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笔春秋》

第04章 一代盟主

作者:萧逸

古浪怀着一颗充满了惊疑和好奇的心,离开了“达木寺”,转眼间,就绕过了哈拉湖。

一直到现在,古浪仍然在疑惑不安之中,这两天来,由于阿难子及哈门陀都在加紧授技,使他意识到而是取决于上下文或语境。还提出“家族相似”的理论,来,不久便将有重大的事故发生。

由“哈拉湖”至“土丘”不过只有几里之途,该处只有一片土墟,并无房舍,古浪心中忖道:“奇怪!石明松怎么会住在那里?”

他一路上施展轻身功夫,快似飘风一般。

今夜没有月亮,却有满天的星星。

古浪犹如鬼魅般,在黑夜之中,御风而行,所过之处,草木不惊。

不大会的工夫,古浪已经来到了“土丘”,这只是一座小小的土坡,方圆不过两三里,没有一棵树木。

古浪打量了一下地形,忖道:“这里怎么会有人住?”

他正在犹豫,不知由何处找起,突然,一阵清越的笛音,随着夜风,远远地传了过来。

听到这一曲笛音,古浪如同触了急电一般,脑中立时浮现出那无头石人的影子!

“啊!琴先生果然来了!”

古浪心中想着,精神为之一振,立时贯注全神,注意听去。

但是那笛音却消失了,一阵阵清凉的夜风,使人有一种梦幻的感觉。

方才的笛音清清楚楚,古浪绝不会听错,他回想是由北面飘来,于是他提足了气,一阵急行,已绕过这座小土丘,转到了北面。

出乎他意料之外,在土丘的半腰,一片洼地之中,居然搭着一小间茅屋,圆形的小窗户之中,透出了一片昏黄的灯光。

古浪不禁看得呆了,如果是江湖上的人,在此搭室而居,实在是件颇为怪异的事。

他注意地打量,由那圆形的小窗之中,并没有看见一个人影,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心中不禁颇为怀疑,忖道:“莫非室中无人不成?”

但是刚才明明有笛声,所以古浪仍不敢贸然进入。

他在夜风之中静立了一会,突然,一曲极为高昂尖锐的笛音,破空响起。

由于古浪这时立处甚近,猛然之间,不禁吓了一大跳,忖道:“这是什么曲调,为何如此怪异?”

那笛音起音极高,听来极为刺耳,所吹曲调又极度的凄厉,令人不寒而栗!

古浪又在心中忖道:“这吹笛之人,到底有何悲惨的遭遇,因何吹出这等伤心绝望的曲子来?”

古浪才想到这里,那笛音又突然中断,恢复了刚才的宁静,可是古浪的心情,已经大大地受了激动,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在夜风之中,他足足地站了一盏茶的时间,那笛音也未再吹起,小茅屋也是一片死寂,好像根本就没有人一样。

古浪的心情完全平静之后,这才想到自己此来的任务,不禁一惊,忖道:“我是来探底的,何以在此发起呆来!”

想到这里,他壮起了胆子,提起了全身之气,慢慢地向那小窗走去。

他很快地接近了那个小窗户,由小圆窗中向内望去。

一望之下,不禁大为惊异,室中的景象,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

室中一盏昏灯,一个年轻人,坐在一隅,正是石明松。

他坐在地上,双腿半曲,把头埋在了两腿之间,右手反抱着自己的头,左手拖地,手中拿着一支乌黑色的竹笛。

看他这情形,像是一个牢囚,又像是一个伤心极度的人,凄清之情,令人黯然。

古浪心中好不奇怪,忖道:“如此看来,他必定有一段极伤心的身世,我又何尝不是?可是我并没有像他这样呀!”

石明松一直匍匐在那里,雄壮的肩膀,不时地耸动一下,好似在哭泣。

俗云“惺惺相惜”,古浪莫名地对他产生了一股同情之心,鼻头酸酸的,几乎落下泪来。

他用着低沉的声音说道:“明松兄,因何在此独守孤灯?”

石明松蓦然一惊,霍然站起,昏黄的灯光,照着他冷涩的面孔,一双明星似的眼睛,注视着古浪。

他面上浮现着一种令人难解的笑容,说道:“哼!你好俊的功夫,我一些也没有发觉!”

