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溅花红》

第13章 狼窟又遭凌

作者:萧逸

谭贵芝内心一阵伤心,泪如泉涌。

她自问难以逃开这步劫难,叹息一声,遂即一路纵出。

一口气扑出了数十丈外,身方落地,遂听得身后白衣人冷笑道:“停下来!”

谭贵芝猝然一惊,回头才见对方白衣人就立在面前数尺以外,她自忖着逃走无望,也就安下心来。

劈剥声中,就只见眼前一堵木舍,火起数丈,火光灼得人肌肤生痛,要想翻越过去,诚为不易。

原来马场房舍,皆取圆周建筑式样,一经着火,形成一条盘绕的大火龙,除去两处门槛地方可以出入以外,到处皆受困于火海,如无杰出之轻功绝技,休想擅越雷池一步!

偏偏两处出口,皆为怒闯狂奔的数千牲口所占用,人思脱困,除跨越火房,别无良策。

白衣人打量着这片火势,目光望向谭贵芝,冷笑说道:“丫头,你有这个能耐么?”

贵芝摇摇头,冷笑不语。

白衣人道:“那就把背后的那个累赘放下来!”

谭贵芝回头看了一眼,发觉彩莲连惊带吓,这时早已昏了过去,可怜这个丫头哪里经过这等场面?想到多年主婢之情,贵芝不禁浮起了一片伤感。

“办不到!”她摇了摇头,冷笑道:“我情愿与她同葬火场,也不愿舍她而独生!”

白衣老者嘿嘿一笑,点点头道:“难得你这丫头有此心情,既然如此,我就助你一臂之力!”

说到这里前进一步,一伸手抓住了谭贵芝一只胳膊,叱了声:“起!”

二人同时顿足,直向着高有数丈的火舍一角落下去!

迎面扑袭而至的一股浓烟,几乎使贵芝为之窒息,紧接着一道火舌,怪蟒也似地直向二人落身处卷来。

白衣老人猝然一惊,大声吼道:“不好!”

他右掌霍地向外一翻,用力把谭贵芝身子抛了出去,谭贵芝借力使力,足尖猛点,同时施展出“一鹤冲天”的轻功绝技向上拔起,两种力道配合施展之下,整个身子,连同着背后的彩莲,足足翻出十数丈外,落于院墙之外。

她身子落地一跄,单足跪倒。

这时却见白衣人身上带起了一丝火焰,由空而降,他落下的身子,急速地在地面上滚翻着,借以压熄身上的火。

谭贵芝先是一怔,紧跟着却兴起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的念头,倏地转身,倏起倏落地向着一条荒道奔去。

这附近地势,她清楚得很,只要抄越过这条荒道,就可通向宽敞的驿道,如果能即时搭上一辆便车,这条命或可保住。

能够逃开,然后再图设法搭救母亲,总比和母亲同时陷身敌手,坐以待毙好得多!

她想得似乎是太如意了。

事实上她也确实这么做到了,当她足下力点,施展出全副功力,猛然脱身,扑入荒道之霎那时,身后的白衣老人已经惊觉了。

白衣老人发出沙哑的一阵笑声,道:“小辈,你往哪里跑?”

这老头儿居然再也顾不得身上的余火,身形起落,有加飞鹰攫兔般地循着贵芝身后猛袭了过去。

谭贵芝在这一方面,的确够狡猾机智,她身子方一扑入荒道,顿时如长空一烟,陡地拔身而起,紧接着单手轻扬,已经攀住了一截树枝——这一招名唤“老猿坠枝”。

她身子方自挂住的一瞬间,足下白影电闪,那白衣老者显然已由她足下风掣电闪而过。

谭贵芝等到他身子消失之后,这才松手由树上轻飘飘地落了下来。

她脸上带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暗忖着可能已经逃脱了这一关。

这时背后彩莲才发出了漫长的一声呻吟——

她像是刚由睡梦中醒过来一般,嘴里模模糊糊地道:“小……姐……现在在哪里了?”

“嘘!”谭贵芝轻嘘了一声。

然后她回过头来道:“说话小声一点,现在我们已经跑出来了,但是那些人就在附近——”

“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

一面说谭贵芝的眼睛就向四下里溜着,她小心地分拂着眼前的树枝,悄悄向前面走。

“小姐……太太呢?”

