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溅花红》

第08章 龙潭施骗术

作者:萧逸

“怪鹅”孙波点点头道:“大哥的话不错,我们眼前目的是谭老二!”

提起了谭老二,每个人脸上不禁俱都现出一种仇恨之色,那是每个人积压已久的宿仇,是心对心、血对血,任何人也难以化开的仇!

司徒火忽然想起来道:“老九这家伙到底上哪去了?要是出远门,也该有个信儿呀!”

“怪鹅”孙波道:“我也在纳闷儿,会不会出了什么漏子?”

“人面狼”葛啸山道:“别是遇见了那个小子踀……竟遭了意外吧?”

这句话说得四个人一阵子汗毛耸然。

“不至于——”司徒火思索了一刻,徐徐地道:“姓桑的和我们没有什么梁子。他还不至于下这个毒手,要是他真杀死了姜维,这一次也万万不会放过葛老六和简老八,除非是……”

说到这里,鼻子里冷哼了一声:“……除非是他见着了谭老二,那可就难说了!”

“人面狼”葛啸山猛地站起来道:“大哥,咱们货已全部到手了,还等什么?不如今天晚上就下手,杀了姓谭的和胡子玉,给大嫂以及简老八报仇!”

“鬼太岁”司徒火闻言后冷森森地发出了一串笑声,道:“啸山……你我相处了这么久,想不到你居然还摸不透我的脾气?我真要是想杀死这两个人,眼前又何必费这么大的事?”

葛啸山一怔道:“大哥是想……”

“我先要谭老二破产……”

司徒火在说这句话时,脸上弥漫着笑容,是那么温和、心平气和地笑着,接着却冷冷地道:“……我要眼看着他手底下的十几家皮货店,一家家地倒闭……眼看着他这个皮大王由天上掉在地下……眼看着他由富甲一方的大富豪,最终变成穷光蛋……”

心里的仇恨,到了顶点,外表的矜持是掩饰不住的,司徒火脸上在说这些话时,闪泛出一片血光,尤其是闪烁的一对瞳子,阵阵地冒着凶光!

“眼看着他失去娇妻爱女……到那个时候,我再赏他一刀也还不迟!”

这番话重新使得每个人脸上神采一振,就连低着头的瞎子也抬起头来。

“我们已经等了二十年了,不在乎这几天,等着瞧吧,叫他们两个尝尝我们复仇的手段!”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道:“姓谭的现在恐怕已经尝到味道了……”转脸看着“怪鹅”孙波道:“三弟,胡子玉的伤重不重?”

“说重不重,可是也不轻!”孙波狞笑了一声,道:“够他受的就是了,我本来想下重手杀了他,可是想到了大哥的关照,才留住他一条命。”

“对!”司徒火冷冷地道,“这条路还长得很,叫他们两个零碎地受吧!”

他站起身来,在房子里走了几转,灯光照着他阴晴不定的脸,每当他运用脑力思索的时候,他总是这样显得气躁和不安了。

忽然他停住了脚步。

“青草湖离这里有多远?”

“快马有一天的行程!”

“好!今天先好好地睡上一觉,明天咱们上马场去!”

葛、简、孙俱都神色一振,突然地想到了司徒火即将采取的手段和意图。

“大哥……那个姓桑的……”

司徒火冷冷一笑,道:“他当然不肯甘休,而且一定会找上门来!”

“人面狼”葛啸山道:“……那小子看上去好像跟谭老二的闺女有一手。”

“那就最好了!”孙波道:“……我们就拿那个丫头做幌子,引他上门!”

“引他上门?”葛啸山已成了惊弓之鸟,在他以为躲还来不及,哪能再引他上门?

“鬼太岁”司徒火冷笑着频频点头道:“老三倒是跟我一个主意,姓桑的不来便罢,要是真敢来我们就用‘四象阵’联手对付他,他武功虽高,也万难以一当四,杀了这小子也好为你们两个报仇!”

