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溅花红》

第04章 勇士护花来

作者:萧逸

谭贵芝还很少见父亲这么板着脸说话,一时臊红了脸,挺不高兴地低下了头。

胡先生忙在一旁打圆场道:“姑娘你的剑呢?”

谭贵芝绷着脸道:“在房里呢!”

“唉——”胡先生笑道:“带着,带着。记着,走到哪里功夫都不能拉下,这叫‘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呀!”

陶氏笑道:“是我不要她带的,怕她又惹祸。”

谭霜飞摇摇头道:“不,还是带着的好!”

那个穿着葱色小袄的丫鬟一跳就跑回去,片刻连剑带镖囊一大串全拿来了。

贵芝接过来,脸上总算带了些笑容!

“孩子,你听着!”谭老爷子声音很柔和地道:“这一次出门要听话,不许跟陌生人说话,好好陪着你娘,十天半月,爹这里事情交待清楚了就去看你们去!”

陶氏微微一怔道:“雁翎,有什么不对么?”

“那倒没有,只是各地方的皮号的人都来了,关外的皮货商人杂得很,怕她又惹事!”

陶氏松了口气,笑笑道:“原来为这个呀,好吧,我也是闷得慌,出去散散心也好,贵芝,我们走吧!”

那个丫鬟叫“彩莲”,却是高兴得了不得,倒只有这位大小姐好像心里老惦记着什么似的,只是父命难违,也只好打起精神,同着母亲出了大门。

院子里停着一辆双马二辕的油壁车,乔、徐二师傅早已跨坐在前座上,车门敞开着,东西杂物都装载好了,彩莲侍奉着小姐和陶氏上了车。

车把式小心带着马,直出大门。

谭老爷子站立在厅前目送着车子离开,红润的面颊上带出了一种凄然,恍然如有所失的样子。

车轮滚压在青石板道上,发出一阵鞭辘声。

雨倒是停了,只是大块的黑云兀自飘浮在天上,风也吹不开。

车过“冰河集”的时候,贵芝轻轻地揭开了车帘子向外面瞧着,她看见了“迎春坊”那座石头楼,楼前的招牌被雨水洗刷得异常干净,酒帘子迎风招展,远在十里以外,都能清楚地看见。

谭小姐那双灵活的眸子,越过了帘子,跳过了那块招牌,一直向楼下食堂里面望,下意识地想着一个人……从她漠漠的目神里看来,她显然是没有看见她要看的那个人,感到有些失望。

黑黑的长睫毛失意地垂下来——她一声不吭地盯着自己晶莹透剔的尖尖十指。

“小姐,你这是怎么啦?”彩莲忍不住问,奇怪地道:“以前你不是吵着要去马场吗,现在好容易老爷子叫去了,你又不高兴为啥呀?”

贵芝撩了一下眼皮,嗔道:“不高兴嘛,要你多管!”

彩莲平常最爱跟她闹,有时候还顶嘴,只是现在谭太太在车上,她可不敢大放肆,碰了个钉子不敢搭碴,看着陶氏伸了一下舌头。

过了一会儿,贵芝又推开了车后的窗户,向着外面张望了一下——

“迎春坊”已到了车后头,依然是看不见那个她心里想看见的人。

“你在看谁?”陶氏含着微笑道,“迎春坊有你认识的人么?”

谭贵芝摇摇头没说话。

陶氏看着彩莲道:“车子里闷气得很,你把窗户支开,也透透新鲜儿!”

彩莲答应着,就把两旁的窗户全支开。

“嗨——”彩莲长长地吸了口气,“还是外头好!”

一棵棵的柏树,在如飞的车轮里向后倒退着,西面的冰河明如镜子,正有一列野鸭由水草里拍翅而起,水花渗合着一层雾气,反映着野鸭灰白色的肚腹,盘旋着升空而起,河水泛起了涟漪,确实美极!

马车围绕着冰河一角跑了一程,开始进入到那条黄土驿道,两旁衬景由柏树换为干旱的庄稼——

天上的云被风吹开了,太阳由云角边露出了一半脸,大地刹那间,变得有了几分生机。

陶氏看着女儿不开朗的脸,轻叹一声道:“你一直还不了解你爹的为人,他是顶要强好胜的人,也是个遇事够小心仔细的人。我跟他这么些年,最知道他的脾气……现在,我判断他可能遇见了什么麻烦事了,要不然他不会把我们娘俩个支走!”