“我也不知道!”

她眼睛里盈着泪,牙齿紧咬着,几乎把下嘴chún都咬出血来。

“听说,好像已经落在了他们的手里了……”

彩莲全身发抖,道:“我……怕,小姐!”

“胆子大一点!”

“我怕……小姐我怕!”

说着她哭的声音就更大了。

“唉!”谭贵芝轻叹了一声,道:“说良心话,我也害怕……可是我们一定要逃出去!”

“这里这么黑……什么也看不见!”

她哭得更伤心了。

——黑暗里,一个人正直直地注视着她,这个人正是那个白衣老人。

他身上的火已经熄灭了。

脸上带着一种胜利的微笑,多少又有些气忿的神采。

他直直地注视着她。

谭贵芝显然还没有留意到他。

彩莲频频地哭,使得她心里也跟着乱了起来。

“不要哭好不好?”贵芝气馁地道:“哭得我心里也怪别扭的!”

彩莲道:“我……怕死!”

谭贵芝气得哼了一声,道:“你怕死?谁不怕死!告诉你……你再哭人家听见了,那时候你想活也活不成了!”

这句话倒真有吓阻作用,彩莲顿时不敢再哭了。

谭贵芝侧耳听了半晌。

彩莲立刻紧张道:“有人来啦?”

贵芝摇摇头,道:“没有人,我们现在就走吧!”

说着由身上掏出了千里火,迎风一晃,“唰”的一下,亮出了一片火光。

就着火光,她就快速地前行,走了一程,约莫看见了远处的驿道,她赶紧熄了千里火。

又走了一程,可就到了驿道的旁边。

她在驿道边一块大石头上慢慢地伏下了身子。

直到这时她才轻轻地舒下一口气!

“小姐……停下干嘛呀?”

“停下等车子——”

“唉!”她惊魂甫定之后,心里可就又惦念着母亲。

先由于母亲自剖昔日的罪状,一时间她禁不住内心的感情冲激,乃至于对母亲,产生了极度的恶感。

可是母女间的天性,是不容许她说摆脱就能摆脱得了的。

夜风轻轻地吹过来,两个人都觉得冷飕飕的,谭贵芝深深的垂着头,心里的感觉真比冰还冷!

彩莲不时地向驿道上张望着,果见一辆大车由正前方山洼子里哐哩哐当的驰了过来。

那是一辆双辕四马的大篷车,车轮在不平坦的黄土道上颠簸着,声音很大,足可以传出里许以外。

这辆车的前辕两侧,各悬着一盏孔明灯,摇曳的灯光,就像是巨兽的一双眼睛,这个庞然大物,远远的晃晃悠悠的可就来了。

谭贵芝不禁一喜,她紧紧摇着彩莲一只手,道:“我们就搭这辆车!”

说着一跳而出,双手连摇,彩莲也在她背后摇手,那辆车还真大,看上去载十个八个人那是毫无问题。

就在两个人的招呼之下,大车停了下来,四匹牲口一个劲儿地打着噗噜。

车把式共有两个人,天黑也看不清是什么长相。

其中一个大声道:“干什么拦车?”

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像是关外的口音,一面说一面把车座旁的灯搬歪过来,照射着两个人的脸。

“对不起,我们想搭个便车,可不可以?”

赶车的嘻嘻笑道:“上哪儿去呀?”

谭贵芝道:“随便哪里都行!”

赶车的道:“我们是往冰河集去的,顺不顺路?”

谭贵芝喜道:“那太好了,到冰河集最好,到地方我们多给钱!”

“给不给都无所谓啦!”

这个车把式一副油腔滑调的样子,笑了几声,回过头来向车厢里喝着道:“面前有两个女人,想要搭个便车,叫不叫他们上来?”

车厢里有一阵奇怪的哼哼声音,就好像有个人被捂住了嘴巴一样,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

却另有一苍老的声音道:“天晚了,不想再搭客!”

外面车把式“吃吃”地笑着道:“是个小美人咧,只怕打着灯笼也找不着这么合适的!”

