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溅花红》

第03章 含笑遗妻儿

作者:萧逸

胡先生一声狂笑道:“朋友,你也太猖狂了,这是什么地方,岂能容得尔鼠子猖狂!”

那人陡然闻得对方出声喝叫,似乎心中一惊,掌中剑一抖,分心就刺。

胡先生顺着对方的剑头,滴溜溜一个快转,陡骈二指,照着这人眉心就点。

来客嘿嘿一笑,左手向上翻,猛撩胡先生的腕子,掌中剑向左一个倒转,如同扇面也似的,割出了一片弧形光华,冷光如电,斜劈向胡先生!

可能是胡某人太轻敌了,也可能是彼此距离太近了一点,剑芒吞吐之间,只听得“嘶——”的一声,锋利的剑锋,在胡先生的长祆上留下了半尺来长的一道大口子。

胡先生打了个冷战,错身回步的刹那,来人已施展“燕子飞云纵”的轻功绝技,扑上了围墙,身子再闪,已扑出墙外。

谭府已惊动了,七八条人影,自前后院分别扑到!

胡先生道:“你们别动,看着家!”

说时从一人手上接过了一口“鱼鳞刀”,快闪一下,已经纵扑出墙外!

他身子落外的一刹那,已看见对方夜行客身势倏起倏落地直向西边那片冰河上扑去。

这人身子确实够快的,瞬间已来到了河边,他似乎仍然施展“八步凌波”的故技,由水面上回去,这时候胡先生已由身后风也似地扑到近前。

来人向前一上步,刚要向河面上落去。

就在这一瞬间,河面上人影一闪,一人如同鬼魅般地现身而出——

一个面相清瘦,身披银色长衣的老者,捷如拍翅水鸟般地踏身岩上,由于上来的势子太猛,差一点和这人撞了个满怀。这人大吃一惊,掌中剑不加思索,照着银衣老者面门上就劈!

剑光一闪,劈脸砍到!

银衣老者冷笑声中,但只见他那只鸟爪般的长手向前一递,银光烁目间,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手法,总之,那口光华夺目的长剑,已到了老者手中!

夜行客大吃一惊,银衣老者一声斥道:“去!”

左手长袖向外一拂一卷,夜行客身躯一个倒翻,已被卷出了丈许以外!

所幸这人身手毕竟不弱,在老人一片袖风之中,仅仅受了一下虚惊,可是当他身子直立站起来,却已经吓得面无人色。

面前这个银衣老者,用着双细长、含蓄着无限神光的眸子,直直地逼视着对方来人——

“朋友——来到了青松岭,就是我谭雁翎的客人,你又何必慌在一时?”

银衣老者不愧是大家之风,上来就自己报出了字号,敢情就是这所宅子的东家主人!

来客脸色一阵子发白,由他那双锋芒毕露的三角眼里,可以看出他内在的情虚,以及满胸的仇怒!

“谭雁翎?——嘿嘿!好一个谭雁翎!光棍一点就透,谭老头,你晃的是什么花枪呀!”

一口道地的山西土腔调,听在耳朵里,说不出的一种刺耳感觉——

这人说了几句,后退一步,原本就不高的身子,向下微微一蹲,两只手拉开架式,闪烁的瞳子既要打量着正面的谭雁翎,却也忘不了侧面的谭家账房胡先生。

银衣老者一听对方口音,以及闻知语意之后,微微地愣了一下。

这时胡先生已来到近前,先向着银衣老者抱了一下拳道:“东翁来得正好,这厮深夜进府,不知意慾何为,却不可放他逃走!”

说到这里,脸色一沉,回看着来人冷冷笑道:“相好的,有话说清楚一点,当着大爷的面,今夜你还想走么?”

来客虽然居于极为不利的形势之下,可是那番狂傲的神态却是丝毫不减。

像是夜猫子般地怪笑了一声,这个人打着哈哈道:“胡子玉,你他妈的少给老子来这一套,你以为脱了那层血衣裳,老子就不认识你了?”

胡先生与谭老爷陡然大吃了一惊,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在隐居青松岭将近二十年之后,还会被人识穿了本来面目,胡先生目光一扫谭老太爷——

两个人内心是同样的吃惊,目光里同样显现着惊惧、疑惑和隐隐的杀机!