谭贵芝微微一怔,这一点她倒是还没有想到。

“爹不是说皮货商人杂,怕我惹祸的吗?”

“那只是他这么说而已——”陶氏苦笑了一下道,“我看得出来,你爹遇见什么为难的事了,只是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他怕我们受了连累,所以才叫我们走!”

谭贵芝倏地一惊,说道:“爹有危险么?”

“那还不至于!”陶氏很肯定地道:“这二十年来,他安分守己地过日子,从来也不惹是生非,再说……他那一身功夫,只怕敌得过他的人还不多!”

这一点,谭贵芝倒是与母亲持同一看法,在她印象里,父亲的武功的确是高不可测,谁又敢轻捋虎须?

身后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彩莲忍不住由窗口探出头来向后面看一眼,转回头笑道:“一匹大高马,一个穿紫衣服的人。”

说着又要探头,却被贵芝一把抓住,道:“你有点规矩好不好?”

她嘴里这么说着,眼睛可就不由自主向着窗外瞟去,这一眼正好看见——

那是一匹本地少见的乌黑长毛马,瘦骨嶙峋,身上不带什么肉,可是脚程可快得很。不过是交睫的当儿,已和飞驰着的这辆马车,跑了个并排。

马上人,穿着轻薄的一袭紫色长衣,戴着同样颜色的风帽,帽沿下的两根翎子,和他拖垂在马身上的衣角,随风飘拂着,说不出的一种“风流倜傥”味儿。

那人长长的眉,朗朗神采的一双眸子,只是这些揉合在淡淡轻愁里,却给人一种伤感的感觉,莫名其妙地会赐以无限的关怀。

谭贵芝神色顿时一惊,无限喜悦飞上了她的面颊。

她的惊喜,可由她紧紧抓住母亲的一双手表露无遗——陶氏顿时由女儿紧抓的手指而有所警觉,顺着女儿的目光,她也发现到了车外那个马上的紫衣人。

“桑南圃——”谭贵芝禁不住脱口低唤了一声。

这一声虽然很低,可是却足以令马上的那个紫衣人听见,他的惊讶可以由他侧脸表情上看出来。

含着微笑,在马上轻轻地欠了一下身子,那匹黑马践踏着春泥,一径地越过了马车,前驰如飞而遁!

彩莲探头车窗,看了半天,才转回身子,说道:“好快呀——小姐,这个人,是……”

谭贵芝的情绪并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彩莲看出来了,当然陶氏更看出来了。

轻轻推她一下,彩莲道:“小姐!”

谭贵芝一惊道:“啊——干什么?”

彩莲瞟了陶氏一眼,低头“噗”地笑了一声,陶氏也微微地笑了一下。

“什么事?”谭贵芝脸色微微发红。

“小姐,那个人是谁呀?”

“你管他是谁!”——她把身子靠回车座上,想到了自己的失态,怪不好意思的。

陶氏看着女儿,微微点着头道:“是个外乡客吧?”

谭贵芝道:“您说谁呀?”

“刚才那个骑马的,”陶氏笑了笑:“当然是说他了!你认识他?”

谭贵芝不大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脸更红了。

“怎么会呢?”

“嗳呀——娘——没什么啦——人家昨儿个晚上到迎春坊去吃饭,就碰见他了嘛!”

“你又一个人出门了?”

“……人家闷死了嘛!”谭贵芝撩了一下眸子,察看母亲的脸色,她的心早就跟着前面的马跑了。

陶氏还在看着她,“知女莫若母”,她的两只眼睛,像是尖锐的两根针,深深地刺到女儿的心眼里,小儿女的那一套,她也曾是过来人,她太了解了。

彩莲两只眼睛也在怪样地瞧着她,的确是件新鲜事儿,小姐的性情她知道得很清楚,过去很少跟生人说上一句话,就是看上一眼,也多是那种不屑的眼神儿,今天这种情形那是太不平常了。

谭贵芝装着没事似地闭了一下眼睛,睁开来,却发觉到四只眸子仍在神秘地注视着她。

“嗳呀——你们这是……不来了啦——娘——”

“告诉娘!”陶氏握着她一双手,浅浅地笑道:“这个人叫什么来着?”

谭贵芝低下眉毛,略似羞涩地笑道:“姓桑。”

“桑?桑树的桑?”