这番话自然是使得葛啸山、简兵精神一振,同声赞好,接下去,他们就计划往马场下手的步骤了。

谭家偌大的家宅,由于主人的失意,一连串的打击之下。看上去萧条多了。

客厅里,大家伙坐拥愁城,没有人再能想出什么好主意来应付眼前这一步大劫难,挽回难局。

坐在太师椅上的谭雁翎谭老太爷,深深地拧着一双眉毛,生平大风大浪见过多了,他从来就不会为着什么事情而发愁,可是这件事深深地困扰着他,居然使他一筹不展,甚至于有种窒息的感觉。

胡子玉坐在他的左首,前天他带领着李豹、徐棠去迎春坊,意图抢先一步取得皮货,想不到结果竟是如此的惨,李豹、徐棠两人死了,他自己虽幸逃残生,却被“怪鹅”孙波的“寒风透骨手”伤了左肩的经脉,若非经过谭老爷子即时为他运脉和血,一条膀子可就废了。

看上去他的脸色青惨惨的,不着一丝血色。

偌大的一屋子人,没有一个出声的!

由京里来的皮货分号“翠花轩”的东家李子明,眼巴巴地看着谭雁翎,忍不住道:“东翁……东翁……这可怎么办呀?”

谭雁翎苦笑了一下,先不回答他的话,却把眼睛看向胡子玉道:“派去的人有消息没有?”

惨笑着,胡于玉摇摇头道:“去了两个人,一个人中途被识破,惨遭杀害,另一人也就不敢再跟下去了。听说对方那几辆运货的车,中途倒了好几次,换了三次车,就不知道拉到哪去了!”

谭雁翎“哼”了一声,目光中含有无限忿怒,道:“他们这一手还是真厉害,我认栽了。”

胡子玉道:“看看是不是往关外亲自去一趟?”

“有什么用?”谭雁翎冷笑了一声,道:“总共不过就是这么几个人,去还是白去,要早几个月,我们还可以拉住肃州那一撮子皮货商人,现在太晚了!”

胡子玉皱着眉头说道:“没有别的法子了?”

谭雁翎苦笑着频频摇头。

李子明急得两只手一个劲儿地往屁股上搓着,一面哭丧着脸道:“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胡子玉长叹一声,转望向谭雁翎道:“翠华轩问题最严重,子明的身家性命都在上面,这可怎么好?”

李子明道:“是啊,我简直急死了!”

谭雁翎眼光一扫其他各号掌柜的,道:“你们大家是不是可以想办法去凑凑,先把翠华轩的问题解决了?”

苏掌柜的道:“我号里勉强还能凑出两件貂皮祆,可算不上特别好的貂皮。”

刘掌柜的道:“我那里还有几块灰鼠皮子,还没有掉好。”

其他几家行号的负责人聚集在一块,嘀咕了一阵子,勉强可以凑出后妃所用皮货的半数,至于最重要的皇帝所用的几件袍褂,却是仍无着落。

谭雁翎向每个人道:“你们几位先退下去歇着,我再好好跟子玉商量商量,回头再告诉你们!”

几家行号的负责人哭丧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地先退了下去。

大厅里现在只剩下谭雁翎和胡子玉两个人。

“东翁,这个脸我们可丢不起,我看别的买卖可以先歇一阵子,翠华轩这个问题最严重,李子明身家性命,和我们这些年的信誉全都在上面,东翁,有一个消息,不知道可靠不可靠……”

“什么消息?”

“听左大海说,那块白魔王的皮子,落在了盖雪松的手里,这家伙以为奇货可居,非要一万两银子不卖!”

“一万两?”谭雁翎吓了一跳,翻着两只眼睛道,“简直是开玩笑!”

“不过东翁,要是真的白魔王,五万两也能值得!”

谭雁翎怔了一下,面有喜色地道:“真有这个行市?”

胡子玉点头道:“这是不错的,李子明单上不是说明了吗,圣上不惜任何金钱,另外还有封赏,这倒是个机会!”

谭雁翎神情一振,道:“这件事你怎么早不说?”

“人多口杂,万一传了出去,对方知道可就麻烦了!”

“对,我看先找那个盖雪松来谈谈。”谭雁翎说道:“总要看看东西才能谈价呀!”

胡子玉点点头道:“这件事我已经交待下去了,我要左大海转约盖雪松,中午以前来这里回话。”

“好极了——”

一刹那,谭老爷子身子松快多了。

胡子玉脸上也现出了一片笑容道:“司徒火那帮子人,以为这么做就可置我们于死地,却漏了这一手,所以东翁,这个脸我们一定得挣回来!”

