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笔春秋》

第05章 风云人物

作者:萧逸

古浪在“达木寺”大殿之内,突然发觉失去童石红的下落,心中甚是奇怪,由于“观音”像的晃动,使他明白殿中来了外人。

他躲到“观音”像之后,不一会的工夫,果然由一尊罗汉像后,探出半个人头来。

他手中早已扣了一把石子,当时抖手打去,同时喝道:“我看你出不出来!”

飞蝗石带起凌厉的破空之声,流星一般,向那半个人头打去!

那人头向后一缩,几枚飞蝗石顿时落了空,打在墙壁上,发出一片声响,震下了阵阵尘埃。

就在飞蝗石出手之后,古浪已经闪电般的由观音像后闪了出来,身子一晃,扑向那尊罗汉像。

但是当古浪才到了罗汉像旁边,耳旁似听一阵风声,再转到罗汉像后面一看,空空洞洞,那人早已不见了。

古浪好不惊异,忖道:“这人好快身法!”

他心中很是气愤,但是敌暗我明,却是无可奈何。

环顾这间大殿,除了些佛像之外,别无藏身之处,心中不禁想到:“我且把这些佛像都扳倒,看你何处藏身!”

想到这里,立时顺手把那尊罗汉像搬起,平放在地上。

接着,又把其余的十几个罗汉像,完全放平下来。

奇怪的是,仍没有一个人影,既看不见那暗中隐匿之人,也见不到童石红。

现在,只剩下了如来佛的金身大像了,古浪忖道:“莫非他躲在那后面?”

于是,身形一晃,又扑到了如来佛像旁边,正要探身向后望去,突然一声极大地推门之声传了过来!

古浪吃了一惊,急忙转头望去,只见一个伛偻的背影,双手托着童石红,由殿门口飞快地扑了出去,一闪而逝。

古浪不禁惊怒交加,大喝一声:“匹夫!哪里走?”

他急怒之下,身如一阵狂风似地扑了过去,当他逼近殿门时,那人早已越出庙墙。

古浪怒火烧天,“砰”地一脚把殿门踢开,身子一闪来到院中。

他毫不停留,脚下点了一点,身如怪鸟一般,就上了墙头,细雨之下,向前望去。

风雨交加,草木呼啸,“哈拉湖”水被细雨打出了千环万线,那人早已去得毫无影踪。

古浪气得顿足而叹,自语道:“罢了!我古浪自诩为少年奇人,想不到来到‘哈拉湖’后,竟是连番受挫!”

他才说到这里,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起自身后,说道:“不要紧,师父为你出气!”

古浪回头一望,见是哈门陀,正要询问,哈门陀已经接着说道:“他跑不了的,回头我擒回来由你发落!”

说罢,身子一晃,一阵风似地向山下落去,古浪连说一句也没来得及,连忙追了下去!

哈门陀的身法快速已极,古浪拚命地追,却是赶他不上。

哈门陀回过头来,低声叱道:“你别跟着我,以免打草惊蛇!”

古浪虽在担心童石红的安危,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停下脚步,忖道:“有哈门陀出手,总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哈门陀几个闪身,已经到了山下,古浪再望时,已经失去了他的影踪。

过了一会,远方似乎传来几声轻微地喝叱之声,古浪很想赶下去看看,可是想到哈门陀脾气古怪,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大约半盏茶的时间,山下的喝叱之声,已经停止了,古浪正在焦心地等待结果,突听树梢一阵轻响,紧接着一条庞大的身影自天而降。

古浪大吃一惊,双掌一错,便自闪开!

可是那条人影,有如一阵怪风似的,紧迫着古浪的身形扑了过来。

古浪大喝一声,丹田之气猛提,双掌倏然自胸前推出,“莲子吐心”,带着一股极大的劲力,向来人前胸猛击过去!

但是仍然落了空,那人像是一只苍鹰般,已飘到了他的身后。

古浪一慌,左旁已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徒儿莫惊!是我!”

古浪闻言不禁惊喜交集,已见一个瘦弱的老人转到了面前,正是阿难子。

阿难子面容严肃,向山下望了一眼,对古浪说道:“随我来!”

说罢身子一晃,已然到了林中,古浪连忙跟了进去。

阿难子一阵急走,来到丛林深处,停下脚步,回身说道:“古浪,我还有些事嘱咐你!”

