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笔春秋》

第15章 女人女人

作者:萧逸

哈门陀在船板之上,一连点倒了三个江湖奇人,独独放过了童石红,缓缓地向古浪走来。

古浪心中紧张异常,他双手扶着船舷,说道:“你要做什么?”

哈门陀冷笑道:“我要整整我的家法!”

古浪双眉一扬,说道:“我不是你的徒弟,凭什么要跟你去?”

哈门陀狞笑道:“古浪,现在后悔可是来不及了!你还是好好听话,否则我绝不留情!”

古浪怒气填胸,毅然道:“我不随你去又如何?”

这一句话大出哈门陀意料之外,他一双白眉高高扬起,双目射出奇光,惊诧地望着古浪。

古浪虽然把一切置之度外,决心与哈门陀一拚,但是被他那双怪目凝注着,也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哈门陀望了他半晌才道:“古浪,你真要造反吗?”

古浪摇摇头道:“我不懂你的话!我也不懂你为什么一直不放过我?”

哈门陀脸上的盛怒渐渐消失,慢吞吞地说道:“不久你就会明白了!”

他说着,又向古浪走去,双手前伸,来扶古浪的肩膀。

古浪一惊,足跟用力,“嗖”的一声,身子斜着越出去七尺多远。

哈门陀转过了身子,冷笑道:“莫说四面临水,就是旷野荒郊,你又怎能逃得过我手?”

古浪心中暗暗着急,忖道:“万般无奈之时,我只有身怀“春秋笔”投江而死,以谢阿难子托付之恩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略感平静,不由斜眼望了童石红一眼。

这个奇怪的女孩子,自从上船之后,便是靠在船舷上一言不发,这时仍是这个样子。

她那双美妙的眼睛,望望地上躺着的老人,又望望哈门陀,面色平静,丝毫没有惊慌之感,但是,她的目光从没有飘向古浪。

哈门陀沉默了一下,用很平静的声音说道:“古浪,我实在不愿与你动手,第一你是个小辈,第二我曾收你为徒。可恨你自己不知厉害,闯下了大祸,弄得不可收拾,如今之计,你好好地随我回去,等我问明一切,也许会饶你……”

话才说到这里,古浪毅然地摇着头,用冷峻无情的声音说道:“不!我不随你去!和你在一起,我只感到恐怖,你的用心我也明白,收我为徒并非为了爱才……”

哈门陀大怒,喝道:“住口!这么说来,我是一定要你跟我走了!”

他说着身形一长,正要向古浪扑来,不料一条纤细的身形,飞快地拦在了他的面前。

哈门陀定睛看时,竟是童石红。

古浪也感到意外,忙道:“童姑娘,这没有你的事,你赶快让开……”

哈门陀强忍着怒气,恨声道:“小姑娘,你快躲开!”

童石红微微摇头,说道:“老师父,你若是要杀古浪,先杀我好了!”

她这句话说出口,古浪及哈门陀同时吃了一惊,古浪一阵心跳道:“姑娘!你……”

下面的话无法出口,同时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哈门陀气得跺脚道:“嗨!谁说我要杀他?”

童石红又道:“那么你要做什么?”

哈门陀气道:“好好的我杀他做什么?我只是要把他带走!”

不料童石红傻里傻气地说道:“那么你把我也带走好了!”

这句话令哈门陀啼笑皆非,急得搓着一双手掌道:“唉!这……这……我带你去做什么?真是!”

童石红好像傻了一般,浅浅一笑,甚是妩媚,回头望了古浪一眼道:“那么你带他去做什么?”

哈门陀被她问得无可奈何,对古浪道:“古浪她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些毛病?”

古浪实在不愿意把童石红卷入这件事中,便走到童石红面前,低声道:“姑娘……谢谢你这么关心我,不过没有什么,我与这位老师父乃是旧识……”

不料童石红仰着脸,微笑道:“你不要骗我,在所有的人中,就是他最厉害,你若是跟他去,必定凶多吉少!”

这时古浪也无话可说了,哈门陀实在不耐烦,挥手道:“赶快让开!”

童石红却发了傻劲,说道:“我不让!”

哈门陀大怒,身子一侧便由童石红旁边掠过,口中喝道:“古浪!你还不跟我去?”

