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溅花红》

第01章 春临大地暖

作者:萧逸

春天代表一年的开始!

春天使大地解冻复苏!

春天使枯木再发,使秃秃的杨柳枝桠吐出了嫩芽——一点点绿的新生。

春天是一种新的希望———年之计在于春!

春阳暖烘烘的,足可使你那颗“古井无波”的心再次地激起青春的涟漪,春阳解新雪,使龟裂的田陌为之滋润。

春情如火——

春心荡漾——

春风广被——

春城无处不飞花——

春来,春去,春迟,春暮,爱春,惜春,叹春,咏春,怜春,踏春,忆春,探春……

春色恼人眠不得,春花秋月何时了?春雨溅花红,春江花月夜,春风得意马蹄疾,春回大地,春光明媚……

唉唉……太多了,太亲了,一时真是说个不完,这个世界对于“春”实在太厚爱了,相形之下,秋和冬也就太冷落了。在煎熬过长久的寒冬之后,人们渴望着春的来临,有如大旱之望云霓。春天还算不负众望,它悄悄地降临了——

于是——“春江水暖鸭先知”,当扇动着双翼的鸭群,飞扑向池塘,水花四溅的一刹那,你可以确定春天到了。你哪,大可以摘下头上的那顶老皮帽,身上的老棉袄也该换掉啦!面对旨迎面的朝阳,伸上一个懒腰,高赞着:“好一个春!”

小伙计“柱子”把窗扇子支起来,一片春阳照进来。

檐边上那一溜百十来根冰枝子,在艳阳下可都溶化了,滴滴嗒嗒地滴着水珠子——“滴水穿石”这个比喻还真不错,没瞧见么,顺着瓦檐一溜下去,地面上全是小土坑儿,算算时间这个店坊开张总有好些年头了。不大,却有个漂亮的名字——“迎春坊”,初初一听,你这真摸不准它,是个酒馆呢,还是个客栈?还是个豆坊?油坊?

其实呀,你还都没猜错,它啥都是,也卖酒也卖吃的,也供客人打尖过夜,也榨油,也磨豆腐。

春天到了,每年这个时候,“迎春坊”总得发上回利市,那些个做皮货生意的人,都从关外回来了,总有百十来口子吧,都住在这里。

这些人把新从野兽身上剥下的兽皮,在这里重新整理一下,支上架子晒的晒,吹的吹,然后捶、磨、刮、搓,使之柔软;包的包,裹的裹,制成皮统子……

别瞧着这些事简单,做起来还得个把月。

手上有货,腰囊再有钱,苦忙了一个冬天,来到了迎春坊这么一月,一暖和,这些个大爷,可就有点懒得动弹了,整天的吃喝玩乐,蘑菇够了,才另寻码头。

“迎春坊”有陈年的好酒,有上好的佳肴——风干的鸡、陈年的火腿,别处难得一回的野味,她这里全有,鹿脯、冻兔子,您哪!热上一热,撕下一条来,就着老白干,那种滋味可就不用提了。

迎春坊可也不是一般的小店所能比的,这块招牌,在这里竖了总有十七八年了。

提起“迎春坊”,可就会想起坊主左大海。外号“火眼金刚”的左大海,早年听说是关外的一个山大王,后来洗手散伙改邪归正,就在这里生了根,开了这么一个买卖。

也许是以往他的一点盛名,再加上他生财有道,反正从一开张到如今,他这里生意可就没歇过!

在这穷地方,一年有半年被冰雪封冻,能够保持住像样的一个生意,说起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在过去,附近另外有两家客栈,都因为无法与“迎春坊”竞争而停止了,现在“迎春坊”就成了这“冰河集”上的一枝独秀,被誉为第一块招牌,应该是不为过之。

冰河集全集不过有千百户住家,其中半数务农,半数是猎户,两边穿过那辽阔的冰河,是大片的原始林子,里面飞禽多的是,要是再想猎大熊或是值钱的穿山甲或是紫貂,那可得出长城,往关外,也近得很。

北面是高高的太华山,大部分为冰雪所封,就算是盛暑的时光,山的顶部,仍然积着层厚厚的白雪。它处于天山的一个支脉,起伏的山脉,就像是一条舒开长须的大鲤鱼,盘延在这里,足有百里之遥!

