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溅花红》

第16章 人渺情丝断

作者:萧逸

孙波道:“我以为你这老儿早抹脖子自杀了,是个人也活不下去了,想不到你居然还苟延赖着不死,说不得逼着我们兄弟自己下手了!”

说话的时候,双方手上都贯足了内力,衣襟缠在判官笔上,有如钢浇铁铸,怎么也分不开。

两人相持着绕了半个圈了。

四只眼睛互盯着。

双方是数十年的老搭档,彼此太了解对方了。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们出手也就更为慎重,以免暴露弱点予对方以可趁之机。

孙波暗中在想:我是双手持笔,他却是一只手拉衣,我的两只手都占着没有空,他却尚有一只手可以应用——

这一点显然对于孙波是不利的。

可是眼前,孙波势必非被占着两只手不可,如果松开一只手,力道顿时就会失却平衡。

须知高手对招,一点点的小疏忽,常常会带来无比凌厉的杀招。

是以孙波虽然发觉出两只手都被占着,对自己不利,可是却也没有机会松开其中之一。

旁观的桑南圃微微冷笑了一下——

他的眼睛在注视现场二人的同时,却也兼而注意到其他方面。

有几条起落飘忽的影子在暗中移动着。

“是了。”他心里立刻有了结论——

孙波的现身并不突然,他来了,也就证明司徒火等一干人全都来到了。

谭雁翎这方面,表面上的疏忽,也不是就证明真的疏忽,如“铁斗笠”余烈师徒四人,绝非是酒囊饭袋一流。

双方的实力即将交接,这一场热闹实在有得好看了。

双方无论哪方落败,都是他所乐意看到的,但是他决计不容许任何一方面对另一方面作压倒性的胜利。

最理想的结局当然是两败俱伤!

这时离着天亮还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因为下雨,更显得夜色深深有如墨染。

桑南圃正想移动身子,对四面的情形了解一下,却忽然临时中止住动作——

因为他发觉对面树下有人影一闪。

他看见两个长身汉子,每人腰上插着一口长刀,立在五丈以外,正对着对面廊内的谭、孙注视。

两个汉子每人身上还配带着一具豹皮革囊,鼓蓬蓬的不知里面装的是些啥。

桑南圃微微一笑,虽然他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却知道必是谭雁翎这一方面的,因为这两个人的神态那么从容,外来人必然不会有这份镇定。

他站立之处是个偏角,上有飞檐,侧有假山,是以不虞为任何人发觉。

使他奇怪的是孙波一个人何以会有这份胆量?

司徒火、葛啸山、简兵,这些人上哪去了?

——长廊内谭、孙已经有了进一步的动作,只见谭雁翎奋臂一振,孙波却借力使力有意把手里双笔松开。

借着他微微前倾的身子,两支判官笔同时向外投出。

谭雁翎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如此自愿地就放弃了手里的兵刃。

一对判官笔有如出穴的毒蛇,分向着谭雁翎上身两处肩窝扎来。

这一手的确是绝!

就近旁观的桑南圃也暗吃了一惊。

谭雁翎惊慌地叱了一声,长衣振处,已把左面的一支判官笔卷得腾空飞起,可是却无论如何难以躲开右面的这支笔锋!

只听得“扑”的一声,这支判官笔深深插入到谭雁翎右面肩下。

以孙波的腕力,自然是十分可观。

谭雁翎痛呼了一声,足下一踉跄。

孙波身子向前一欺,一翻右掌,兜心向着谭雁翎前心上击来。

谭老头一时大意,吃了大亏,并非他功力不济,而是计不及此,此刻孙波进一步想毒手伤他性命,却不会有那么容易。

只见他身躯猛然一挺,施展了一手按脐力,一双手霍然向下一扣,已和孙波的手掌迎在了一块。

凭着谭雁翎四十年的功力火候,这一手按脐力确是要较孙波高上一筹。

双手一接的当儿,只听得“咔”的一声骨响。

接着双方的身体,有如麻花卷儿般地一阵子打扭,在地面上一连翻了几个转儿,其中之一——孙波,忽然发出了一声怪叫,腾身而起,飘出了三四丈以外。

双方在实力的硬拼之下,孙波显然是吃了亏。

他身子还没有站定,嘴里已经发出了一阵子咳嗽之声,喷出了一口血。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这一刹那,树下的两个长身汉子,忽然现身而出。

