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笔春秋》

第17章 初临虎穴

作者:萧逸

古浪与桑燕又发生了新的冲突,并且感觉到,要进桑家堡,竟是困难重重,心中很是烦闷。

他与童石红回到了房间之内,商量对策,但是没有结果。

半晌之后,古浪突然说道:“我决定今天晚上去探探桑家堡!”

童石红闻言不禁一惊,说道:“桑家堡不是个普通地方,你本来是他们的客人,若是这么一来,被他们发现,那就更不好办了!”

古浪摇摇头,说道:“我的想法与你不同,我想如果她真想见我,无论如何冒犯她,她总是要见我的。”

童石红问道:“那么她是不是真想见你呢?”

这时由于房门开着,所以他们说话的声音都非常小,古浪走到门口,向外张望了一下,并没有人。

他这才转过了身子,压低了声音道:“由这一路上她们对我的作为看来,绝不是无缘无故的,否则他们出动这么多人来接应我,算是什么名堂?”

童石红低下了头,用微带伤感的声音说道:“也许他们只是为了你和桑姑娘的亲事……”

古浪摇了摇头,说道:“绝不是为了这一点,桑九娘有怪癖,一定还有些别的原因。”

他嘴上虽然如此说,但心中还在猜疑,如果桑家堡只是为了婚姻之事接应自己,那么这时自己拒绝了婚事,只怕再见桑九娘,就不是这么容易了。

不过事到如今,就是桑九娘不见,自己也要去硬闯的。

童石红的神情很是黯然,显然桑家堡所提出的婚事困扰了她。

古浪看在眼中,笑道:“你不要为此事烦恼,天底下的事,原没有不费力便可办成的,桑九娘那里还要下些功夫!”

童石红不安地说道:“我看还是因为我的关系,若是我离开这里,事情总会好办些……”

古浪摇头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快不要说这些,即使你离开了这里,还是于事无补,平白增加我的困扰!”

童石红想不到古浪的转变竟是这么快,对自己的感情如此深厚,芳心极喜。

她静静地打量着古浪。

只见他身躯伟岸,俊目扬辉,明亮得如同是天上的星星,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两道浓黑的剑眉,尾梢微微向上翘起,显示出他坚强的性格,鼻梁挺直,薄薄的嘴chún,新刮的胡子,留下了浅浅的两片青印,益发增加了他的男性粗犷美。

这时他手扶窗棂,剑眉微锁,闪亮的目光,射向街心,有丝丝烦恼之情溢于面孔,看上去更加诱人。

童石红觉得一阵莫名的心跳,脸也红了,她忆起了在船头的那一幕,她希望能再度接受他有力的怀抱,倚在他雄壮的胸脯上……

这一段长久的沉默,古浪觉得有些奇怪,他的目光从街心移了回来,接触到了童石红的目光。

童石红一阵猛烈地心跳,赶紧把目光移开,脸已经是通红了。

古浪也感到一种奇特的意味,他轻轻地站了起来,走到童石红身前,低声说道:“以后不要再说离开我的话,我们不是已经定了亲吗?”

童石红激动地站了起来,目含泪光,扑进了古浪的怀中!

古浪雄壮有力的臂膀,把她紧紧地搂着,童石红紧贴着他温暖强壮的胸脯,几乎喘不过气来,眼中的泪水,汩汩地流着。

良久以来的相思,得到了补偿,她心中充满了感激。

良久,古浪轻轻地把她扶开,见自己的胸脯上,已沾满了一大片泪痕。

古浪不禁笑道:“你为什么哭了?”

童石红红着脸,破涕为笑,低声说道:“我……我不知道,也许是太高兴了。”

古浪缩回了手,笑道:“你回房去休息吧!我要去打听打听桑家堡的情形。”

他们一同离开了古浪的房间,来到了隔室,童石红笑道:“你早些回来。”

古浪含笑点头道:“晚饭以前我一定回来。”

说罢转身而去,童石红一直望着他雄壮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之后,才转身入房。

古浪下得楼来,掌柜的知道他是桑府的客人,巴结得要命,立时丢下了大叠帐簿赶了过来。

这掌柜的年纪五十左右,却是个娃娃脸,头顶秃了一块,穿着件黄铜色的夹袄,一双黑面的布履,看来很是神气。

他老远地弯着腰,笑道:“古少爷!你可是要游船?”