古浪能够再次见到阿难子,高兴非常,拉住了他的手,说道:“师父,可是你把童姑娘带走的?”

阿难子不回答他的话,说道:“明日开始,便是群雄毕集,夺取‘春秋笔’的时候,我还有些重要的事必须告诉你。”

古浪见他说得如此严重,连忙说道:“师父有事请吩咐!”

阿难子却又突然沉吟起来,目光望着远方,似在沉思,古浪颇为奇怪,说道:“师父,你有什么心事?”

阿难子的目光回到了古浪身上,半晌说道:“我在想,我交给你的担子太重了!”

阿难子突然说出这种话来,古浪更感惊异,但是也感到很惶恐,怔怔地望着他,不知说些什么好。

阿难子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似乎要把古浪看透,半晌才又道:“我在想,我如此草率地把‘春秋笔’托付给你,给你留下了一生的危难,或许太不公平了。”

古浪惑然说道:“师父,能够得到‘春秋笔’,是旷世的仙缘,我不怕什么危难!”

阿难子点点头,说道:“话虽如此,可是你这一生在江湖中,恐怕是不得安宁了!”

古浪昂然说道:“师父放心!只要是维护正义,我古浪是不惧任何艰险,不怕任何牺牲的!”

古浪语气坚定,态度诚恳,阿难子很高兴地点了点头,说道:“你有这等志向就好,我现在抽出时间来找你,就是要告诉你一消息,明日一早,大批的江湖客都要赶来了。”

古浪还没来得及开口,阿难子已经接着说道:“这一次来的人数虽然不多,但都是厉害的人物,你的处境至为危险,在他们这些老家伙面前,可是一点破绽也不能露出,否则我交给你的任务,就很难完成了。”

他说到这里,引颈四望,古浪正要接口,他又说道:“哈门陀快回来了,我没有多少时间耽搁,现在我交给你一件信物,万不可遗失!”

他说着,由大袖之中,取出了一个红色透明的圆珠子,用三指夹着,扬了起来,说道:“我留下信,要你去见一个异人,若是没有这个信物还是不成的。”

古浪举目望去,只见那粒珠子通体透明,红光照人,在珠子之上,刻着一朵金色的梅花,美丽无俦。

阿难子又接着说道:“这类珠子,一共有二十八粒,流传到外面的,只有这一粒,以后你去见那人的时候,若是没有这粒珠子,必然有很多麻烦!”

他说着把珠子递了过来,古浪谨慎地接过,忍不住问道:“师父,这珠子的主人到底住在什么地方呢?”

阿难子微笑摇头,说道:“这人的详细情形,我都已写在信上,你以后自然会知道……”

他说到这里,又引颈向山下看去,接着说道:“哈门陀上来了,我也该走了!”

古浪正要多问他两句,但是阿难子已经像一阵风似地走了。

古浪向他的去处了望,已是杳如黄鹤,不禁深深感叹,自语道:“真是奇人如风啊!”

他正在感叹,身后传来脚步之声,回身一看,哈门陀满面怒容地走了上来。

古浪迎上前问道:“怎么样了?”

哈门陀面罩寒霜,挥了挥手,说道:“不必多问,随我回庙去!”

看这情形,古浪知道他是没有把童石红追回,童石红准是被阿难子带走了,所以古浪也就不再为她担心了。

但是他却想不透,如果是阿难子把童石红带走,为什么不向自己说明呢?

古浪才想到这里,哈门陀已经回头叱道:“还不走?在这里发什么呆!”

古浪心中很是不悦,嘴上答应了一声,心中忖道:“他一定在山下吃了亏了!”

哈门陀怒气冲冲地向上疾走,虽然未见他纵跃,但是行动如飞,古浪连忙紧紧追了上去。

不一会的工夫,就回到了庙中,古浪知他不悦,所以也不提刚才的事。

哈门陀突然转身面对他,沉声说道:“明天就要开始了,你可不要再给我找麻烦了!”

古浪有些不服,哈门陀又接着道:“以后要是那个姓童的女孩再来,你少答理她,知道了么?”

古浪忍着怒气,点了点头,哈门陀又道:“可惜我没有足够的时间传你武艺,现在时不我予,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了,明天一早你不要离我寸步,知道了么?”