“大概是吧——”贵芝抬起头,脸上热辣辣的,气的是她越想装成没事儿,越是露出了马脚。

彩莲低下头“哼”地笑了一下,才笑了一声,就被贵芝一把抓住了手腕子,吓得“哎唷”叫了起来。

“死丫头子,你笑什么?看我不撕你的嘴——”说着,她真的作势要去拧彩莲的脸,彩莲吓得连连作揖讨饶,一个劲像猫似地尖叫着。

陶氏微嗔说道:“别闹,别闹,没个样!”

彩莲躲到角落里,手掩着脸还在笑,谭贵芝又羞又气地瞪着她,却转向陶氏撒娇道:“娘——你看她嘛——”

“你不理她不得了吗!贵芝,我跟你说正经的,这个姓桑的是干什么的?”

“是买卖皮货的。”谭贵芝索性老下脸来,不再害羞了。“我也是昨天才看见他。”

陶氏点点头,道:“样子挺斯文的!他是哪儿人呢?”

贵芝摇摇头:“不知道,呃——你这是干嘛呀!我不过才跟人家见了一面,哪知道这么多呀!”

“哼,见了两面好不好?”彩莲岔嘴说:“刚才不是又见了一面?”

“你——”谭贵芝挑着眉毛,装着生气道,“再说你就给我滚下去!”

“好好……我不说了!”彩莲把脸埋在胳膊弯里,这一次倒真地不再吭声了。

陶氏想着什么似的,轻轻地点头,说着:“倒是生得好模样。你跟他说过话了没有?”

谭贵芝点了点头,不大好意地道:“说了几句。”

“他会武不会?”

“大概会……”谭贵芝想到了昨晚和盖雪松比功夫的那一幕,眸子里浮现出一片迷惑——如果真是他救了那姓盖的,那这个人的功夫可太高了——脑子里这么想,脸上的神采阴晴不一,她眼睛微微地眯着,真的,桑南圃这个人怎么会给她这么深的印象呢?这一点,真连她自己也想不透。

她想探头出去瞧瞧,可是母亲和小丫环彩莲就在面前,多不好意思,只有把心里激动的情绪按住,抱着两只胳膊,她靠在车座上,一任车身颠簸,她再也懒得睁开眼睛了。

陶氏有些话想问问她,一来当着丫环面前不好开口,再者也许时候还太早了一点。

三个人谁也没开口说话,车行的速度越来越快,足足飞驰了约有一个时辰,眼前好像来到了一个小集子。

前座上的“金枪”徐升平手勒着绳缰:“呼——”把牲口带住,然后跳下座头,来到车门前笑道:“主母,姑娘,下来歇歇吧!”

“混元掌”乔泰也跳下来道:“下来吃点东西吧,这里炖羊肉还有点吃头!”

车门打开,丫环彩莲第一个跳下来,接着谭贵芝和陶氏相继下车,车把式“老何”把马车拉到了一边。谭贵芝就见眼前是个小小露店,上面搭着篷顶子,两边是用芦席围着,熊熊的火由灶门里冒出来,火上正在煮着什么,香喷喷的很诱人!

一边有个高有一人的平顶火灶,上面烤着锅饼,店里散放着三五张榆木桌子、长板凳。

这时候,正有两个客人分坐在两边桌上吃着什么。

徐升平、乔泰招呼着陶氏与贵芝等坐,自己二人另坐一桌,须臾上来了饭茶。

谭贵芝向来对于陌生人不大理睬,她甚至连正眼也没有看那两个人一眼,可是小丫环彩莲却注意到了——她的脸上带出了无比的惊喜兴奋。

弯下身子来,她紧张地道:“小姐……你看看谁来了?”

说着伸出一根手指头,往旁边的座头上指了一下,怪样地缩了一下脖子。

谭贵芝情不自禁地向着她手指处看过去,不看犹可,一望之下,那张秀俏的小脸蛋可就由不住绯红了起来,陶氏当然也注意到了。

真巧,那张座头上坐的,可不就是刚才骑马而过的那位紫衣人吗?

隔座的“金枪”徐升平,似乎也注意到了,挪了个座,他来到了谭贵芝这个桌上——

“主母可注意到了,这个家伙跟了半天了!”

陶氏笑道:“徐师傅你太多心了!不会吧,听贵芝说他不过是个皮货客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勇士护花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雨溅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