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笔春秋》

第01章 白马红妆

作者:萧逸

斜阳夕照,芳草如茵,一阵归鸟,投向远处的丛林。

这里是青海的“哈拉湖”,碧波如镜,水面之下,倒映着山坡、浮云,像是梦境里的景色名而方圆已著;色不俟称而黑白已彰”。又以为客观事物虽无,美得出奇。

“哈拉湖”的正前方,有一座百十丈高的小山,名叫“木苏”,在青海人的土语中,是“神奇的礼物”之意。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在“木苏”山上,建筑了一座颇具规模的佛寺,红墙绿瓦,使周遭愈加显得绚丽如画。

可是现在,这座佛寺却没落了,荒废了。

原来碧绿的瓦,殷红的墙,由于风雨冰雪的侵蚀,都失去了它们原来的光彩,像是一张苍老的面孔,正在低声地唱叹着,沉暮之情,一眼便可看出。

不知是什么缘故,青海的佛教徒,永远不再来了!

在昔日,这座佛寺的香火很旺盛,这可以由殿内陈设众多的香炉得到证明。

可是此刻,人们都忘记了它,偶尔有些牧人到来,也没有一个人进去看它一眼,仿佛那是一块罪恶之地。

一阵徐徐的晚风吹来,它的影子,伴着彩霞、丛树和落叶,在湖水中轻轻地浮动着……远远传来一声轻微的马嘶,接着蹄声也可以听见了。

在金红色的阳光下,驰来了一匹乌黑色的骏马,马上的人,只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他穿着一件单薄的长衫,未曾持缰,双手都掩在长长的袍袖中。

他生得英俊而健壮,双眉飚扬,墨黑如漆,挺秀的鼻子,嘴chún很薄,红润光泽。

最俊的还是他那双眼睛,亮得赛过午夜的寒星,可是并不可怕,因为其中含蕴着智慧和热情,仍然有一种柔和之美。

由他古铜色的皮肤看来,他必然饱经风尘,在江湖上游荡了很多年了。

他似乎很沉静,脸上除了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外,看不出什么表情。

直到马儿在湖边停了下来,他才抬起头,望着那残破的寺院,嘴角泛出一丝浅浅的笑容,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在晚风中,似乎听见他在低语:“不错!达木寺!我终于找到了!”

说完了这句话,他伸出了两只手掌,撕碎了一片小纸条,纷纷地抛进了“哈拉湖”中。

他很细心,把纸片撕得粉碎,也许这张纸片上有什么秘密,那就没有人知道了。

他的目光,循着地势,打量着“达木寺”的四周,以及附近的地形。

在“达木寺”的周围,有十七个残破不全的石翁仲,七倒八歪地陈列着,他仔细地看着,脸上又浮现出笑容,自语道:“看来也许不虚此行!”

自语着,他腿腕略一用力,那匹骏马立时扬蹄奔驰,踏着一人多深的荒草,向“达木寺”奔去。

驰行中,这少年人随手拔起几根野草,自语道:“可惜这么一块人间胜地,却荒废了!”

骏马奔行如飞,时而发出一声长嘶!殷红的夕阳,映照着这一人一骑,沉静之中,顿显一种风云之气。

不一会的工夫,已到了庙前,他飘身下马,表情显得更为深沉,伫立在庙门口,没有发出一些声音。

夕阳很快地落了下去,暮色渐渐地浓了,他跪在一座石像之前,低声地祝祷着:“爹娘保佑,孩儿已经找到了‘达木寺’……”

祝祷到这里,他一双俊目之中,充满了热泪,但是他强忍着,不使它流出眼眶。

他缓缓地站起身子,走近一座石像,张开他的双臂,把这座石像紧紧地拥抱着,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古浪,你有此奇遇,总该技惊天下,力除十恶了……”

翌晨,天边才露出曙色,山木的倒影,在湖面上已然看得很清晰了。

怪的是,那十七尊石翁仲都竖直了,它们的倒影,在湖面上浮动着,像是十七个生命的影子。

当太阳出来的一霎那,古浪已然立在湖边,他穿着一身黑色劲装,显得神武和豪迈,看来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他全神贯注地,盯视着湖面石像的倒影。突然,他身如飘风般地,在湖边来回地纵跃,带起了呼呼的风声,快疾无比!

