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虹》

第11章 正邪存一念,仙侣动干戈

作者:萧逸

“玄都仙子”郭彩云这时似乎内心在作一个很为难的抉择,她终于咬了一下牙齿道:“我要你把他暂时放出来一下,你听不听?”

“我……”

沈雁容想了想,点点头道:“弟子但凭吩咐!”

“玄都仙子”郭彩云点点头笑道:“这才像我的徒弟,我这个人做事一向如此,敢做敢为。当然,这个人一旦出去,只怕无人可以收拾,我的意思只是要他暂时出来透透气儿,略为给点颜色给尉迟兄妹瞧瞧,别以为他们尉迟一家当真是天下无敌!”

沈雁容秀外慧中,本来是冰雪聪明之人。

这时她听了郭彩云的话,很快在脑子里打了个转儿,兹事体大,她尚要三思而行。

郭彩云一笑道:“怎么,小妮子害怕了?”

沈雁容深深垂下头来道:“仙姑交代,弟子不敢不遵,只是这样,岂不是要惹出一番祸害?”

郭彩云冷冷笑道:“这一点我早已想过了,你用不着紧张,我既然敢叫你这么做,就自然有收拾残局的办法,尉迟丫头鬼灵精一个,你更是用不着为她担心。”

沈雁容忽然目含痛泪道:“前听尉迟姊姊说过,我爹爹他老人家,只怕……”

郭彩云不待她说完,冷笑插口道:“她一个鬼丫头能知道多少?”

说时眸子向着一旁的沈海月看了一眼,冷冷地道:

“你这个人心术虽说不正,倒也没什么大恶,否则我是不会管你闲事的!”

沈海月面红耳赤地垂下头来,轻轻叹息不语!

“你也用不着气馁!”

郭彩云冷笑道:“按说你这般年岁了,尚能有如此向道之心,实在已是不容易,再者外子欠了你一笔人情,虽然他有点怕麻烦,可是却也不能不问!”

说到“欠人情”之事,沈海月可就有点糊涂了,怎么也想不起无相居士何时欠下自己这番情!心情一阵子狂喜,脸上也就无形中带了出来!

“玄都仙子”郭彩云道:“你也且莫先高兴,我可是先告诉你,尉迟兄妹那一家人可不是好招惹的,别人不说,只他们家那个苍须奴,就不好对付。当然,这件事既然我已经插了手,就不能让你们太吃人家的亏!”

说时,她即由身上取出一个扁扁的绿色玉盒,那玉盒大小就像是一个人化妆用的粉盒子一般,只是看上去类玉似木,有一种朦朦之感!

“玄都仙子”郭彩云玉手轻按边角上一个凸出的黑点,只听得“喳”的一声轻响,那面绿色玉盒倏地敞了开来!

各人遂见盒子里原来竖立着五面小旗,颜色纯红,每一面大小似牙签般的玲珑,其间飘浮着一片五彩云烟,看上去像是小儿玩具一般!

郭彩云目光望向沈雁容道:“你我虽是初见,总算有缘,这是我用以镇压洞府,间防宵小窥伺的一件宝物,名叫‘彩云幡’,一经施展,妙用无穷。现在暂时借你,返回之后,只须依法施展,当可乱人耳目,尉迟丫头虽心机灵敏,只怕她也不是短时间就能揣透的!”

说完就手递给了沈雁容。

雁容双手接过,直觉出来似乎十分沉重的一个玉盒,谁知道接到手中,竟然轻若无物,深知必是仙家至宝,心里好不高兴。

当下道谢接过!收好身上!

郭彩云一双秋水般的眼睛睇视着她,似乎满怀情意!

她脸上带着微笑,执着雁容一只手道:

“你我实在是有缘份,自第一眼见面我就喜欢你,只是你却……”

说到这里微微一笑,却伸出一根纤纤细指,在雁容眉头上轻轻一划,道:

“眉共春山争秀,可怜长皱……莫将情泪湿花枝,恐花也如人瘦……小妮子!”

她笑着道:“你呀……”

说到这里,把到口的话临时吞住,看了一旁的痛禅与沈海月一眼。

“你二人先回去吧!”

她道:“有什么事我自会交代她的!”

沈海月虽然此行未蒙无相居士授意,微感失望,可是“失之东风,得之桑榆”,总算女儿蒙对方垂青,有了此番造化,实在说也是很难得了。

痛禅大师口喧佛号,合十道:“老袖佛门中人,真不应涉身江湖武林事,奈何事出当年,所料非及,此刻悔无及,至时尚请仙子惠于开释,得渡彼岸是幸!”