古浪摇头笑道:“我一路坐船才到,哪有兴趣再要游船!”

掌柜的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骂道:“我真该死,怎么忘了你是坐船来的!那么你可是要骑马?你那匹马真好,我们已经刷洗干净了,真像是龙驹一样,格老子……”

说到这里,发现说出了粗话,赶紧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很是尴尬。

古浪笑道:“你怎么老把我往外推?不是叫我骑马就是叫我坐船,我倒想在这里跟你聊聊呢!”

掌柜的连连点头,忙道:“荣幸之至!荣幸之至!”

他立时把古浪让到了雅座,命小二泡上了一杯上好的清茶。

在他认为,这是他接近贵人、拍马屁的大好机会,所以态度愈加恭谨了。

古浪看在眼内,很是厌恶,但仍忍了下来,喝了一口茶问道:“掌柜的上姓呀?”

掌柜的弯下了腰,笑道:“不敢,小的姓何,单名一个旺字!”

古浪点了点头,假作闲谈,问了问他们生意方面的事。

何旺自是一一回答,古浪这才知道,原来这家旅店乃是桑家堡所开。

除此之外,他们还经营了很多大企业,如井盐、造船、丝织等,所以桑家是川省第一富豪,堪称富可强国。

古浪不禁暗暗惊诧。忖道:“想不到桑九娘还有这等雄心和魄力!”

古浪想着便问道:“九娘可常出门吗?”

提到了桑九娘,比提到了皇帝老子还严重,何旺的脸上有一种肃然起敬的表现。

他费力地咽下一口口水,说道:“她老人家可是难得出门,这五六年来,只在这儿吃过一顿饭,我就再没见过她了。”

古浪点了点头,说道:“年纪大的人,都不大愿意出门的!”

何旺吸了一下鼻子说道:“这位老人家可不同,年纪虽大,精神却比谁都好,她问了问帐务,可是在行透了……”

他一说就没完,古浪赶紧打断了他的话道:“他们住的地方你去过没有?”

何旺赶紧摇头道:“那哪是我们去的地方?别说我,连孙太爷都去不得呢!”

古浪问道:“这是为何?”

何旺瞪着眼,说道:“这……我就不晓得了!”

古浪慢慢地喝着茶,又问道:“他们既然这么有钱,住的房子一定很大了?”

何旺的劲儿又来了,吸了一口气道:“乖乖!要说房子,整个‘南山’都是他们的,‘南山村’就在后山……”

才说到这里,突见一个长衣打扮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何旺的话立时停止。

古浪问道:“南山村?这名字倒不错,地方一定很美吧?”

何旺支吾着道:“是!是……很美……”

这时那长衣的中年人,向何旺招了招手。

何旺立时站了起来,笑道:“古爷!我告个便!”

古浪含笑点头,何旺立时走到那男子身旁,他们低声地谈起话来。

何旺的脸色变了很多,似乎有些惊惶,向古浪这边看了一眼。

古浪心中忖道:“莫非是与我有关?”

他们二人低声地谈论了一阵,那中年男子很快地走了出去。

何旺显得很不自在,余悸犹存地走了过来。

古浪心中已然有几分明白,但是表面并不露出,问道:“那人是谁?好像带来了什么坏消息。”

何旺轻轻摇头道:“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家里出了点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古浪笑道:“那么你再坐下来聊聊吧!”

何旺答应一声,坐下之后,却显得极度地不安,与方才大不相同。

古浪笑道:“他大概还有什么别的话告诉你吧!”

何旺连道:“没有什么!只是闲聊,说是九娘她老人家中午时分往青城出去了!”

古浪一惊,问道:“你是说她今天出门去了?”

何旺面上一红,点头道:“是……是他告诉我的!”

古浪先是惊恐异常,但是他是聪明绝顶的人,继而一想,立时明白了。

何旺一直偷看古浪面色,但却没有什么发现。

古浪含笑自如,放下了茶杯,笑道:“唔,看样子还要过几天等她回来才能见面!”

何旺很快地接口道:“她老人家这一次出门,恐怕一年半载也回不来呢!”