古浪微微一笑,说道:“并非我轻功好,乃是你沉思入梦了!”

石明松点了点头,说道:“也许是吧!你来此作什么?”

古浪见他神情冷漠,有使人难以亲近之感,当下微微一笑,说道:“明松兄,你可容我入室一谈?”

石明松略为沉吟,说道:“你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古浪立时离开圆窗,转到正门前。

这间小茅屋并无门扉,只挂了一块布帘,古浪掀帘而入。

屋内只不过丈余见方,除了几件细竹编成的桌椅之外,只有一张木板搭成的床,别无他物。

古浪入屋之后,石明松摆了摆手,说道:“请坐!”

他的神情,依然是冷冰冰的,目光也显得很死寂,好似有着极深的心事,而无法开脱。

古浪坐到一张椅子上,石明松却走到桌边坐下,说道:“古兄,有什么事情直说无妨。”

古浪一时之间,反倒说不出话来,石明松闪亮的目光,一直注视在古浪睑上,使得古浪感到微微的不安。

石明松又说道:“怎么,古兄此来只是为了欣赏夜色的么?”

这时古浪已经想好了要说的话,微微一笑,说道:“今晨一晤,未暇畅谈。小弟一人久居古庙,实感无聊,所以乘夜来访。”

石明松露出一丝微笑,说道:“你如何知道我住在此地?”

古浪一怔,随即道:“我只是随便找找,想不到果然碰到了。”

石明松微微一笑,不再说话,古浪也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勉强,于是道:“石兄在此居住多久了?”

石明松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三天以前来到此地。”

他说话之时,一双明亮的眼睛,始终注视在古浪的脸上,古浪感觉很不自在,一时再想不出什么话来。

沉默了一阵,始又道:“如果我猜测得不错,石兄你来青海,大概是为的春秋笔吧!”

石明松嘴角带起一丝浅笑,说道:“不错!目下不少的江湖人,都是为了‘春秋笔’来到青海,你大概也不会例外吧?”

古浪一笑说道:“不错,我也是为了春秋笔而来。”

石明松冷冷说道:“那我们是一样了?”

古浪点头而笑,然后说道:“恕我多问,刚才你吹的曲子叫什么名字?”

石明松面色二变,雪白的牙齿,紧紧地咬着嘴chún,半晌才说道:“那叫‘恨天曲’!”

他语气冰冷,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双目斜挑,星目含威,充满了一股怨气。

古浪心中一凛,轻轻地重复道:“恨天曲?恨天曲……石兄,你可否再吹上一遍,让小弟一饱耳福。”

古浪的要求,颇出石明松意料之外,明亮的大眼睛闪了闪,沉沉说道:“恨天之曲,无非是一腔悲愤,有何好听?”

古浪含笑说道:“恨天怨地,并非阁下一人,石兄若真是伤心人,我们不妨同声一哭!”

古浪的话,使石明松颇为惊讶,他痴痴地望了望古浪,然后取过那支竹笛,凑在口边,开始奏起来。

这一次,他吹的声音极低。

古浪若不是看见他一笛在手,真怀疑声音是由地底发出来的。

但闻一缕笛声,低回旋转,呜呜咽咽。

古浪闭上了眼睛,只觉这一曲笛音,与方才所闻者大不相同。

方才所闻者音韵刚强,如今却是低沉婉转,令人为之鼻酸。

曲调渐渐地高起来,断断续续,犹如怨妇夜泣,又如巴峡猿啼,凄凄惨惨,撼人心弦。

古浪沉入笛音之中,回忆起自己悲惨的身世,一时悲从中来,虽然一再地强持,仍然止不住泪水长流,不可自禁!

须臾,曲音又改,由悲转愤,音韵锵锵,宛如敌寇入侵,杀家掳人,妻号儿啼,惨绝人寰。

古浪心情激动,若不是强力支持着,早已大放悲声了。

音调越来越高,恢复了刚才的怨恨之情,古浪沉迷在笛音之中,又情不自禁地兴起满腔悲愤。

他仿佛感觉到,整个的世界,都亏欠了他,每一个人,都欺凌过他,一腔热血,如潮沸腾,想要把每一个人都杀死!

