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溅花红》

第10章 惊闻血海仇

作者:萧逸

胡子玉已由简兵这种动作中,看出了事态的不妙,可是却猜不出对方将要以一种什么样的手法来对付自己。

简兵张着没有牙齿的嘴,发出了令人汗毛耸然的一阵笑声——

“胡老七,念在当年你我兄弟一场的情意,我决计放你离开,你意如何?”

胡子玉冷冷一笑,道:“只怕你未必心口如一。”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那,我就谢了。”

胡子玉冷漠地说了这句话,心里仍然存着狐疑。

“你是要谢谢我,”简兵缓缓地道,“但却不是在这个时候!”

“什么时候?”

胡子玉在说话的时候,却已经发现由简兵眸子里传出的凌厉杀机,想到了此人素来心狠手辣,由不住有些胆战心惊,未卜生死。

“胡老七,你放心,现在我有几句话要交待你,你却要听清楚,否则你可就回不去了。”

胡子玉只把湛湛的双目注定着对方,要听他到底说些什么。

“瞽目阎罗”简兵道:“这里是曹家集,你出得门后只消直走,左边是冰河,右面是百里荆藜,对于一个失去双目的人,是很危险的!”

胡子玉陡地升起了一阵寒意。

“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简兵冷冷地道,“到了这时候,你还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他缓缓地抬起了左手,分开了中食二指,颤抖的手指,表露了他内心恶毒的杀机——

“我要你跟我一样,先尝尝瞎眼的滋味!”话声一落,他的两根手指已飞点直出,正中胡子玉双瞳。

可怜胡子玉空负一身武功,只是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除了睁眼待死以外,别无良策。

鲜血怒溅中,简兵一双手指快速地拔出来,随着他的手势,胡子玉的一双眼珠已滚落在地。

在此同时,简兵的身子,却如同旋风般地向后面撤开,手中的竹杖,也同时离开了胡子玉的“心坎穴”道。

胡子玉痛失双目时,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凄厉的一声吼叫。

他恨透了面前的简兵——

是以,在简兵猝然收撤竹杖的同时,胡子玉却于彻骨的创痛之时,排山运掌,巨大的掌力,直向着简兵后退的身势,猛攻出去。

简兵昔日外号“来如风”,当可知他行动之敏捷。

只是胡子玉这种排山掌暗藏“天罡”功力,其威力却是非同凡响。

简兵那么快的退身势子,依然为他掌风所袭中——

像是一把锐利的钢刀扫过一般,连衣带肉,被斩下了一片来。

简兵就地一滚,腾身而起,已落在了堆集如山的皮货堆上。

他忍着一时皮肉之痛,愤怒的面颊上暗含着几许快意,领受着他加之于胡子玉身上的杰作。

胡子玉像是失去了人性般地咆哮着,面颊上满是鲜血,特别醒目的是他那双失去瞳子的眼睛,随着他踉跄奔驰的身形,频频挥动着双掌。

掌力过处,四壁齐响,仿佛整个库房都要倒塌下来。

“简老八,你好狠的心!”

“有种的过来,我们就在这里拼了命吧!”