郭彩云笑道:“大师目前功力不及,尚还参悟不透,但日后必有所成。我今赐你八字妙挽一副,你自揣摩吧!”

说罢二指由袖内抽出素笺一方,往空一扬飘向痛禅当前,和尚双手接住细看。

帖上写着:“是日少欢如水少鱼!”

痛禅心中一怔,抬头再看对方,一时似懂非懂,实在也忖不出这八个字的真实原意所在,他真想问个究竟,“玄都仙子”郭彩云却似已面有不耐之色。

当时只得合十告退!

沈海月也只得深深一揖,道:“老朽拜谢仙子嘉惠,小女恩承教益,更是无上光采,就此告辞了!”

“玄都仙子”郭彩云轻轻一叹道:“定数,尘劫,虽仙佛亦不例外,好在你二人俱非大恶之人……到时候再说吧!”

二人再拜而起,面上俱都现出苦楚之色。

郭彩云看向沈海月道:“你女儿我要留她半日,你们先回去吧!远远而来,总算难得,我暂送一程!”

说完玉手微拂,但觉清风一阵,痛禅与沈海月刹时无踪!

沈雁容大吃一惊,左右张望。

郭彩云一笑道:“傻丫头,你还看个什么劲儿?他们现在已在刚才那家小店里了!我们也该走了!”

说完玉手轻轻向着雁容手腕子上一托,雁容觉得足下一轻,仿佛被一物托起,整个身子腾空而起,眼前花树云石迎风扑面,不过转侧之间,已似换了个世间!

郭彩云松开手时——

眼前分明已是另一个世界。

但只见古柏成行,香花遍野。

在一行“人”形的雁列之后,天色是橙红的,朵朵的昙状云,飘浮在空间。

乍然看上去,给人的感觉是那般的舒洁,你仿佛一下子心情为之开阔。

在那里——

就在一片嶙峋怪石清流之畔,耸立着一片尖石的精舍,好像地势很高,如江如带的白云半依着红色的石柱,设非是仙家修真的别馆,俗世可真是难得一见。

无相居士早已伫立在那里了。

他手持着长长的一条钓竿,竹枝细长,少说也有一丈五六,正临江垂钓。

细细的竹梢一端,点在疾水清流间。

郭彩云同着沈雁容来到之时,正是他鱼儿上钩之时,只见他长竿微扬,一条尺半锦鳞已扬波直起!

沈雁容由于立身较近,差一点儿为那尾出水的鲜鱼撞在了怀里。

她吓得惊叫了一声。

等到她看清了钓起之物后,更不禁再次地发出了一声尖叫。

那出水之物,哪里是什么鱼,分明是一条粉鳞怪蛇!

水中钓鳝乃常见之事,钓蛇尚还未之闻也,况乎是一条罕见的怪蛇!怪蛇出水中发出了“吱”的一声尖叫,顺着无相居士扬起的钓竿,快如疾电般地向着沈雁容穿撞过去!身势之快,间不容发!

可是无相居士早已料到了有此一着!

怪蛇的穿势虽快,无相居土的手指更快——

分开的两条手指,像是掷出的一把利剪,不过是一穿一剪,已夹在了那玩艺儿七寸三分之上!

沈雁容惊魂乍定之间,无相居士已把那条粉鳞的怪蛇擒到手中。

“夫人你来得正好。”

无相居士笑道:“我为了这条毒物,真是煞费苦心,总算没有落空,只是想要它献出那个晶囊,却是万难,夫人何不助我一臂之力!”

说话间,那条粉鳞怪蛇口中吱吱连声地尖叫着,尺半长躯早已卷起,紧紧束在居士左腕之上,只是无论它何等滑溜,却脱不开无相居士二指之间,急煞得“吱吱”怪叫,却是无法脱身。

“玄都仙子”郭彩云一只手搭在雁容的肩上,见状淡淡一笑,道:

“我才没这个工夫呢,倒是那个晶囊我却留下有用。”

话方到口,忽见那条粉鳞怪蛇缠绕着的躯体倏地暴涨数倍。

乍看起来,像是涨了气的气球似的透明!

郭彩云一惊道:“小心!”

“波”的一声,那怪蛇已先出口,只见它菱形的阔口张处,由其chún内,一股粉红色的轻烟,直向无相居士脸上喷去!