他正要抓向古浪,突听一声深沉的叹息由舱内传出,古浪及哈门陀均是一怔!

紧接着,一个瘦弱的老人,由舱内走了出来。

古浪不禁大喜,叫道:“丁老!你……”

那突然出现的丁讶,摇手止住了古浪的话,笑嘻嘻地对哈门陀道:“门陀师父,你怎么又来了?”

哈门陀沉吟一下,说道:“也罢,江湖之中,能与我动手过招的人,大概就你一个,现在还不到时候,我不愿此刻动手!”

他说到这里,转头对古浪说道:“孩子,叛我依他,未必是福!”

他说完之后,身形如同海鸟一般,落在了他的那只小舟上,操起一把木桨,微一划动,小舟如箭射了出去,快速已极!

他一连划了几下桨,小舟便消失在暗夜之中。

古浪等三人,目送奇异的老人消失之后,各怀一种不同的想法。

丁讶低头望了望倒在船板上的老人,说道:“他的点穴功夫另成一派,好在他点的是轻穴,我们不必施救,不久自可醒转的。”

古浪知道丁讶的意思,是要自己不要解他们的穴道,以免醒来之后又有麻烦。

丁讶望了望童石红,说道:“童姑娘,你赶紧送令婆回去吧!”

童石红默默地点了点头,她面上有一层忧伤之情,望了古浪几眼,似乎要说什么话,但是并未说出来。

古浪看到这种情形,心中也很难过,他很想对她说几句话,但是又不知说些什么话。

他们四目相对了一阵,童石红忧伤地避开了古浪的目光,去料理况红居。

丁讶双手托起了娄弓,笑道:“这个老儿也算栽了!”

他把娄弓交给了古浪,说道:“你把他送回船上去吧!”

古浪答应一声,接过了娄弓,他一跃之下,已经上了娄弓来时的那只小船。

那两个划船的舟子,早已吓得面无人色。

古浪把他放在了船舱中,说道:“他没死,一会儿就好,你们快走吧!”

说完之后,身如海鸟一般,飞跃上了那只大船。

这时尹江达、石室等均被丁讶救醒,童石红也扶着况红居回到了自己的小船上。

她抬头望着古浪,引起古浪一种莫名的惆怅和怜悯,觉得这个姑娘很是可怜。

这时候丁讶已下令开船,白帆盈风,顺流而下。

童石红的小船渐渐远去,最后终于消失。

古浪扶着船舷,心情沉重,水雾弥漫之中,他似乎还望见童石红那张清秀而又忧伤的面颊……

丁讶走了过来,拍着古浪的肩膀,笑道:“去吧!我们到舱里再谈!”

古浪惊觉过来,不禁面上一红,笑道:“丁老,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呢?”

丁讶笑道:“我一直在船上,因为想多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形,所以一直到最后才出来。”

说着二人一同进了舱,古浪突然想起久无动静的桑燕,不禁问道:“桑姑娘呢?难道睡得这么熟?”

丁讶喝了一口水,说道:“是我不叫她出来的。”

古浪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我真怕她有什么差错呢!”

丁讶沉吟一下,说道:“现在我们又在一起了,看来我这一路不能离开你们了。”

古浪笑道:“你不是也要到桑家堡去吗?”

丁讶叹了一口气,说道:“去是要去,结果如何却不得而知……”

古浪接口道:“据我看大概没有什么问题,桑氏兄妹及桑家堡的人,不是都对你很好吗?”

丁讶苦笑道:“其实一点也不关他们的事,九娘的脾气古怪得很,说也不敢说呢!”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又接口道:“总而言之,这是我最后一次,无论见不见得着她,到此为止了!”

他言下之意,不胜唏嘘,古浪也很同情他,但是却无话可说。

这时丁讶突然放低了声音道:“关于我拿了你‘红珠’之事,不可向任何人讲,尤其是桑家堡的人!”

古浪很是诧异,问道:“为什么?”

丁讶把声音压得更低,说道:“现在我主要就是靠这玩意儿见她,若是她知道了恐怕又见不着啦!”

古浪点头道:“好!我记住。”

这时古浪想起前数日的事,问道:“丁老,那天你找哈门陀动手的情形如何?”

