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溅花红》

第11章 前路坎坷多

作者:萧逸

谭雁翎忽然发觉到自己这句话问得多余、幼稚,因为胡子玉那时已是个瞎子,当然看不见对方。

“这人年岁不大,”这是胡子玉仅仅能够由声音里分辨出来的,“是南方人口音!”

谭雁翎顿时一怔道:“这就对了!”

“怎么回事?”胡子玉讷讷道:“东翁你认识这个人?”

谭雁翎缓缓坐下来道:“我是想这两个人可能是同一个人——”

“哪两个人?”

“你莫非忘了……那天我遇见的那个蒙面人?”

谭雁翎愈想愈对,愈想也愈害怕,一双长眉紧紧蹩着,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

胡子玉道:“我也是不明白,如果他是仇人一伙的,又何必救我……如果不是仇人……说话之间,却是语语带针!”

谭雁翎道:“这一点也是我一直想不通的。他为什么这么关心梁家的那件旧事?为什么?”

忽然,胡子玉愣了一下,道:“别……是他本人就是姓梁的儿子吧!”

谭雁翎呆了一下。

胡子玉却又摇摇头道:“不对……如果他是梁仲举后人,又为什么要救我?”

谭雁翎道:“这人既然来了,早晚我们会见面,倒是眼前的司徒火恐怕……”

说到这里长叹一声,苦笑道:“他也未免太手狠心辣了,我真恨不能他能马上来,一刀一枪见个高下,这么闷着头干算什么玩意儿?”

胡子玉想到了失去的一双眸子,一时黯然无声,仇恨、悲愤、遗憾、伤心……这么多的感触,一股脑地岔集在心里,只觉得那双新创的瞎眼睛阵阵地抽缩着,眼泪又汩汩地淌了出来。

“东翁……”胡子玉第一次感到了害怕,他讷讷地道:“……眼前的情势,对我们太不利了……我们在明处,他们却在暗中,他们人多,我们……”

谭雁翎苦笑了一下,把全身倒坐有椅子上——他想到了面临倒闭的十几家皮货行,想到了产业的丧失,想到了眼前的安危,以后更多更多不堪设想,尚未来到的可怕威胁,一时神色为之黯然。

“如今我们什么也没有了……”他语辞枯涩地道:“钱光了,地也没有了,买卖不能做……最糟糕的是子玉你又落成了残废……”

胡子玉痛声道:“东翁多年的心血,只因我一时大意……唉!我负你太深了,我已无意再眷恋人世,就让我去吧!”

说罢,倏地举手一掌自向着顶门天灵盖骨上击去。他的动作快,谭雁翎更快!

只见他身子微闪,快若飘风地已到了胡子玉身前,只一伸手已抓住了胡子玉扬起的胳膊。

“你这是干什么?”谭雁翎瞪着眼睛道:“死能解决事么?”

胡子玉一时垂下了头,忍不住痛泣出声:“二哥……你叫我活,我怎么活?我怎么……活得下去?”

“天底下,真会有报应吗……”胡子玉惭愧地又道:“这是报应……这是报应呀……”

边说,边自痛哭了起来。

谭雁翎怒声叱道:“住口,不许你这么说!”

胡子玉张着大嘴忽然止住哭声,过了半晌,他慢慢地又站了起来——

“报应?报应——”说着仰天又大笑了起来!

谭雁翎怒声道:“子玉!你疯了?”

胡子玉确像是疯了,聆听之下,非但不收敛,却反倒更大声地狂笑起来,一时间声震四座,整个大厅里回旋着他宏亮的笑声。

谭雁翎一连串地喝叱着,仍然不能制止他的这番冲动,不得已,他长叹一声,一伸手点中胡子玉背后“气海穴”上,胡子玉正纵声狂笑之际,一口气接不上来,当场昏倒在地。

大厅内顿时又恢复了安静。

谭雁翎目光里含蓄着无比的忧郁,又似乎隐藏着某种凌厉的颜色。

人类的弱点,最甚者莫过于自私。

谭、胡之结合,纯系现实与利用,胡赖谭以安全庇护,谭倚胡以供筹划奔走,而这一切,已因胡子玉的双目失明而丧失无存。

如果胡子玉仅仅只瞎了双眼,还可以贡献出他的智慧,可是如果他是个疯子,可就一无可取了。

谭雁翎岂容许这样的一个人在自己身侧?他可能是个不定时的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因为言语不慎,就会为自己种下祸因。

