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笔春秋》

第09章 一夜风雨

作者:萧逸

古浪由那病老人的房间中走出来,房外雷雨正殷,他正思索着这个病老人的行径来历,一个白发老人突然扑了过来,他骤见之下,为之大吃一惊!

那白发老人用低哑的声音说道:“古浪,算帐的时候到了!”

这时正巧天空闪过一道电光,古浪看清了来人,不禁脱口说道:“你?况婆婆!”

来人正是况红居,她浑身透湿,头上包着一块油布,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冷冷地说道:“不错,是我。难道你不知道我会来找你?”

古浪心中很是不悦,说道:“你找我做什么?”

况红居冷冷一笑道:“我只问你一句话,如果你能老实地回答我,我绝不为难你。”

古浪暗下忖道:“必然又是为了春秋笔的事。”

心中想着,嘴上说道:“什么事你快说吧!”

况红居道:“在‘达木寺’,你想夺取阿难子胸前的枯树枝,竟然出手如风,我问你,你哪里来的这身功夫?”

古浪冷冷说道:“练出来的!”

况红居大怒道:“哈哈!小子好一张利口!凭你练得这么一身功夫么?你快把实话告诉我,可是有人在暗中助你?”

古浪强忍着气说道:“我在青海无亲无故,谁会助我?”

况红居点了点头,说道:“那么你的功夫可与江湖一流人物抗衡!可是我却不信凭你竟能把莫云彤震退!”

古浪淡然道:“但你已经亲眼看见过事实了!”

况红居怒道:“好狂的小子,如此说来,我可得要试你一试!”

古浪暗吃一惊,他知道这群老人,虽然在阿难子面前不堪一击,但是在江湖之中,却无一不是顶尖的人物。

他心中忖道:“现在哈门陀不可能在暗中助我,我败在她手中本倒无所谓,只那样一来,她就更要纠缠不清了!”

才想到这里,况红居已然说道:“怎么样?你可肯赐教一二?”

古浪道:“我真奇怪!你们都是江湖上成名的人物,为何一再纠缠于我?”

古浪说着话,心中暗思对策,他把说话的声音提得很高,希望能让石明松听见,多少给况红居增加一些困扰和疑惑。

但是石明松毫无动静,或许是因为雨声太大,或许是他已睡熟了,古浪心中暗暗气愤。况红居听了古浪的话,微微一笑,说道:“那些老家伙我自然也不会放过,不过我愿意先与你过几手,如果你能在我手下走过十招,你的声名即可大噪,同时我也就相信你了!”

古浪见她说得如此狂妄,心中好不愤怒,而且在这种情形下,他也无选择的余地,只得说道:“好吧!既然你一定要逼我动手,我也只好奉陪了!”

况红居哈哈笑道:“对!这才是江湖男儿的本色!你不必害怕,我与你无冤无仇,只不过想测验你的功力而已。”

古浪寻思道:“不知童石红来了没有?若是有她在身旁,事情也许会好些!”

况红居毫无所忌地走到院中,倾盆大雨立时把她淋了个透湿。

她向古浪招了招手,说道:“孩子!快来吧!”

古浪强忍着怒气,暗骂道:“他妈的!这种女人真是少见!”

无可奈何之下,古浪正想尽力一拚,忽然,房中的病老人丁讶发出了一声深沉悲怆的长叹!

这一声长叹,立时惊动了况红居,她身子一晃,来到檐下,沉声道:“房中什么人?”

古浪答道:“一个投宿的病人,不相干的。”

况红居略为沉吟,说道:“哪有这么巧的事?我进去看看!”

说着她由古浪身旁掠过,推开了房门,古浪也跟了进去。

丁讶和衣靠在炕头,一双干瘦的手捂着胸口,虽然脸色比刚才好多了,但是昏暗的灯光下,看来仍然给人一种恐怖之感。

况红居及古浪来到房中,惊动了他,他略为转过头来,睁开无力的双眼,望见了况红居,似乎显得很惊讶。

他用手撑着把身子坐高了些,说道:“这位老婆婆是……”

话未说完,况红居已然抢着说道:“你别管我是谁,先告诉我你叫什么?”

丁讶被她问得一愕,旋即答道:“我姓丁。”

况红居以极短的时间思索了一下,在她的记意中,江湖上老一辈人物中,没有什么姓丁的高手。

这时她的脸色缓和了些,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丁讶无力地答道:“生病!”