任他叫哑了喉咙,伏身在货堆上的简兵却是一动也不动。

虽然他眼睛看不见,可是他灵敏的双耳却能兼同眸子的作用,听得出对方凄厉狼狈的景象——

这一刹那,他无异感到满足了。

多少年压制在内心的仇恨,在这一瞬间,获得了充分的发泄。

他本可以此刻出手,顺利结果了胡子玉的性命。

但是他偏偏不要。

终于,胡子玉在一番疯狂般的拼命叫嚣之后,盲目地冲了出去。

守候在库房外的是曹村长,以为有机可乘,他手里掣着一口钢刀,迎着胡子玉扑出的身子陡的一刀挥下来。

胡子玉虽说是身处于盲目疯狂状态,可是能具有他们这类身手的人,即使是失去双目,也能有特殊而异于常人的感触能力。

是以曹村长的这一刀,诚为不智之极。刀身尽管是递出得疾快无比,可是尚还没有接触到胡子玉的头顶,已为胡子玉抬手抓住了他那只持刀的手。

曹村长大吃一惊,用力地想往后夺刀,却已是无能力。

胡子玉哑叫一声道:“无耻的东西!”另手乍挥,如同一口钢刀般,砍在曹村长的脖颈之上。

只听得“咔喳”一声,这一掌虽不曾把曹村长的人头砍落,可是充沛的内力,却把曹村长颈项骨,生生地折断。

曹村长“吭”了一声,一头扎下去,顿时一命呜呼。

胡子玉这时已拾得了曹村长手上的钢刀,此刻被扑面的夜风一吹,顿时头脑清醒了许多。

俗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胡子玉在丧失双目之后,忽然珍惜到生命的可贵。

这一刹那,他决计要死中求活,逃得活命了。

像是凶神厉鬼般,他舞动着手上的那口钢刀,连蹦带跳的,瞎乱胡闯地离开了曹家集。

一切都好像是敌人设置好的圈套,在这个回合里,谭雁翎这一方面,无疑吃了大亏。

胡子玉状若血人地奔出曹家集——

这条路他不需要简兵的关照,事实上已是相当熟悉。

只是,对于一个猝失双目,由光明骤然变为黑暗的人来说,仍是感觉到极大的不便。

他在一阵疾奔之后,不得不停下脚步来。

这是一片旷野,这一点他是可以确定的,只是再前进,可就如简兵所说,左有冰河,右是毒荆,仅仅当中有一条可容两辆马车并进的驿道。

对于一个瞎子来说,的确是太危险了,尤其是对一个猝然失去眼睛的瞎子来说,那就更残忍了。

胡子玉足足在这里站立了有半盏茶之久,还不敢下脚——

失去瞳子的一双眼眶里,不仅仅染满了鲜血,更多的是汩汩的泪水。

怅恨!怅恨!

懊恼!懊恼!

说不出的凄冷、怒忿、仇恨、自怜……如此多的感触,一时间冲袭着他,几乎使得他为之麻木了。

抬起了袍袖,擦了一下脸上的泪和血,他开始继续前行。

不意才走了两步,却被地面的一块凸出的石块绊了一跤,手里的刀几乎插进了自己的胸膛。

他不胜狼狈地爬起来,一时变得呆痴,猝然间,使他体会出这种失去眸子的生活,简直比死更可怕!

无限的凄怆,转瞬间化为满腔的悲愤,长啸一声,他决计不顾生死,展开了身法,倏起倏落向前直冲过去!

他这时的心清,真恨不能一头撞死!

偏偏面前一无拦阻,一任他横冲直撞,竟然碰不到一点阻碍。

他喘息着定下了身子,内心之悲忿感伤,真是无法形容,这一阵子急奔意图求死的勇气过去之后,他又不再想死了。

事实上,他眼前又来到了冰河的边缘,当他再前进几步时,只觉得足下踏空,一时收足不及,噗通一声,坠身于展望无及的冰水之内。

胡子玉原来是轻功极佳之人,只恨此刻坏了眸子,失却先机,一脚踏空,再想拔身,已是万难,眼看着全身下沉,即遭灭顶。

值此一发千钧之间,陡地自河岸上抛下来一根丝绦。

这根绦条可说是他眼前惟一救命的东西了,胡子玉当然不肯错过,他一把抓住了绦条一端。手方抓牢,即时岸上人手腕一振,并听得哗啦一声水响,胡子玉偌大的一个人,就像是一条上钩的大鱼,随着他翻起的手腕,高高抛掷而起,遂即四平八稳地落在了地上。

胡子玉此刻真是狼狈极了,全身水淋淋的,由于事发仓促,竟连闭气也是不及,急切间,一连灌了两口冷水,这时再吃夜风一阵吹袭,由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颤,一连打了几个喷嚏。

他手里兀自紧紧抓着那根绳索,而绳索的另一端,却显然抓在另一个人的手中。

那人目光炯炯地注视着他,神采自若,虽然略现同情,却并不显著。

这时他冷冷一笑,道:“春来春去有空时,花开花落无尽期,阁下一方之尊,如今竟然落得如此下场,着实令人可怜!”