东边是通向内地的驿道,驿道上有很深很深的车轮沟痕,只适于行走驿马所拉的那种大车,外地来的小车子,常常在道上搁浅——那可就头痛了,所以说冰河集永远是保守的,人的性情,就像它的地形一样,对于外来的一切,都存着排斥的意思。

——倒是南面,算是最富庶的一块土地了。

那里长年的种植着庄稼,小麦、春麦、杂粮,什么都产,每到春夏时候,这片广大的土地永远是碧绿的!

这里风和日丽,鸟语花香!

在地形上,它和冰河集是连在一块,可是却并不属于冰河集这个地方,包括那里的居民和冰河集也有显著的差别,好像不是生活在一个体系上似的!

这个地方叫“青松岭”,有居民万户,比起冰河集来,青松岭可就富庶多了。

要说“青松岭”和“冰河集”有所关连,舍弃了那条相通的松石道路,可就没有了。

松石道就像是一座长桥,连着这两个先天就不平等的兄弟乡镇,使它们维持着仅有的一点关系,否则要是依照这两个地方的人情来往,恐怕早就闹翻了。

冰河集是个穷哥哥,青松岭就像是个阔弟弟,弟弟虽然有钱了,可是哥哥却穷得有骨头有志气决不开口向弟弟借钱,弟弟要是眼里还有这个穷哥哥,就该主动地攀结照顾哥哥,否则哥哥不便高攀,那可就不大好相处了。

新春的朝阳,照射着青松岭上的第一大户“谭”家的琉璃碧瓦,却也同时照顾到了冰河集上的那第一块招牌——“迎春坊”!

“谭”家是青松岭上第一大户,“迎春坊”也算是冰河集上唯一的一个富家买卖,这两个地方偏偏相隔得那么近,一个在这头,一个就在那头,当中连结的就是那条颇富人情味道的“松石道”了。

“迎春坊”的坊主“火眼金刚”左大海,在冰河集是头号人物,平素目高于顶,谁也不看在眼里,可是他却不敢得罪对面的那个大户“谭”家,甚至于还得时常赔着小心。

谭家老爷子的出身来历不详,平素不常出门,他家大业大,为人也还不差,只是也许是个性太孤僻了,也许是所有的富人都是这个样子,总之,他既很少与一般人攀交论往,你就很难去了解他。

“火眼金刚”左大海对姓谭的非但外表敬畏,简直是心悦诚服!就算是这么一点关系吧,姓谭的还算看得起他,每年这位阔老太爷总会照顾左大海几千两银子的生意。

左大海自己也兼着从事皮货生意,他的皮货可不像那些皮货生意人,要千辛万苦地运到内地才能脱手,他只销售给一家人——谭家。

只要谭家一家人——甚至于只谭老爷子一个人,嘴皮动一动,说声:买啦!谭家的管事账房胡先生就坐着车来了,有多少要多少,临去的时候,白花花的银子赏下来,有多没少!

左大海自己落了实惠不说,凡是跟左大海站得近一点的皮货商人,也算是“秃子跟着月亮走”——沾光不少。

左大海敬畏谭老爷子的原因,起码表面上看起来是因为如此,至于实在是不是如此,可就没有人知道、只有当事者自己心里有数了!

“迎春坊”内外整理焕然一新,为的是迎接着关外来的那一帮子皮货生意人。

楼下食堂里,十来张桌子,擦洗得白净净的,五六个小伙计忙得团团转,用鸡毛擦洗炉台,最能去腥油腻,左坊主抽着长杆烟,子羔皮袍子一角折在腰带子上,露出他内着丝绸子扎腿内裤,他不时地前后指点着。

五十出头的人了,看上去还是硬朗得很,脸上既没皱纹,嗓门儿尤其是大得吓人,他这里拉着长腔咳嗽一声,十来丈以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

城门上来了消息,第一辆马车已经进关了,满头流着汗的小伙计——郭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进门没瞧见门坎儿,上来就摔了个大马趴。

左大海皱皱眉,道:“这是干什么来的,年还没过完是怎么回事?”郭顺爬起来,红着脸道:“当家的,车来啦!一共是七辆大车,人比往年还要多!”不止是他一个人高兴,柜上的二管事徐立,账记王麻子,还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板娘“黑马蜂”花四姑,连带着六七个小伙计,一股脑地全都跑出了迎春坊。