古浪闻言几乎要笑出来,暗忖:“问得妙,答得也妙!”

况红居说道:“在这里生病?这是什么话!告诉我,你害的是什么病?”

丁讶摇了摇头,说道:“不要紧,只是旧病复发。”

况红居又仔细地看了他一阵,觉得无甚可疑,这才回身对古浪说道:“好了,我们去办我们的事吧!”

说到这里,又回头对丁讶说道;“我们要在院里练练功夫,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准下床,知道么?”

丁讶柔声说道:“你看我这样子下得了床么?”

古浪这时忽然心中一动,因为他发现丁讶的面色,比起刚才初醒时又坏了许多,他忖道;“莫非他的病情又恶化了?否则经过我施救,不会如此呀!”

况红居连声催促,把古浪赶出了房,她好似特别喜欢淋雨似的,立时就又站到雨地中,尖声道:“快呀!”

古浪心中很是愤怒,忖道:“就算没有人暗中相助,难道我倾一身所学,还接不下你十招不成?”

想到这里,立时大步走了过去,如注的雨水,打在了古浪的身上,强风迫面,吹得他眼目难开。

况红居站在五尺以外,活像一个幽灵,她连声地催促道:“快些!你先进招!”

古浪不再说话,双掌一错,身形疾进,右掌推出,直按况红居天庭!

况红居待他手掌离自己面门不到两寸时,这才把头一甩,身子也随着这一甩之势,转到了古浪的右侧,尖声叫道:“注意‘肩井穴’!”

由她动手的情形看来,她根本不把古浪看在眼中,所以每次出击,都先警告对方。

她身手真是快极,古浪刚发现人影消失,语声未歇,自己左肩已有一股劲力逼来!

古浪猛然把身子一挫,况红居的右掌闪电划过,古浪大喝一声,双掌齐下,右掌猛斩况红居手腕,左掌直到况红居“眉心穴”。

这一招两式,也是神速万分,颇出况红居意料之外,她“咦”了一声,右掌猛然收回,头向后扬,左手二指反向古浪的左腕钳来。

她每出一招,劲力都大得出奇,古浪这才知道,她的功力远在娄弓之上。

古浪狠狠地咬着牙,把发出的左掌收了回来,但是还没来得及换招,况红居第二招又已接踵而至。

她身如一只大蝙蝠般扑了过来,双袖的雨水甩出了老远,一双枯瘦的手掌在黑夜中发出了惨白色,看来很是恐怖。

就在古浪微微错愕之际,况红居的一双手掌已距离他不到半尺。

古浪已然感到一股出奇的劲力涌到,他原是尽量避免与她对掌,因为他自知双方的功力相差得太多。

但是况红居却存心非与他对掌不可,所以出手不到三招,便以这等雷霆之势逼了过来。

古浪无可奈何,咬紧着牙关,双掌一并,迎着况红居的掌势递了出去。

况红居一笑道:“有胆量……”

一言未毕,两人四掌已然相触,雨夜之中,只听得一声大震。

况红居“哟”了一声,一连退后两步!

古浪虽然也退后了几步,但是一件意外的事,却震动了他!

原来他双掌才出之时,便觉得有一股极大的潜力,传到了自己的身上,使得自己的掌力陡增了许多。

这情形就如同在“达木寺”中,哈门陀暗中相助一般。

古浪心中惊疑已极,忖道:“啊……哈门陀果然跟了来!”

想到哈门陀,他的一颗心立时就猛烈地跳了起来,因为他觉得,哈门陀在这些老人中,比任何一个都要来得可怕而难于应付。

况红居怔了半晌才说道:“好小子!料不到你真有这身功夫,算我况红居把你小看了!”

古浪还在极度地惊惧之中,俊目回盼,并没有发现什么异象。

这时二人都停止了谈话,黑暗中,只有丁讶低弱地呻吟,不时地由房中传出来。

况红居接着说道:“好!如此一来,我倒要与你见个真章了。快动手吧!”

古浪闻言立时冷静下来,忖道:“有哈门陀在暗中相助,我还怕她何来?可是,驱走了况红居之后,留下的哈门陀,岂不更加麻烦?”

