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溅花红》

第09章 倾囊买假货

作者:萧逸

可是眼前蒙面人这身功夫,尤其是眼前他所施展的这手轻功,无疑使得这位狂傲的老人,打从心眼里由衷地起了一种敬佩之意!

他几乎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可是那是千真万确的,以谭老爷子那等快的身法,对方这个人居然超出他两丈以外,不能不使他生出了一阵寒意。

一追一遁,转眼间已自无踪。

伏身在车厢后座上的盖雪松和陶宏,简直是看花了眼。

马车继续向前驰着。

他二人惊魂甫定,简直有置身在梦中之感!

“黑虎”陶宏感慨着道:“谢天谢地,我们总算躲过了这步劫难!”

盖雪松发着怔道:“那个蒙面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救我们?”

陶宏摇着头道:“不知道!”

盖雪松半天才叹了口气道:“过去咱们一直自命蛮不错的,谁知道……你看看人家这种身手,俺们给人家当徒子徒孙,人家都不要咱们!”

陶宏吐了一口气道:“无论如何,咱们这两条命是保住了,不过——”

他忽然想到了可怕之处,遂即又道:“……要是谭老头再追来可怎么好?”

盖雪松向后面打量了一眼,摇摇头道:“不至于,你没有看见么?那个蒙面人的功夫,还要高过于谭老头,谭老头在他手里还能讨得了什么好来?再说,他的马也受伤了,想追上我们只怕不易!”

“可是这个人又是谁?”

盖雪松想着这个人,喃喃自语道:“……奇怪的是,这蒙面人身手明明要高出谭老头许多,何以却不愿与他正面交手?”

“对——这又是为什么?”

经他这么一提,陶宏也觉出不对了。

“赛吕布”盖雪松不仅仅是因为他施展的兵器“方天戟”与吕布相似,其实他的思维智力也不让吕布,较之“黑虎”陶宏来说,他聪明多了。

“我判断这个蒙面人用心只是在把谭老头诱开而已——”他喃喃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挖空了他的脑子,他也想不起来曾经认识过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一个奇人!

他忽然用手敲着车前板,吩咐前面的车把式道:“快走,快走……”

车把式早已是惊弓之鸟,拼命地抽着鞭子,两匹马可以说是发挥到了能力的极限,马车简直就像飞似地前驰着。

好一阵子紧赶。

足足奔驰了有半个时辰,牲口有点吃不住劲。自动地放慢了下来。

盖雪松心乱如麻,坐在车座上一声不哼地闭着眼睛,“黑虎”陶宏的一颗心却是完全松开了。

他乐得哼起了小曲子——是盛行关洛的“秦腔”,听在耳朵里怪不是个滋味!

前面是个岔口!

车把式把马车放慢了,小心地拐了个弯,他紧紧地带着马缰,车子方一转过来却觉出头上黑忽忽地坠下来个什么物件。

他根本还没有看清楚,那团黑影已落了车前座上。车把式一抬头,面前敢情是一个人,这个人显然就是刚才引开谭老爷子的那个蒙面人。

眼前他对付这个车把式,简直是太不费劲儿了,不过是伸了伸手,那个赶车的把式——“铁弹子”身上麻了一下子,可是昏过去不动了。

蒙面人弯下腰来,两只手紧紧控着马缰,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

车厢里的陶宏小调也不唱了,用力砸着车板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他不嚷嚷还好,这么一嚷嚷马车干脆就停下不动了。

陶宏大骂道:“妈的,你睡着了!”

嘴里骂着,一脚踹开了门,身子还来不及出去,就吓得一下子愣住了。

就在车门前站着一个人——那个蒙面人。

盖雪松、陶宏一时吓傻了。

蒙面人那双光采灼灼的眸子,紧紧盯着他们两个,冷笑了一声,道:“盖朋友、陶朋友请出来说话!”

盖、陶对看了一眼,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人家指着名叫,还能再装糊涂?

两个人慢吞吞地下了车。

“赛吕布”盖雪松抱了一下拳道:“方才承蒙义士相救,感激不尽!”

陶宏跟着话题,笑道:“这个义士,真是我们兄弟的救命大恩人,请受我陶宏一拜!”