“胡子玉”这个名字,已经近二十年不曾听人说过了,难怪胡先生的那张苍白的面颊上,显得那么的不自在!

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来人的状貌——

在对方那层短发下,是一张如同枣核般尖长的脸,一对闪烁的眼珠又小又圆,仿佛每一眨动间,都会滚出来一般模样!

……这人约有五十岁,或许还不止这个年纪。

胡子玉陡地由记忆深处,想起了一个人,像是在一团乱丝里找到了丝头一般!

“足下莫非是姜……”他还有点举棋不定,不敢确定对方是不是这个人,所以只说了一个“姜”字,就临时吞住!

来人怪笑了一声,那双如同巴豆般的眸子,一阵子眨动,怪腔怪调地说道:“胡老七,这就对了,足见得咱们过去还有点交情……兄弟正是昔日的小九子姜维!”

胡子玉“啊——”一声,后退一步,却用眼睛去看一旁的谭老太爷!

谭老爷子的一张脸,在此一霎时,似乎也有所曲扭了。可是,二十年心如止水的岁月,早已磨练成此老的“处忧不惊”,他陡然感觉到,最可怕的事情可能就要来到了……

——尽管如此,他仍然还有相当的自信!

“姜维,二十年来,你也变了很多啊……”谭老太爷那双凌人的双瞳里,不仅仅是悲愤、仇恨,更多的还是凄凉感伤。

姓姜的后退一步,枣核脸上带着说不出的尖酸刻薄,他向着谭老爷子看了一眼,两只手抱了一下,深深冷笑着道:“谭老二,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想不到咱们兄弟,还会在这里见面吧!”

胡子玉在一旁沉声道:“姜维,你敢对二哥这般无礼么?”

“哈哈……”姓姜的把尖脸一拉,不屑地道:“二哥——不错,二十年前的二大哥,二太爷,二当家的……可是胡老七你要搅清楚,那是二十年前,二十年前凭我小九子敢对你这么说话,论家法就该得上一个死字,可是二十年后,嘿嘿……”

姓姜的那一嘴山西音调,听得人实在难受,就只是末尾的几声笑,就令人毛骨悚然。

笑声一敛,他目射凶光地道:“……二十年后,咱们不是兄弟,是冤家了!”

胡子玉面色一沉,转向谭老太爷抱拳道:“东翁岂容得这厮如此猖狂?不如下手剪了他!”

谭老太爷伸出一只手阻止胡子玉再说下去,事实上他那双闪烁着锋芒的眸子,早已为泪水浸满!

往事使得他不胜感伤——

喟然长叹了一声,他讷讷道:“老九,人往高处走,不往低处流……二十年来我和胡七弟韬光隐晦,创下了这份家当,可谓之得来不易……这二十年,我二人对与昔日几位死生与共的兄弟,十分地惦念……老九,大哥、三弟他们还好么?”

“托福,托福……”

姜维说话的时候,身子骨那么不自在地晃着,打着哈哈,头上那层灰白的短发,真像个活刺猬似的——一个劲地分着他身上的那些个刺!

“大哥已是近八十的人了,三哥也七十了,四哥、五哥的坟头草都老高了——”

“怎么老四、老五已作古了?”谭老大爷伸出一只留着长指甲的手,在眼睛下抹了抹,像是流出了泪。

“哧——姓谭的,你这不是猫哭耗子假掉泪吧!”

“住口!”胡子玉身子一闪,已到了姜维面前,右手五指叉开,一掌向着姓姜的脸上打去!

姓姜的也不含糊,左手斜着探出去,和胡子玉的手乍一交接,两个人的骨节,俱都“喀”地响了一声,彼此的身子大大地晃了一下!

“胡老七,你这身功夫,亦不过和姜某人相差不多,怎么,来到了你们家门口了,欺侮人是不是?”

胡子玉怒声道:“你胡说!”

“先别冒气,”姓姜的冷森森地道:“该冒的是我,还轮不着你……怎么着,今天你姓胡的摇身一变,有了钱了,是十八家皮货商行的二东家,大账房,眼睛里就看不起以前的穷兄弟了!”

“老九——”这一次,发怒的是谭老太爷,他到底不同于胡子玉,确是有些个威严。

他心里不服,满腔的不服。

冷笑了一声,谭老太爷凄苦地一笑道:“这么说,这些年你把我们摸得很清楚了。”

“嘿嘿……”姜维冷冷说:“够清楚了!”