突然,笛音戛然而止,大地恢复了静默。

古浪泪湿衣襟,悲不自胜,久久不能恢复过来。

良久,石明松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唉,如此看来,古兄,你也是伤心人啊!”

古浪这才惊觉过来,睁开了眼睛,见石明松坐左床侧,手持竹笛,面上挂着一丝浅笑,似乎一些也没有感怀身世。

古浪有些不好意思,连忙用衣袖拭去泪痕,尴尬地说道:“石兄吹得好笛,小弟衷心佩服!”

石明松摇了摇头,不发一言,令人难测他的心意。

古浪问道:“石兄,你这吹笛之技,可是琴先生传授的么?”

不料石明松突然站了起来,大声喝道:“我不认识什么琴先生!难道你以为,天下之人,只有琴先生能吹笛不成?”

古浪不禁吃了一惊,忖道:“怎么一提起琴先生,他就如此暴怒?”

这时石明松的表情非常怕人,只见他剑眉飞挑,一双星目闪闪发光,好似古浪提及之人,是他的生仇死敌一般。

古浪见状说道:“不是琴先生所传就罢,石兄何必如此愤怒?”

石明松的怒气,仍然未能平息,他咆哮着说道:“以后你在我面前少提琴先生!”

古浪不禁有些不悦,说道:“石兄,你年纪轻轻,为人却是如此怪异,真使小弟不解!”

古浪话才说完,突听屋外一个苍老的声音接口道:“孩子!这多年了,你那怨愤之气,还未消灭么?”

古浪及石明松闻声同时一惊,二人不约而向地双双一晃身子,由小门之中抢出屋外。

静静的黑夜之中,并没有一个人影,古浪提高了声音,说道:“什么人?”

未见有人回答,古浪正要再次喝问,石明松突然低声说道:“不必问了,此人我认识!”

古浪心中甚是诧异,石明松又道:“就在前面大树之上,难道你看不见么?”

古浪连忙举目望去,只见五丈以外,有一株半枯的大树,这是这座土丘上,惟一的一棵树。

在树杆之上,坐着一个白衣老人,由于光线太暗,只看见他一头白发,面貌却是一些也看不清楚。

古浪大为惊讶,注目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老人没有立即答话,向古浪挥了挥手,古浪只觉一股莫大的劲风,扑面而至,不禁大吃一惊,连忙向旁闪开。

老人以不耐烦的声音说道:“没有你的事!我是来找我儿子的!”

古浪惊诧万分,望着石明松,忖道:“原来他有父亲,为何还要如此感伤身世呢?”

只听石明松说道:“老先生,你恐怕认错了,我乃是无父之人!”

那老人发出一声长笑,说道:“孩子,人生天地之间,焉能没有父母……”

话未说完,石明松已然怒喝道:“老先生,你我素不相识,若再戏言,恕我要无礼了!”

古浪在一旁看着,心中好生不解,忖道:“这是怎么回事?世上岂有强认儿子之理?”

老人听了石明松的话,沉默了一下,最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千里迢迢跟你到此,一路上诸般照料,难道你的心是铁石铸成的不成?”

石明松的脸,依然不带一丝感情,他冷冷地说道:“你不必多说了,多说也是枉费口舌!”

老人的身子,在树枝上动了一下,说道:“你……你以为我不忍向你下手?”

石明松一言不发,倒背着手,目光射向远方,对老人所说的话,好似没有听见一样。

古浪很想问他两句,见状也问不出口来,不料那老人突然对他说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古浪仰起了头,说道:“我叫古浪,你是什么人?”

老人把古浪的名字,低声地念了一遍,说道:“我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名字做什么?”

古浪心想:“怎么这些老人,都是这般古怪?”

老人接着又说道:“古浪,这是我们的家务事,你在此多有不便,还是赶快离开吧!”

古浪甚是不悦,说道:“我才来不久,还有些话要与石兄交谈,你凭何赶我走?”

老人大怒,提高了嗓子叱道:“快走!不要惹我生气!”

古浪也是烈性之人,闻言不禁更气,说道:“你们若是父子,他为何不认识你?”

老人听了这话,立时暴怒起来,叱道:“大胆的小子!如果你再不离开,我可要教你吃些苦头了!”

古浪不禁大怒,正要反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一代盟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笔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