说着深深地打了个躬,却见面前蒙面人闪开一旁,无意当受他的大礼恭敬!

“赛吕布”盖雪松回过头向车座上看了一眼,可就看见了车把式铁弹子那种倚身横睡的怪模样,心里自然有数是怎么回事。

他这里干咳了一声道:“还没有请教恩兄的大名是……”

蒙面人哈哈笑道:“你用不着问我是谁!我只问你们,姓谭的追你们干什么?”

盖雪松一笑道:“原来是这样……事情是这样的……在下是经营皮货商……”

蒙面人冷笑道:“长话短说!”

“是是!”盖雪松道:“姓谭的不满我们把皮货卖给了别人,大概是想半路下毒手!”

“满口胡言!”

蒙面人轻斥了一声,道:“你们所作所为,还当我不知道么!要按你等的所作所为,早就该一掌结果了你二人性命,只是我却别有用心!”

盖雪松心里一惊,暗忖道:“不好,莫非这个人也同谭老头一个心思,想谋财害命不成?”

这人的武功,他们两个早已清楚地见识过了,以谭雁翎那身本事,尚还免不了遭受此人戏耍,自己二人那就更不用谈!

想到这里,盖雪松心都凉了!

“恩兄的意思是……”

“我们打开窗子说亮话!”蒙面人冷声道:“你们弄了一块假皮子,冒充是白魔王,骗了姓谭的五万两,心也未免太狠了一点吧!”

“这——”盖雪松沉着脸道。“恩兄,你怎么可以血口喷人?明明是真皮,怎么说……”

蒙面人一声朗笑道:“死在目前,尚敢胡言,就凭你这点能耐,休说杀死不了白魔王,只怕连它的影子你也见不着。”

“黑虎”陶宏大声道:“是真的!”

蒙面人隔空挥手,陶宏脸上“叭”的一声大响,挨了一个大耳括子,打得他身子像旋风似的转了个圈儿,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盖雪松掌势一沉,刚要出掌,蒙面人冷笑道:“想死的就动手!”

盖雪松当真就吓得不敢动了。

蒙面人冷冷一笑道:“老实告诉你说吧,白魔王可是我杀的——”

此言一出,盖、陶二人,顿时吃了一惊!

蒙面人道:“我为了要杀这个畜生,在长白山整整守候了二十一日,险些丧生在这畜生的利爪之下,最后几经犯险才用‘五行掌’力,震碎了那畜生的五腑六脏,使它发狂而死——”

冷笑了一声,他冷峻的目光,直直地逼向盖雪松道:“——那畜生中掌之后,是我在其后跟踪了一日一夜,最后眼看着它倒毙在骷髅峰下,是我又费了一日夜的时间,才取得它身上那方熊皮,此皮一不畏刀剑,二不畏水火,若非我那兵刃有截金断玉之利,休想能剥下来,此类人间至宝,又岂是你等寻常兽皮所能比拟?可笑谭老儿既名皮大王,却连真伪都不能辨,为你二人花言巧语欺骗,平白上此大当,他既为富不仁,早年所行不义,今日吃了大亏,也是他应得的报应!”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目光中更弥起无边怒火,旁侧的盖、陶二人不禁被这番话说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揣测着这番话绝非虚语,一时噤若寒蝉。

蒙面人冷森森地发出了一阵笑声——

他脸上戴着头罩,看不清他是怎么一副长相,可是这几声冷笑,却使盖、陶二人打心眼里生出了无比的寒意,生恐对方猝然向自己出手。

蒙面人这时收敛住笑声,继续接下去道:“——那畜生头顶一只独角,鲜红慾滴,名曰‘通天神角’,其价值理在那方兽皮之上,功能生死人、肉白骨,功效较之千年人参更有过之!”

话声一顿,目光射向盖雪松。

蒙面人冷冰冰地接道:“那只通天独角,由于本身具有灵气,与那只白魔王精血相吸,我因知这等巨兽,死而不僵,如果能待三日之后,其本身精气,才可完全归入头上独角上,所以才暂时任其暴尸荒野——”

“……谁知道第四日再去之时,才发觉到那只通天神角,竞然为人窃去!”

盖雪松脸上顿时现出了一番不自在。

蒙面人目光盯向盖雪松道:“那人,也就是你!”