桑南圃看见那两汉子猝然窜出,一左一右,每人手中的一口刀,刀尖相向,猝然向当中一挤——

这是中原罕见的一种刀功。

“怪鹅”孙波万万不会料到此时此刻,竟然有人设伏。

他大吃一惊,就在两口刀尖相继插中他两肋的一刹那,他的两只手已分别抓住了左右来犯的两口刀。

孙波鼻子里怪哼了一声,双臂一振,硬生生地把两口刀夺了过来,可是他的两肋之上却为刀尖刺中,尽管是刺得不深,却也够瞧的。

刹那间,孙波月白色的长衣下摆,变成了红色。

他身子一摇,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下,手里的两口刀直向那双汉子身上掷去。

现身的一双汉子,乃是跟随余烈自青海而来的两个弟子,二人一名巴尔,一名朱桐,连同前次介绍过的鲁赤班一共三人,也是余烈最得意的三个弟子。

巴尔、朱桐想不到一上来就奏了功,未免轻敌,这时险为孙波掷还的双刀所伤,当他们惊魂甫定的当儿,却看见谭雁翎由廊子里穿身而出。

对于谭雁翎来说,这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孙波身子方一跪倒,谭雁翎已由他身后疾风般扑到。

谭雁翎以十分的把握,抖开一双手掌,这种排山运掌的掌力一经施展出来,果然非同小可。

“怪鹅”孙波方一接触到谭雁翎的掌力,已经觉出了不妙,可是他再也没有力量逃开这一步劫难。

在谭雁翎的双掌之下,他的身子就像是个大球似地,“砰”一声直飞出去。

在地上打了一阵子滚,顿时就一命呜呼。

巴尔、朱桐双双凑过来,只见谭雁翎举手把中在肩窝上的一支判官笔拔了出来,他身子痛得向后一踉跄。

巴、朱二人左右搀住了他。

谭雁翎大声向巴尔道:“你师父……”

话声未完,却见正面阁楼内扬起了一片火光。

火是由里面向外面烧出来,丝毫也不受雨天的影响——紧接着人声即起。

三四条快速的影子,分别由燃着了火的楼室内纵身而出。

谭雁翎大吼一声道:“不好!”

他用力把巴、朱二人一推道:“快去瞧瞧!”

巴、朱二人相继纵出,直向火起之处倏起倏落地扑过去——

这里谭雁翎足下瞒跚着奔上长廊,他肩处伤得不轻,鲜红的血嘀哩嗒啦地滴得满地都是。

他手按伤处,正想向房子奔进去——

一条人影海燕般地落在了他面前。

另一条人影,却落在了他身后。

两条人影来得都够快的!

落地之后,分别现出两个面目狰狞、消瘦的老人。

立在谭雁翎的身子前面的那个人,正是“鬼太岁”司徒火,落身在谭雁翎后面那个人却是瞎子简兵。

这两个人,似乎在各处都动了手脚,只见附近几处房舍里,相继地都冒出了大股的火光。

火光吸引了谭府所有人的注意,这两个罪魁祸首,却待机声东击西来到这里。

更巧的是上天有意安排他们的这一幕“仇人见面”!

谭雁翎猛一抬头,恰恰正与“鬼太岁”司徒火照了个对面。

刹那间,他脸色猝变,仿佛一双脚埋在了地里,动弹不得——

司徒火面色霍然一沉,一双棱角毕现的眉毛乍然向两下一分,满脸深刻皱纹,在那一刹那间,全都展开了。

那不是一种喜悦的表情,可是看上去也绝非是愤怒。

说不出的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可是,在有心如谭雁翎的眼睛看起来,却是恐怖极了。

任何画家也画不出他此刻表情的惊惧,任何笔也写不出他此刻的感触之万一!

双方足足对视了一段相当长久的时间——

谭雁翎终于敌不过对方那双锋芒毕现的眸子。

面对着这位昔日的拜兄,谭雁翎睑上挣现出难以形容的一丝苦笑。

他双手抱着拳,极显尴尬地道:“大哥……”

“嘿嘿……”——像是发自地狱深处的声音,听在人耳朵里说不出的让你战栗,毛骨悚然。

司徒火频频点着头道:“难得,难得……霜飞,以你今天的身份,你眼睛里还会有我这个大哥?”

