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笔春秋》

第06章 春秋战史

作者:萧逸

古浪回到自己房中,发现诸物都被移动过,心中大为奇怪,忖道:“会是什么人来翻我的东西呢?”

正思忖间,门外突然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之声,古浪心中一动,沉声喝道:“什么人?”

门外急促的敲门声立时停住了,但却改为以指轻弹,发出哕哕音响。

古浪很是诧异,说道:“到底是谁?”

说着伸手拉开了房门,只见童石红在门外,面上满是焦急之色。

古浪想不到童石红会来找自己,说道:“啊……童姑娘,找我有什么事么?”

童石红闪身进入房内,说道:“你快关上房门,我有话告诉你!”

古浪感到有些不便,正犹豫之际,童石红已经把房门推上,状甚神秘。

看到这种情形,古浪不禁更是诧异,说道:“童姑娘,你这么紧急,莫非发生了什么事不成?”

童石红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不能耽误太久,只告诉你一件事情,明天起你自己要多加小心,弄不好就有杀身大祸!”

童石红没头没脑地说了这几句话,把古浪弄得一头雾水,说道:“童姑娘,这话怎么说?”

童石红这时稍微平静下来,但是仍显得有些顾忌,她含糊地说道:“你不必问这么多,明天你特别小心就是了。”

古浪追问道:“姑娘,你要是不说清楚些,岂不有存心吓我之嫌么?”

童石红摇了摇手,说道:“我来此只能告诉你这句话,别的我也不知道!”

她说罢便要推门离去,但是古浪很快拦住了她,说道:“姑娘!你若是不说清楚,只怕我会辜负你的好意呢!”

童石红无可奈何,顿了一顿,说道:“好!我就多告诉你一句:小心这一群老人!”

说完之后,她从古浪身旁掠过,一伸手推开了房门,闪身而出,飞快地向前院奔去。

古浪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心中惊诧万分,这一群老人都是为春秋笔而来,为何要加害于我?莫非他们已经知道了春秋笔的下落?

想到这里,古浪不禁一阵心跳,他意识到,这支春秋笔,已经给他带来了麻烦。

童石红的匆匆赶来送讯,也使古浪疑惑不定,这个姑娘的本意真是使人难测啊!

古浪想了一想,突然想道:“童石红怎么会知道?必定是况红居也有害我之意!”

想着,古浪不禁怒气填胸,他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况红居,以至三番两次地要加害自己。

古浪靠在床头上,室外静悄悄的,偌大一座古庙,像是没有一个人,那一群老人,一个也不见,不知到何处去了。

他不停地思索,由于并不知人家将如何谋算自己,所以也想不出什么应付的办法。

过了一阵,古浪已快入睡,突然一阵阵掌风交击之声由后面传了过来。

古浪立时惊醒,挺身而起,他连门都来不及开,就由窗口跃了出去。

出了窗口,便是后院天井,那阵阵掌风,便是由后院一隅传来。

古浪放轻了脚步,循着发声之处,慢慢地走了过去,似见墙外树木枝叶微显晃动。

古浪心中忖道:“什么人会在这里动手?”

他掩住身形,慢慢地向前欺过去。

一直到了院墙根下,才见二人在院墙之外,激烈地拚斗着。

古浪隐在一株树后,仔细一看,原来是石明松和琴先生在动手!

这真大出古浪意料,琴先生怎么会与石明松动上了手?

这时琴先生大袖一摆,人已飞出了三丈以外,笑吟吟地说道:“孩子!你武艺也高了,胆子大了,再过些年,只怕我真不是你的对手了!”

石明松静立不语,双手抚着胸,不住地喘息,好似疲累异常。

琴先生又接着说道:“我对你多年教诲,恩重如山,想不到为了几句谣言,你便立时反目成仇,真令人寒心,唉……”

他说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石明松仍是一言不发,脸上的表情非常沉痛,眸子发出了冷涩的光芒,注视着琴先生。

琴先生摇了摇头,接着道:“孩子,你以为得了春秋笔,学成春秋笔法就可置我于死地么?你错了!”

