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笔春秋》

第10章 柳暗花明

作者:萧逸

古浪及丁讶,与石明松同行,不察其姦,被石明松一掌推下了深谷。

石明松及莫云彤都先后出现,胁迫古浪说出“春秋笔”的下落而未果。

石明松在第二次出现仍不得要领后,不禁冷笑道:“哼!我不相信逼不出你的实话来!”

说着竟取过了一个大草团,以火点燃,成了一个大火球,燃烧得劈啪作响,冒着浓烟,由壁顶上抛了下来。

古浪大惊,叫道:“丁老!快让开!”

丁讶老眼昏花,反而迎了上去,说道;“什么玩意儿?亮亮的……”

古浪大惊,足下一点,闪电般地扑了过去,右臂轻舒,把丁讶夹在腋下,再一晃身,飞出了一丈多远,并且极快地把马匹牵在一旁。

就在这时,那巨大的火球已经滚了下来,溅得火星四射,好不惊人。

古浪与丁讶虽然远远地躲在一角,但是火星和热力,仍然阵阵地逼了过来。

由于昨日大雨,那火球是由葛藤编成,半湿半干,所以发出了极大的浓烟。

古浪惊怒交加,破口骂道:“无耻小人,我真把你看错了!”

丁讶被浓烟薰得不住地咳嗽,那匹骏马也长嘶连声,情势非常恶劣。

崖顶之上,传来石明松的狂笑声,他笑着说道:“古浪,你不必紧张,我若存心置你于死,也不用费这么大的事了!”

古浪已经把丁讶带到了烟少之处,大声说道:“你使这等手段,岂不怕江湖人耻笑?”

石明松大笑道:“我只是让你尝尝这些浓烟的味道,如果你不想受活罪的话,就快把‘春秋笔’的下落告诉我!”

古浪狂笑一声,说道:“小子,你枉费心机了!”

石明松提高声音道:“好得很,等这个火球烧完之后,我会再丢一个下来,直到你吐出实话为止!”

说完之后,他便消失了。

古浪被湿烟熏得难耐,也顾不得再答理他。

这时丁讶被烟薰得不住咳嗽,一双大袖子紧紧地掩着脸。

那匹骏马也是长嘶不已,古浪心中颇为着急,忖道:“我倒可以支持,只是老人与马恐怕受不了,尤其是丁讶……”

他想着,把这一人一马,拉到了靠壁之处,大声道:“丁老,把脸转过去,对着山壁……”

丁讶已经咳嗽得说不出话来,倒是照着他的话做了,古浪把马也牵了过去,大叫道:“不要动!”

这时他自己也被熏得二目红肿,流泪不已,用衣袖掩着脸,忖道:“我要想个办法才行……”

那个火球,正燃烧得猛烈,除了本身所发的烟雾外,蒸发着地上的水气,更是烟雾飘渺,声势惊人。

古浪手无寸铁,面对着这么大一个火球,一筹莫展,急得连连跳脚。

丁讶已经咳得站不住身子,蹲在了地上,双手抱着头,状极痛苦。

古浪再也不迟疑,弯下了身子,由地上抓了大块湿土,团成了一个大团,用力向火球中丢了过去。

那火球星溅出了一声极大声响,火发出了老高,火势反而更大了。

古浪却不惊慌,又连续打了四五个泥团,那火球立时被打散了,烟火遍地。

由这时开始,古浪改用散土打去,足足有一盏茶的时间,火势才渐渐小下来。

古浪大喜,立时加紧工作,双手如飞,一堆堆的泥沙随手掷去。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火势已经完全熄灭了,但是仍然冒着浓烟。

古浪又费了半天事,把那些发烟的藤子,完全用泥沙覆遍,这才完全熄灭。

好在旷野风大,虽是深谷,烟气不久也就被冷风吹散,一时天地清朗,古浪这才喘过一口气来。

他长长地呼吸了几口气,精神已经恢复了正常,转头去看丁讶,见他几乎死了过去。

古浪在他背上不住地抚捶,说道:“快!好好地深呼吸几次……”

丁讶强挺着身子,一连呼吸了好几次,再加上古浪在一旁为他活血顺气,好半天的工夫,他才缓过气来,长吁了一声道:“啊,我的天哪!我这条老命差一点完了……”

古浪心中很是不忍,说道:“丁老,为了我,害你受这么大苦,真是罪过,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丁讶又咳嗽了几声,摇摇手,说道:“这是我自找的……不要紧,我这条老命还可以拖些时候……”

古浪见他无甚大碍,这才放了心,再去看那匹马,也是泪涕交流地不住喘息。

丁讶站了起来,说道:“现在虽然没什么事了,可是少时他再丢一个下来,那可就要了我的老命了!”

