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笔春秋》

第20章 南楼会客

作者:萧逸

古浪在“南楼”静坐,等得实在不耐烦时,浦儿突然跑了过来,说是九娘要亲访。

古浪不禁又惊又喜,见浦儿忙前忙后,取出了很多极为珍贵的杯盘器皿,忖道:“这桑九娘像是王母娘娘一样,谱可真不小!”

浦儿见古浪一直追着自己问长问短,实在有些不耐烦,笑道:“你老跟着我做什么?我要忙着做点心,你快去外面等着接驾吧!”

古浪笑道:“看不出你还会做点心!”

说着走到前廊,抬目望去,只见远处山径上,簇拥着来了好几个人。

由于两下相隔很远,所以看不清是些什么人物,只见有骑马的,也有坐轿的,一群人浩荡而来。

浦儿抬出一张紫木桌,摆了四把椅子。

古浪见那紫木桌,镶着大理石,极为珍贵,笑道:“桑九娘哪里来的这些珍贵木器?”

浦儿道:“多着呢!九娘富可敌国,有很多珍奇玩艺儿,连皇宫里都没有呢!”

古浪闻言越发称奇。

浦地笑道:“她们已快到了,你别尽跟我说话。”

说着又急匆匆地转向后面去了,古浪回头遥望,那一群人相距已然不远。

古浪见这一行约有十余人,包括桑鲁歌及桑燕在内,他们骑马当先,后面则是一乘大轿,有围帘遮着。

看见这种情形,古浪心中很是诧异,忖道:“九娘突然来访,又带了这么多人,真不知是何缘故?”

“莫非她就这么轻易地打消了成见?”

“难道桑姑娘不再恨我了?”

这一连串的问题,涌向古浪的脑际,使他有一种不知祸福的感觉。

那一群人终于接近了,四个壮汉把轿子放了下来,桑鲁歌等也是一起下了马,垂手立在轿前,神态极是恭敬。

古浪心中忖道:“这个老婆婆来头可真不小!”

一念未毕,桑燕已经趋前把轿帘掀开,一个白发老太太,弯身走了出来。

古浪见她一身黑衣,发白如霜,右手握住一根碧色的拐杖,仙风道骨,神采奕奕。

虽然两下相隔颇远,但是仿佛由她身上感觉出一股压力,忖道:“桑九娘果然有几分慑人之威!”

桑九娘似乎向桑鲁歌问了几句话,然后吩咐了几句,桑燕及桑鲁歌连连地点着头。

只见桑九娘在桑燕的搀扶之下,沿着一条小路走了下去,很快地就消失了。

桑鲁歌则回身吩咐了几句,那些抬轿子和骑马的人,都躬身答应着,然后退到了林中。

古浪见状忖道:“如此看来,这‘南楼’必然另有通道!”

桑鲁歌却未随桑九娘而去,仍然向崖顶走来,想是要用凌空之技飞越过来。

古浪转回了身,浦儿已经收拾干净,摆上了四色鲜果,有的切成了小片,用牙签串着。

他问道:“怎么样,他们到了么?”

古浪点点头,说道:“已经到啦!”

浦儿“啊哟”一声,说道:“我得赶快去准备点心!”

说着匆匆地跑到后面去,古浪暗笑道:“看来今天倒是‘南楼盛会’了!”

一语方毕,竹楼呼的一震,桑鲁歌已然落在了走廊上。

古浪迎了上去,笑道:“鲁歌,你来得好不惊人!”

桑鲁歌笑道:“算是你运气不错,九娘竟会于昨日回来了,听说你已到此,立即就来看你!”

古浪也弄不清他们心意为何,一笑说道:“原该我去拜望九娘,怎么敢劳动她老人家的大驾呢!”

桑鲁歌笑道:“看来也许你与九娘有缘分,以往不论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她老人家一概不见,更不要说是亲自造访了!”

古浪道:“那我真的太荣幸了!”

说到这里,后楼一阵脚步之声,桑鲁歌道:“九娘已经来了!”

古浪虽然日夕盼望,能够早日晤见桑九娘,但是这一天来临时,他又显得紧张异常。

桑鲁歌望他两眼,说道:“我们到后面去迎接一下吧!”

古浪点点头,随在他的身后,沿着走廊,才转了一个弯,便见一白发老婆婆,手执竹杖,姗姗而来。

古浪连忙躬身为礼,说道:“晚辈古浪拜见桑老前辈!”