“你……你怎么知道是我?”

“因为只有你对这畜生的生性知道一些,你父盖龙江乃是关外有名的猎熊人,深知各兽习性,大概生前会对你说过!”

盖雪松嘿嘿笑道:“看来恩兄你是无所不知!不错先父正是盖龙江,在下承继父业,熟知百兽,否则焉知这只通天神角乃是宝物一件?”

蒙面人冷哼了一声,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这话怎么说?”

“你只知通天神角乃是宝物一件,却不知其角下根与其脑内一枚通天神珠,互通灵气——”

说到这里,探手入怀,取出一枚大小如同鸭卵的红色透明珠子。

顿时间,传出了一片光彩夺目的红光来,映衬得三人全身皆赤!

蒙面人朗笑一声,说道:“就是这颗珠子,那只通天神角乃是极阴之性,此珠却是纯阳之罡,两者相聚,才能滋生和煦之气!”

盖、陶二人眼都花了,至于这番话更是听所未听,闻所未闻的神话。

蒙面人娓娓道来,说到这里,冷冷一笑道:“你二人武功平平,竟敢身怀此宝,不是我小看你二人,只怕你们多多少少已为这支通天神角极冰之气所伤了!”

盖雪松冷冷笑道:“哪个相信你这番鬼话,就想让我平白还你不成?”

蒙面人朗笑一声,说道:“你不还我么?”

身子一闪,已到了盖雪松身旁,盖雪松双掌用力,用“童子拜观音”的打法,双掌一合,用力地向着蒙面人顶门之上砸来。

蒙面人起手一挡,盖雪松只觉得一双手腕子正好似击在一根钢柱子上一般,刹那间痛彻心肺,仿佛连一双手掌骨节都击碎了。

同时间,他肩上一紧,原背在身上的那个箱子已到了对方手上,盖雪松怒吼一声,再次上来,蒙面人右掌平出向前推了一下。

这种无形的潜力,最是厉害!

“赛吕布”盖雪松顿时就觉得面前有一面无形墙隔离着一般,他虽是用尽了力气,却休想能撞过去。

“无耻的东西!”蒙面人声如寒冰地道,“我不过是取回我自己的东西,你辛苦纠缠什么?再不识趣离开,休怪我掌下无情,滚!”

“滚”字出口,右掌向外微微一送,盖雪松一溜斤斗地翻跌了出去。

“黑虎”陶宏在侧面见蒙面人如此神威,再加上一上来先已吃了大亏,哪里还敢再贸然出手!

他跑了过去,由地上把盖雪松搀了起来。

两个人一副灰头土脸地打量着蒙面人,满怀懊恼、却是无可奈何!

盖雪松身上已有多处被砂石擦伤,两番小试之后,已证实对方蒙面人果然武技超群,自己简直无法望其项背,不认裁服输的结果,势必更将自取其辱。

他恨恨地用手在嘴角上擦了一些流出来的血,冷冷笑道:“足下既然有这么一身功夫,何必又遮遮蒙蒙,不能以真面目示人,未免有失武林本色!”

蒙面客一笑道:“你真要看我本来面目么?”

说着抬手一揭,已把罩在头上的黑布罩摘了下来。

“赛吕布”盖雪松和“黑虎”陶宏,乍见到这人的本来面目时,俱都大吃了一惊——

“原来是你,桑……南圑——”盖雪松倒退了一步,一刹那惊吓得脸色苍白。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在迎春坊文质彬彬的皮货单身客人,竟然具有如此一身不可思议的武功。

桑南圑揭下了头罩之后,向前走了几步,面上洋溢着温文的笑容,道:“你既然看见了我的真面目,当知我已是第二次救你,何以恩将仇报,带着谭老头的几个作孽钱走呢!”

“黑虎”陶宏原以为对方心存觊觎二人身怀之巨款,此刻闻言一时宽心大放,当下忙自拉了盖雪松一把,示意他见好就收。

盖雪松平白失去了一支通天神角,当然是心有不甘,可是衡量眼前形势,实在也是无可奈何——

他冷冷一笑,举手抱拳,说道:“桑朋友这番恩典,在下没齿不忘,你我后会有期!”

言罢转身就走,陶宏也忙由后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倾囊买假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雨溅花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