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笔春秋》

第16章 恶魔再现

作者:萧逸

古浪及桑鲁歌,在“合川”县境、嘉陵江之畔,与石怀沙及谷小良二人争战。

古浪与谷小良杀在一处,由于谷小良轻敌,不料古浪使出了哈门陀及阿难子所传的奇技,一阵厮杀下来,竟使得谷小良乱了手脚。

不但如此,古浪更以奇妙的招式,将谷小良双腰剪破,使这个江湖老人挂了彩!

这时谷小良不禁面无人色,惊恐羞愧交加,狂叫道:“好小子!看我不废了你……”

古浪微微含笑,说道:“来吧!看谁把谁废掉!”

谷小良一声怪吼!身如脱弦之箭,向古浪扑了过去。

他两个人再次打在一起。两岸观战的人越来越多,发出了很大的叫好之声。

石怀沙正与桑鲁歌交手,因此不免分了很多心,他万料不到谷小良竟会在古浪掌下吃亏。

桑鲁歌却是一言不发,全神贯注。

他知道与自己动手的人不是易与之辈,所以全心全意,把桑九娘所传的一套奇妙的掌法,尽数地施展出来。

谷小良那边受了伤,桑鲁歌更是精神一震,拳脚齐施,使得石怀沙亦不得不全力以赴。

石怀沙一面过招,一面问道:“小子!你到底是哪一路的?”

桑鲁歌冷笑了一声,说道:“我不懂!”

一语甫毕,双掌如电一般,向石怀沙面门砍到,石怀沙心内好不吃惊,忖道:“怪了!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厉害吗?”

他们这两对打得沙飞石走,山河变色,好不惊人。

四面拥观的乡民竟是越来越多,差不多在千人以上,拥前拥后。

谷小良等行走江湖数十年,从来没有在这种情形下动过手。

加上他挂了彩,羞愤涌集,弄得更是心神不宁,进退之间不无影响。

古浪是沉心应战,他决心要以自己的全部精神和武功,把这个不可一世的老人挫于掌下!

所以他起落之间,显得威猛而又稳重,一如以往他专心习武一般。

由于这个原故,古浪进退自如,拳脚之间绝无漏洞,相反的,那个功力深厚的老人,由于性情的影响,不时地露出破绽。

但古浪并不急于求胜,所以他放过了这些破绽,好似根本没有发现一般。

一时之间,又是十余招过去,这两个老人,竟是一些不能占先,不由变得越发地急怒起来。

古浪偷眼向旁望了一眼,见桑鲁歌居然能够应付下来,心中更是大为安心。

他心中暗暗忖道:“想不到桑鲁歌居然挺下来,真是不简单!”

经过这半天的打斗,四人之中,以谷小良败得最狼狈,头发零乱,满身汗水,双腰虽然只是皮肉之伤,但是也不住地渗出鲜血。

古浪却是越战越勇,精神大振,拳脚之间,锐不可当。

谷小良心中震惊万分,忖道:“妈的!难道我竟会败在这个娃娃手里?”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谷小良绝不相信,便咬紧了牙关,厉声道:“娃娃!我胜不了你,也就用不着混了!”

古浪冷笑一声,说道:“面前就是大江,你可以蹈江而死!”

这一句话把谷小良气得面无人色,暴喝一声,用变了调的嗓子叫道:“反了!反了!”

随着这声怒喝,他球一般的身子,向古浪拚命冲过来,又短又粗的两只肥掌,用尽平生之力,向古浪的前胸推到!

古浪见他在愤怒之下,这双掌用尽了全力,自然不宜硬接。

但是也不宜闪避得太早,以免谷小良有换招的时间。

所以,直到谷小良的双掌,离自己还在半尺时,已经感到力逾山岳,逼得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心中不禁暗惊。

谷小良见古浪还不躲让,心中暗喜,猛然大喝一声,双掌更为神速地推压过去!

这一式来得惊天动地,谷小良有必成之意,但是当他奋力运掌之际,面前轻风一阵,古浪已经失去了踪迹!

谷小良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他万料不到,古浪能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闪躲开自己的双掌!

由于他出力太猛,而对方突然消失,整个身子像悬崖坠车般向前冲去。

这时古浪已经到了他的身后,但是他并没有立时动手,因为他有更正确的判断!

