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虹》

第12章 强客窥仙境,玉女动无名

作者:萧逸

尉迟青幽摇摇头,肯定道:“不至于……无相居士是个安份守己的人;再说,我们家对他们夫妇,曾有救命之恩……他绝不会……”

说到这里,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移向岳怀冰,目神里带出了关怀的情意。

岳怀冰表情腼腆,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个弱者,好像有需人庇护的意思!

尉迟青幽仍然注视着他!

岳怀冰窘笑了一下道:“我可以离开这个地方……”

尉迟青幽微笑道:“那就更糟了!”

她思索着点头道:“果真要是有人发现了你是我们‘天一门’正统的继人的话,他们绝时不会饶过你的!”

苍须奴道:“老奴以为眼前第一要务,是要保护岳相公的安全。”

尉迟青幽微微点头道:“你说得不错,而且……”

她眼光转向岳怀冰道:“二哥,请你跟我来!”

言罢站起,姗姗步出!

岳怀冰跟随着她步出阁门。

苍须奴亦随后步出。

尉迟青幽停步向苍须奴道:“爷爷金批中曾说到玉匣飞刀之事,你可记得?”

苍须奴道:“老奴不曾忘记!”

尉迟青幽道:“为证实岳二哥是否真是爷爷所说之人,目前只有提前试验!”

“老奴亦有同感!”

“那么,你去找我哥哥,速来听雷阁一见!”

苍须奴应了一声,转身退下。

岳怀冰看向尉迟青幽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尉迟青幽一笑道:“你当然不会明白,不过马上你就会明白了!”

说完转身前导,顺着眼前那一条花岗石铺就的婉蜒石道一直走下去!

岳怀冰自闻知本身可能将是“天一正统”的嫡系传人之后,内心真是惊惶万状,实在难以想象自己何以能有如此仙缘遇合!当真是喜一阵、忧一阵、惊一阵,又傻一阵!

绕过了这条婉蜒的彩石曲径,眼前到了黄石所筑的”听雷阁”。

空中翠羽翩跹,飞过来那只善解人意的鹦鹉。

尉迟青幽微扬玉手,那只翩翩鹦鹉落下来,只见它双翅力扇,嘴里连声唤道:“大小姐、大小姐。”

尉迟青幽轻嗔道:“我要你去守着乐园,谁叫你私自转回?再偷懒,我就打你。”

说时向外一挥,那只鹦鹉短鸣一声,冲霄直起,长空里翠羽一闪,已自没入云中。

二人步入听雷阁。

岳怀冰在一张蒲团上坐定,却见珠帘掀处,灵珠身着素服自内步出,手上托着香茗一盏。

她粉脸低垂,面现桃红,一直走到了岳怀冰面前请安道:“岳相公请用茶!”

岳怀冰欠身道:“不敢!”

在他双手自对方手上接过茶盏时,忽见灵珠秋波一转,眉目间似含蓄着一脉幽情。

就在这个时候,手心里已觉出一物塞过!

心里一动,已感觉出手心多了一个小纸球儿。

灵珠妙目微转,迅速地递了个眼波,示意他不要声张,遂即匆匆退下!

岳怀冰自上次事后,已甚久不见灵珠,偶而想起,也颇为她离奇不幸的身世而担忧,又不知此刻她遭遇如何,现在见她无恙,心里倒是略略放心。

只是这枚纸球儿,又为他带来了一番疑惑。

眼前情势,自不能当着尉迟青幽的面立刻展看,假装着饮茶,悄悄把那枚纸团投入怀中。

尉迟青幽湛湛目神,逼视着灵珠的窈窕背影——

那灵珠真是天生佳丽美人胚子,细腰,丰臀,加上躶露着修长、肥瘦适宜的那双长腿,随着她扭曲的腰肢,轻盈的体态,真个是风騒入骨!

尉迟青幽看在眼中,轻轻叹息了一声,遂看向岳怀冰道:“二哥请少坐,我去去就来!”

“青妹请便!”

尉迟青幽站起,步入!