胡子玉陡地一呆,睁着一双淌着血的眼窟窿,道:“足下是谁?救命之恩本应拜谢,只是胡某一生骨硬,从不受人怜惜,足下如果只为怜恤在下,那就大可不必了!”

那人原本心存轻视的意念,一时间转为严肃。

士可杀不可辱!

此人能在穷途末路,身负重伤之际,兀自不肯示弱于人,只此气魄,却也令人钦佩。

那人如非事先对于谭、胡二人抱定极深之成见而来,几乎对于眼前这个人心存谅解了——

他当然不是一个随便放弃原则的人,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愿意落井下石,打落水狗。

对于他所深痛恶绝的大仇人,亦复如此。

他直直注视着胡子玉——良久之后,他鼻中“哼”了一声,道:“阁下有这番气度,倒不愧是条汉子,只可惜——”

说到这里,临时把话吞住。

胡子玉尽管是冷得全身发抖,可是却清楚地听见了对方所说的每一句话。

这时,他怔了一下,道:“只可惜什么?”

“唉——”那人叹息了一声道:“只可惜足下与贵上早年所行非是,以至于种下了今日的祸因,迟早难免一死!”

胡子玉冷冷笑道:“莫非是司徒火老贼一伙的么?”

那人寒声道:“虽不是司徒火一伙,却也不是你们一路的。”

胡子玉道:“请问大名?”

那人“哼”了一声,目光中带着怜惜,他打量着眼前的胡子玉——长久以来,这个人一直是谭雁翎的左右手,运筹帷幄,素有智囊之称,谭雁翎所行的每一件事,如非是出诸他的主谋,也多少参与此人的意见在内。

说他是主凶之谋,应该不为过之。

那人在一开始说话之时,即变换了嗓子,用中气发音,使得声音与他一贯的口音完全不同,是以胡子玉用尽了智力辨别,却也分辨不出。

那人注视着胡子玉良久之后,遂道:“有一句话,要当面向胡兄请教。”

胡子玉此刻已运用内功,自丹田内提吸起一股元阳之气,继续贯注全身,收到了却寒作用。

这时聆听之下,他徐徐道:“请发问,在下知无不言!”

那人冷冷地道:“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地点是金陵旧地,被害人,乃是当时富甲一方,而又乐善好施的梁仲举,梁先生。”

胡子玉忽然打了一个寒噤。

“梁先生?”说着,他后退了一步,倒吸了一口冷气,点点头道:“有关梁先生的事情,只怕我知道得很少。”

那人毫不客气地戳穿了胡子玉的假面具,进一步道:“请你直话直说,不要掩遮!”

胡子玉真恨不能把这个人瞧个清楚,这一愿望即使在一个时辰之前,尚还可以达到,而现在却似乎是一种奢望了。

“你到底是谁?”

“这些不关宏旨,眼前我只希望你能具实告诉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我救了你的命。”

那人又似变得很斯文地笑了一下,接着道:“一条命,换几句话,应该很划得来吧!”

胡子玉低头盘算了一下——

对方说得不错,这个要求不算是苛刻,如果不是那个事件里的仇家,他又何必救自己?既然救了自己,似乎没有再杀自己的必要。

略一盘算,他即点点头道:“好吧,你要问些什么?”

那人冷冷地说道:“你我近一步再谈话。”

说完拉动手上的绦条,把胡子玉引到了附近,道:“坐下再谈。”

那人顿了一下,道:“据我所知,当年皮大王梁仲举先生是遭人暗算而死,胡先生看法如何?”

胡子玉怔了一下,瞪着一双血窟窿,道:“哦!我知道了,你莫非是那位桑先生?”

那人冷笑道:“不认识!”

胡子玉自己也摇了摇头,因为那个叫桑南圃的皮货客人,与眼前这个人,声音差得太远了。

他在饱受残害之后,意念已灰,对于昔日事,看得淡多了,但求片刻心安,决计不再隐瞒一切。

顿了一下,他慨然地道:“不错,梁先生据说确是受人暗算的!”

那人神色一振,道:“据说?莫非连你也不能断言么?”

胡子玉一怔,讷讷道:“我……怎么可以断言?”

那人走近一步,用截铁断钉般的口气,道:“暗害梁先生的人,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惊闻血海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雨溅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