果然,谷小良扑空之下,为了防备古浪在背后动手,他百急之中,猛然的踢出了右腿,足尖带起一股莫大的劲力,向身后踢来。

幸亏古浪没有下手,否则两下急迫,万难逃过他这一足。

谷小良一足踢空,不禁面色大变,心中叫道:“罢了!我谷小良休矣!”

一念未毕,突觉腰间一麻,古浪闪电般的,出双指点在了他的后腰上!

古浪这一式奇招,总算是成功,立刻便见谷小良身子一冲,翻倒在地。

古浪心中大喜,但是紧接着“噗”的一声轻响,只听谷小良一声惨哼,苍苍白发之间,已是一片殷红,血流遍地,顿时身亡!

这突然发生的奇事,不禁使古浪大为惊骇,他怔怔地站在谷小良的尸体之旁,竟不知如何是好!

围观的数千乡民,见到这边已出了命案,不禁立时喧哗起来,有那胆小的,都纷纷地避了开去。

这种情形,立时惊动了石怀沙和桑鲁歌,他们同时向倒卧在地的谷小良看去。

当他们的目光接触到地上大片鲜血时,不禁同时地惊出了声。

他们立时停止了打斗,石怀沙如箭一般飞了过去,由地上扶起了谷小良的头”略一察看,面色越发难看起来。

在惊吓愤怒之下,石怀沙的脸上,表现出一种无尽的伤感,他把谷小良的头,缓缓地放了下去,自语说道:“死了!死了……”

当石怀沙把谷小良的头扶起来时,古浪和桑鲁歌看得清清楚楚,一根细长的竹签,由谷小良的左太阳穴打进,右太阳穴透出,竹签还陷在脑内!

他死得极惨,古浪及桑鲁歌看到这种情形,心中各自吃惊。

桑鲁歌低声对古浪道:“古浪,好厉害的暗器!”

古浪摇摇头,低声道:“不是我……”

桑鲁歌惊异地望着他,说道:“怎么……”

这时石怀沙已经缓缓地走了过来,铁青着脸,用一种令人恐怖的声音说道:“好古浪!这一下你可扬名天下啦!”

古浪要想说明并非自己把谷小良置于死地,但是转念一想,石怀沙绝不会相信,再说自己也没有解释的必要,只得冷笑一声,说道:“哼!这是他咎由自取,怪得谁来!”

石怀沙气得面色铁青,大袖一摆,说道:“好狂的小辈,我倒要试试你的竹签打穴!”

说着便要向古浪冲来,古浪连忙举掌迎敌,这时突听一声大喝道:“且慢!”

众人一惊,同时回头望去,只见一只灰色的人影,如同大鹏掠空一般,由众人头顶上飞落而下!

他来得好不惊人,真如天马行空,惹得众乡民一片大哗。

这突然发生的事,也使得石怀沙、古浪等一齐发了怔。当那怪鸟般的不速之客落下之后,才看清了,竟是哈门陀。

古浪心中一惊,暗道:“苦也!我是怎么也避不过他的!”

石怀沙见哈门陀身手过于惊人,也不禁大为吃惊,他怔怔地望着那突来的怪人。

哈门陀径自走到谷小良的尸体之旁,低头看了看,面上挂了一丝笑容。

古浪心中一震,忖道:“啊!原来是他杀的……那么哈门陀已经大开杀戒了!”

由于弄不清哈门陀是敌是友,石怀沙便拱手道:“这位师父是何方高人?”

哈门陀冷冷望了他一眼,说道:“老衲法号门陀!”

古浪心中忖道:“他还在冒充出家人……”

想到这里,石怀沙已经问道:“老师父突然光临,有何见教?”

哈门陀冷笑一声,说道:“这谷小良是我和尚杀死的,与古浪无关,有什么事找我好了!”

哈门陀此言一出,石怀沙面色大变,忖道:“不妙!碰到这等人物,只怕是凶多吉少,我还是立时走开的好!”

想到这里,开口问道:“大师父与古浪是何关系?”

哈门陀冷冷道:“非亲非故!”

石怀沙早已由古浪眼中看出,他与哈门陀必然有些瓜葛。

他沉吟了一下,说道:“那么大师父与谷老师有何仇恨?”

哈门陀仍然哈哈地说道:“无怨无仇!”

石怀沙虽然内心愤恨已极,但是他却不敢招惹这么厉害的人物,强笑道:“江湖之中,事端极多,既然事不关己,自无过问必要,恕我先行告退!”