岳怀冰伺机摸出纸团,匆匆展看,只见上面写着:“午夜红梅”四个小字。

想系书写仓促,墨渍未干,沾染得到处都是,仅仅只能辨认而已。

岳怀冰心中一愣,匆匆收起,虽说是没头没脑的四个字,岳怀冰却是心中雪然。字中的“红梅”当系指的是“红梅阁”,“午夜红梅”也就是约自己午夜时分前往红梅阁一晤之意。

老实说,有了前番两次的经验,对于灵珠他已深具戒心,不敢轻易假以词色。

这“午夜红梅”四个字,无疑给他带来了一番隐忧,脑子里正在盘算这件事的当儿,却见尉迟鹏身着白裘,同着苍须奴,自外大步进入。

岳怀冰已三天不见他了,忙自迎上。

尉迟鹏双手拍在他肩上,灼灼有神的一双瞳子在他脸上转了几转,面现喜色地道:“我已听苍须奴说过了,兄弟你真是好运道。我妹子呢?”

岳怀冰还不及答话,却见尉迟青幽已自内姗姗步出!

岳怀冰顺望过去,顿觉眼前一亮——

目光及处,但见尉迟青幽原来已换了装束,上身改着了一袭彩羽短披肩,下身换上一件长可曳地的素白丝质长裙,那裙上星光点点,若隐若现,衬以她修长娇躯,云般秀发,倍增清艳。

每一次他看见她的时候,都会觉出内心有一番荡漾,她的丽质清艳,从来不曾在他内心留下过任何不洁的污秽。

他也从来不曾对这位生平所见的第一绝色美女,动过任何婬秽邪恶的念头,仿佛她只是一颗高悬在穹空深处里的一颗寒星。

美到了极点!

也冷到了极点!

你只是爱她、恋她,却永远也不曾想到过去攀摘她、得到她啊……

岳怀冰对她就是这样的。

每一次他看见她都会有这样的感觉。

他还不明白为什么她要换上这么庄重华丽的衣裳!

同时,他更发觉到非只是尉迟青幽换了衣裳,尉迟鹏一向是短装的,也居然改了长装;而且苍须奴也破例地穿了一袭缎质的新衣!

这一切显示出有什么不平凡的事情将要发生!

遂见尉迟兄妹并肩行至堂中,冉冉拜倒。

苍须奴以目示意岳怀冰,二人也同时拜倒!

尉迟兄妹跪地三叩之后,室内一片寂静。

岳怀冰顺着尉迟兄妹叩拜之处望去,赫然发觉到原来正面石壁上,雕凿着一具栩栩如生的全真老人的坐像!

奇怪的是岳怀冰来时竟然不曾发现,而此刻一经注目,那具石雕像便有凸出之感!

由雕像上看去,老者年岁约在七旬左右,皓首白发,长须飘胸。

石像维妙维肖,并曾着色。

只见老者身着黄衫,足踏一双云字履,头上挽着一个道髻,面容清瘦,双目下垂,左手拿着一只拂尘,拂尘尾部搭向肩头,右手却托一个方形的白色玉匣,双膝盘坐,俨然一副入定神态!

整个堂室,在尉迟兄妹频频叩拜之际,不过是刹时间的工夫,却弥漫起一层淡淡的云烟。

最使得岳怀冰奇异的是,那石面上的老者雕像。

他初看时,不过微微凸出,而此刻不过是瞬息之间,便更形显著,简直活生生的像是一人坐在壁边,真有招之则下,呼之慾出的感觉!

堂室内那层淡淡的云烟气息,不过是云涌的一刹那,遂即渐渐消逝,不知何时石案上的一对长生烛盏,却已点燃,火光熊熊,其色嫣红,室内原来光度已甚鲜明,却只因多了这一对红烛,平白增加了一片异彩,看上去仙气弥漫。连岳怀冰一介凡夫俗子,在此一刹间也似乎有“神清气爽”的感觉!

石面上的老人显然正是本阁前主人,也就是创始“天一正统”道经的本门鼻祖尉迟丹了。

尉迟兄妹以及苍须叟,似乎因为石面老人的突然显现而大感惊喜!

尤其是苍须奴一颗大头,叩磕“碰碰”作响!

尉迟兄妹由于睹祖父圣容,喜极而泣,俱都禁不住潸然泪下。

“爷爷!”尉迟鹏大呼一声,首先扑了上去!

苍须叟跪在最后,乍见此情,大吃一惊,惊呼了一声:“少君不可!”

话声出口,却只见尉迟丹坐像前侧三尺范围之内,猝然发出了一片雾光!

尉迟鹏所幸先已闻得苍须奴之呼声,乍然而止。

虽是如此,身着长衣已然触及了一些,但只见光霞闪处,尉迟鹏巨大的身躯,霍地被高高地卷起,足足摔出去了丈许以外!

