简秋不由脸色一红,冷红溪叹息了一声道:“不打不相识,今日一打,我们倒成了朋友了,简兄,我告诉你,我学这一身功夫,只是为了执行一项任务,舍此,别无所求!”

简秋冷冷的道:“总不会是劫狱杀官吧!”

冷红溪叹了一声,道:“恩兄你误会了,我这一身本事,是为了复仇,我恨牢狱,是有原因的!”

二人谈说着,来至舍前,各自落座,简秋很注意的去听他想急于知道的下文。

风从树梢上吹下来,地上的小草,被吹得一齐弯下身子,简秋的雪白衣衫,也在轻轻拂动。

他是个十分英俊的人物,长长的眉毛,笔直的鼻梁,那双眸子,如果不说出来,你一定不知道他是一个瞎子。

冷红溪看着他,不由低低叹息了一声。

简秋似有所悟,一笑道:“一个人双目失明,倒少了不少的纷忧,所谓目不见、心不烦!”

冷红溪好奇的问道:“这里,只有你兄妹二人?”

简秋点了点头,冷红溪又问:“别处还有亲人么?”

简秋冷峻的面上,浮出了一丝苦笑,道,“自然是有!”

冷红溪忽然发现自己是多么失检,去打听人家不愿说出的事情,是最不识趣的,这就好像别人来打探自己是一样的可恶!

他想到了这一点,就不再多问了。

简秋这时笑了笑道:“七妹下山,八成是抓鱼去了,也应该回来了!”

一句话提醒了冷红溪,当时转头向岭下看去,却见一条人影,疾行于山道上,已距岭上不远。

果然是简春浓,只见她头戴一顶平顶宽边的大草帽,上身是笋色的小袄,下着八幅风裙,身形之巧快,有如星丸跳掷,霎时间已来到了舍前。

只见她右手拿着一支银色鱼叉,左手则提着一个柳条串儿,串着四五条尚在蹦跳的鲜鱼。

她看见了冷红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你好些了?”

冷红溪深深一拜道:“多谢姑娘,我已全好了。”

简春浓提了一下手上的鱼串,道:“我们这乡下地方,没有什么好菜待客,我钓了几条鲜鱼,冷兄也好下酒!”

红溪一笑道:“姑娘盛情,怎好打扰?”

简秋这时在旁微微一笑道:“我这妹妹,最是刁顽,今天居然也会有此好心,真是难得!”

话落朗声大笑了起来,春浓偷偷看了红溪一眼,面色一红,扭了一下身子道:“哥哥……”说着就跑进去了。

简秋又哈哈一笑,道:“冷兄,我妹子的‘豆鼓辣鲫’最是拿手,你等一会一吃就知道了,只是冷兄,你与我兄妹结交,可要付出相当的代价呢!”

冷红溪怔了怔,哈哈一笑道:“俗语说,为朋友两肋插刀,简兄有话但说无妨,就是要冷某我这颗人头,冷某也不会令你兄妹失望!”

说罢又朗笑了一声,真个是气吞山河。

简秋闻言似乎一阵激动,道:“冷兄言重了!”

他站起来笑了笑道:“冷兄快人快语,果然是条热血汉子,我倒是大大的失敬了,请受我一拜。”

说着当真就要拜下,冷红溪忙把他扶住,道:“恩兄要是如此,就太不够意思了,不知有何差遣,但说无妨!”

简秋缓缓坐下了身子,突然摇摇头道,“有关我兄妹的奇特身世,不说也罢!”

他一面说着,一面翻着那双看似有神的眸子,连连苦笑不已,冷红溪立刻就想到对方兄妹,必有什么难言之隐,人家不肯说,自然不便多问。

当下就把话题扯开,又谈了一些别的,这时简春浓已自房内走出,笑向二人道:“饭菜俱已齐备,请吃饭吧!”

说着走过来,拉住简秋手上的竹枝,向红溪极为多情的一笑,冷红溪不禁一阵面热,顿时就把脸转向了一边。

入室落座之后,红溪见桌上的莱,是一盘豆豉鱼,一盘烧豆腐,一盘干焙笋干,还有一盘是甜莱,是用冰糖浇炸的“拔丝山葯”,正中的汤,是笋片、香菌、冬菰、豆苗、黄菜、白菜合煨成的,看上去颜色甚美。

这四菜一汤,虽不十分名贵,可是出自姑娘的玉手,却看起来好看,闻起来好闻,令人垂涎三尺。

冷红溪不由赞道:“简姑娘真个好手段。”

简秋这时落座之后,只用鼻子闻了闻,就笑道:“这四菜一汤大致不差,只是笋焙得过老了!”

春浓瞟了红溪一眼,笑哼道:“你就少挑剔一点吧,哥哥!”

冷红溪微微吃惊,因为那简秋,只凭嗅觉的能力,竟能判出有几个菜,甚至还可知道它的火候,不由笑道:“简兄,你虽失明,看来却甚于有目呢!”

春浓笑道:“他呀!鼻子才精呢!别打算瞒他一点!”

简秋突转不悦,嘿嘿一笑。道:“当着高人面前,我岂敢放肆!”

说时,那张白脸上,更现出一片秋霜,春浓忙向红溪递了一个眼色,摇了摇手,又指了指眼睛。

红溪立刻会意,知道这简秋,不愿别人提起他伤心之事,自己无意间说到他失明,定是已触到了他的隐痛,当下就缄口不再多言了。

简秋本是情致很高的,自此以后,却就神色黯然,一言不发,只顾低头吃饭。

简春浓明白这位兄长的个性,知道这顿饭他是闷定了心中好不遗憾,只得勉强找些轻松的话题,与冷红溪谈说着。

简秋吃了两碗饭,道了声:“冷兄慢用!”

就起身退去,春浓待简秋走后,微笑向红溪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两张魔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灯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