二十年相聚,彼此间不能说没有感情,也曾是生死与共的战斗伙伴,也曾共过患难,共过富贵……

可是,其中一人一旦成为某一方面的累赘,或构成其生命的威胁时,则彼此相偎倚的情形可就大大改变,甚至于会促成一方面的凌厉杀机,必慾置一方于死地而后心安。

谭雁翎这一时间的思维正是如此。

目睹这位曾经生死与共的伙伴、兄弟、属下,他内心浮现出了可怕的意念。

“子玉呀,子玉!”他轻轻唤着对方的名字,目光里泛着凌恶的杀机——

“非是为兄我手狠心辣,实在是不得不成全你——”

话声一落,倏地手掌扬起,正待向胡子玉前心穿去。

蓦地窗扇外一人冷笑道:“兔死狗烹,姓谭的你原来也算不上什么人物!”

谭雁翎陡地一惊,足下用力一点,已施展海燕穿云的轻功,“砰”一声,谭雁翎借着窗扇一开之势,两只沉实而有力的手掌,夹着“小天星”的内家掌力猛地扑出去。

院子里那个人,似是有意要接他的这一掌似的,两只手掌乍然交接之下,谭雁翎顿时感觉出对方手掌之间内力极其充沛,逼使得他不得不借着对方的掌上冲力,整个身子向上拔起来。

他根本就没机会看清对方是个什么长相,双方掌力一经交接之下,那个人却施展出铁板桥的功夫,身子向后一倒,像风车似的一个快转,“嗖”一声,穿出了三丈五六。

月色之下,谭雁翎惟一看清楚的只是那人穿着一袭长衣,迤逦的衣角,在空气里发出“噗噜”一声,这人的身躯,像是鬼影子一般落在了一角的紫藤花架之上。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只凭着他这一手杰出的轻功,足足可使得谭雁翎刮目相看,而且他甚至于看出了对方这个人,正是那日拦道相戏,掌伤自己的那个蒙面客——

那么,谭雁翎就决心要与他再分个胜负了——

他平生最拿手的暗器——“铁指飞环”,武林中至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一种厉害暗器,知者极少,就拿与他最亲近的胡子玉来说,二十年来也只不过看他施展过一次——

那一次是谭老头对付那个叫“黑风客”的马贼头子,双方距离是在十数丈以外,“黑风客”人是在马鞍子上,谭雁翎的暗器是先出声后出手,而且是正面出手,距离那样的远,可是那个强悍的马贼头子,却仍然逃不开这一步霉运,为谭的暗器打了个正着。

小小的一枚纯钢圈子,在十数丈以外发出,竟然深深陷入“黑风客”的脑髓之内。

那一仗取胜的关键,其实正在于此。胡子玉事后对谭老爷子这一手“铁指飞环”佩服得五体投地。

那是多年以前的一件旧事了,谭老爷子这一手看家本领堪称为他的生平一绝,绝不轻用,这一次他是安心要对方尝尝自己的厉害,加以他知道对方武功高强,所以暗器出手亦不发声警告。

他看见那个人正自施展出“一鹤冲天”的轻功绝技,自花架上陡然拔起来,黑夜里真像是一只冲霄大雁!

谭雁翎把握着此一刻良机,他上半身向前微微一俯,右手向外一拂,用联环打法,已发出三枚钢圈。

这种用以作为暗器的钢圈,每一枚大小仅如指环,沿留处打磨得锋利无比,一经出手,空中顿现三点流星,一闪而至。

夜行客果然疏忽了这种暗器的厉害。这该归罪于他生平从未也不曾有过对付这类特殊暗器的经验。

三枚钢圈一闪而至,这人身子半侧,右掌向外一吐,“呼”的一声发出了一股掌力。

照常情而论,掌力无坚不摧,三枚小小的钢圈势必迎势而坠,可是事实上却大非如此。

夜行客的掌力尽管是其势如墙,可是钢圈中空,透空而过,其势亦急。在那人身子尚未完全拔脱之前,三圈在一片极细的尖啸声中一涌而到。

那人陡然发觉到其势不妙,已是晚了一步!