他身形快得出奇,像是一片飞雪,又像是一粒迸珠,才前又后,倏左忽右,远远望去,恰似一个飞舞若电的黑球,简直使你看不出是个人来。

可是,当你仔细看时,又不禁为之惊讶了!

原来他只是不停地换着十七个招式,而这十七个招式,与湖面那十七个石人浮动的姿势完全一样。

古浪一遍遍地重复着,绝不稍停。

就在他全心练习之际,突然一声苍老而深沉的长叹,由那破落的庙院中传了出来。

古浪不禁大吃一惊,这时他正纵起空中,身如雕鹏,只见他双臂一环,猛然把身子拧了转来!

紧接着他身子猛然一长,“长风万里”,身如狂风一般,在空中一个大盘旋,双足向空一蹬,宛似一只巨鸟一般,扑上了山坡!

他毫不迟疑,脚才点地,又再次腾起,这一次竟比上一次更快疾!

一连七八个纵身,已经扑到了庙门,其神速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他像一阵风似的,扑进了神堂,双目似电,四下略一扫射,沉声问道:“什么人?”

问过之后,四下静寂如死,除了微风吹动着四周的野草,发出一阵阵“沙沙”之声外,别无一丝声息。

古浪的一双剑眉微微蹩起,缓缓地移步走到神堂的侧门。

他低头察看了一下,目光接触到一物,精神不禁一振,连忙弯身拾起。

他拿在手中细细观看,是一个很小的白玉佛像,雕刻得极好,光泽温润,显然是件价值连城的宝物。

古浪把那尊玉佛紧紧地抓在手中,立时由侧门走出,来到天井之中。

这天井的范围倒也不小,全用白色的方块大石铺成,由于荒废日久,已是落叶遍地,随风飞舞。

除了天井的正北方,是内殿之外,东、西两排厢房,倒也有十几个房间。

古浪略一察看,自语道:“这些大概是以前僧人的禅房。”

他说着,已经把每一间禅房察看了一遍,丝毫没有发现异常。于是,他缓缓地走向内殿。

走上了石阶,便开始用手去推那两扇红木雕成的大门。

当他的手,才接触到那两扇红木大门时,突然一股斜来的劲风,向他的双腕击了过来!

虽然这股劲力离他还很远,但是古浪已经觉得非同小可,他猛然把双掌收回,身形一晃,向旁闪开了五尺。

他身形还未站定,便把身子拧了过来,饶他转得快,仍然没有发现什么。

天井之中,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

古浪脸上不禁微微变色,忖道:“如果我的感觉没有错误的话,此人的功夫就太高了!”

他很快地围着天井转了一圈,一无所见。

古浪心中想道:“如此看来,这内殿之中,必然有些名堂……”

他更下定决心,非要到内殿中寻找出一个结果来。

他把那尊白玉佛像很仔细地放进衣袋中,再度走向内殿。

这一次他全神贯注,但是却没有丝毫警兆,那两扇红木大门,很容易地便被他推开,发出“吱——呀——”一声轻响。

随着这声轻响,落上了一片尘泽和一些断落的蛛丝。

古浪用衣袖扫开,跨进内殿。

这间内殿,早已荒废了多年,然而供桌上的两只蜡烛竟然亮着。

由于蜡烛搁置太久,落有蛛丝,这时火头摇曳,劈啪响着,昏黄色的光芒,不住地晃动。

古浪不禁吸了一口气,说道:“怪事!谁点的蜡烛?”

他目光向四下巡扫,朗声说道:“是哪位朋友?请出来一晤!”

意料之中的,没有人回答他,于是他把内殿之中,每一个角落都搜了一遍,除了灰尘蛛丝之外,仍然一无发现。却在案头之上,找到了很多残破的经卷。

古浪很小心地,把它们收集在一起,夹在胁下,一掌打熄了烛火,走出内殿。

他把那些经卷送到自己寄居的禅房之内,压在皮褥之下,这才又走出房来。

他自语道:“既然他跟定了我,迟早总会出现!”