石明松的目光闪动了一下,嘴chún微动,但是并没有发出声音来。

琴先生又道:“春秋笔法,虽然是江湖上不传之秘,可置任何人于死命,但我却有自保之法!”

听了这话,石明松睁大了眼睛,目光闪动,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古浪不太了解琴先生的意思,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有何恩怨,正思忖间,琴先生又道:“古浪,你出来一谈!”

古浪心中一惊,便走了出去,向石明松拱了一下手,说道:“二位又有什么争执?”

石明松只向他点点头,仍是一言不发,琴先生用手摸着下颔,微笑道:“古浪,听说春秋笔已经不在阿难子的手中了,你可知道?”

古浪极力镇定着,说道:“啊,有这等事?这么说,春秋笔是在你这里了?”

琴先生微微一笑,说道:“你倒很会说笑话,春秋笔在我手,我焉会再来此处?”

古浪淡淡地说道:“反正我此来并非为春秋笔,这事与我无关。”

琴先生冷笑一声,对石明松说道:“松儿,我们到别处去谈那末了之事吧!”

石明松沉默了半晌,这才点了点头,以低沉的声音说道:“好的!”

说过之后,身形一晃,扑上了后山,再几个纵身,已经消失不见。

琴先生扭过头来,对古浪说道:“我们明天再谈!”

说完也几个纵身,立时无踪。

古浪因为弄不清楚他们之间究竟有何恩怨,有心想跟去看个明白,但他们此举分明是为了避开自己,只好忍了下来。

他在后院徘徊了一阵,也就回房休息。

古浪方一进房,不禁惊喜交集,原来阿难子竟端端正正地坐在床头。

古浪立时掩上了房门,翻身就要跪倒,却被阿难子伸手拦住,说道:“不必多礼,我最后有几句话交待你!”

古浪压低了声音,说道:“师父,哈门陀还在暗中监视着我……”

话未说完,阿难子已笑道:“不要紧,我已经把他调走了。”

古浪这才放心,说道:“师父,我有好多话要问你!”

阿难子笑道:“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问,可是我已没有很多时间与你细谈,现在先听我说!”

古浪只得按下性子,坐在一旁,阿难子说道:“我知道,你最想知道的是,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来抢春秋笔,为什么春秋笔在江湖上被目为第一至宝?它到底有什么作用?”

古浪连连点着头,说道:“是的!是的!”

阿难子接口道:“春秋笔之所以扬名天下,主要是由于江湖中正派人物,把它奉为金科玉律。”

阿难子说到这里,顿了顿,接着说道:“在二百年前,江湖上的三大盟主,为了惩治不法之徒,联合所创这套‘春秋笔法’,他们各人倾其所学,融会贯通,费了三年的时间,才把这套笔法创成!”

古浪啊了一声,说道:“那三位高人是谁呀?”

阿难子微一思索,说道:“谈起这三个人你一定也听说过,就是沈燕山、单梦古、施沁。”

对于这三人,古浪确曾在传闻中听说过。

阿难子又接着道:“这三个人,每一个都是江湖中不可一世的人物,他们三人联合研究出的这套笔法,自是天下无敌了!”

古浪问道:“后来呢?”

阿难子道:“他们研究好了笔法之后,特往衡山,请出天下铸兵之祖金老寿,费了一年的时间,铸造出这支‘春秋笔’来。”

古浪不禁暗自咋舌,阿难子接着说道:“春秋笔造好之后,他们三人各执往江湖行道一年,三年之后,春秋笔声名大噪,成为江湖第一神兵!”

古浪这才知道春秋笔出世历史,神往不已。

阿难子白色的眉毛松了,回忆着说道:“在春秋笔声名大噪之后,不但一般黑道人物闻之丧胆,就连一些守身不严的正派人物也惶恐终日,因为春秋笔把一切罪恶都记下了,情形严重的,立时由春秋笔主人处死,情形轻微的,也由执笔人予以适当处分!”

古浪心中很感敬佩,但也感觉这是一件很不容易执行的任务。

阿难子接道:“五年之中,被他们惩治的不肖之徒,至少有三十以上,于是春秋笔威信确立,成了江湖第一信物,所过之处,无人不服!”

古浪睁大了眼睛,问道:“后来呢?”

