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笔春秋》

第02章 僧俗之交

作者:萧逸

古浪在说出那十七个石头人被一夜雷雨打坏了的话之后,便目注门陀和尚,看他的脸色变化。

门陀和尚摇摇头,说道:“或许是他们作恶多端,遭了天谴!”

古浪又追问道:“那十七个石人,你可曾仔细看过?”

门陀和尚点点头道:“好像一年以前,我曾看过它们,雕工确是不错。”

他面上一丝表情也没有,说来平淡自如,以至于古浪在他脸上,什么也没有捕捉到。

古浪接着又说道:“那十七个石人,都是名震天下的奇人,我也曾详细看过,其中有一个无头巨人,手中拿着一支笛子,却不知道他是谁!”

门陀和尚面上展出一丝笑容,说道:“啊,那个人我认识,听说他功夫最高。”

古浪目光一闪,急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门陀和尚笑道:“此人怪异得很,不但武功奇高,就是人品、相貌、医术,以至于琴棋书画,也无一不精,只可惜脾气怪了些,所以无人知道他的名字,我只知道他叫琴先生。”

古浪皱着眉头,就自己记忆之中的人物思索,却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叫“琴先生”的人来。

门陀和尚接着说道:“他就是这十七个人中的领袖人物,听说以前曾来过这里。”

古浪不觉兴趣大增,问道:“怎么会只有他的石像没有人头呢?”

门陀和尚站起了身子,把窗户放下了一扇,这才说道:“据我所知,石像刚造好之时,十七个人全有人头,可是半年之后,那琴先生的人头,却突然失踪了,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古浪听得稀罕,又问道:“到底是谁塑下了这十七个石像,为了什么呢?”

门陀和尚笑了笑,说道:“你问得太多了,这些事的详细情形我也不太清楚,现在我却要问问你,你是哪里人?”

古浪答道:“河南。”

门陀和尚又道:“你年纪轻轻,有一身功夫,你师父是谁?为什么万里跋涉,到这里来练功夫?”

门陀和尚问过之后,古浪脸上立时有为难之色,他迟疑了一下,才道:“我师父叫桑青,他已经死了!”

门陀和尚点点头,说道:“桑青这名字我听说过,倒也是个有名气的人物,你还没有说你为什么到青海来呢!”

古浪迟疑着,说道:“我……我是来寻找一件东西,还要找一个人”

门陀和尚竟不再追问下去,说道:“最近我遇到很多人,都说到青海来寻东西,真是怪事!”

一听门陀和尚这么说,古浪不禁有些紧张,张口慾问,但又忍了下来。

门陀和尚打了一个哈欠,说道:“好了,我要睡觉了,明天再谈吧!”

走出了门陀和尚的禅房,天上已挂满了繁星,月亮却不肯出来,四下里显得异常昏暗。

回想刚才门陀和尚的一番话,古浪心中疑惑不已。

他觉得门陀和尚对自己如此友善,必然有些道理,否则以这等天下奇人,焉会无缘无故地,陪着自己住在这里?

“这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他知道我来青海的本意,是为的那只春秋笔?”

想到这里,古浪不禁又感到紧张,因为他所负的任务是极端重要而神秘的。

“我一定要先把他的身份查明!”

古浪决定之后,回身向后院走去。这时他又想到了那奇怪的“琴先生”以及若干年前,“达木寺”所发生的事情,这些不可解释的疑团,困扰着他。

夜凉如水,古浪毫无睡意,在后院散着步,遐想不已。

不远处的树枝,突然发出一阵响声,古浪一言不发,身子如箭一般,射出院墙,隐在一株大树之后。

他心中想道:“今夜我一定要把你找出来!”

不一会的工夫,十余丈外,一条黑影,鬼魅般地扑了出来。

黑夜无光,古浪看不清对方的面貌,不过可以依稀看出,他穿着一身劲装,身手甚是矫健。

那人引颈观望了一阵,然后一扭身子,向前院扑去,快速已极。

古浪怕他发觉,不敢逼得太紧,遥跟在后。

等到古浪越过一片林子时,那人已在二十丈外,转向了“达木寺”的正门。

古浪几个起落,赶到拐角之处,正要向正门转去,突听一声厉吼,震荡夜空,令人不寒而栗!