说完,如飞向寺外奔去。

他像是弓弦上的一只疾箭般,射到了山下。

这时太阳的位置已经移动,那十七个石像浮影的姿势也跟着变动了,于是古浪又展演开一套新的拳脚。

直到日正当中,他才收住了势子,全身已然汗湿透尽了。

古浪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把上身衣服脱下,露出雄壮结实的胸脯,在烈日下发出古铜色的光泽。

他拧干了湿衣,擦拭着身上的汗水,摇着头,苦笑着自语道:“老天爷,练了半天,一点要领也没有啊!”

说罢又摇摇头,匆匆地赶回庙中,拿出干粮,却发觉方桌之上,平放着一大块风干了的咸羊肉!

古浪不禁霍然一惊,猛然站了起来,把那块羊肉拿在手中,自语道:“怪了!此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知道,一时之间是无法找到那人的形迹的,于是也就毫不客气,用干粮夹着羊肉吃了起来。

他匆匆地吃过了午饭,急忙又赶到山下。

他看了看湖面的石人倒影,并没有什么变动,这才放了心,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说道:“我就先洗个澡吧!”

好在旷野荒郊,四下无人,古浪脱去了衣服,足尖轻点,拔起了六尺多高,身子弯成弓形,活像一只巨虾。

当他凌空落下,距湖面只有三尺时,猛然身子一绷,成了一条直线,紧接着“噗”的一声轻响,已然没入了“哈拉湖”中。

他好高的水性,湖面只不过荡出了一圈水纹,竟连一丝水花也未溅起!

虽然烈日如火,但是湖水仍然寒凉透骨,侵入肌肤。

古浪展开身形,宛似一只蛟龙般,在“哈拉湖”中翻扑沉浮,激得浪花点点,在日光中闪烁不已。

古浪兴致大起,忖道:“此地真个可爱,如果不是有事,我真愿永远在此!”

他取过了脏衣,略为洗涤,平铺在岸上,然后尽情地戏水。这儿只有他一个人,他不住狂笑大叫,好不高兴,把水中的鱼儿,吓得纷纷逃开。

良久,他发现太阳的位置又移动了,这才慌忙地爬上岸,像个原始人般,又开始他的功课。

直到夕阳西沉,暮色转浓时,古浪才停了下来,因为太阳已经落山,那些石像的影子已经不会有什么变化了。

古浪又洗了洗身子,把晒干的衣服穿上,由于过度疲劳,他把身子平躺在芳草地上,让柔和的清风,轻轻地拂过,只觉得舒适极了!

古浪望着天边的彩霞,一双俊目中,射出两道奇异的光彩,自语道:“我的任务太重,我一定要不怕任何艰苦,把这套奇绝的功夫练成!”

古浪说着,面上露出一丝不可理解的笑容,接着说道;“青海人真笨!平白地放过了这种天下难求的神技!”

这个孩子的思想,远比他的年纪成熟,没有任何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会像他这么深沉稳静。

当月亮上升之后,他又开始忙碌了,这时的招式,与白天恰恰相反,因为月亮的光是由相对的方面照来的。

一直到二更时分,他才疲累地停住了手脚,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他觉得很高兴,因为这一天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他的收获是无价的。

但是由于过度的疲累,他又禁不住发出了怨言:“创始这套剑法的人真缺德,简直是折腾后学的人!”

虽然这么说,可是他仍然深深地感激那个人。

匆匆十天过去,十天以来,除了阴天和中夜以外,他从没有停止过练习。但是他很灰心,因为十天来昼夜地苦练,他居然得不到一点要领!

然而他师父苍老的声音,总是在这个时候,回绕在他的耳边:“孩子!学会它!一定要学会它!”

于是,热血又开始在他心中沸腾,也更坚定了他原来本已经很坚定的信心。

第十一天的傍晚,古浪发现自己的粮食快完了。

恰好今天夜晚月亮不曾出来,也许她也疲倦了。

古浪心中很高兴,想道:“正好!趁今天没有月亮我去办些粮食,顺便买些纸笔,把这些姿势变化画下来,以后就省事多了!”

他带了些银两,由庙后拉过那匹黑马,腾身而上。

那匹乌黑色的骏马,显然不耐长期的闲居,古浪才一上马,它已闪电般地向山下驰去。

古浪抚着它的颈子,笑道:“黑儿,今天你可以痛快地跑一阵子了!”

在“哈拉湖”之南,百里之内有一小镇,名叫“多玉”,这时古浪便是朝那个方向驶去。

马蹄踏在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白马红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笔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