“孽障。”

无相居士嘴里轻叱一声,手指着力处,那条粉蛇,呱然有声地大鸣起来,出口的那股粉色轻雾,想必是因为猝然负痛,或是后力不继之故,方自出口即行止住空中。

无相居士呵呵笑道:“何物小类,也敢在我面前撒野,凭你这点道行,就是再练上百年,也还差远呢!”

那条粉蛇在一阵怪鸣之后,复经居士如此一责,想是自知不敌,又复吱吱哀鸣起来!

无相居士右手掷下钓竿,探手入怀,摸出了一个黄色玉瓶,手指轻按,瓶盖跳开!

“如何……”

他笑嘻嘻地向着那条粉蛇道:“我们不妨谈个条件,你把那个意图害人的毒囊献出,我就饶你一命,要不然你休想活命。”

粉蛇吱吱哀鸣着,尺半长躯上,一时间跃起了七八个大疙瘩,犹自挣脱不已。

无相居士嘿嘿冷笑道:“你不要再想耍鬼主意,你应该想一想潭底那条老的,比你道行如何?尚且逃不过我的劫数,凭你也配!”

这番话果然有效!

眼看着那条粉蛇身上的七八个大疙瘩,顷刻间一一复原平消,空中扬起的一片粉色彩雾,亦即在那条怪蛇两鳃的频频吞服之下,重复化为轻烟,收回口内。

无相居士一笑道:“这才像话,尔等毒虫,本是逆天而生,若非我的庇护,前番妖僧‘盘伽氏’,早已将你生吞下肚。想不到你这东西,非但不知感激,却倒恩将仇报,昼伏夜出,短短的三月之内,竟然将梅岭内我所豢养的百只白鸦全数偷吃干净。”

那条粉蛇,听到这里,鸣声益哀,整个躯体,竟发出了一阵颤抖,一双红色晶若玛瑙的眼珠子里,竟然滚出了两滴泪珠!

无相居士嘻嘻一笑道:“你居然也后悔了?这件事我暂且为你记在账上,念在你当年为本山驱除百毒,这件事可以将功赎罪。只是你那颗百毒内丹,我却要你献出来,日后我若知道你再偷练此术,定杀不饶!”

说到此处,右手无名指虚空在蛇头上一指。

粉蛇“吱——吱——”连声地叫了一阵子,却是无论如何不肯张口!

沈雁容几乎看傻了,因见蛇身粉红,夕阳下片片蛇鳞,泛发起一片奇彩艳光,再加以听见其哀鸣之声,不禁对那条小小粉蛇心生同情。

偷目看向“玄都仙子”郭彩云,只见她面现微笑,并无半点怜惜之意!

无相居士忽然怒声道:“还不献出,当真想死不成!”

二指再次着力之下,那条粉蛇倏地尖鸣一声,口中竟自滴出几滴鲜血!

一刹间,它身子平空涨大了许多,由其鸣声里,已知其完全屈服!

果然,就在它全身躯体一阵暴涨之后,紧接着又是一阵力缩。

最后蛇口张开,几经伸缩,才由其口内现出了一线红光,无相居士剪夹在它七寸上的两根手指相对地微微松开,蓦地,红光大现。

在一阵红色的彩烟之后,一颗大小如同雀卵般的红丸,已由蛇口喷出!

那物件初出其红刺目,想必因为无相居士握在蛇身七寸上的那双手指过于着力之故,是以显得那般吐出不易,初出时拉成管状的一条,一经离口,登时变成晶莹剔透、光灼灼的一颗明珠!

这颗状若玛瑙的珠子,一经吐出之后,即作势腾霄直起。

无相居士早已料定有此一着,只见他那只力扣在玉瓶口上的手指微微一松,即由瓶口喷出一道白光。

白光出瓶,迎着那颗红色晶珠一卷一吸,“嗖”的一声,已没入瓶内。

无相居士手指微启,瓶盖怦然有声地自行合拢。

说也奇怪,他手上的那条小蛇,自从喷出那颗红色毒丹之后,刹时间全身鳞甲变为白色,已失去了前见的粉色光泽!

无相居士一笑道:“你也不必难受,这类毒丹在你肚子里时间一久,必将作怪,那时也就是你自遭报应的时候。话虽如此,我也不会白要你的东西!”

话罢一面收瓶,同时由怀内取出了一个扁小的玉盒,略移盒盖,即现小孔,就手一指,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正邪存一念,仙侣动干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山飞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