脚下踏着刚刚溶解的冰块,少不了还有股子冷劲儿,尤其是贴着地面由冰河那边吹来的风,就如同是小刀子刮,小剪子绞般地疼痛,可是大家伙却是笑嘻嘻的。

车轮子轧轧有声地压过驿道,溅起春泥片片,车道上沟痕里的冰花,变成了两列大水沟,车轮压过去,水花溅起老高。

赶车的耍着大响鞭,“叭!叭!”比鞭炮还响。

可不是吗,前后是七辆大车,一路西进着像是条大长虫似地游到了近前!碧空如洗,远天只有几朵白云,太阳的光不热,暖暖的,只能刚好把冰化开,人呀来回地跳着脚,总希望把残留在身上最后的一点冷劲儿也清理干净!那些个黑老鹰,在天上盘旋不去,呱!呱!不停地叫唤着,像是举行一个特别的欢迎仪式似的。

冰河集家家大门都开了,无论是小伙子、大姑娘、小媳妇,还是老头儿、老太太,都像迎接什么似的,人人脸上带着笑容,欢迎着一年一度,唯一来到这里的这帮子客人!

皮货商人里,有的是他们多年的老朋友。

这些个阔朋友,也都舍得花钱,一缸子关外的“老二白”,或是一件小皮褂,一盒子粉,或是胭脂,在冰河集的人来说,就是难得的好礼物。

当然,这其中有男女的情怀,苦守了整个寒冬的大闺女,又可以再次看见情郎了,那些个阔绰豪迈的皮货商,看起来总是那么神气,本地郎相形之下,可就褪色了。

大车蜿蜒而近——

第一辆大车的车把式“老叫驴”,最拿手的是他那一手大响鞭,鞭梢儿抖开了,像是阿拉伯数字的一个“8”字,头尾两声鞭响,能传出一两里去!

车到了,“老叫驴”神气得跟什么似的,第一个跳下车,你瞧瞧他皮褂子袒着,胡子嘴咧着,向着迎上来的左大掌柜的拱着手——

“大掌柜的好啊……我给你带生意来啦!”

“谢谢!谢谢!”四只手一触,老叫驴掌心里,可就多了十两重的一大锭银子。

“哈哈……”

老规矩了,彼此心照不宣,送的人不心痛,受的人更实惠!

紧接着第二辆,第三辆……所有七辆车都来了。

左大海每一辆车照例都有些彩头,车把式喜得嘴都合不拢,自动帮着卸货,七辆大车下来了六七十个大小伙子,每一个都兴高采烈的。

集上的人都围拢过来,叫着嚷着,瞧瞧这份儿熟劲儿哪!冰河集整年没这么热闹了。

左大海亲自照顾着生意,认识的人一个个打着招呼,不认识的更得攀攀新交。

客人个个进了坊,大车卸下来,驴子马都拉到了号里,天可过了晌午了。

管坊里新的忙碌才刚开始,老板娘花四姑亲自临厨,杀鸡宰羊,临时请来的七八个大小伙子,忙得团团乱转,四姑亲自指点着,她对这帮子客人的口味,摸得清清楚楚,一盘子一盘子端出去,都挺像个样,都准能捞上一个“好”字!

食堂里,左大海双手端着一碗“老二白”,桌桌亲自敬酒。

反穿着貂皮褂子的盖雪松,无疑是这伙子人里的一个头儿——

此人三十二三的年纪,还是个光棍,没有娶妻,人长得魁梧,据说一身功夫更是好样的,大家伙管他叫“赛吕布”,小伙子有股子豪迈劲儿,年纪不大,多年来已挣下了上万的家当。

左大海对于这个人破格地青眼招待。

拍着他的肩,左大海大笑着道:“行,兄弟,真有你的,人是人,货有货,来,干了这碗酒,老哥哥给你做个大媒,什么样的闺女,兄弟你只管挑吧!”

说着,一仰脖子,把满满的一碗酒喝了个精光。

“赛吕布”盖雪松爽朗地一笑,一碗老二白,喝了个点滴不剩。

“兄弟!”左大海抢回话题,还是那一句话:“年纪不小了——儿子不说,可把孙子给耽误了!”

“左老哥你笑话了!”——提起这码子事,盖雪松两弯浓眉可就由不住拢在了一块儿!

苦笑了一下,他挺不自在地道:“月老不牵丝,媒婆不说亲,东一次忙,西一次赶,可就搁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春临大地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雨溅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