桑九娘望了古浪两眼,用很平静的声音说道:“不必多礼!”

说过之后,径自由古浪身旁走过,在桑鲁歌的引导下,就坐在那张方桌之前。

古浪跟了过去,桑九娘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也坐下。”

古浪施了一礼,说道:“晚辈告坐!”

说着与桑鲁歌同时坐下,两下相距甚近,古浪见桑九娘年岁已在八旬以外,白发白眉,双目奕奕有神,那两道不算太细的白眉,微微向上扬着,显示出一种坚强的性格。

她的面色很好,微现红润,皱纹也不多,或许是由于保养得法之故。

桑九娘的目光,并未射在古浪的脸上,她缓缓说道:“以后不要叫我老前辈,江湖上一般人,无论识我不识,都称我九娘,你也这么叫好了。”

古浪点头答应,这时才注意到,她身后拖有三条丈余长的彩带上,上缀金珠珍宝,光华灿烂。

这时桑九娘才把目光抬了起来,射在古浪脸上,静静地观看着。

古浪被她看得有些不太自然,又听九娘道:“你把头抬正!”

古浪虽然有些不乐意,却也无可奈何,把头仰了起来,二人目光相对。

古浪这才感觉,桑九娘的目光好不凌厉,几乎使人不敢逼视。

但是他镇定着,保持着他平视的视线。

桑九娘看了他半天,点了点头,似乎是用喟嗟的口气道:“唔,果是一表人才,仙风道骨,阿难子总算没有看走眼!”

桑鲁歌及古浪均是一言不发,桑九娘目光转了回来,说道:“春秋笔在你身上么?”

古浪肃然答道:“是的!”

桑九娘点了点头,又道:“阿难子要你来此之时,可还有什么交待没有?”

古浪这时猛然想起,阿难子曾经留了一封信,这一段日子来,由于忙乱给忘记了。

这时被桑九娘一言提醒,不禁暗骂道:“该死!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忘记了!”

他连忙由身上取出了书信,双手递给了桑九娘。

桑九娘用尖尖手指接了过来,把书信拆阅后,放在了袖筒中,问道:“除了书信外,还有什么信物没有?”

古浪心中一惊,忖道:“那粒红珠我已经借给了丁老,这怎么办?”

古浪不敢迟疑,怕桑九娘看出自己心意,所以只得摇头道:“除了这封书信,没有别的了。”

桑九娘一双白眉微微皱起,思忖道:“这就怪了,莫非他把它给了别人不成?”

她自语了一阵,突然说道:“你把‘春秋笔’请出来吧!”

古浪一惊,点头答应。

这一段日子来,古浪全力维护着这支“春秋笔”,已经自然的养成了一种警戒性。

即使是现在,在桑九娘的面前,古浪要把这支“春秋笔”取出来,也是有些惊疑不决。

桑九娘见状笑道:“在我面前还拘谨什么?”

古浪站了起来,由身上取出了“春秋笔”的盒子。

桑九娘及桑鲁歌同时站了起来,桑九娘面色颇为激动,但也显得极度地严肃。

她毕恭毕敬地,双手接过“春秋笔”,然后用微颤的手,将笔盒打开。

立时,一蓬金色的光华散了开来,照映着雪白的眉发!

这支威振武林的“春秋笔”,把桑九娘带入了回忆,使她脸上涌现了一层浓厚的伤感。

这三个人的面色都极度地严肃,桑鲁歌更是初见这支名笔,满面的羡慕之色,很想凑近去看个分明,但是他却抑制着。

桑九娘凝视了良久,才轻叹了一声,说道:“真难为你!这一路护着这件至宝,竟能不出差错!”

说着,她把“春秋笔”放在了桌案上,深深一拜,古浪及桑鲁歌也跟着她一拜。

拜过之后,桑九娘把盒子盖上,然后坐了下来,说道:“好了,你们现在可以坐下了。”

古浪及桑鲁歌同时坐下,古浪眼望着“春秋笔”放在桌上,桑九娘没有说话,自己也不好收回,心中很是担心。

因为这是他接受“春秋笔”之后,第一次把它公开在众人之前。

桑九娘等坐下之后,浦儿献上了茶,九娘道:“浦儿,你到后面去,我有事自会唤你。”

浦儿答应而去,桑九娘喝了一杯香茶,说道:“本来外人要见我,不是这么容易的事,可是我今天自动来看你,有三个原因。”

说到这里,作了个手势,古浪端起细瓷茶碗,喝了一口,不禁赞了一声:“好茶!”