说着他又自阴森森地笑了起来。

这时,站在谭雁翎身后的那个瞎子简兵,声如枭鸟般地怪叫道:“谭霜飞,俺们哥儿们二十年不见了,今天晚上也该好好地叙叙了!”

谭雁翎陡然回过身子来——他双手一护前心,一备应敌。

那只应敌的手掌,虽不过才推出一半,可是简兵已能感觉出他掌心里退出来的力道,大有“咄咄逼人”之势,从而也就可以想象出谭雁翎今日的功力沉实,不可轻视!

“老八,”谭雁翎哈哈地笑道:“当年的事,你们实在是误会我与子玉了!我们不得不走!”

简兵翻动着他那一对黑窟窿的瞎眼睛,张开没有一颗牙齿的嘴。

“谭霜飞——现在还解释个屁,退一万步来说,当年事可以不说,今日之恨,你能忘得了不?”

谭雁翎被他这句话触及了妻死家破的一腔新仇,全身籁籁地颤抖了一下。

“不错——是忘不了——”

他身子向侧后面廊柱上一贴,如此可以不顾虑身后受敌,两只手平胸而举,狂声道:“你们上吧!”

“瞽目阎罗”怒啸了一声,手里的九节钢鞭向上一举,就要扑过去。

“鬼太岁”司徒火一声喝叱道:“且慢!”

简兵止住身子,凌笑道:“大哥,还要听这个老狗说什么?血债血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司徒火哈哈一笑道:“老八,你先退下去,我要亲自领教这位老兄弟二十年来到底练了些什么了不起的武功,我要看看他的心肝是黑的还是红的!”

简兵鼻子里“哼”了一声,退后数尺以外。

他虽然双眼失明,但日久习以为常,看上去丝毫不碍于走动。

“鬼太岁”司徒火目注着谭雁翎,冷森森地道:“我知道这些年来,你这一身功夫也没有拉下,谭霜飞你把伤口先包扎一下,俺们老哥们两个好好比划比划!”

一世恶雄口吻毕竟不同!

谭雁翎后退了一步,冷冷一笑道:“好!”

他匆匆在伤处抹了一把刀伤葯,用撕开的布带紧紧包扎了一下。

忽听得一旁的简兵道:“大哥,你来一趟,看看这是不是……”

他蹲在孙波的尸体旁边,正用一只颤抖的手抚摸着孙波的脸,忽然身子一震,猛地站起来道:“孙三哥……孙三哥死了!”

司徒火乍然一惊,足点处,如同飞燕般窜了过去。

孙波的尸身暴陈在地上。

“鬼大岁”司徒火身子猝然抽动了一下,哑声呼道:“老……三……”

就在这个时候,谭雁翎已由他背后猝然飞扑过来。

谭雁翎权衡眼前局势,情知对方以二敌一,自已势难取胜。

对于昔日事,他虽然觉得万分的委屈,但是却也知道无论如何解说终难取信对方,与其多费chún舌不如干脆一战——

是以他把握着这一刻良机,猝然以毒手相加。

司徒火目睹着孙波尸身,正自痛穿心肺的当儿,猛可里觉出背后劲风击顶,不禁陡地转过身来。

谭雁翎施展的是一式虎扑式,双掌之上聚集着内家真力,他想是知道司徒火功力深厚,是以一出手即施展出苦练经年的“内炁真力”。

这种掌力谭雁翎一向极少施展,是以在他掌力一撤出的当儿,空气里顿时形成了两道疾转的气柱。

气柱里发出极大的吸力,一经施展,对方立刻被吸住,功力稍弱之辈,休想能移动分毫!

司徒火怪叱一声,道:“好!”

他双足一端,施展了一手“金锂倒穿波”,身子“哧”地倒穿了出去。

只见他穿起在空中的身子霍地一个倒滚,一片羽毛般地轻飘,轻轻徐徐地落在了地上。

这时一旁的“瞽目阎罗”简兵大吼一声,疾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人渺情丝断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