古浪抬头向上望了望,说道:“大概不会这么快,再说我现在已经有办法对付了!”

他说着,在谷底的四周,用断枝挖了不少松士,准备石明松再丢下火球时,便用刚才的法子应付。

古浪忙了半天,谷底虽是寒风凛冽,他却出了一身汗。

这时他与丁讶都是满身泥土,狼狈不堪。

古浪靠着一块较干之处坐了下来,长吁了一口气,说道:“我要好好休息休息,说不定石明松还有什么别的花样呢!”

他们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如何,丁讶只是不住的呻吟,弄得古浪更是心烦。

他忖道:“哈门陀不是一直跟着我吗?他为什么不来救我?”

但是他转念一想,立时明白过来了,心中不禁更为惊恐,忖道:“啊!他一定是在暗中监视着,想从旁探听了是否知道‘春秋笔’的下落……”

想到这里,古浪又是一阵惊心,在所有人中,他最怕的就是哈门陀。

他心中想道:“以后我的行动和说话,都要特别小心才行!”

想到这里,突听丁讶说道:“咱们什么时候能够出去呀?我肚子饿了!”

古浪经他一嚷,也觉得腹中饥饿,翻身站了起来,所幸挂在马鞍上的袋子还在,古浪取了下来,拿出了干粮,与丁讶二人慢慢地吃着。

吃饱之后,又寻了些积水饮了,立时觉得精神大振。

丁讶道:“你可以休息休息,等那个姓石的小子再出现时,我会叫你。”

古浪摇头道:“我不用休息,还是趁他没来之前,想想办法,看看是否能出去。”

丁讶却说道:“你累了一夜,少时还要应付他们,不休息怎么成?”

“好吧!我就休息一会,无论任何人出现,马上叫我。”

丁讶答道:“当然会叫你,你好好歇着吧!”

古浪闭上了眼睛,静心地调息着,不一会的工夫,即已入定。

又过了一阵,古浪调息了一周天。并未有何情况,他睁开眼睛看时,不禁大为惊奇,原来丁讶已然不知去向。

古浪这一惊非同小可,慌忙跳了起来。

这里不过是数丈见方之地,一眼就可以看遍,又无其它的出路,丁讶的突然失踪,可真是令人吃惊了。

古浪怔怔地站在那里发呆,他四下观看,得不到一点线索。

他忖道:“莫非他被什么人劫走了?可是我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听见呀!”那几乎是不可能的,由此百丈悬崖,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带上去,而不发出一点声息,更何况一有警兆,丁讶立时会叫自己。

突然间一个念头闪入了古浪的脑际,他忖道:“莫非也是一个身怀绝技的奇人?”

但是四下峭壁,土松如沙,即使他有一身奋奇技,攀登这数百丈的悬崖,也不可能不发出一点声音来。

这刹那,古浪真有点莫名其妙,怎么也想不透是怎么回事。

他四下打量,也不见什么痕迹,心中好不奇怪,忖道:“除非他长了翅膀会飞,否则绝不可能离开此地!”

古浪虽然不敢肯定自己的想法,但是事实摆在面前,丁讶已经失去了踪影,明明是离开了这里。

他抬头向上望去,灰白色的天空,白云如缕,猛烈的山风,吹得树梢呼呼作响,却就是不见一个人影。

对于丁讶的失踪,古浪感到不知所措,他正在沉思之际,突听身后一个低哑的声音说道:“古浪,你在找什么?”

古浪大吃一惊,极快地转回身子,目光所及,不禁又吓了一大跳。

原来在他身后的,正是方才失踪的丁讶。

古浪变目在睁,指着他说道:“你……你从哪里来的?”

丁讶微微一笑,说道:“我不是与你一起被推下来的吗?”

古浪紧接着说道:“你刚才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半天,你却又突然出现,莫非你会飞不成?”