桑九娘微微一笑,接着说道:“第一个原因是,我想看看,阿难子所选的到底是什么杰出的人物!”

古浪面上一红,桑九娘接道:“第二个原因是,我思念故物,很想看一看这支‘春秋笔’,此笔曾追随先夫二十余年!”

说到这里,面上有一种伤感和得意之色,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小盒子,又道:“第三个原因是,听说你这一路下来,引起不少江湖的孽障,数千里追踪,竟敢追到我桑家堡来,所以我要问问你,到底是些什么人物!”

她的语声低沉而坚定,有一种很大的威力,使人感觉到她是一个非凡的人物。

这时,桑九娘突然侧耳向旁,少顷,脸上挂上一丝不可理解的笑容,低声说道:“大胆的孽障,果然来了!”

古浪等均知来了外人,一念未毕,一条庞大的身影,如同狂风一般扫了过来,两只巨大的手掌抓向桌上的“春秋笔”,古浪不禁大惊!

这人来得如同疾风暴雨,好不惊人,那一双惨白色的手,眼看就要抓到“春秋笔”了。

古浪受惊非浅,大喝一声,双掌向来人的胁下推去!

但是,紧接着一声大喝,古浪眼前一阵晃动,自己的双掌扑了个空,而桌上的“春秋笔”及桑九娘都不知去向!

古浪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目光一转,见桑九娘立于自己身后五尺以外,左手托着“春秋笔”,这才把一颗倒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在走廊的远处,站着另一个白发老人,正是久不露面的琴先生!

古浪又惊又怒,冷笑道:“哼!原来是琴先生……”

才说到这里,桑九娘已经摇手止住了他,用冰冷的声音说道:“古浪把‘春秋笔’收起来!”

古浪连忙接了过来,心中一块石头落地,慌忙把“春秋笔”收入怀中。

桑九娘望了琴先生两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她语气严峻,态度傲慢,使人很是难堪。

琴先生冷笑着道:“若是道上朋友,不知道我的可就太少了……”

话未说完,桑九娘已经不耐烦地说道:“什么道上不道上,我没有时间听你罗唆!快把名字告诉我!”

桑九娘的话,气得琴先生面色发白,他由袖筒中取出了那只竹笛,迎风一扬,说道:“见了我这件信物,你还不知道么?”

桑九娘目光在他的竹笛上停留了一下,白色的眉毛微微皱起,说道:“近数十年来,江湖上使用这等兵器的名人,我没有不认识的,却从没有见过你,我看你还是把名字报出来,省得我生气!”

琴先生闻言气得微微发抖,怒喝道:“好狂的老妪,难道连我琴先生的大名都不知道么?”

桑九娘闭目思忖了一会,点点头,说道:“是了,我记起了,江湖上有个小辈叫琴子南,大概就是你了!”

琴先生大怒,喝道:“老鬼!你到底是什么人?”

桑九娘道:“你没有听见他们都叫我九娘么?”

琴子南紧问道:“你姓什么?”

桑九娘淡淡道:“我姓桑。”

琴先生思索了一阵,说道:“无名之辈!我琴某从未听说过有你这一号人物!”

桑九娘却是不怒,微微一笑道:“谅你不知……”

说到这里,她把衣服略提,露出了身后的三条彩带,用手指着说道:“你若是孤陋寡闻,也该听你的师长说过,看见我这三条彩带,总得有些明白了吧!”

琴先生惊诧地打量着桑九娘的装束,突然之间,他面色大变,用发抖的声音说道:“你……你是千尾凤?”

桑九娘点点头,说道:“还算你聪明!”

这时琴先生神态大异,先前的骄狂之气已然一扫而尽,代替的是一种极度的恐慌!

古浪看在眼中,忖道:“如此看来,桑九娘以前在江湖中,不知有多么厉害呢!”

琴先生半晌说不出话来,神情之间,如同大祸临头,变得木讷了。

桑九娘冷冷地说道:“十余年来,我桑家堡就不曾有外人闯入,你竟然毫不顾忌,已然是犯了死罪,刚才居然想在我面前抢夺“春秋笔”,胆子也忒大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南楼会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笔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