总算这个人一身内外武功,均已臻至极高之境,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他腾在空中的身子,施展了一式“云中卷”。

所谓“云中卷”者,乃是一种内功轻功兼具的绝妙招式——

但只见他美妙的身材,在空中一个倒卷,有如空中舒卷那般的轻巧!

身子方一卷过来,两脚猝分,一双足尖用“点金灯”的绝招,已把最下方的一对钢圈子踢落在地,可是当中的那一枚钢圈,却是来得太神速了——

其实谭雁翎的手法之微妙,也在于当中这一枚钢圈。

就在这人一双足下方自分开尚未收拢的一刹那间,当中那枚钢圈霍地弹跳而起,只听得“哧”的一声,已透过了这人身上的衣服!

表面上看好像仅仅是穿过他的衣服而已,事实上只有受者本人心里有数,无论如何,眼前这个人已难以掩饰他的狼狈,保持他意态翩翩的从容身法了。

在空中一个倒折之后,这人身子像是一片飘空的枯叶,落在了丈许以外——

谭雁翎一招得势,焉能就此住手?只听他嘴里厉叱一声,双掌一搓,用“龙形二式进身掌”,身子有如一道破空匹练,“嗖”的一股疾风而袭到了对方身前,双掌一上一下用“双撞手”手法,向着这个人腹肋之间猛撞下去!

这个人似乎未曾料想到竟会受伤,一时间却也有点惊慌失措——

再者,他似乎又有点不打算以真面目示人,虽是负伤紧迫之间,仍然是深深地垂着头。

谭雁翎的双掌推到,他两只手不得已向前递出,紧紧抓住了谭雁翎的一双手腕子。

谭雁翎顿时全身一震,发觉到对方惊人的内力,正自透向自己一双手腕的“曲尺穴”。

眼前已是势成骑虎,慾罢不能,谭雁翎要想挣脱对方的双手,就非得要先挣开对方透入自己双腕的那股子内力不可!

这般情形之下,两个人可就一时纠缠不开了。

在如此过程里,谭雁翎也曾想到要看清一下对方的脸,看看他究系何人,可是对方这人头垂得很低,像是有意躲避着自己,再者他双手之间所连施而出的力道,确实惊人已极,不容得他不全力以拒。

霍地双方身子同时大震了一下,谭雁翎足下通通一连后退了好几步——

他只觉得胸前一阵发热,顿知不妙,总算多年内功,尚能制止住这口鲜血不喷出来。

这当口,对方那个人早已如冲天大雁般地拔空而起,飘飘乎坠落于院墙之外。

只由其腾身而起的一刹那,谭雁翎仿佛看了一下他的侧面,那也只是惊鸿一瞥罢了。

谭雁翎忙气贯丹田,强制着胸内翻腾慾出的一口鲜血,怒叱一声,腾身而起,当他飞扑上院墙的一瞬,对方早已逃之夭夭了!

桑南圃像是燕子般轻灵快捷来到了“迎春坊”自己的房前——

他的脸色略嫌苍白,有一点出息沉浊——是因为他受伤的缘故。

仿佛记得来时灯是点着的,何以这时看上去里面一片漆黑?

大概是自己记错了吧?

略一思索,他遂即推门纵入。在暗中摸出了千里火,迎空一晃,顿时火光大盛!

他点上了灯,熄了千里火,一双光华内蕴的眸子由入门处以至自己的睡榻,细细打量过去。

——他确信这房子里曾经有人来过。

并且这个人还曾翻察过自己的东西,当然他可以断定对方翻察的结果,定必是一无所获。

“这个人已经走了”——他心里这么想着,就走过去关上了窗户。

在关窗户的时候,他特别注意到窗榻上有一点小小的灰土痕迹,看上去不过像指尖那么一点点大小。

可是桑南圃审视再三,心中有了见地,断定来人是由这窗户进来的,这一点小小痕迹,正是来人足尖点踏之处,那么以此推想,来人轻功相当可观了。

桑南圃脸上微微带出了一丝冷笑。

这人轻功不错,可是还未能达到与自己颉颃的地步。

这一点他大可不虑。

只是这个人为什么要来?他是来找些什么?

“莫非自己行藏败露,引起了什么人的猜测?”

想到了这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前路坎坷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雨溅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