丁讶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又不是鸟儿,怎么会飞呢?”

古浪说道:“那么你刚才到哪里去了?”

丁讶笑道:“我一直在这里没动过呀!”

古浪心中已自有数,正色道:“丁老,我知道你是身负绝技的奇人,在这种情形下,你就不必再瞒我了!”

古浪的话,把丁讶说得笑了起来,说道:“你这个孩子真是疑神疑鬼!你回头看看吧!”

古浪随着他的手势,向后望去,一望之下,不禁惊喜交集!

原来在身后不远,居然有一个一人高的狭口,通往谷外,古浪忍不住拍掌道:“啊,原来这里还有通路!丁老,你是怎么发现的?”

丁讶摇头道:“趁他们没有发觉前,我们赶快离开此地,闲话少时再谈!”

古浪兴奋万分,连声答应道:“快!你先出去!”

丁讶点了点头,由那隘口走了出来,古浪立时把马缰递给他,说道:“丁老,你先把马拉过去!”

丁讶拉过了马,道:“对,这匹马可少不得!”

古浪等那匹马也走出谷后,这才也跟了出来。

出谷之后,真个是豁然开朗,别有洞天,原来已到了这座小山的背面,虽是黄叶飘零,荒草迎风,却别有一番意味。

古浪大喜过望,问道:“丁老,你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

丁讶笑着说道:“这个山涧以前一定住过人,你来看!”

他说着用手指向一旁,古浪随势望去,只见靠狭口之处,有一块土色的木板,心中好不奇怪。

丁讶双手扶起那块木板,轻轻地合到隘口上,居然完全密合,一些也看不出来。

古浪脱口说道:“啊呀!原来这里还有这等巧妙!”

由于那块木板涂有泥浆,所以不知底细,无从发现。

古浪万料不到,竟这么容易地就脱离了险地,高兴地又问道:“丁老,你是怎么发现它的?”

丁讶笑着说道:“在你休息的时候,我闲着无事,到处乱摸,就摸到了这块木板。”

古浪接道:“如此看来,以前也曾有人被困此地,后来又脱险逃走了。”

丁讶说道:“好了,既然脱险了,咱们赶快爬上去吧!”

古浪用手指着右边一条小径道:“这条路可以直接转过去,不必再费事爬上山去了。”

听了古浪的话,丁讶似乎觉得很奇怪,他眨着眼睛问道:“怎么,你不上去找石明松报仇了?”

古浪摇了摇头,说道:“我有要紧的事,实在不愿意再耽搁了!”

丁讶接口道:“我以为你们江湖中人是有仇必报的呢!”

古浪冷笑了一声,说道:“哼!来日方长,这笔帐迟早要算的!”

他说着接过了马,详细地看了看,并未受到什么损伤,心中很是高兴,说道:“黑儿,辛苦你了,到了前面再喂你吧!”

那匹骏马,似乎懂得人言,不住地将头连点,古浪回过了身子,对丁讶道:“丁老,我扶你上马吧!”

丁讶点了点头,在古浪的扶持之下,上了这匹骏马,古浪也腾身而上,双人一骑迎着寒凉的山风,向右边的小道上驰去。

这两人一骑,在谷底被困了一夜,又被烟熏火燎,这时乘风飞驰,只觉海阔天空,好不舒适!

这一带寒林如海,黄叶飘零,秋意深浓,有如初冬。

不一刻的工夫,古浪已经转到前山,丁讶笑着说道:“哼!石明松还在上面作梦呢!”

古浪笑道:“让他作梦吧,当他发现我们已经不在时,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这时古浪把马儿的速度放慢了些,丁讶又接着说道:“我总觉得这么一走,太便宜石明松了!”

古浪冷笑一声说道:“我虽不是记仇之人,不过石明松如此毒辣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古浪才说到这里,突见丁讶用手指向远方道:“你看!那是什么人?”

古浪一惊,随他手势望去,只见七八丈外,一株白杨树下,倒卧着一个人。

片片的黄叶,落在他的身上,古浪立时催马赶过去。

当他们来到近前时,古浪及丁讶都不禁一惊,丁讶说道:“这……这不是石明松吗?”

说话之际,古浪已经翻下了马,匆匆把石明松持扶了起来。

只见石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柳暗花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笔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