况红居似乎非常地急躁,她尖叫一声:“再对一掌!”

一言甫毕,双掌再次击出,这一次来势更猛,双掌之力重逾万钧。

这一次古浪却不愿再与她对掌,就在况红居变掌才出之际,他已经以“潜移星辰”的身法,闪到了况红居的身侧。

他右掌闪电递出,“翻天大印”,一股莫大的掌力,向况红居的右肩胛按了过去!

况红居身子一闪,已然闪过一旁,大叫道:“怎么,不敢接我一掌么?”

语声中,双掌如电,又向古浪胸前推到,疾劲的掌力,把漫空暴雨都隔绝了。

古浪一掌落空,便知道况红居必有狠招,所以未等她再次发掌,又已闪向一旁,喝道:“况婆婆,你太厉害了!”

二指向况红居脑后点去,况红居大怒,猛然把身子拧转过来,双掌第四度袭出,喝道:“看你接不接!”

这一掌劲力极大,溅起了一大片雨珠!

这一式来得太惊人,古浪身子来不及撤回,万难闪躲,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又紧咬牙关,提足了丹田之气,疾举双掌迎了上去!

就在他提气进掌的一刹那,一股绵柔之力,又传到了他的背心,丹田一阵发热,双臂也觉得发涨,他不禁吓了一大跳!

他还没来得及思索,双掌已经与况红居接实,一声裂帛大震之后,二人又是各自退后了好几步。

况红居一声长啸,身如狂风一阵转绕,把院中每一个角落都察看过了。

古浪忖道:“莫非她已发现了哈门陀?”

况红后身如怪鸟,一阵转绕之后,身子又跃上房顶,向四下搜视。

古浪心想:“哈门陀若是不想露面,又岂会被你发现?”

况红居在房上看了半晌,最后又落下房来。

这时闪电乍起,古浪见她那副模样,简直就像是个鬼似的,脸上有一种愤恨和怅然若失的感觉。

古浪开口道:“怎么了?况婆婆……”

黑暗中,况红居一双眸子,闪电般射了过来,说道:“你有接我两掌之功,我放你过去了!”

说罢之后,身躯一晃,立时消失在夜暗之中。

她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弄得古浪有些哭笑不得,他怔怔地站在大雨之中忖道:“哈门陀既然暗中助我,他为什么不露面?他到底存着什么心意?”

由于阿难子圆寂之后,哈门陀就始终没有出现过,古浪对此十分惑然,心神不宁,莫测究竟。

这时当空又是一个霹雳,电闪如蛇,雨势更大,古浪顿为惊觉起来。

他走到屋檐下,把门推开了些,只见丁讶身上盖着一条棉被,睡得甚是舒适。

古浪见他没有什么异状,心中稍安,匆匆回到了自己的房中,见石明松也睡得甚是香甜,地上放着一大堆湿衣。

古浪找出了一套干净内衣,把身上的湿衣脱下,见“春秋笔”的盒子湿湿的,不禁大吃一惊,连忙寻了一块干布来擦拭。

那盒子不知是何物所制,擦拭之后干燥如故,里面的遗书也未沾上一丝雨水,古浪这才放了心。

他把身子擦干,把“春秋笔”盒子紧紧地扎在胸前,穿上干衣。

所幸石明松沉睡如死,故尔古浪的一切行动可以无忌,他穿好了衣服之后,也就上炕安歇。

大雨如注,雷声殷殷,古浪过于乏累,不一会的工夫就进入了梦乡。

待他醒来之时,天光早已大亮,可是暴雨仍旧,一点也没有减小。

他翻了个身,见石明松已然不在,不禁忖道:“我怎会又睡这么死!”

他用手摸了摸腹前的“春秋笔”,依然还在,便翻身爬起,换了一套干净的紧身外衣裤。

古浪下炕之后,这才发觉地上的湿衣已经不见,心中忖道:“莫非石明松去洗衣服了?”

他想想也觉好笑,自从他得了春秋笔之后,这些人便一直跟着他,就好像他们认定了“春秋笔”在他身上似的。

古浪洗漱已毕,石明松赤着脚,裤管卷得高高的,手中打了一把大伞,冒雨而来。

入房之后,把腋下一堆干净衣服取出,放在炕上,说道:“昨天你与那个老病人怎么谈那么久,谈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一夜风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笔春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