提起了“鬼大岁”司徒火,谭老爷子面色猛然一惊,对于旧日的这帮子弟兄,在他潜意识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忌讳,他恨他们的心狠手辣,恨不能立时与他们见面分个你死我活——

他更怕他们——怕他们的复仇手段,怕司徒火的阴狠恶毒,再加上“怪鹅”孙波等几个昔日的兄弟,这些人简直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一旦与他们发生了生死的争执,可以想象出必将会产生极为可怕的后果!

他原本以为,双方在猝然一接触之后,必将会发生你死我活极为白热化的直接冲突,然而事情却并非如此,对方上来的攻势,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居然会采取了这种斯文的方法!

这一招实在太毒、太狠了,毒在节骨眼里,狠在内心的深处!

想想看吧,有“皮大王”之称的谭老爷子,这阵败下来,有多少人将株连受害吧,姑不论他的信誉与名望,就以他手下十数家皮货号买卖来说,少说一点也将有数百人面临困境。

对方报复的手段,显然还不止如此,谭雁翎必须要在深思熟虑之后,才能沉着应战。

他不惜一切代价,要打赢这一仗!

“好!”——谭老爷子重重地在椅子把柄上拍了一掌,道:“你去把盖雪松给请来,只要他手里那块皮货是真的,一万就一万吧!”

胡子玉刚站起来,就见房门开处,一个听差的进来报告道:“迎春坊的左掌柜的来访!”

谭雁翎道:“快请进来!”

差人出去不久,含着微笑的左大海,手里托着个挺大画眉笼子,就进来了。

深深地哈了个腰,左大海嘻着脸道:“二位老爷了好!”

“掌柜的别客气,请坐!”谭老爷子这么客气地待人还是真少见。

胡子玉含着笑迎上去,握了一下他的手一道:“辛苦!辛苦!怎么样,托你的事可办成了?”

“这个——”左大海未言先笑几声。

他把手里的画眉笼子轻轻地搁在矮几上,右手把后面的皮袄下襟一撩,坐下来,又搓搓手。

“嘻嘻……”这阵子笑,笑得两位老爷子心里怪不自在的。

胡子玉怔了一下道:“有……什么不对么?”

“倒也没什么!”左大海摸了一下下巴,道:“货吗,总算叫我好说歹说地结稳住了!”

谭雁翎、胡子玉神色一松——

“那就好了!”胡子玉微微一笑道,“这件事我刚才也跟东翁谈过了,一万两银子,实在是太多了一点,我想请盖老弟亲自……”

话还没说完,左大海已含着笑,由位子上站了起来,双手端起鸟笼子来。

见他如此,胡子玉顿时话声中断。

两个老人,都惊异地打量着他。

左大海一只手托着鸟笼子,脸上含着一种说不出是什么意思的笑,道:“既然如此……在下也就不必再多说了!”

深深地欠了一下腰,他转过身子来,正要启步离开。

谭雁翎道:“站住!”

左大海顿时就不再移步,缓缓回过身来。

谭老爷子脸色可不像先前那么好看了,赤红的脸上现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怒容。

胡子玉怕他发作,赶忙抢先含笑道:“左兄弟,你先别走呀,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坐下来慢慢说呀!”

谭雁翎冷冷一笑道:“一万两银子吓不住我谭某人,左掌柜的,麻烦你转告盖老弟一声,叫他马上把货拿来,我们是看货付钱!”

“谢谢老爷子的恩典!”左大海深深地又打了一躬,站起来却是犹豫着不走。

“到底是怎么回事?”胡子玉心里也有点生气了。

“不瞒二位老爷子说,盖兄弟请我转告谭爷说,这个价码已经不同了,现在要高一些了!”

“什么?”胡子玉怒声道:“又涨了?”

“不错!”左大海微微一笑道:“不知道是他手下哪个人走了消息,让一位孙爷知道了,结果……”

胡子玉脸色一变,回头看了谭雁翎一眼。

谭雁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结果怎么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龙潭施骗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雨溅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