说罢向哈门陀拱了拱手,便要离去。

哈门陀凛然道:“施主留步!”

石怀沙无奈,硬着头皮转过身子,含笑道:“大师父还有什么事?”

哈门陀望了古浪一眼,说道:“古浪乃是江湖晚辈,你与谷小良均是成名人物,为何与他动起手来?”

石怀沙眉头一皱,忖道:“看样子他是成心找事,只怕今天不能善罢了!”

他强忍着心中的愤怒,说道:“一些私人纠纷,与大师父不相干。”

哈门陀面色一沉,说道:“施主怎么知道与我无关?”

这句话把石怀沙问得哑口无言,他虽然心讳哈门陀武功神奇,但是他自己也算江湖成名人物,在这种情形下,实在忍不下去,说道:“大师父如有所教,尚请明言,我石怀沙绝不装傻!”

哈门陀微笑道:“好!好得很!我和尚做事向来无理,所以别想由我口中说出理来。”

石怀沙白眉微扬,怒道:“你的意思我不懂!”

哈门陀道:“我不拦你,只要你走得出去,但请自便!”

石怀沙大怒,喝道:“和尚,你真小看我了!”

哈门陀寒着脸,说道:“你若不信就试试看,走得掉尽管走,走不掉那就是与我和尚有缘了!”

石怀沙已然气得面无人色,狠狠地咬着牙,顿足道:“好和尚!你也太狂了!老子如果不是有要务在身,一定与你争个是非长短!”

哈门陀阴阴一笑说道:“既有要务,你就请便吧!”

古浪听哈门陀如此说,便知道石怀沙绝不会逃出哈门陀之手了!

这时围观之人,虽然上千,但是自从哈门陀露面之后,都变得鸦雀无声,被哈门陀那种怪异的行径所震慑住了。

桑鲁歌凑在古浪的耳旁低声说道:“你看石怀沙的机会如何?”

古浪摇了摇头,低声道:“凶多吉少!”

正说之际,便听石怀沙大声叫道:“后会有期,我走了!”

一语甫毕,身如旋风一般,在地面打了一个转,蓦地腾空而起,宛如一只巨鸟一般,惹得众人大哗!

但是,就在他身起两丈余高之时,突然,好似有一股突来的外力吸引着他,使得他不但不能继续升高,反而落了下来!

一般围观的乡民,不知道怎么回事,忍不住又是一阵喧哗。

再看石怀沙时,已然是面无人色,双目发直。

古浪及桑鲁歌自然明白,哈门陀是以惊人的内功,把石怀沙由半空中吸了回来!

这等功夫简直是太惊人了,古浪及桑鲁歌不禁瞠目以对,暗自惊心!

石怀沙更是惊恐万分,忖道:“我的天!我行走江湖数十年,还没有遇见这么厉害的人物,只怕……”

他的目光,扫在了谷小良的尸体上,只觉一阵冷颤,头上冒出了汗水。

哈门陀含笑道:“石老师,怎么又回来了?”

石怀沙目射奇光,狠狠地咬着牙,说道:“好和尚!能够遇见高人,我死也甘心!”

哈门陀哈哈笑了起来,说道:“石老师果然是快人……”

话未说完,石怀沙已然叱道:“和尚!你不必奚落我,胜负立时便知!”

他说罢,狠狠地跺了一脚,双袖一拂,身子同离弦之箭一般,猛然而起。

这一次他起得更高、更远,但是当他身在半空之丈余高时,那股奇怪的劲力,又吸了过来。

石怀沙身在半空,突觉一股莫大的劲力,使得自己的身子向下坠去。

这一次他已然有了准备,强压惊怖之心,大袖向下一拂,发出了一记十成火候的掌力!只听得“砰”的一声大震,两股劲力已然接触,石怀沙借着这一震之力,急如飞弦一般,向左面飞了过去。

哈门陀微微一笑,说道:“回来!”

只见他用手一招,石怀沙去得不算不快,但是不过才出去不到一丈,便如断线风筝一般,又由半空坠了下来!

古浪见哈门陀隔空功力如此深厚,心中好不惊恐,忖道:“江湖之上,能敌得过他的,恐怕寥寥无几了!”

石怀沙第二次被哈门陀吸了下来,已是心胆俱碎,忖道:“看样子今天是遇见魔星了!”

哈门陀向前走了两步,含笑自若地说道:“石老师,你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恶魔再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笔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