古浪到现在为止,还弄不太清哈门陀的用意,但是因为有阿难子的嘱咐,仍然连声地答应下来。

哈门陀又道:“若是没有我的吩咐或暗示,你绝不可轻举妄动!”

古浪点头道:“我知道了!”

这一夜,古浪处在极度的紧张和兴奋之中。

明天一早,将有一群江湖上极厉害的老人,到“达木寺”来争夺“春秋笔”——而这只笔现在正在他的怀里。

哈门陀一直在古浪耳旁烦絮不已,半夜方休,古浪唯唯诺诺,只知道他嘱咐自己不可妄动,一切要听命于他。

翌晨,蒙蒙细雨居然停了,更怪的是,天边竟挂上了一轮旭日,金红色的阳光,照耀着被雨水新洗的山林、庙宇,景色焕然如新。

古浪一大早起来,赶到前面禅房,却找不到哈门陀,他室中的物件,均已全部不见,好像已经离去。

古浪心中颇为诧异,走到庙门口,望着新洗无尘的石阶,一直通下山去,“哈拉湖”碧如古玉,如此美景,令人心旷神恰。

这一刹那,古浪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他忖道:“这些江湖上的人,为什么不享清福,而要互相争杀呢?”

古浪想着,不禁探手入怀,摸着那只春秋笔,心中想道:“眼前就有一大群人为了这‘春秋笔’,要拚死拚活了……”

才想到这里,突听身后一声沉深的咳嗽之声。

古浪吓了一大跳,急忙跳开一步,下意识地、用手紧紧地握着怀中的“春秋笔”。

回头一看,原来是哈门陀,古浪受了一场虚惊,不禁暗笑自己庸人自扰。

哈门陀一双凹目闪闪发亮,说道:“你为何如此紧张?”

古浪嘘了一口气,笑道:“我当是来了暗袭的人呢!”

哈门陀点了点头,说道:“嗯,能够提高警觉最好,你的手放在口袋中,莫非要取什么厉害的暗器?”

古浪心中一惊,极力地镇定着,说道:“我……我只是想取出金钱镖防范一二……”

哈门陀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在他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表情。

古浪心中暗自戒备着,他仿佛感觉到,哈门陀已经渐渐地疑心自己了。

哈门陀走进庙门之后,说道:“他们就快来了,如果有人问你,不可说我在此!”

古浪答应一声,哈门陀又道:“这一次聚会并无主人,来的人也都很怪异,如果他们不来找你,可以不必理会,我随时在你身旁,必要的时候自会出现!”

说完之后,施施然地向庙后走去,古浪虽然一肚子疑惑,但是他知道问也问不出结果,所以也不再追问。

霎时间哈门陀已经去得无影无踪,偌大的一座古庙,只剩下了古浪一个人。

他极力地平抑着自己紧张的情绪,等待着那一群古怪老人的到临。

旭日高升,但是仍然冷嗖嗖的,古浪等得有点不耐,不知道究竟有些什么人物要来,更惦念着阿难子的安危和日后自己的重任。

对于一切都感到惶惑和不解,空山古寺,更令人有一种如梦的感觉。

古浪正在痴想之际,突见山下一团灰影,如箭矢般地射了上来。

他心不禁一惊,忖道:“果然有人来了!”

一念未毕,那人已上来了十余丈,由于相隔尚远,古浪看不清他的面貌,但却被他的出奇的身手所震惊,暗自想道:“此人的功夫真高!”

这一瞬间,那人又上来了十数丈,肥大的衣衫,随风飘摇,活似一只巨大的蝴蝶。

古浪已可看清他的面貌了,只见他身子瘦小,头部奇大,双目深深地凹了进去,发出炯炯的光芒。

他穿着一件葛黄色的道袍,或许是头发过于稀少,所以光秃秃的,像是个和尚。

古浪心中一动,立时想起了那十几具石人中,有这么一个人物,名叫娄弓,他所擅长的功夫是“万手琵琶”。

就在古浪惊异不定的当儿,娄弓已经爬上了山坡,站在庙门外。

他用手摸着满是皱纹,却无胡须的下巴,抬起一双老鹰般的眼睛,望着“达木寺”三个大字的横匾。

古浪心中暗想:“这人长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风云人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笔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