古浪一提气,飞过了院墙,只见正门不远的地面上,倒卧着一个人,正是自己跟踪的夜行人。

他急忙扑到近前,略为察看,只见那人口吐鲜血,已然死去。

古浪不禁大为惊恐,这不过是一刹那的工夫,何人竟把他杀死了?

这时门陀和尚的房间燃起了灯,古浪心中一动,忖道:“莫非是他?”

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两下相隔十余丈,这人又不是死于暗器,就算功夫再高的人,也不可能在二十丈外,把一个身负奇技的人震死!

这时门陀和尚推门而出,他端着一台残烛,用手遮着风,问道:“什么事呀?”

一眼看见了古浪,立时走了过来,边道:“古施主,发生了什么事?”

话未说完,发现地上的死尸,吓得身子一震,险些摔倒,惊道:“啊!你……你杀死人了……阿弥陀佛!”

古浪由他手中把蜡烛接了过来,说道:“人不是我杀的!”

他低下身子,借着烛光,才看清了这具死尸的模样。

只见这人年约三十余岁,身子长得很彪壮,满面的虬髯,浓眉大目,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

古浪细看他的死相,甚是惨厉,胸前已被鲜血染遍,嘴角也挂着血丝,双目怒瞪,极是悸人!

由他死亡的情形看来,分明是被人以极厉害的内家掌力震死,出手之人手法既快且狠,未容他有还手余地!

门陀和尚侧着身,用一种异常的声音说道:“他……到底是不是你杀死的?”

古浪站起身,说道:“我与他素不相识,为什么要杀死他?”

门陀和尚搓着一双枯手,连连说道:“怪了!怪了!谁跑到佛门善地来杀人?”

古浪也有些想不透,最初他曾怀疑是门陀和尚,但以门陀和尚神情看来,显然是另有其人了。

门陀和尚见他还在发怔,催道:“你快把这尸体弄出去……”

这时蜡烛已然被风吹熄,一片昏暗,凉风吹过,扬起一股血腥之气,倍增恐怖!

古浪俯身,在尸体身上搜了搜,除了兵刃暗器外,别无他物。

对于这个人的来历,得不到一丝线索。

古浪双手把他托了起来,说道:“先放在院外明天再处理吧!”

门陀和尚拾起蜡烛,说道:“明天给他造个坟……”

他说着,姗姗地回房去了,沿途不停地摇头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古浪把那具沉重的尸体,放在大门外左侧,星光之下,依稀看到他的惨状,心中很不舒服。

他低头凝望了半晌,感觉到“达木寺”血腥的往事又要重演了,自己的任务,也将会更加艰巨了。

古浪走进门来,门陀和尚的房中静悄悄的,想已重又入睡了。

对于这个和尚,古浪百思莫解,然而他深信,日后一切的事情,都必然与这个和尚有着极大的关系。

但是就目前的情形看来,门陀和尚一切表现都很平凡,不过他越是这样,古浪越是对他存有戒心。

古浪回房之后,迟出的月亮方始露出,惨白色的月光,照在那具恐怖的尸体上。

翌晨,古浪赶到了庙前,意料之外的,那具尸体已然不知去向,地上的血渍也全被冲洗一净。

古浪心中好不奇怪,忖道:“难道这是门陀和尚打点的?”

大殿中传出一阵阵的木鱼和念经之声,门陀和尚已在做他的早课了。

古浪在大殿外徘徊了一阵,门陀和尚早课完了,推门走了出来。

古浪立时迎上前去,问道:“老师父,那具尸体可是你清理的?”

门陀和尚满面惊奇之色,说道:“没有呀!难道不是你清理的么?”

古浪摇了摇头,皱着眉头道:“不是我!我刚才出来看,尸体已经没有了,地上血迹也被洗干净。”

他说着,不住地引颈四望,好像想寻出什么人似的。

门陀和尚说道:“怪了!我晨起之后,尸体已然不在,只当是你清理了,便把地上血迹洗掉,为他念了几段超生经。”

听门陀和尚这么说,古浪越觉事情离奇,沉吟着说道:“这么看来,确实有人在暗中作祟,却不知他所为何来?”