“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这个——”姜维一双小眼机警地看着面前的大敌,冷笑着道:“那要看大哥怎么个指示!”

说到“大哥”时,他的两只手抱了一下拳。

谭老太爷很显明地由这个昔日的拜弟“老九”身上,看出来失去了二十来年的江湖气味,对方身上依然笼罩着那么沉重的凶杀气味,可以猜得出二十年来,他们依然没有离开那种刀口沾血,风里来,雨里去,见不得人的黑道生活。

他想说话,可是却也明白如今自己已失去了说这些话的立场,再想到这些哥儿们那种杀人的手段,禁不住脊骨里有些冷嗖嗖的感觉。

“大哥他们现在哪里?”

“在……”姜维冷冷地道:“不在青松岭,却也不太远!”

“各位兄弟呢?”

姜维道:“除了四哥五哥以外,都托福健在!”

谭老爷冷冷一笑,道:“还是老行业?”

“哈哈……问得好!”

姓姜的重重啐了一口:“呸!别他娘的狗眼看人低了,怎么就许你们发财,人家就得受一辈子穷,胡老七,我告诉你一声,咱们兄弟今天很衬当子了,家当不比你们小!”

谭老爷怔了一下,点点头,叹道:“这就好……能早一天脱离开江湖,总是好的!”

“老头,那你可就错了!咱们兄弟论家当不比你小,可是饮水思源,一辈子也忘不了本儿,一天喝江湖水,身子可就卖给江湖了……”

“一句话不是,还是老行业。”胡子玉闷了半天了,冷笑着道:“姜维,你听清楚,我和谭二哥二十年前叛离舵子窑,乃是情非得已,刀伤老八和大娘子,也是势非得已。我们出来的时候,腰里可是一个毛钱儿没带,这些年能够有此成就,全是二哥领导有方,我们是一土一石垒起来的,二十年来,我们安分守己,难道你们就真的放不过?非要干个你死我活?!”

平常难得的说上一句话的胡先生,一下说了这些话,可真是一件希罕事儿,话里可就暴现出鲜为外人所知的一件秘闻往事了。

这番话对眼前这位姜老九来说,可就等于“东风驴耳”,“对牛弹琴”,一点用也没有。

“胡老七,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姜维龇着碎碗碴似的一嘴烂牙,啧啧怪笑着道:“实在告诉你吧,大嫂子死了,八哥现在是个活瞎子——”

“怎么说?”

谭老太爷一惊,道:“大嫂……她……死了?”

“反穿皮妖,你装的是哪门子羊?谭老头,这该谢谢你那一手‘燕子翻云手’,大嫂子当时确实还留着一口气,可等到大哥回来的时候,才断下了气,一尸二命,谭老头你知道吧,一尸二命呀!”

“一尸二命……”谭老太爷脸上发青地道:“这话怎么说?”

姜老九狞笑道:“怎么说?大嫂子当时已怀了五个月的身孕,不是一尸二命是怎么着?”

像是晴空里响了一个焦雷般的,谭老爷子,胡先生,两个人顿时都傻住了。

姜维那一嘴碎碗碴的牙齿,一个劲儿地向里面倒吸着气,一种狞人的怪笑——喝风的怪笑!

“谭老二,你可知道大哥那时六十的人了,眼巴巴地等着那个儿子,你……你这老小子可给他断了后啦!”

“住口!”胡先生气忿地道:“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当时我在场,是她纠缠着二哥要带她走,带着金珠细软跟定了二哥,二哥怎么能做这种事?当时死不答应,那个女人,就死着撒野,说要在老大面前泄底,还用‘梭子镖’,伤了我的胳膊,喏——”

他拉开了袖子,又道:“伤还在这里呢!”

“你——你放狗屁!”姜维像疯了似地扑了过来,两只手朝着胡先生双肋上猛插下来。

胡先生双手一格他的两腕,前进一步,用“童子拜观音”,双手一合,“拍”的一声直向姜维的脑门上磕来!

姜维使了一招“蜉蝣戏水”,身子一个旋转,飘出丈许以外。

胡先生正要纵上去,谭老太爷喝道:“住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含笑遗妻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雨溅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