尉迟鹏哪里料到会有此一着,一跤摔倒,久久爬身不起——

苍须奴连忙抢上,张惶地把他扶了起来!

“少君你太莽撞。”

苍须奴一面打量着尉迟鹏,道:“莫非你忘了真人‘三尺溅血’偈语不成?”

尉迟鹏猝然一惊,沁出了一身汗,赶忙回身跪倒,连连叩头不已!

苍须奴亦返身拜倒,只见他频频叩头,口中喃喃道:“少主人无知冒犯,真人万请海涵。”

或许是因为他与壁间真人昔日过往颇深,所知最切,此刻目睹真人显像,竟然激动得难以自己,大嘴张处,涕泪交沁,咽喉里更发出难以入耳的哽泣之声!

尚能冷静自处的只有尉迟青幽与岳怀冰了。

尉迟青幽得力于素日心境的修养功力,而岳怀冰可能全系一种“福至心灵”的内心感应!

总之,在整个过程里,他们二人始终保持着一分镇定!

尉迟青幽膝行着前进数步,虔诚地祈祷着什么,此刻室内红光异显!

闪烁的红光,染渲得满室皆赤!

蓦地,石面真人一双眸子,睁了开来。

也就在他眸子睁开的同时,圆室内红光倏地消失,长生烛也自动熄灭!

却只见自真人睁开的瞳内射出两道青蒙蒙的、手指般粗细的两道光华。

这两道目光,随着真人猝然睁开的眸子,在方自显现的一刹那间,已经注定在岳怀冰面颊之上!

岳怀冰在接触到这两道目光的一刹间,全身像是触电般地打了个颤抖!

他原来跪在地上的身子,霍然站了起来!

一刹那间,他脸上显现出无比的喜悦感觉,目视着壁上真人如若多年朋友,骤然重逢一般!

他足下踉跄着走进了几步,大呼道:“真人渡我!”

尉迟青幽有了前番经验,见状忙与制止,手指处轻叱道:“岳兄不可!”

岳怀冰身形一晃,遂即拜倒!

也就在岳怀冰身子拜倒的同时,但听得“卡”的一声响……

只见石壁真人右手捧着的那个长方白玉盒盖,突地自然跳启开来!

一条白光自匣内涌出!

紧接着一口白光灿烂、光彩夺目的短刀,自匣内冉冉升起。

那口刀看上去不足一尺,宽有三寸,通体纯白,状若一尾银鱼,甚至于刀身之上,亦同鱼般地现着鳞甲,一片片灿然有光!

四个人的眼睛,俱都随着那口冉冉升起的飞刀凝神注视!

却只见那口尺许鱼状短刀就空一转之后,徐徐下落,一直移向岳怀冰面前三尺左右,忽地停住不动!

岳怀冰立刻感触到一股透骨的寒冷气息,侵肌直入,由不住机伶伶地打了个冷战!

空中飞刀虽是停止前进,却连连地急颤不已,刀上光华更是电般地闪烁着。

闪烁的刀光,映衬着岳怀冰那张惊惶万状的脸,刀光入目,反复地对映着!

刹时间,变幻了数次颜色。

那口飞刀遂即缓缓升起,在岳怀冰头顶之上低飞盘旋了一转,缓缓又向着壁间真人雕像飞回。

众人注目之下,那口刀缓缓地又落入真人手中玉匣之内!

遂即闻得“咔喳”一声,盒盖关拢!同时间,壁间真人的那双眸子也闭了上去!

室内红光重复大显,眼睁睁地看见那具凸出的真人石像渐渐向着壁间收回!

各人见状,一齐拜倒叩头。

就在岳怀冰再次凝目向壁上望时,像是奇迹般的,那原本看来几乎呼之慾出的真人石像,此刻已完全收回石壁之内!

此刻看上去,不过是真人的一个坐影而已。

不及交睫的当儿,就连那淡淡的坐影也为之消失!

红光消失,白光自四窗射入。

一切回复到先前来时模样。

地上的四个人,都像是新受了一番心灵上的洗礼,深深地伏在地面上!

良久之后,尉迟青幽才缓缓站了起来。

各人陆续站起!

尉迟青幽清艳的面颊上带着无比的欣慰之情。

她一直走到了岳怀冰身前,微笑道:

“爷爷五匣飞刀已经显示,二哥是我们‘天一道统’的传人。已经认定,从今日起,我就把‘天一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强客窥仙境,玉女动无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雪山飞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