阿难子把身子向后仰了仰,说道:“那时三老年纪已经很大了,于是决定选出一人继承春秋笔,行道江湖,最初决定在三人后裔中选出一人,后又决定由江湖中挑选,结果选中的是时村,也就是春秋笔第一代笔主!”

古浪诧异地问道:“春秋笔二十年转手一次,到现在怎么才换了五个人呢?”

阿难子点点头,说道:“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这个规矩,传到第三代笔主,才定下这个规矩,每隔二十年就要另传一人。

春秋笔历代笔主,遍查天下恶人恶事,一一记下,集成一本恶名录,然后依照名录,分别惩戒,就是天下一流高手也不敢不惧,因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在春秋笔法十招内逃生!”

古浪闻言好不吃惊,忖道:“春秋笔法竟有这等声势!”

阿难子又接着说道:“春秋笔传到我手之后,由于我笃信佛教,不愿伤生,所以上代笔主留下的名录,我还有一半的人未作惩治呢!”

阿难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现在这个责任就落在你的身上了,你接掌了春秋笔之后,要代我执行未完的任务。”

古浪问道:“可是你未将名单留给我。”

阿难子笑道:“名单当然不会放在身上,我把它留在一处地方,留给你的信上已写明,以后你自然会知道。”

古浪又问道:“我还是不太明白,这些江湖上的人,争夺春秋笔有什么用处呢?”

这时院外似有轻声,阿难子把窗门推开一些,向外望了望,古浪低声说道:“有人来了么?”

阿难子摇了摇头,又道:“春秋笔有一个规定,每五年接受较技一次,若有人可以在春秋笔下走过十招,则其名可由恶名录上消除,所以每隔五年,便有不少江湖强人追踪此事,有的根本没有罪行,只是不服气,想见识一下春秋笔法。”

古浪这才有些明白,说道:“原来他们为此而来!”

阿难子笑道:“还不止此!春秋笔第三代笔主之妻桑九娘,通晓春秋笔法,但她已退隐多年,不理江湖之事,有些人为了与我为敌,都去向她求教,桑九娘却向他们说:‘若要我传授春秋笔法’,除非执春秋笔来见我!”

“所以江湖群雄,想尽了办法,想把春秋笔弄到手,然后去求桑九娘传授笔法,如果成功,他们就可以在江湖上为所慾为了!”

古浪这才恍然,说道:“啊!原来如此!”

阿难子点头道:“桑九娘就是我的师母,这次传笔与你,因为时间紧迫,不能亲自传你笔法,所以明日事毕,你要执信去见桑九娘,以春秋笔为证,她一定会传授予你,不过她脾气过于古怪,要经过不少波折呢!”

阿难子说到这里,站起身子,接道:“这是江湖群雄夺取春秋笔的重要原因,此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因素,我都写在信上了,以后你可以详阅,本来这些我不愿这么早告诉你,可是你如此着急,我只得提前告诉你了。”

古浪思索了一下,说道:“他们谋夺春秋笔都是为了任意胡为?”

阿难子笑道:“再正派的人,在气盛之余,也难免作些不当之事,不过江湖上无人敢予评断罢了,但是春秋笔却不放过,正因为如此,才不辜负‘春秋’之名,也正因为如此,江湖上不分正邪,都慾得之而后安。”

古浪点头道:“我知道了,可是春秋笔法真是天下无敌么?”

阿难子笑道:“自然!否则春秋笔还有什么权威?”

他说到这里,双目一闪,压低声音说道:“小心哈门陀、琴先生二人,我要走了!”

话才说完,房外哈门陀的声音已传了过来:“浪儿在房内么?”

古浪大惊,脱口答道:“我……在!”

房门推开,哈门陀一闪入内,古浪心中暗喊:“糟糕!他们碰上了!”

但是大出古浪意料之外,阿难子早已无影无踪,窗户还是原样,竟不知他是怎么出去的。

古浪好不骇然,忖道:“师父真是神人,他由窗户出去,竟连哈门陀都没有发现!”

哈门陀进房之后,说道:“你今天的表现还不错,尤其是你佯称与阿难子有仇,使他们对你减少了疑心,这对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春秋战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笔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