谭贵芝虽然听不见车厢里那阵子奇怪的哼哼声音,可是彼此间的问答却听得十分清楚,一时间臊得脸色通红。

要不是因为她眼前不愿意再多事,真恨不得马上出手给那个车把式一个厉害,只是眼前她却是一声都没有吭。

遂见前座上的车把式招手道:“好吧,请上车吧!错了这个村,可就再难找那个店了!”

谭贵芝忍着气走过来。车上的灯光跟照着她,照得她怪不好意思的。

车把式之一还特地跳下来,像是很殷勤地为她把车门打开来。

车厢里点着灯,但是两窗都系挂着黑色的幔子。

谭贵芝道了声:“多谢!”

她脚尖方自一踏上车板,陡地心里一惊,还来不及收足当儿,就被背后的车把式用力在背后一推,突地一头栽了进去。

谭贵芝方自叱了一声,却已被车厢内一个瘦削的老者一把抓了进来。

谭贵芝怒叱一声,扬掌待向对方老者脸上劈去。

老者瘦削的脸上,闪出一种冷峻的笑容,一只枯瘦的手轻轻扬起阻住来势。无奈今日她所遇见,甚至于最近所遇见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是罕见的人物!

如此情形下,她的武功确实难以施展开来。

就拿眼前这个老人来说,他的武功可就太高了,较之先前那个白衣老人来说,似乎更要高上许多。

谭贵芝根本连对方什么样一个长相都没看清楚,就被对方一上来就擒到手上。

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掌力,反正谭贵芝身上一软,顿时就动弹不得!

老头儿叫了声:“坐下!”

手向下面一指,谭贵芝可是真听话,顿时就坐了下来。

这时坐在她对面的一个瞎子,怪笑一声,手里的一根青竿儿向前面一杵,不偏不倚地就点在了贵芝的肩窝上!

另一个人哈哈笑道:“姑娘,咱们小别重聚,可喜可贺!”

声音是再熟不过!

谭贵芝不用看也能猜出来是谁——

事实证明她没猜错,正是先前追杀她们的白衣老人!

她顿时只觉得头上“轰”的一下子,就怔住了。

更没想到,车厢里人很多,认识的尚不止那个白衣人一个。

最令她感觉到惊慌失措的是母亲也在这个车上——

陶氏显然是经过一番挣扎苦战,而不幸失手被擒——这一点由她衣衫之狼狈,以及肩部地方的挂彩情形即可断定。

母女目光对看之下,彼此谁都没有出声,她们的目光紧紧对视。

遂即垂头痛泣了起来。

陶氏鼻翅扇动着,显示出她内心的激动痛楚,眼泪汩汩地流了满腮。

小丫鬟彩莲本已是二度昏厥,恰于这时醒转过来。

她乍见陶氏,几疑身在梦中,忍不住痛泣出声道:“太太你——”

三个女人的哭泣声,使得小小车厢里平添了无限悲惨气氛。

陶氏大概是早已尝试过脱逃,而吃过苦头,是以绝不再做傻事。

当然,对于女儿的自投罗网,她深深感到痛心。

坐在车厢里的几个人,必须先做一个概述——

一共是七个人,陶氏、谭贵芝、彩莲、白衣人、瞎子、一个隆背、肤有长毛的怪老人,还有一个神情卓然、目光炯炯的蓝衣老人。

除了三个女人以外,四个男人全是老人,从年岁上看上去,就是最年轻的瞎子也在六十开外,其他各人皆在七旬以上,很难猜!

蓝衫老人除了一上来,出手把谭贵芝拉上来制服,直到现在,他始终不曾说一句话,神态间尤其显得狂傲。

他的眼睛微微闭着,仅露一线,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心里感觉很得意,脸上就情不自禁带出了笑容。

这个人从神态上观察,很像是四老之首!

瞎子、长毛汉子与陶氏坐在一边,蓝衣老者、白衣老人以及谭贵芝主婢二人坐在另一边。

马车前进的速度极快。

大家都没有什么话好说。

车子里只剩下小丫鬟彩莲还一个劲儿地抽搐着。

陶氏、贵芝,在一番伤痛之后,都能保持一份属于自己的宁静。

母女二人都有千言万语想要向对方倾诉,可是眼前不是说话的时候,更不是说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狼窟又遭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雨溅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