丁讶摇头笑道:“那天没有动手,就和今天一样,他自动走的。”

古浪很是诧异,说道:“如此看来,哈门陀很是怕你,每次都不敢动手呢!”

丁讶摇头道:“实非如此,只因他不愿意现在与我动手,并不是他怕我。”

古浪又道:“如果动起手来,你是不是一定可以赢他呢?”

丁讶一笑不语,这时门外却传来了桑燕的声音,说道:“你们还没有安歇吗?”

丁讶笑道:“还没有,姑娘请进来吧!”

话才说完,桑燕已经推门而入。古浪只觉眼前一亮!

她穿着一件淡青色的丝长衣,云发微拢,面色娇红,清秀之中,透出了妩媚。

古浪心中一阵莫名地跳动,赶紧把目光移开,桑燕已经跨进门来。

丁讶用手指着椅子道:“姑娘请坐,这么晚还不休息吗?”

桑燕坐了下来,说道:“我有些事要请教丁老。”

丁讶笑道:“姑娘请说!”

桑燕接口道:“此去重庆还有好几天的水程,沿途定有很多麻烦,不知丁老是否能随船照护?”

丁讶笑道:“我病发之时,古浪曾悉心地照料我,所以我也要照顾他,一直到桑家堡。”

古浪及桑燕闻言都很高兴,桑燕道:“这样我就放心了,因为最近川中出了事,所以堡里面的好手都派了出去,我真怕保不住驾呢!”

古浪面上一红,说道:“这都怨我无能,身有重任,却是寸步难行!”

丁讶微笑道:“这也不能怪你,说实话,你的对手太强了,即使是我也会感到吃不消呢!”

他们又闲谈几句,丁讶道:“你们若是精神好,不妨到舱外聊聊,我可要睡觉了。”

他说着躺了下来,这时已是二更多天,古浪却是毫无睡意,便同桑燕一同步出舱外。

夜凉如水,江水汹涌,一阵阵寒风,吹得人透体生凉。

古浪望着茫茫的江面,反倒有一种开脱的喜悦,他深深地吐了两口气。

这时虽是深夜,但是这艘大船却走得更快了,石室和一个小伙子在船尾把着舵,低声地谈着话。

古浪和桑燕相伴,各把目光投向远方,彼此之间,仍保存着一种少男少女的矜持,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沉默了一阵,古浪道:“寒江夜渡,倒也有一番风味,姑娘认为如何?”

桑燕点点头,用她美妙的声音说道:“可不是,我没事的时候,老爱在江上住上几日,什么烦恼都一扫而尽了。”

古浪笑道:“姑娘有什么烦恼呢?”

桑燕晶亮的目光,望了他一眼,却不回答。

古浪也感觉到自己问得太唐突了,二人又开始沉默下来。

天空是一片昏沉,不见星月也不见一丝云,古浪自语道:“明日怕又要下雪了!”

桑燕突然转过了脸,问道:“刚才那个童姑娘是谁?”

她突然提出这个问题来,倒是令古浪吃了一惊,微微怔了一下,说道:“她是况红居的孙女。”

桑燕侧过脸去,古浪看不见她的表情,但由她的声音和形态中,可以感觉出她有些异常。

她用冷涩的声音说道:“原来是况红居的孙女,她人怎么样?”

古浪有些难于回答,沉吟了一下说道:“这……我也不太清楚。”

才说到这里,桑燕突然接口道:“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古浪不禁大为诧异,问道:“怎么,姑娘看到她有什么恶迹吗?”

桑燕转过了脸,面色有些不自然,摇了摇头,说道:“我虽不十分清楚,不过由她行径看来,料她不是什么好女人!”

古浪听她这么说,不禁有些不悦,忖道:“这姑娘说话真是欠考虑!”

但是他表面上不能把话说重了,正色道:“姑娘也许看错了,童姑娘是一个很好的女孩。”

桑燕的一双秀目,突然睁大了些,盯视着古浪,倒使古浪吓了一跳。

她用一种异常的口吻道:“你怎么知道的?”

古浪不禁面上一红,说道:“我……与她认识很久了,她为人一片天真,不像况红居那么深沉。”

桑燕笑道:“你们常在一起吗?”

古浪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也不了解桑燕的用意,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女人女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笔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