门陀和尚口念佛号道:“阿弥陀佛!不论他是谁,若是歹恶之辈,总是要遭天报的!”

古浪静静地望着他,尽管门陀和尚一切表现都平凡无奇,但是古浪总不信他是个普通的和尚。

古浪思索了一阵,知道此事绝不会就此过去,必然还有变故接踵发生,也就不再想它,说道:“老师父,我要去练那提瓶的功夫了,你可愿意去看看?”

门陀和尚笑道:“我正好没事,去看看也好。”

说着,跟在古浪身后,一同向山下走来,来到湖边,那只大瓶子仍然摆在那里,丝毫无异。

古浪心中又是一动,忖道:“这只瓶子来得好古怪,如此名贵,却无人偷盗……”

这时门陀和尚已经又坐在那块大石上,微笑着说道:“让我看看你,是否已有了些进步。”

古浪笑道:“不过是一夜之隔,哪里来的进步?”

他说着深深吸了一口气,把内力贯到右臂,这一次他不贪功,平静着心情,把那只大瓶提了起来。

那只大瓶虽然沉重仍旧,但是比起昨日,感觉上像是好了一些。

古浪举步走到湖边,弯身取水,那株大树的倒影,在水波之下闪漾。

突然,古浪发现树枝之中,隐着一个颀长的人影,随波浮动!

古浪不禁大吃一惊,慌忙提起花瓶,放在一旁,返身抬头望去!

那株大树就在身后,空空荡荡,根本不见一个人影!

古浪心中好不惊诧,忖道:“莫非此地有鬼不成?”

正在思索,门陀和尚已然说道:“怎么,你想起什么事情来了?”

古浪偏过头,面带惊诧,说道:“这……这树上刚才有人!”

门陀和尚笑道:“哪里来的人?我什么也没有看见,如果有人,这时到哪里去了?难道他会飞不成?准是你的眼睛花了!”

古浪想想,如果有人,绝不可能就此消失,但是刚才看到的分明是个人影,这事真有些费解了!

门陀和尚接口道:“不要胡思乱想了,快练你的功夫吧!”

古浪想不出所以然,也就抛开一旁,回身提起了瓶子,缓缓走向大树。

由于方才的事使他心神不定,那只大瓶也就愈显沉重,在手中摇晃不已,好几次都差点溅出水来。

门陀和尚似乎很失望,轻叹了一声,说道:“唉,你这个年轻人真差劲,怎么越来越退步了!”

古浪面上一红,全神贯注,才把瓶子稳了下来,可是当他走上树干之时,瓶中之水,依然溅了出来。

门陀和尚立时站起身子,说道:“你继续吧!等到有进步的时候再叫我好了。”

说罢,转过身,缓缓向山上行去。

古浪心中很是难过,想不到这个小小的瓶子,居然有如此的重量,简直教人不敢相信。

他把花瓶中的水倒出,坐在树下,双手捧着它,仔细地察看,只见那花瓶非金非石,不知何物铸成,用手指弹起来铮铮作响。

古浪忖道:“我定要在七天之内做到!”

他下定决心之后,回头望望那株大树,忖道:“我先只身上去一趟看看!”

他放下手中的大瓶,提气轻身,双手不动,向大树上迈了上去。

这株大树又直又长,虽有斜度,仍然高可冲天,如果不用双手,只靠一双脚攀登,非要有出奇绝顶的轻身功夫不可。

古浪极力提着气,但是只不过走上三丈,身子再也无法稳住,只得又落了下来。

他心中忖道:“这株大树树干光滑,要这样上去,岂是人之所能?”

但是他觉得门陀和尚要他如此做,必有深意,在以往,他以为自己是江湖上第一少年奇人,却不料门陀和尚交待的两件事,一件也办不到。

由于这棵大树生得太怪,加上方才水面上所见人影,古浪决心上去看看。

于是他手脚并用,不一会儿,就爬上了二十丈高,到了树枝分杈之处。

他坐在树杈上,向下张望,如同坐在半天一样,别有一番奇趣。

古浪观赏着树下的风景,手触处,觉得树干上流有黏液,转头一看,原来树干上刻有几个小字。

古浪心中一动,仔细看去,只见那几个字是“少年须惜身,谨防和尚计!”

这十个小字,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僧俗之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笔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