古浪闻言颇为不悦,沉着脸道:“怎么,听你的意思好像不愿意我住在这儿?”

何旺吓得赶紧站了起来,鞠躬哈腰道:“哟!少爷,你是贵人,我怎敢……”

古浪心中很厌恶,挥手道:“好了!好了!快去准备晚饭,待会送到房间去!”

何旺碰了一鼻子灰,连声答应着退了下来,但是看他表情反倒轻松了许多。

古浪心中很是气愤,忖道:“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我吗?”

他越想越气,拂袖而起,对何旺喝道:“快些送饭来,我要出去,把马也给我备好!”

何旺吓了一大跳,连声答是,古浪很快地走上楼去。

古浪怒气冲冲地登梯而上,当他刚走完这一段楼梯时,突然右边的一间房门打开,走出了一个白发老人。

那老人出得房来,立时哈哈笑道:“唔,古浪,好久不见了!”

古浪一惊,抬头看时,却是久不见面的琴先生。

他穿着一件浅淡青色的长衫,白发飘飘,手中仍然拿着那只竹笛。

古浪不得不停下步子来,点头道:“原来是琴先生,你来了多日了吧!”

琴先生把那支竹笛放在了袖口中,搓着两只干枯手掌,笑道:“可不是!为了能够与你相晤,我已在此住了两日了!”

古浪冷冷说道:“有何见教?”

琴先生笑道:“这岂是三两句说得完的,请到我房中,我作个东,咱们边吃边谈如何?”

古浪摇头道:“对不起,我还有客,明天早上再谈吧!”

说罢之后,不容琴先生答话,扭头而去,匆匆回房。

琴先生笑道:“也好,明天早上再谈!”

古浪心中烦闷,加速脚步回到房中。

他才在房中坐定,立时听得扣门之声,古浪叫道:“进来!”

童石红应声推门而入,她换了一件墨绿色的裙衫,云鬟方理,头后扎着一块紫红色的丝带,出落得淡雅清隽,引人入神。

古浪含笑站了起来,说道:“你可曾休息过了?”

童石红浅浅一笑,说道:“小睡了片刻。”

古浪点头道:“好!他们马上就送饭来了。”

童石红在古浪对面坐了下来,这时他们二人,就如同是一对新婚的夫妻。

古浪暗中打量她,只见她清丽可人,一片纯朴,娇媚之中,还带有几分稚气。

他心中暗暗忖道:“我的选择没有错,她比桑燕要善良得多了!”

才想到这里,童石红问道:“你在想什么?”

古浪惊觉过来,连忙道:“在想刚才的事……”

于是把刚才与何旺所谈的情形,以及遇见琴先生之事,详细地说出来。

童石红秀眉微蹙说道:“这么说来不是麻烦了吗?”

古浪摇头道:“自我投入江湖以来,就没有一件事是不麻烦的,但是我相信总是可以解决的!”

童石红见他说话之时,剑眉飞扬,一脸豪气,心中很是佩服。

她突然说道:“晚上我随你一起去!”

古浪笑道:“这是我第一次去探查,地势不熟,说不定会有什么危险,你还是不去的好。”

童石红笑道:“我与你一样,也是自小就入江湖,经过了不少磨难,是不怕什么危险的。”

古浪想了一下,点点头笑道:“也好,天黑之后我们一起去。”

这时小二开上饭来,二人边吃边谈,把一些不顺心的事搁向一旁,谈谈说说,倒也非常快乐。

古浪心中忖道:“想不到与女孩子在一起,谈谈说说,竟是这么快乐的事……”

饭后,已是初更时分,古浪由窗口望了望天色,说道:“现在天还不够黑,再等一下。”

说到这里,便见何旺跑来,说道:“古少爷!你的马备好了,再不出去天可就晚了。”

古浪双目一转,说道:“天色已晚,我不出去了,你把马卸了吧!”

何旺显得有些不太高兴,但是也无可奈何,答应一声,转身而去。

古浪笑道:“这掌柜的是个鬼精灵!”

他们又谈了一阵,天光已二鼓,古浪把灯光拨得如同豆大,对童石红道:“你回房倒扣房门,我们可以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初临虎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笔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